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从追求灵恩到仰望十架
2015/7/17 15:25:07
读者:17161
■江登兴

生命季刊 第51期 2009年9月

 

 

 一、属灵的饥渴,与灵恩运动相遇
 
2001年年初,信主一年多的时候,心中涌起一种属灵的饥渴。这时候,我与灵恩运动相遇。
 
我参加过灵恩式的祷告会,众人一会儿集体发出一种舌音,一会儿用听得懂的言语祷告。在祷告的间隙,大家会停下来,分享自己看到了什么图像(异象),然后这些异象被赋予某种属灵意义,认为这是从上帝而来的引导。
 
我有一点知识分子的背景,对于这种说方言的方式有点不习惯,但还是说服自己要谦卑。
 
后来,我听过大量江秀琴牧师的录音,先是《谦卑》我听了许多遍,而且针对前面的数十盘还认真地做了笔记。在听她讲的关于属灵恩赐的系列录音时,我独自在屋里发出单音节的舌音,此后,在一片野地里,我开始流利地用舌音祷告。这种说“方言”的方式最大的特点就是自由,爱怎么发音就怎么发音,使我原来的灵性饥渴似乎得到某种缓解。
 
印象非常深刻的一本书是《多伦多祝福》,这是加拿大多伦多机场葡萄园教会的牧师写的书,讲述他们所经历的灵恩的“复兴”,是典型的重视感受及神迹奇事的灵恩派书籍。有一段时间我认真地读这本书,有一天夜里跪着祷告时睡着了,忽然间,有一道大光进入我内心,这团金光以蔚蓝色为背景,这光的中心甚至可以感受到,同时有一节圣经非常清晰地出现在我的心中:“便叫神一切所充满的,充满了你们。”
 
虽然有这样神奇的经历,但从我今天更严谨的信仰角度来说,我不敢肯定地说它是出于神的经历。因为,这个经历没有导致我更深的谦卑认罪,没有让我更爱慕主耶稣,也没有让我更渴慕圣经。奇异的经历,不一定是圣灵的工作,也不一定带来属灵情操的长进。
 
那时候我还没有受洗,是一个属灵的婴孩。
 
除了江秀琴牧师的磁带,在这一两年中,我读到的书籍中,有大量是“灵恩派”的作品。包括莫林•凯勒斯的《从监狱到赞美》、甘坚信的《信徒的权柄》等一系列著作。
 
二、经历挫折,在苦难的炉中
 
江秀琴牧师在《谦卑》的结尾有一个提议:如果可能的话,找一个地方,有40天的静修。于是我决定有40天的麦地祷告。在麦地,我经历了约3个月的旷野生活,其中有近40天是原定专心祷告的灵修时间。我在郊野倾听大城的轰鸣,或者举目仰望那春寒时分扭动躯干的杨树,经历一冬,他们正蓄足水分,等候春天一次生命的迸发。
 
辞去了工作,住在团河农场边的一处平房里,不远处有大片的麦地。我给自己定下一个规矩,必须在日出之前赶到麦地开始祷告。为此,我见过很多黎明的事物,比如晨光微明中蹿上屋顶的猫,比如夜里被风翻过的麦叶上闪光的露珠……
 
到达麦地以后,对着火红的朝阳,大声地唱赞美诗,然后开口持续地用“方言”祷告,或者间或用悟性祷告。我的灵修生活就是从这样早起和恒切的祷告中开始的,很多年以后,我才学会用神的话语引导灵修,先默想一段圣经,然后再祷告。
 
刚追求早起晨祷的人,在晨祷以后,身体会非常疲乏。我的体重从那时迅速降下来,也许与晨祷有关。最近问一个开始每天晨祷的弟兄,他从去年开始追求后,体重居然降低了20余斤,可见所付出的灵性与身体的代价。
 
纵横行走在这一片麦地上,想象自己是那独自一人蒙召的亚伯兰,纵横走遍那应许之地。
 
所定的40天静修时间就要结束时,我读到一处圣经:
 
“耶和华的使者第二次来拍他,说:‘起来吃吧!因为你当走的路甚远。’他就起来吃了喝了,仗着这饮食的力,走了四十昼夜,到了神的山,就是何烈山。他在那里进了一个洞,就住在洞中。耶和华的话临到他说:‘以利亚啊,你在这里做什么?’……耶和华说:‘你出来站在山上,在我面前。’那时,耶和华从那里经过,在他面前有烈风大作,崩山碎石,耶和华却不在风中;风后地震,耶和华却不在其中;地震后有火,耶和华也不在火中;火后有微小的声音。……耶和华对他说:‘你回去,从旷野往大马士革去。到了那里,就要膏哈薛作亚兰王;又膏宁示的孙子耶户作以色列王;并膏亚伯米何拉人沙法的儿子以利沙作先知接续你。”(王上197-911-1215-16
 
我用从灵恩运动的教导中所建立的解经习惯,认为这一段圣经对我有几个意义:
 
以利亚“仗着这饮食的力,走了四十昼夜”。就是说我的40天的祷告就像以利亚的行程一样,快结束了。
 
上帝吩咐以利亚膏抹哈薛、耶户、以利沙。我由此得到“感动”,上帝要用我去膏抹一些人。
 
现在回想起来,我当时的情形真有点像以利亚,我热烈的“方言”,大声的祷告和赞美,真有点像“烈风、地震和火”,然而,圣经说“耶和华却不在其中”。
 
这时,我的积蓄也差不多花光了,需要为生计谋出路。一次在闲谈中,谈到一个旅行家朋友的作品,他一条腿六年间走遍了中国。于是顿时兴奋异常,决定把他请到北京来,策划出版他的书。我认为为他策划作品,“包装”这个朋友,就是圣经所说的“膏抹”!
 
这个投资对于我是重大的事情,我常常为此在麦地边的树林里祷告,一次在午后,用“方言”和悟性祷告后,心中忽然有一个感动:要让小石,H前辈和我自己合作出版这一本书。这个“感动”是我事先完全没有想到过的,而且得到这个“感动”以后心里面一亮。于是我认定这是上帝的感动。
 
这个投资出版的过程,大概持续了半年多,结果亏得血本无归。对于我这样一个穷小子来说,贴进去数万元而且欠债,是一个山一样的重担。此后经历了一段几乎衣食无着的时期,记得我们兄弟两个,最穷的时候在北京,手里只剩下两块钱了。
 
“在苦难的炉中,我拣选你。”(赛4810
 
这个困境,其实是我真正蒙恩的开始。
 
三、真理与生命的归正
 
(一)对失败的反省
回首过去经历的失败,公允地说,自己的无知和软弱是内因,但是灵恩运动却是从外面给了我误导。
 
当我为策划出版旅行家朋友的书求问时,自己嘴上说成功以后要为主做工,其实内心充满的是成功和发财的欲望。主耶稣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每一个已经接受耶稣基督作救主的人,如果没有经历上帝的管教,心中一定还有这个世界的追求与抱负,而这一切都是以自我为中心,为了荣耀自己的。这样的“己”如果没有经历上帝的管教和剥夺,是不可能舍弃的。
 
同时,我对于上帝的圣洁与忌邪也没有认识,在我所策划的这本书中,有一些污秽的情节,因为它可能会增加销量,却被保留下来了。
 
我当时虽然如此热心于属灵的恩赐,热心于操练方言,付上很大的代价祷告,然而我还是一个属血气的人,一个爱世界的人,一个未曾归正的人。我虽然为了这项投资决定长时间求问,然而,一个未曾真谦卑的人,上帝不会向他显明祂的心意;即使他明白了上帝的旨意,他也不会去遵行。
 
从这个教训看来,人的生命对了灵修才可能对,好的灵修的起点是生命真实的悔改归正。而不是外在的属灵恩赐,不是神奇的经历,也不仅仅是追求的热情。
 
此后我经历生命的归正体现在真理的认识和灵修两方面。
 
(二)在真理上归正
那时候,我有机会听到唐崇荣牧师的《希伯来书》的解经讲道光盘。借着这些讲道,我的信仰根基被建立起来,而心灵也开始被上帝的道点燃起来。
 
对我来说,刚刚经历的不仅是一场事业的失败,更是一个属灵的危机。因为我认定,出版这本书是上帝给我的引导,而我期望在祂的引导之下,我创业能够成功,成功后好为主做工。然而,结局却是如此的惨败。那么上帝还信实吗?由于聆听这个系列解经讲道中,关于上帝的超越性,及祂拥有绝对主权的教导,我开始反省自己当时所认为的“上帝的引导”是否真的出于上帝的引导?如果这个是自以为是的认识,那么上帝不是有权柄让我借着失败去真正认识他吗?
 
唐牧师的《希伯来书》解经讲道许多地方是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然而,在我以上所举的属于灵恩运动的作品中,论述和宣讲的中心是神迹、医治,是灵修的方式,是道德伦理性的教导,但是很少把焦点集中在耶稣基督及其十字架上。而此后我所熟悉的清教徒先贤及历代优秀的信条所教导的,都是关于上帝、基督、圣灵,以及人的罪、愁苦,及得救的途径──因信称义,得救后成圣的追求,这些最基础和基要的真理,也是《罗马书》、《加拉太书》等一系列使徒书信所教导的真理,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古旧福音”,这样的“古旧福音”是灵恩派的教导中很少提及的。
 
关于苦难,这些讲道从基督的受苦引到信徒的受苦,宣讲苦难是一个信徒成长必不可少的阶段,苦难可以使我们学习顺服,“祂虽然为儿子,还是因所受的苦难学了顺从。祂既得以完全,就为凡顺从祂的人成了永远得救的根源。”(来58-9)对于多经忧患的人,这样的讲道是极大的激励。
 
还有,就是对圣灵工作认识的归正。圣灵工作的重点是指向对基督的荣耀,引导信徒进入真理,明白神的道,以及使人悔改知罪。主耶稣在《约翰福音》中说:“只等真理的圣灵来了,祂要引导你们明白一切的真理。”(约1613)“祂要荣耀我”(约1614)。“我若不去,保惠师就不到你们这里来……祂既来了,就要叫世人为罪、为义、为审判,自己责备自己。”(约167-9)这是圣灵工作的重点,然而过去受灵恩运动影响的时候,我一直追求的是一些奇异的经历、方言、异象,医治,认为那才是圣灵的恩赐。这是一个根本的偏差。
 
我个人的浅见,一个追求成长的信徒,首先需要真理上的装备和归正。而真理的装备,又包括圣经的基础,和正统神学教义的基础。上述“古旧福音”中的基本真理,其实是系统神学的命题,在这些基本命题上打好根基,会使人能够正确而有深度地理解圣经,也会使人在成长的过程中不容易走错路。
 
(三)在灵修方面的归正
又是一个凄凉的春节,一个异乡客经历创业的失败后,一无所有地漫步在黑夜里。在沉重的压力下,我跪在上帝面前,常常一跪就是一两个小时。
 
“你的惩罚临到他们身上,他们就倾心吐胆祷告你。”(赛2616
 
原来我习惯于方言的祷告,听了一系列纯正真理的教导后,我开始怀疑我的“方言”是不是真正圣经所说的方言,于是我在上帝面前奉耶稣基督的名,求天父洁净我,如果我原来的方言不是从祂来的,求祂拿去,让我只领受从上帝的儿子,耶稣基督的灵而来的恩赐。此后,我就不再说“方言”了。
 
这以后有机会得到一个在属灵上有丰富经验的长辈的教导。他教导我要注意分辨属灵恩赐的源头是否纯正,在所谓“圣灵充满”的聚会中,不要轻易给人按手,要先察验那灵是不是从神而来的灵。因此,后来我在属灵上学会谨守。记得有一次,和一个我敬重的弟兄,还有另外一个牧长一起祷告,那个弟兄被圣灵充满,上来要按手在我身上。我就祷告说:“上帝啊,这个灵如果是从你而来的,我就接受,如果不是,我就不接受。”
 
冬天,不能再到户外祷告;内外的压力,使我只能默然在上帝面前倾心吐胆。然而,这时候只要一跪下来,常常神的爱立刻就浇灌下来。失业在家,众人都上班去了,独自在长久的祷告后,饱饮属天的甘露。我有时想,纵使得到全世界,也无法交换这内心与基督联合的甘美。
 
这是我灵修生活真正蒙恩的开始,总结过去的体会,觉得好的灵修需要注意以下几点:
 
1)需要真实的悔改和认罪
经历失败的人,跪在上帝面前,首先想到自己的有限和有罪,于是生出对上帝的深深切慕。真谦卑的起点是认识自己的罪污。一个因为自己的罪污而恨恶自己的人,当他来到十字架面前时,却发现上帝毫不保留地愿意接纳这样不堪的人,他就心被恩感,认识神的大爱。
 
这是因信称义的真理在灵修上的运用。
 
2)对于上帝的主权的认识。
也许管教是人认识上帝的主权最好的方式,管教使人敬畏上帝,这又导致对上帝的敬拜、降服和切慕。
 
3)对十字架救恩的渴慕,导致对于基督位格之荣美及十字架大爱的追求。
过去我经历过的灵恩派祷告,常常注重的是经验,是一些独特的感受。然而,现在我开始经历“把船开到水深之处”,每一次祷告,都长时间地默想基督的位格,还有祂在十字架上成就的工作。每一次祷告,圣经上的话语,都会活活泼泼地运行在心里。
 
这时祷告虽然无声,或者只有默然的微声,然而却由原来外表的热烈,转向心灵与上帝深深的契合和亲近。
 
4)在管教的杖与苦难之炉的熬炼中,经历圣灵大爱的浇灌。
好的灵修,需要苦难的催逼。苦难使人经历对上帝救恩的全然倚靠。甘甜的祷告,需要圣灵爱的浇灌,上帝阻挡骄傲的人,施恩于谦卑的人,对于一个为罪忧伤,降服敬拜,高举父神和基督的生命,上帝当然乐于施恩于他,用爱浇灌他。这是《罗马书》的应许:“患难生忍耐,忍耐生老练……因所赐给我们的圣灵将上帝的爱浇灌在我们心里。”(罗53-5
 
5)在天然的刚强被拆毁,成为软弱后,依靠神得到灵里刚强。
上帝要将属天的刚强放在一个人里面时,他会完全拆毁一个人天然的力量。借着这样的祷告和圣灵的工作,让一个人里面的生命刚强起来(参弗316)。
 
记得,每当我身上的钱只剩下30块时,就会有一场极深的焦虑。有一次完全失去了信心,失去信心的世界就是黑暗的世界。那时,坐在门口的树墩上,我劝自己说,“我做过基督徒,不能自杀。”
 
一天夜里,在高速公路旁边祷告,口贴地上的尘土近半个小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直到最后,想起中国教会的前辈在文革中所受到的逼迫,我的灵里刚强起来:“我受的这点苦算什么呢?”
 
这样,当我走出这段属灵旷野的时候,环境还是过去的环境,但是个人的内心已经被刚强起来了。我深信主耶稣的应许,“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太1128
 
6)不断悔改自洁、经历与主同死、与主同活,重整生命的各个部分。
那一阶段,有近一年多的时间,上帝带领我不断地回想自己的过去,在圣灵光照下的回忆中,看到自己过去许多的罪,许多受伤的经历,有些经历甚至是后来自已不敢去面对的。神带领我借着文字,借着祷告,一边认罪,一边悔改。对于过去亏欠人的地方,能弥补的尽量弥补。由此特殊的方式,一个伤痕累累的生命得到重整。
 
四、对灵恩运动的反省
 
我个人对自己所经历过的灵恩运动有如下的反省。
 
(一)灵意解经,导致偏差
正确地解读圣经,是一个人正确明白上帝旨意的基础。
受灵恩运动影响的弟兄姊妹,在寻求神的旨意时,特注意求神“给话”,他们可能一群人聚在一起用方言祷告,然后互相询问,有没有什么圣经感动在心中。或者注重个人灵修中,得到哪一句圣经话语的感动。
 
如此对于上帝话语独特指引的寻求是必要的。但是,如果我们把个人的主观想象变成了“领受”,如果圣经的话语没有得到正确的解释,那么这种寻求也是有危机的。
 
我曾经参加过一个说方言的聚会,一个从海外来的师母带领众人集体用方言祷告,在祷告前的分享中,她讲解旧约诗篇中的弥赛亚预言,然而把本来应用在弥赛亚身上的圣经应许,完全对等地应用在了今天信徒的身上。这是一个解经偏差。
 
就如我个人把以利亚的经文,片面地用在自己的身上,又把以利亚膏抹别人,凭私意解释后是为别人“包装策划”,就是一个极好的例子。这个错误,首先是个人的灵命幼稚,但是也与当时在灵恩教导的潜移默化下所养成的解经习惯有关。
 
使徒彼得说:“你们既除去一切的恶毒……就要爱慕那纯净的灵奶,像才生的婴孩爱慕奶一样,叫你们因此渐长,以致得救。”(彼前21-2)好的讲道,不仅建立人的信仰,建立人对于上帝话语大能的信念,更重要的是,持久地聆听、吸收好的讲道,会建立人解释圣经的完备与严谨。就像纯净的奶能养育初生婴孩的健康成长一样。
 
然而,带着错谬的讲道,不仅不能建立人对于圣经的爱慕,反而让人追求一些新奇的道理。而最糟糕的是,它让人养成了凭私意解释圣经的习惯。以致人在祷告中想到一段圣经,或者读到一段圣经,而那一段圣经的某些元素,比如数字等等,如果刚好适合个人的处境,以致我们就把这一处圣经当作上帝的引导。然而,如果这段圣经只是我们从全备的上帝的圣言中,非常片面地摘取出来的,如果我们摘取出来的圣经片段又被错误地解读了,那么,我们所跟随的,就不是圣灵借圣经给我们的引导,而是我们对圣经有错误的和私意的解读。一个人的心如果在上帝面前未曾被洁净,他就很容易把自己的己意解读到圣经里面去,并把它当作是来自上帝的引导。那么,接下来,他理所当然的就会落在属灵的危机中。
 
(二)主观化地寻求神的旨意,容易以私意取代圣灵的引导
灵恩运动在寻求上帝的旨意时,非常重视主观的经历。比如感动、异象、话语、异梦。就如我在寻求过程中,得到一个“清楚的感动”,确信是上帝要我作这个朋友的书的出版,而事实上,那个感动并不是出于上帝。
 
一个人,随意把自己想象出来的图像当做上帝的“启示”,其中一个原因可能是,他对于上帝的圣洁威严,和祂的超越性认识不足,正如圣经所说的:“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赛558)因此,我们在寻求上帝的带领之前,首先要作一个认识神的人。并且,仅凭个人内心经验是非常有限的。历史上那些成熟的圣徒,在寻求上帝的旨意时,都会多方寻求印证。比如乔治•慕勒会从“圣经、圣灵的引导、内心的平安、环境”等多方面来寻求上帝的引导。
 
最近读赵镛基的《播种希望》,在赵的一些关键时刻,都有所谓上帝或者主耶稣与他的非常个人性的谈话。我承认赵镛基做了非常大的事工,然而,对于这种寻求上帝旨意的方式,我是有所保留的。不能排除上帝可能以这种比较私人性的方式直接引导一个人,但是,上帝更经常性地是用他那被笔之于书已经成书的圣经来引导人,也就是“上帝用说过的话对我们说话”(司托德语)。纵观历史,从路德到加尔文、爱德华滋、司布真,过去那些被上帝所重用的人,很少像现代灵恩运动的领袖如此私人性地不断从上帝领受“启示”的。我注意到,最近大陆发生了一个使主的名在公众生活中受辱的事件,那个教会也是灵恩的教会,该教会的师母则有大段的“耶稣”与她“说话”的记录。
 
关于异象和异梦。我参与的灵恩的祷告会中,人们纷纷宣告自己看到了什么异象,我当时也宣告自己看到了什么异象。(东方有气功背景的人,很容易在冥想中得到某种图像的。)有些人,重大的决定凭着这“异象”的引导,结果导致非常痛苦的结局。
 
圣经说:“耶和华,你离弃了你百姓雅各家,是因他们充满了东方的风俗,作观兆的,像非利士人一样,并与外邦人击掌。”(赛26)旧约历史上,以色列百姓的信仰不断地被四围的外邦人的风俗掺杂和同化,导致他们信仰的败坏和上帝的审判。今天,教会里面明显的拜偶像是罕见的,但是否有隐蔽的“东方人的风俗”悄然掺杂进我们的纯洁信仰里面来呢?我们知道,我们所敬拜的耶和华神是圣洁的神,祂是圣洁的,我们对祂的敬拜也当是圣洁的。因此唯有按照圣经所启示的方式敬拜和寻求祂,才是合祂心意的。任何私意和发明如果掺杂到对神的寻求和对神的敬拜当中来,并且号称这是来自神的属灵标记,都会惹动真神忌邪的心。我们寻求神,岂不当存战兢的心吗?
 
当我思想,自己有数次曾经自以为得到了上帝的默示,或者见了来自上帝的异象,而结果这些默示和异象却没有实现,使自己受极大的亏损不说,还使上帝的名受了羞辱,心中实感惭愧。在以色列宗教败坏的年代里,那些走了错误道路的宗教领袖也是如此以出于私意的异象取代上帝的旨意:
 
“我已听见那些先知所说的,就是托我名说的假预言,他们说:‘我作了梦。我作了梦。’说假预言的先知,就是预言本心诡诈的先知,他们这样存心要到几时呢?……耶和华说:‘那些以幻梦为预言,又述说这梦,以谎言和矜夸使我百姓走错了路的,我必与他们反对。我没有打发他们,也没有吩咐他们。他们与这百姓毫无益处。’这是耶和华说的。”(耶2325-2632
 
“以色列啊,你的先知好像荒场中的狐狸,没有上去堵挡破口,也没有为以色列家重修墙垣,使他们当耶和华的日子在阵上站立得住。这些人所见的是虚假,是谎诈的占卜。他们说:‘是耶和华说的。’其实耶和华并没有差遣他们,他们倒使人指望那话必然立定。你们岂不是见了虚假的异象吗?岂不是说了谎诈的占卜吗?所以主耶和华如此说:‘因你们说的是虚假,见的是谎诈,我就与你们反对。这是主耶和华说的。’”(结134-8
 
今天,不能说没有异象和异梦了,但有几人见的是真异象呢?而那些被出于己心和想象的异象所引导,“用未泡透的灰抹墙”(结1310),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的人又是多么可怜呢?
 
灵恩运动喜欢预言未来。我注意到,北美一个非常受大陆弟兄姊妹欢迎的讲员说过,灵恩派的基督徒曾经指着他发出过一个重大的预言。灵恩的朋友也曾经指着我发出过预言,然而这些预言与后来的事实相反。从圣经的观点来看,一个人是否得默示,检验标准之一就是他所预言的事是否应验,圣经吩咐将那些发预言却不能应验的先知治死,可见上帝对于奉祂名说话之人的真假是如此严肃。为此主多次劝勉我们,要离弃那出于罪人本心诡诈的“异象、异梦”,寻求祂大能的话语:
 
“得梦的先知,可以述说那梦;得我话的人,可以诚实讲说我的话。糠秕怎能与麦子比较呢?这是耶和华说的。耶和华说:‘我的话岂不像火,又像能打碎盘石的大锤吗?’”(耶2328-29
 
(三)关于方言
 
关于方言,圣经有这样的教导:
“弟兄们,这却怎么样呢?你们聚会的时候,各人或有诗歌,或有教训,或有启示,或有方言,或有翻出来的话。凡事都当造就人。若有说方言的,只好两个人,至多三个人,且要轮流说,也要一个人翻出来。若没有人翻,就当在会中闭口。只对自己和神说,就是了。”(林前1426-28
 
然而,今日的灵恩聚会中,常常是众人聚在一起说方言,一般没有人翻出来。明显不合乎圣经的教导。近日有见自己说方言,然后又自己翻出来的,赵镛基也曾这样作过。一个弟兄问:“既然自己说,自己翻,那他何必说方言呢?他自己直接说出来不就好了吗?”《使徒行传》中,五旬节圣灵降临时,门徒所说的方言,明显是有意义的“别国的话”,而今日灵恩运动的方言多是没有意义的舌音,这种舌音是不是出于圣灵的恩赐,或者有许多只是人为的模仿,是很值得怀疑的。
 
此外,灵恩运动高举说方言为圣灵充满的重要标记,这是错误的。因为,圣灵充满的结果是大有信心,及有能力为主耶稣作见证。而我也见过有些长辈是真的被圣灵充满,但却没有方言的。
 
(四)对于灵界的片面化认识
灵恩运动非常重视关于灵界的问题。但是就我浅见,灵恩运动在这一点上也是有偏差的。
 
首先,灵恩运动对魔鬼作用的看法有越过圣经教训的地方。在甘坚信等人的教导中,对于魔鬼的认识玄秘化了,这些灵恩领袖,有的说自己看到魔鬼好像一只狒狒,有的说为人祷告的时候,看到人的里面有污鬼。受这些教导影响,有一阶段,我对于遇见的人有一种神经质的紧张,很想洞察他的身上是否附着污鬼。
 
后来,我从中国教会的一些长辈那里得到教导,要试验一个人的灵,只要根据圣经“凡灵认耶稣是成了肉身来的,那就是出于上帝的灵。”因此,只要奉主耶稣基督的名问一个人或者问他里面的灵,是否承认“耶稣基督是上帝的儿子,是成了肉身来的”,就可以分辨那人的灵。我用这些试过一个被污鬼所附的人,非常容易辨别她里面的灵。
 
此外,灵恩关于灵界的问题,有一种泛属灵化的倾向,就是认为凡不好的东西,凡罪、疾病苦难都是出于摩鬼的工作,却忽略了人本身的责任。因此,江秀琴传讲“谦卑”时,她说要先求主捆绑教会所在的那一地区上空骄傲的邪灵。
 
有一个弟兄在江秀琴的聚会上作见证说,他开车时仿佛看见了自己里面那个骄傲的鬼。于是他一边踩着脚作动作,一边奉主的名把那个鬼赶出去。
 
但是照圣经的观点,骄傲首先是人的罪性,是应当自己在上帝面前认罪悔改,使我们胜过灵界的,是《以弗所书》第6章中的全副军装,而不是灵恩运动所教导的符咒化的不断捆绑。
 
灵恩运动的教导明显的一个倾向就是有什么问题,就会有那造成什么问题的灵在我们身上,比如奸淫是因为奸淫的鬼,吸烟是因为吸烟的鬼,都要奉主的名赶出去。这些问题可能有魔鬼的工作。但是,我们得救后各样的问题,那常是出于我们旧人的私欲,是残留在我们身上的可憎的罪性在起作用。如果这些问题有魔鬼的工作,也是因为旧人的罪性给魔鬼留下了地步。略过这些内因,把问题归于灵界,容易放过了治死旧人的责任。但圣经却教导我们,面对私欲的天然的罪性,要认罪悔改,把旧人与主同钉十字架,经历生命的更新。而不是让我们把焦点集中在赶鬼上。
 
(五)灵恩运动与成功神学
数年前,有人请我阅读一本非正式出版的《信心的能量》,是赵镛基写的,我当时写下了如此的评语:
 
首先,作者认为基督教信仰一定带来物质的祝福、身体的健康……作者说:“在圣经中没有一节经文提到,基督徒必须过着物质的缺乏或失败抑郁的生活。”(页68)这是片面的!《圣经》也提到许多圣徒历尽苦难,或有终生穷乏甚至殉道的。
 
其次,作者在此书中表现的思想是以二十世纪以来流行于西方的心理学及成功学之心理暗示、信心激励等思想为本,而以《圣经》为诠释这些思想的材料。作者说:“不断地想成功……你会发现确实能够成功。”(页5
 
我的结论是:“综合此书,可以说作者的神学观点是成功神学和灵恩派思想的融合,属于似是而非的错谬道理。”
 
五、当代需要的真理与生命的平衡
 
2002年夏,上帝开始带领我出旷野。我极深的体会是,一个人可能身在旷野,心中却爱慕世界。而一个被上帝改变过的生命,虽然身在闹市,却婉如身在旷野与神同行。
 
出旷野以后,我心中有一个不断地寻求,那就是耶稣基督的十字架与我个人的生命到底有什么关系?我已经受洗,已经开始讲道,也真实地认罪,然而我的心中没有十字架与我个人生命关系的确据。为此我经过近两年的追求的祷告。2003713日,我真正得着了对于耶稣基督的十字架与我个人关系的确据。我把这个过程记录在一篇文章中,标题是“耶稣的血与我何干?”
 
(一)当代的宗教情操真伪辨
灵恩运动在当代教会中之所以如此流行,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信徒生命的饥渴,他们渴望有新鲜真实的属灵经验。但他们如果无法得到正确的指引,无人把他们领到青草地,可安歇的水边,他们自然就会见到什么草就吃什么草了。
 
属灵的追求是带有经验性的。这方面,中国教会的前辈其实有很好的属灵积累,他们经历过苦难的熔炉,也经历过上帝大爱的浇灌;同时普世教会也有很好的灵修传统。教会应当开始重视总结和继承这些属灵遗产。
 
最后,属灵经验的追求,并不能凭一时的火热一蹴而就,而是需要恒常的操练,这方面需要建立有纪律的属灵操练习惯。考虑到人性的软弱,如果能有几个肢体共同追求,那是最好的。
 
灵恩运动所带来的问题其实不是一个新问题,而是一个老问题,是一个爱德华滋讲过的“宗教情操真伪辨”的问题。他认为一个经验是否出于神,最重要的分辨方法是,查看这样的经验是否让人更爱慕圣经,更谦卑认罪,更荣耀基督,更追求圣洁。面对当代灵恩运动,我们也可以如此察验。
 
(二)从历代教会反省灵恩运动
中国教会这几年来开始重视真理的教导,其中有代表性的是改革宗神学运动,但是我想真理与神学的教导需要灵修的平衡。因为当代倡导改革宗运动的人,强调了真理,在灵修操练的教导上面似乎有所忽视。这一点上,历史上的加尔文主义者却不是这样的。钟马田牧师在纪录威尔士加尔文主义循道会的时候说,一个真正的加尔文主义者,一定是一个循道主义者。就是说他既重视真理,他的心灵同时被这真理点燃起来。
 
近日读灵恩派领袖的著作,他们的事奉确实带着极大的热情与能力。这让我有一个反省,就是,蒙召传道的我们真切地需要圣灵的能力,来突破自身的限制,环境的艰难。
 
但我也注意到,灵恩派教会在经历“复兴”以后,注重的是工作的拓展,但却不够注重坚实的圣经教导。对比于历代教会的复兴,比如爱德华滋、卫斯理、司布真,哈里斯以及J.C.莱尔所著的《英国复兴领袖传》(Great Christian Leaders of Last Century) 里面所讲的复兴领袖们所领导的复兴,可以发现,后者在复兴之时,有纯正教义的宣讲;而复兴之后,有非常坚实的圣经教导。
 
而如果要比属灵的经历,这些前辈所经历的圣灵大爱的浇灌一点也不比当代灵恩运动的领袖逊色,他们的经历真是太丰富了,例如:怀特菲尔德被“每天都领受到来自天上的生命、光照和能力……我确切地感受到基督住在我里面,我也在祂里面!我每天都在极大的平安中享受着圣灵的安慰、建造和更新!”(参见《怀特菲尔德传》,阿诺德•达里茂着。)而但以理•罗兰斯在前往一个教堂讲道的过程中,会众看见他在对面下到山谷里,可是久等不见他上来。讲道的时间到了,他们在山谷里一个幽静的地方找到他,他正跪着祷告。“当他看到他们,就站了起来,边和他们一起走,边为自己的迟到表示遗憾。但他又说:‘我在下面抓住了一次经历大喜乐的机会。’”那一天他接下来的讲道非常有力,果效令人震惊。这些人的经历,就如《希伯来书》说的“这几件我现在不能一一细说”(来95)。
 
真实的复兴,以圣灵使人悔改开始,源自于合乎圣经的纯正教义的宣讲,巩固于持久的圣经教导和牧养。这是新教古典的复兴与当代灵恩运动中的复兴的不同之处。
 
在寻求更真实经历神的过程中,我与灵恩运动相遇,也从他们的教导中得到过某种的帮助,但是这一运动也带给我错误的教导。靠着上帝的恩典,我这个不堪而可怜的罪人,从这些偏差中得到纠正,并且得以饱饮那从各各他的十字架涌流而出的活水。
 
最后,我所祈愿的是,在中国能有一个新教传统中古典的复兴:那就是真道的传讲带来人心的悔改,信徒不仅被带进深刻的属灵经验,得着热情和能力,而且随后有坚实的圣经教导和扎实的牧养跟进,使教会得以建立,而复兴得以巩固。
 
江登兴  中国大陆基督徒。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 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