[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爱的重建
2013/4/4 20:22:05
读者:3488
■孙锺玲

生命季刊 第50期 2009年6月

 

我是一个被神破碎过,又按着祂的心意重新建造起来的人。回顾我信主跟随主的心路历程,我的灵充满了感恩,神对我的爱与智慧的带领,显明祂定意要使我成为一个蒙恩的人,而且最终能成为一个祝福他人的人。
 
我笃信当我还在母腹中时,神已为我立定了我一生要走的道路。在我幼年时,父母已察觉到我对音乐特有的敏感。我时常会陶醉在优美的乐曲与多彩的和声中,虽然还未受过启蒙教育,我却能独自将所听到的音乐在钢琴上弹奏出来。我六岁时正式开始学琴,其实除了对音乐的爱好,我是一个顽童,爬竹竿甚至爬屋顶时,我比男孩们更胜一筹。我每天都会被大人锁在琴房里,必须练完琴后才能出去与小朋友们玩耍。听着窗外其他孩子们的嘻笑声,虽然羡慕他们有自由,但我知道我别无出路,只有乖乖地练习。可是当我一旦进入了音乐的境界,外面的世界随之而消失,即使到点开锁允许我出去玩时,我还沉浸在我的音乐世界里。
 
由于父母不是搞音乐的,他们不懂得如何为我找一位好老师,因此在学琴的开始五年,我凭着好的听觉和记忆力将曲子一首首地学下来,竟然不会读谱。幸好在第六年我遇到了一位上海音乐学院的老师,在短短的一年中,我在乐感与技巧上突飞猛进,虽然如此,我的视谱能力还是几近零。接着我就参加了上海音乐学院附属中等音乐学校的入学考试,只记得当时参加考试的学生人山人海,据悉有超过二千人。经过无数次的筛选,我的名字始终在榜上。最后一次考试至今还历历在目,大教室里至少坐着三、四十位教授与青年教师,不少考生都说他们被吓坏了,而我却一点也不害怕,像一支待发的箭,巴不得快点与人分享我对音乐的感受。结果是虽然我弹奏的乐曲难度不大,我却以乐感打动了老师们的心,以优异的成绩被录取,踏入了这所难进的学府。现在回顾这一切,知道都是神的安排。在学校里我在技术上受到严格的训练,但遗憾的是在已经很浓的政治气氛中,西方音乐受到限制,因此,学生们得不到全面的训练与发展。
 
接下来就是十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我家被指控为里通外国的宗教特务、资本家和臭老九(知识分子),被红卫兵通宵抄家,我心爱的钢琴、琴谱和唱片全部给没收,我也沦为“狗崽子”。一个有抱负、有理想的青年人,怎能忍受这种莫名的冤屈,我从此将自己禁闭在家里。现在回想起来,我当时真的非常可怜。虽然我出生在一个基督徒的家里,从小去教会,在家里又有圣经的教导熏陶我;但在社会上,我被灌输无神论的教育,我就也跟着批判基督教,在文化大革命中居然与家人的信仰划清界限。这段得罪神和与神隔绝的岁月是一种生不如死的绝望。在百般无奈中,我转向了将一切寄托在我所心爱的音乐上,我认定只有音乐能救我,音乐是我最好的伴侣,是唯一可以给我安慰的,我可以透过音乐诉说喜怒哀乐的心声。家里没了钢琴,我就想方设法像打游击一样去母亲的同事家,去我的老师家,去只要有钢琴的地方练习。乐谱被抄走了,我就向同学借来抄写,在我笔下,我曾经抄写过二十四首肖邦练习曲与其他各作曲家的名曲。因着我的执着,我曾经被红卫兵(自己的同学)绑架到学校,受殴打与辱骂,当时的日子真是不堪回首。
 
80年时,我总算熬到苦尽甘来,成了第一批来美国的自费留学生。美国的音乐学院对我这个不名分文的穷学生张开双臂来欢迎;对于只会用笑脸与教授和同学沟通的我,他们无条件地给了我耐心及爱心的呵护,称赞的话也随之飘然而来──“像梦幻一样的演奏”,“浑身都是音乐”,“一位真正的艺术家”等等……。我的心开始编织起美国梦,我一心想成为一名演奏家,我愿意为之付上我一切的代价,把在文化大革命中损失的一切弥补回来。我可以在学校琴房练习至深夜,然后坐公车回到治安不是太好的住处,芝加哥的冰天雪地也不能扑灭我在音乐上进取的热诚。我可以放下当时只有四岁的儿子,让我的父母亲在上海抚养他,其实我并不是个冷血动物,思念儿子的痛苦是刻骨铭心的。记得有一次在教会庆祝母亲节,每个小孩都给自己的母亲献上一枝花,而我却要接受另一位小孩代替我的儿子献给我花时,我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当众大哭起来。还记得在来美国留学五年后第一次回家探亲,端详着已经不太熟悉的儿子的脸庞时,我对他说﹕“儿子啊,让我们再苦三年,等我念完另一个学位时,一定接你到美国一起生活。”自此以后,我们的儿子是用倒计时来算什么时候我们家才能团圆的。
 
我这样凭着自己的意愿与力量,在人生道路上拼搏,是合乎神的旨意吗?断乎不是!我想我的天父此时在天上看我这个傻孩子,既不知道怎么爱护自己,也不知道怎么爱我的家人,又倔强的像一头牛,拼进全力往前冲,并不知道自己所冲刺的目标其实是一个幻影。神介入了我生命的道路,是因为祂太爱我了,不愿意看到我去撞得头破血流,祂阻挡了我梦寐以求想成为钢琴演奏家的道路。在人看来非常残酷,我能在一个月内熟记整首钢琴协奏曲的能力不翼而飞,更可悲的是我的良好的演奏状态也被挪去了,在演奏中的失态使我由衷地对上台持有恐惧感。有一次我对医生说,我不再享受为听众演奏了,医生就反问我,那你为什么还演奏?言下之意是我应该告退了。此后,我也真的灰溜溜地离开了学校,心中带着羞耻和挫折感而将自己埋没起来,我的琴声从此就在同行中消声匿迹了。现在回顾这一切,知道是神的安排,因为“主所爱的祂必管教,又鞭打凡所收纳的儿子。”(希伯来书126节)。
 
人的道路走到尽头的时候是神的道路的开端。回想自从参加“生命季刊”于1999年底举办的“海外基督徒跨世纪聚会”的音乐事奉以来的9年中,我是蒙了大福。我的天父是窑匠,我是泥土,祂按自己的心意来铸我、造我和用我;我这个已经是完全不配的废物,被祂从尘土中提拔起来。为了祂名的缘故,我被祂那圣洁的灵洁净,脱去一件又一件缠累我的罪。当我在事奉中身心软弱时,祂那充满爱和力量的手扶持坚立了我,让我真实地感受到每一次的事奉,都不是我自己的作为,而是神透过我这软弱之躯在做的。祂是大有能力的!我终于明白了,我们人被创造,最终极的目标是要荣耀神。
 
虽然我也求过神,让我能够恢复背谱的能力,可以更好地服事祂,可是好像并没有得到应允。我想如果神要这根刺留在我的身上,必定有祂的美意,也许在我里面还没有足够的忠心。一旦我有了能力,我又会回到以前的梦幻中,因此我也就死了心,用神量给我的服事祂,祂的恩典够我用。
 
最近我参加了一项很特别的服事,一个美国人的教会(WILLOW CREEK COMMUNITY CHURCH)要拍摄一部圣诞节的影片,要我去讲述小敏的故事,在影片中我还要演奏圣乐。说实话我对于要在摄影镜头前讲故事并演奏钢琴,一点都没有信心。特别是我已经近二十年不背谱了,怎么能在一个礼拜之内将所有拍摄的工作准备就绪呢?我只好为此迫切地向神祷告祈求,与此同时也有主内弟兄姐妹的爱心代祷。我开始有了信心,我明白这一切是为神而作的,相信神自有最好的安排。在接下来的几天中,我真的为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惊叹了。我用两天时间背下了一首五页长的曲子,我是小信的,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同时也担忧在正式演奏时会出差错。但在以后几天中,神让我确信我可以放胆去演奏了,因为这是出于祂,我心中充满了平静安稳,就如同我已熟记这首圣乐很久了,我的正常演奏状态又回来了。哈利路亚!感谢主!记得在拍摄影片的那日,就在我的手指要触到钢琴上的那一刻,我抬头向上望,教会的讲台上方深邃幽暗,我心里顿时有强烈的感动,我确信我的天父就在天上,祂正向我投注下无限爱的眼光,祂大能的手正在覆庇着我,我心中默念着我非常喜爱的圣经金句﹕“不是依靠势力,不是依靠才能,乃是依靠我的灵,方能成事。”(撒迦利亚书46节)。拍摄的工作顺利地完成了,我靠着主的大能打了个胜仗,也与主内的美国弟兄姐妹一起有一段难忘与美好的同工。据说在圣诞节前,会有超过十万人参加Willow Creek教会的十二场聚会,愿小敏的故事激励主内的弟兄姐妹更爱主,更愿慕道友们接受耶稣作他们的救主。
 
这些天中,我像一个孩子从天父那里得到了一件宝贵的礼物,还时时在揣摩,难道这一切是真的吗?这个礼物已经属于我的吗?是的!过去试着苦苦地记谱,但音符进到脑子里又跑出来的情形还记忆犹新;可是现在不同了,我真的可以背谱了。主啊!在你万事都能,你是在沙漠里开江河,叫死人复活的神,在你一日如千日,但你又从来不误事。
 
回顾我所走过的道路,我能清楚地看到,在我生命中贯穿着一条神所设立的线──音乐。在我还未认识神的时候,我用它来表现自己,进取与野心并存,我的心灵不但得不到满足,而且还时时陷于黑暗中。二十年前,神为了拯救我,管教临到我,将一切出于私欲的都斩尽除绝,神的美意是要祝福我。今天我立志为祂而活,用祂赐予我的音乐来敬拜赞美祂。我的心灵得到极大的满足,主带领我出黑暗入光明,我整个人生的变化就是最好的见证。
 
我们的神是一位超然杰出的画家,祂在我们生命中画上不同的颜色,有时色彩是那么的灰暗沉重,是我们不喜欢看到和接受的;但当祂向我们显明祂所完成的杰作时,我们会惊喜地欣赏这幅只有祂这位大师才能完成的美丽的画面,因为祂有大爱、大智与大能。因此当我们处于人生低谷时,不要惊慌丧失信心,更不要抱怨,我们有责任敞开自己,被圣灵光照洁净;刚硬或等闲视之,只会迟缓救恩的来临,更会丧失服事神的机会。人生何其短暂,待到有一天像圣经中述说的那五个愚拙的童女,当她们被关在门外不能参加婚宴时,就后悔莫及了。我心中充满了感恩,因为我的恩主在我人生道路上向我启示智慧的真理,我巴不得与人分享,劝勉人不要像我一样走弯路浪费生命。
 
在写完以上的见证时,我以为我已经把自己在专业道路上所经历的作了一个总结。但是万万没有料到,这不是一个结局,而是一个崭新的开端。我们有一位不断的使我们惊喜的神,祂所乐意赐下的是超过我们所想所求的。
 
今年以来,我参与了芝加哥中国基督徒合唱团为中国大陆弟兄姊妹录制传统圣诗的事奉。我在没有商量余地的情况下被安排作他们的司琴。我曾经听过多位牧长的分享,神的拣选就如征兵,不需要取得我们的同意。我是一个非常不顺服的人,我觉得我不擅长即兴伴奏,这项服事对于我来说又费时,也耗精力,于是我想出各种理由来逃避。虽然如此,我心底里还是明白,我是无法逃脱,只好被钉在那里学功课了。
 
几个月下来,我终于悟出,神赐我背谱的能力,在这项事工上被充分地用上了。我学着像作曲家那样,根据圣诗每段的信息配上伴奏的音型,然后通过反复练习记忆下来,经过这样的准备我才能经受得起录音的压力。我不但对弹奏有了把握,更能对我们所高歌的神投入我由衷的感情。
 
虽然参与这项事工,同样还是费时又耗力,但我所受的益处远超过所付出的代价。我的练习已不再是一份苦差事,而是在甘甜地敬拜神,我心中的欣喜真是难以用言语表达。
 
神啊!我要一生一世住在你的殿中,用我的心灵与诚实来称颂你的名!
 
 
孙锺玲 来自中国大陆,现居美国;以音乐事奉神,已出版圣乐CD四集。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smyxy.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