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安息日,耶稣在迦百农的会堂
2015/7/17 15:27:41
读者:4060
■施玮

生命季刊 第51期 2009年9月

 

耶稣下到迦百农,就是加利利的一座城,在安息日教训众人。他们很希奇祂的教训,因为祂的话里有权柄。
 
在会堂里有一个人,被污鬼的精气附着,大声喊叫说﹕“唉!拿撒勒的耶稣,我们与你有什么相干?你来灭我们吗?我知道你是谁,乃是神的圣者。”
 
耶稣责备他说﹕“不要作声,从这人身上出来吧!”鬼把那人摔倒在众人中间,就出来了,却也没有害他。
 
众人都惊讶,彼此对问说﹕“这是什么道理呢?因为祂用权柄能力吩咐污鬼,污鬼就出来。”于是耶稣的名声传遍了周围地方。(路加福音4:31-37)
 
一、
 
这是上帝创世六日后的安息。祂看一切是好的!安息日是一种呈现,为了呈现圣洁的完美、和谐的完全,为了呈现似乎不属于地上的天国景象。
 
人类纪念安息日,纪念上帝成就的“完全”,是因着祂的律法?还是因着灵魂中对“完全”无缘无故的饥渴?这一天的日头照样出来又下去;这一天的水流照样逝去不返回;这一天肩上放下的重担照样压在心头;这一天的肉体照样分秒不停地衰残着……这一天,贫穷者仍是求告无门,疾病者仍瘫在虚弱中,罪污者仍挣扎在囚室里,愚昧者仍油蒙着心。然而,安息日,这一天的律法,岂是一根重重捆绑人的绳索?它仿佛一条情丝般的风筝线,放飞着人们对完美的渴望。这条悠悠飘荡的线,似乎随时会断,却又千古地坚韧,它是从地上飘向天空的祈求?还是从天上飘下来的应许?谁又能说得清。
 
安息于完全,这份饥渴远离了肉体的需要,远离了眼见的可能,却超越了人的理性与经验,真切地、昼夜不停地剌痛着心灵。安息日所呈现的完全啊,在血雨腥风的历史中,在破碎残缺的生活中,在疲惫迷茫的心灵中,像水中四散的月影。然而,月亮却没有如它的影儿般四散,或羽翼般掠过良心的上空;或在下一瞬,现影于生命的潜流;或荡漾在每一道波浪的碎片上;或安宁地在平静了的水面再呈完全……
 
文学,成了摘星揽月的梦;艺术,只是一张模糊变形的照片;哲学,用高谈阔论掩饰着死寂。难道,难道宗教的会堂能凝固圣洁,将“完全”塑形?怀揣虚空的人,在殿堂中寻觅着。他们的空仍是空!没有什么能填满生命里吼叫着的“虚空”;没有一口真实的呼吸,能让纸片般晃荡的人拥有生命的重量。
 
二、
 
迦百农,加利利海北岸边的一座城,在三条大道的汇集处,是二百四十个城市和乡村的中心。然而,在宗教的灵性国度里,它是被犹大家所轻视的“外邦人的加利利”的中心。它像是从荣耀之树上剪下来的枝子,干枯着……
 
会堂中一双双善长捕鱼的手正空着,心也正空着。他们坐在那里,在外邦人百夫长为他们建造的会堂里坐着,他们是在感恩会堂建造者的怜恤?还是在等待上帝的安慰,穿越会堂的石壁,穿透罪的石墙,临到他们?感受着饥渴人啊,却不认识食物;从天而降的粮,却认出了饥渴的灵魂。
 
他们饥渴地在听一位夫子的讲论,却不知道造物主的那口呼吸(见创27),再一次来到了人的中间。那遥远了的呼吸,曾经进入人的里面,使生于尘土的人有了灵魂;也曾离开人,风一般在树梢徘徊,在天地间呼啸,用人听不懂的语言呼唤、责问。此刻,这呼吸,这生命,这人里面不可缺的光,已经来了!就坐在人的中间,坐在黑暗与尘土中,但有谁能看见呢?
 
有的人,在祂的教训中奇妙地感到了满足,仿佛儿子回到家中,触摸到父亲粗糙掌心的慈爱。而有的人,在祂的教训中听出了超越文士、超越人当有的权柄。面对这来自天上的权柄,有的在质疑?有的在好奇?有的在嫉妒?也有的在感恩?谁是那默默存进心里的人?谁能在生命的气息面前张开他的肺呢?
 
这权柄、这光,是人不能剖析的,是人难以全然理解的。难道,就不能仅仅凭着花蕾对雨露自然的感知而欢欣吗?难道,就不能仅仅因着饥渴心灵对生命之粮自然的回应来领受吗?
 
哦!尘土中麻木的人,离开与上帝同住的伊甸园已太久太久。无花果树的叶子早已枯干、碎裂成尘;人啊,“你在哪里?”的呼问,也渐渐成了听不懂的天簌;灵魂的感官锈涩了,心的呼吸停止了……远离造物主的人,也远离了被造的自然天性,将罪污的情欲当作了“天性”,从有灵的活人回到了尘土之躯。
 
远离天父的人,岂能辨认出神子的声音?在人间宗教的会堂中,只有一只污鬼认出了祂,认出了造物主的权柄,并畏惧这权柄。它在发抖、它惊恐地嚎叫着﹕
 
“唉!拿撒勒的耶稣,我们与你有什么相干?你来灭我们吗?我知道你是谁,乃是神的圣者。”
 
三、
 
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神子来到世上,世界是藉祂而造,这世界却不认识祂。(1:5; 10)没有人认识你,没有人接待你……哦,神子耶稣,当你要驱赶的鬼,比你要寻回的人,更先认识你的时候,你的心是否会忧伤?你是否会重新称量道成肉身的意义?
 
不!你不会!你正是为了这群坐在黑暗死荫地,有耳却听不见,有眼也看不明的人来的;你是为一群将要怀疑你、嘲笑你、弃绝你、鞭打你、钉死你的人来的;你爱他们,正因着“他们所做的他们不晓得”(路23:24),你来了!
 
你看着他们,他们也看着你,他们不认识你,他们却以为熟悉你。
 
那个被鬼附的男人看着你,他不明白自己的颤抖与惧怕,更不明白自己口中出来的声音。他里面的污鬼邪灵,像热锅上的蚂蚁,又像凶猛的困兽,他觉得自己犹如两军阵前的脆薄瓷器。
 
他在想﹕面前这个拿撒勒的木匠,这个并无佳容的瘦弱青年,祂话话中的权柄是无法认知的,却又是自己心灵隐藏的期盼,可是,我能相信祂吗?祂的话语、祂的声音像一道大光,这光是自己多年在祈求、呼告中,隐约见过的,可是,我能依靠祂吗?
 
污鬼的能力是如此巨大,我早已经领教过了,难道,自己不是尽了所有的努力,尝试了各种方法吗?难道不是每一次宣战都不仅仅是失败,而是更深地被囚被奴吗?就算这场大战是祂胜了,我这脆弱的生命又岂可能保全?于其粉身碎骨,不如听命于污鬼吧。
 
那团大光已渐渐趋近,被鬼附的人却突然惧怕这趋近,惧怕将要从耶稣口中出来的话,往日偶尔与污鬼平安相处的光景,成了他眷念的埃及葱姜……
 
“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救了生命。”(路9:24
 
神子耶稣啊,谁能信你的话呢?谁能明白你的道呢?谁能敢于为你而丧掉生命呢?只有你拣选的人!
 
光照来自拣选,悔改更来自拣选;释放来自拣选,得永生更来自拣选;与你亲近来自你的拣选,服事你更来自你的拣选。
 
此刻,你拣选了一个被污鬼附的人,释放他,为了让看见和听见这事的人也能得自由。
 
“闭嘴!从这人身上出来!”
 
你喝令污鬼闭嘴,禁止鬼灵的能力与你的事工混杂(见马1222-30)。
 
圣者的身份无需污鬼确认,而当你禁止它宣称你神的身份时,耶稣啊,你的心中是否在期盼“你是基督”的宣告,从一个个石头般的人心中发出?这期盼还要等多久?耶稣基督的心、天父的心,得着满足还要等多久?一年?一百年?一千年?几千年?至到一个叫彼得(小石头)的渔夫开口吗?(见可829)直到我开口吗?直到你开口吗?
 
这一天,在安息日,在人们纪念起初的被造,渴望圣洁完全的日子,耶稣啊,你就在人中间。当你吩咐污鬼从人身上离开时,旁观的人们仍是不认识你。
 
他们将神迹视为一件可供谈谈说说的事;他们将启示之道视为人间一个新“道理”;他们将上帝的权柄视为赶鬼的能力;他们将灵魂的拯救视为肉体的止痛剂……
 
施玮 来自中国大陆,现为《海外校园》执行编辑。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 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