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蝗虫袭击的岁月(外二篇)
2015/7/17 15:10:35
读者:3600
■沙 柳

生命季刊 第50期 2009年6月

 

 
葡萄园最最怕蝗虫袭击的日子。
 
先是一个两个蝗虫飞进了绿茵茵的园子,兜了一圈飞走了;紧接着引进一群蝗虫飞来。绿茵茵的葡萄园叶子被蚕食干净了,还在隐秘处留下的大量的虫蛹。虫蛹埋伏一个季节,等到第二期繁育成蝗虫,霸占了葡萄园。
 
葡萄园主知道秋霜秋露秋寒的益处,就是能够冻死大量的虫蛹;定时给予葡萄园的秋霜秋露秋寒,实在是给葡萄园的医治保护。
 
葡萄园主知道用枯死的葡萄藤和杂草燃起火,熰出浓烟;浓烟覆盖在葡萄园架上,也蔓延在葡萄藤冬眠的坑上,浓烟熏死了大量残存的虫蛹。
 
园丁有时惊慌,有时苦恼。
 
主啊,为什么这样?
 
保护葡萄园是园丁难为之事。驱虫逐盗,只有等待葡萄园园主之手。
 
“我耶和华是看守葡萄园的,我必时刻浇灌,昼夜看守,免得有人损害。”以赛亚书(273
 
“我打发到你们中间的大军,就是蝗虫、蝻子、蚂蚱、茧虫,(你的主权啊,谁能明白?)那些年所吃的我要补还你们(主啊,在补还的丰盛里掺见多少眼泪)。你们必多吃而饱足,就赞美为你们行奇妙事之耶和华你们神的名。我的百姓必永远不至羞愧。你们必知道我是在以色列中间,又知道我是耶和华你们的神,在我以外并无别神。我的百姓必永远不至羞愧。”约珥书(225-26
 
 
怪异的教训传染教会,来势凶猛。如同蝗虫之灾。
 
如何封锁蝗虫飞行的路线?封锁试探着插足之地?
 
怪异的教训残存在教会,隐蔽的程度让人惊奇。
 
做牧人,不容易。除了具备无条件的爱和承受尖刻的批评的力量以及持守圣洁生活的能力之外;还要能够清理怪异教训对于教会的污染。
 
富有乳母之情、勇士之力、柱石之能的牧人实在是教会成长必须的恩惠。
 
有时,喝惯了“狼奶”的孩子并不喜欢“羊奶”。圣灵之乳的喂养,真理的干饼,成为信徒所拒绝的;而“老胃口”还是索要“狼奶”的滋味。
 
在教会里寻找世界的滋味,狼奶的滋味,是一些仿徨在旷野之路信徒危机的情形。对于埃及的肉锅、埃及的墓地、埃及的芫荽和蔬菜的留恋也使信徒裹足不前。
 
缠磨和争闹满了今日教会的生活。
 
如此信徒集结的帮派也扭曲着教会在世界的形象。
 
 
牧人面临的棘手服事。
 
不是牧人不好,好像羊都长着尖角,尖角直至牧人的胸口。
 
这是哪一种羊?绵羊没有这样角力的性情。公山羊!绵羊和公山羊不能混放。
 
更何况有狐狸和狼也混入了羊圈。
 
汗血宝马的嚼环辔头
 
在空阔的草地上,我仰头看着爸爸的枣红马,它的脖颈结实,皮毛发光。枣红马那一道鬃毛侧挂在脖颈的一边,乌黑发亮。它实在是一匹好马,是昭苏军马马场培育出来的良种汗血宝马。著名的汗血宝马。
 
我那时不知道它有多么珍贵;也不知道它有多么驯良。
 
站在离枣红马不远的地方,看见拴马桩。看见它温良的眼神。看着爸爸安放在它的背上的鞍鞯,也看着爸爸拴紧了马肚带。给它套上嚼环辔头时,它格外的安详。这副特别照着它口型给它制作的嚼环,在它嘴里已经被磨得发亮了;按着它的面颊制作的,套入它面颊的辔头的皮条也揉韧发白。
 
它站在那里,天空蓝透了;地面绿绒绒。
 
在出行前,它总是那么安详。
 
我从它的身上看到了顺服的幸福。
 
我从它的温存里看到了它和爸爸之间的契合。
 
爸爸已经穿好了马靴,我的手里拿着他的鞭子。当爸爸蹬上马背时,我递上了鞭子。爸爸微微抖一下手里的缰绳,枣红马就起步了。
 
每年这个季节,他们巡视天山深处的夏牧场,看望散居在草场的牧人和羊群。这一去就是四十天。
 
枣红马是爸爸的朋友也是爸爸的坐骑。
 
如今,和主的关系许多年了,才从一次一次的管教中学会了什么。我时常想做主的朋友,但是不怎么想受祂眼目的约束。自己拓荒牧会八年了,在挫折里,细想那些难言的经历,才羡慕起枣红马那样的品质。随着骑手的心意行事,向东向西。随着骑手的目标奔走或停歇。那嚼环辔头未摘取,整个儿头颅都归骑手调遣。
 
枣红马的四蹄上都嵌着马掌。马掌,在爬山下坡时,都能抠住地面;在平坦处,飞奔时,也利索万分。可是当初,把烧红的铁掌嵌入马蹄,实在叫马惊惧。
 
枣红马全部身体都给骑手管理起来了。在枣红马吃草时,爸爸就给它松绑了。卸下鞍鞯,摘除嚼环辔头,用缰绳绊一下腿,就行了。它,不可被盗马贼牵走;也不会被意外碰见的同伴引开,撇弃主人。爸爸就在它身边的草坡上小睡一会。
 
在这些年间,我看见的是什么?
 
信徒许多的不情愿。眼、耳、鼻、舌、身、脚不愿给主管制;更不要归人管,也别提圣灵管制。牧人连巴兰的坐骑小毛驴都不如。那毛驴讲人话时,巴兰还吓住了,看见了耶和华的使者拿刀站立在路上,今日牧人说话,谁听见了什么?谁看见了耶和华的的恼怒?牧人若像好心的撒马利亚人抹油抹酒支付客店费用─甚好!若警戒劝告:“从此不要在犯罪了!”就大大的不好!
 
一、迎合潮流习俗
 
贵州民间有个习惯就是“做酒”。所谓做酒就是民间百姓的生日、婚丧、考了“状元”、搬家都邀请亲戚朋友聚集,吃三天酒席。来朝贺者就带上礼金,交给办酒的人家。
 
民间百姓如此习俗,充满旧情,也拜祖先,也请法术师做法。
 
如今,信主的人也做起酒来。南来北往的亲戚朋友加上邻舍都给传道人朝贺搬家。大家觉得很合潮流和人情。并且传道人也大大方方收礼金。
 
只要可以吃在一起,就拉不散赶不垮。
 
奇怪,称自己是基督徒的人也热衷此道。查问才知这家原来是当地村落的会首,精于年年办理家族、村民、祠堂节期聚会,所以现在开始从办理民间宴席聚会的会首到转向办理教会!
 
二、红薯里提炼石油
 
在某县聚集了一些信徒。有菜农也有普通公务员。
 
某信徒搞红薯项目承包。找农民入股、找信徒入股,大面积种植红薯,到时间有公司收缴来卖向市场。他们参加。可以弄到农业补助。鼓动信徒参与的理由是:“石油紧张,就从红薯中提炼石油。”结果,动员了很多农民种起了红薯。到了红薯收获季节,那经办人他们无力收买过来,导致浪费。从红薯中提炼石油一说从哪来?骗局而已。
 
三、为传销松花粉来到信徒之中的传销员,也在信徒中传销松花粉。信徒也开始了松花粉传销。传完福音就传一下松花粉的好处。没有接受福音就接受松花粉也好!
 
从罪人中分别出来之后的情形乃是神住在信徒心里。信徒是神的殿。可惜过了不久,这殿又变成卖银钱和贩卖鸽子的地方。
 
谁还记得主洁净圣殿时的愤怒?
 
“我的殿是一座祷告的殿,你们使他变成了贼窝。”
 
信徒的心开始成为贼窝时,信徒的生命里满了牛羊和生意人的声音。
 
信徒何时开始这样?
 
可以聚集,可以随己意赶出牧人,自己坐阵分享。“不要教训我!”“神已经把我从尘土中高举”!我惊讶的听着。
 
四、一位堕胎11次,被领着悔改的信徒,刚参加过圣餐聚会不久,又去做第12次堕胎。我们拒绝与她相交了。她又进入另一群自称是信徒的人中间。他们在教会里的痛哭流涕的悔改和在世人中的忙碌诽谤同样热切。我惊奇!
 
不要圣经驾驭的信徒,会选择那种生活?不要牧人警戒的羊群是怎样的羊群?
 
记得爸爸说过:“没有嚼环辔头的骏马是野马。它没有主人,也没有目标。”
 
“一匹好马,一生中只有一个主人。”
 
真属主的人应当比那枣红马更得主人心呀!
 
有一次,爸爸让我骑上马背,在麦田边溜达溜达。我手里握着缰绳却不知如何是好。我赶忙叫爸爸把我抱下马背。我,不是骑手自然不敢随意引导枣红马的脚踪。
 
谁都知道载着耶稣的小毛驴进耶路撒冷时,荣幸地享受了人们铺设在地面的衣服和棕树枝,还有听见人们给主的欢呼声:“奉主名来的王是应当称颂的!”
 
那匹毛驴若是没有照着主的意思进耶路撒冷,而是进了别城,那毛驴也辛苦了,可是不是主要它去的方向、去处。
 
我们用圣经里的道理管理自己,不容易。信徒用圣经作为那隐形的嚼环辔头来领受牵引之福,才有益处。
 
像枣红马那样驯良,才有益处。主是我的驭手。
 
挪亚干了什么?
 
我们若穿梭在潮流的引导太久,不知不觉模糊了十字架的光芒,随从了一些名流、名牧的荣耀,错将衣饰当作本体的身位,我们就当醒觉,不当像无知众人一般的喊着说:“有神借着人形降临在我们中间了。”看哪,我们的破口,还可能从这端滑向那端。
 
迦南做了什么?向兄长说:父亲的赤身!啊,帐篷里的事情。酒气和赤身。迦南缺少爱中的遮盖。
 
迦南不曾向后人讲那一百五十天的风雨;不曾讲洪水中方舟里的保障;不曾讲鸽子衔回橄榄枝的喜讯和歌唱;不曾讲爸爸的祭坛和天空里的彩虹;不曾讲地面干爽之后的家园和葡萄花开花芳香;不曾讲生养众多,盖满全地……不曾讲那美丽永恒的誓约成全的光明盼望……
 
他进来父亲的帐篷,他说了帐篷里那个义人的失误,他乐道羞耻!
 
如果迦南的习气还延续着,四处败坏父名,我们怎么容忍?
 
背着身进帐篷。肩上搭着衣袍。
 
退着进去!
 
如果潮流叫我们厌倦了十字架,我们该怎么办?
 
总要找到十字架上的沉沉悬挂的身体,听祂的声音和那苦艾般的气息。
 
 
沙柳 中国大陆基督徒,作家。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 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