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守望到天亮
2016/8/2 14:13:58
读者:3818
■刘约翰

生命季刊 第52期 2009年12月

 

 

我的心等候主,胜于守夜的等候天亮,胜于守夜的等候天亮。—诗130:6
 
去年年底,通过一些学者对中国社会中基督教情况的调研,一时有许多声音出来。基本上是呼唤家庭教会的“合法化”。特别是200811月份国务院一下属机构举办了专门针对家庭教会的研讨会以后,更是让许多人以为家庭教会合法化呼之欲出,家庭教会处境也夜尽天明了。但不曾想,2009年以来,中国各地的家庭教会所承受的压力,反而在不断增加。最早是成都的秋雨之福教会聚会的地方被封。他们持续了两个多月的露天聚会。继而是郑州盘石教会受冲击。盘石教会所受的逼迫是近年罕见的:该教会传道人窦牧师夫妇被处一年劳教。近5年来,因为正常的主日聚会而被判劳教的,绝无仅有。接着是山西临汾的浮山教会,从9月中旬遭受粗暴干涉到11月底的审判结果,都是骇人听闻的:竟然有几位传道人分别被判处3-7年的有期徒刑。另外,北京的守望教会,上海的万邦教会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打压。
 
从以上这些教会所遭遇的情况看,家庭教会去年的普遍乐观是盲目的。我们以为夜尽天明了,谁知还是晨曦初露以前的黑夜时分。很多人空喜一场,也许有些失望。这是忽略了,教会的处境不可能因为教外一些同情的声音带来根本的改善。教会的处境只能因为教会本身的见证具有足够的能力后,才会有所改善(目前来看,教会自身还没有达到这样的成熟度)!
 
这不是说我不期望家庭教会的合法化,或是无视弟兄姐妹落在艰难之中。如果处境改善是明天的事,我必须忍耐等候到天亮。我不能在黎明前的黑夜中或妥协退让,或向主强求。正如被掳70年是任何一个犹太人都不愿意的,但先知却告诉他们要安心在被掳之地生活。犹太人必须等候日子满足,并悔改归向上帝。同样,教会也不是消极等候处境改善,而是在美好见证和荣耀事奉中迎接黎明的曙光。
 
一、凡事谢恩
 
在目前的处境中,中国家庭教会首先要学会感恩。
 
自从上个世纪50年代以来,中国教会就被围追堵截。新政府一边驱逐宣教士,将年轻的中国教会置于孤立无援之中。一边收编信仰上持“新派”神学观点的名义基督徒和部分盲目乐观为新时代而鼓舞的福音派基督徒,扶持“三自革新”,从教会内部进行分化瓦解。从表面上看,新政府是成功的,因为中国教会确实被孤立了,海外教会几十年无法了解国内教会的情况。“三自”也确实被扶持、利用得很好,几十年来被当作工具,极尽所能阻碍真教会的建立与成长。曾几何时,中国一些地方竟被称为“无宗教区”。
 
谁料经历几十年的凄风苦雨之后,主在中国的教会并没有消亡。似乎是在一夜之间,成千上万的基督徒出现了,并活跃在社会的各个阶层,彰显出基督同在的生命力。
 
这是上帝自己的作为。祂带领家庭教会成为山上的城,台上的灯。以充满活力的见证吸引人归向基督。目前的家庭教会所开展的事工已经十分丰富。从主日学到青年培训,从文字出版到网络事工,从神学训练到各种爱心事工……其实,福音的门在中国已经开了。谁能使它重新关上呢?政府的围追堵截,“三自”的诋毁构陷,异端的搅扰混乱……都不能阻碍福音在中国前进的脚步!所以,为中国家庭教会目前的状况,我们要多多感恩。
 
二、遵循圣经原则建立教会
 
遵循圣经原则建立教会,才是在上帝的旨意中建立教会。
 
中国家庭教会有许多美好的属灵传统,比如渴慕圣经,强调十字架的道路,看重属灵的生命,热心传福音,乐意接待传道人……这些传统在中国家庭教会的成长过程中不可或缺。但慢慢的,当有形教会日益壮大之后,我们被许多事物吸引。比如教会的管理体制,教堂的规模,传道人的学历,“合法”的名分……我们以为自己的教会不复兴,可能是因为没有完善的管理,可能是因为传道人受教育太少,可能是因为没有漂亮的教堂,可能是因为没有合法的名分。
 
如果我们追求后者的同时,忽略持守美好的属灵传统,我们会发现,教会管理健全了,圣灵随时的带领少了;教会人数多起来了,弟兄姐妹的关系却淡漠了;传道人的知识提高了,对圣经的渴慕和祷告的迫切少了……正如多少年前有位主教在圣彼得大教堂门口发的感慨:“与彼得比起来,金银我们都有了,但叫瘸腿的起来行走的能力却没有了!”
 
该如何建立合神心意的教会?我们还需要不断的寻求。但最起码不应片面模仿西方教会的外在模式。在教会形态上就算能够模仿,也模仿不了外在的社会环境。没有同样的处境,就不可能有同样的教会模式。历史在上帝的手中,我们必须学习到什么地步就按照什么地步行。
 
我没有能力一下子说清楚该如何遵循圣经原则建立中国教会,但却知道要避免浮躁和急功近利。近些年来,笔者发现有些传道人身上明显带有这些倾向。因为浮躁,反倒被“盯”得很紧。被“盯”紧了,就产生冲突;寄希望于(或者说推动)“合法化”,而“合法”又遥遥无期。里面的声音是出去了,但里面的局势并没有多少改变。因此,有些人便会怀疑上帝到底有没有垂听中国家庭教会献上的祷告?
 
多少时候,我们期望中国家庭教会的处境改善,与犹太人的弥赛亚观念好有一比。犹太人盼望弥赛亚大有威荣,列天而降。顷刻之间制服所有的仇敌,使选民过上富足高贵的生活,并在万国中掌权。我们不得不承认,我们除了都想坐在舒适的客轮里,在水波不惊的蔚蓝海洋上被顺风吹到天堂里,还想在世界的虚荣里分一杯羹!
 
在开展事工上,这种浮躁心理也很明显。前几年有些家庭教会的团队在一起交通,谈到对少数民族传福音时,有人提议每个团队对口一些民族,要得回这些“未得之民”。后来不知有哪些团队真正实行过这一计划。再后来,又有团队提过“移民宣教”,一时开展得如火如荼。一两年过去便每况愈下,难以为继。当年“移民”到各地的传道人,如今已不知身在何方。善于观察的人会发现,有些教会事工很像政府的“形象工程”,匆忙上马,草草收场,难保质量,赚个声望。雷声大雨点小,虎头蛇尾,最近几年又有不少人提出中国教会要把福音传回耶路撒冷。其中许多说法缺少圣经依据并显得一厢情愿。高唱“回传”之歌的人恐怕有相当一部分人没有冷静、慎重地坐下来算计过“花费”(当然,其中有许多人真的有异象,也在默默无闻地做预备;甚至有人已经迈开了第一步)。
 
不少人愿意为主做大事,愿意带领大教会,建造大教堂,开展大事工。他们的本意想必是为主摆上。但是否主就呼召我在此时、此地达成呢?可能需要更多地寻求神的旨意吧。
 
三、忍受苦难
 
过去,我们的前辈为基督的缘故忍受苦难。今天,又有一些肢体在承受苦难。明天,我们都可能是下一个被光顾的“幸运者”。这些苦难临到教会是主许可的,为要让我们学习明白祂的旨意。或是要警醒,或是要同心,或是要加强受苦的心志,或是要调整教会形态……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受逼迫的都是一些比较活跃的教会。这种形态的教会最让当地政府“头疼”。一般情况下他们还能容忍。但稍有风吹草动,就会给这些教会施加压力。比如奥运和国庆60周年之际对教会的“关照”。
 
在关键时刻,地方官员会认为,这种形态的教会可能威胁自己的仕途。留下,是个隐患;打掉,就立下功劳。所以,不惜罗织罪名,屈枉构陷,除之后快(当然,也有一般的教会遭遇压力的,那可能是基于其他原因)。当地政府为了政绩考虑,不容忍教会做大。在强行打散有形大教会的时候,他们一定能想到会有许许多多的小教会产生。若干年后,这些小教会又会成长为一个个大教会。他们再来驱散,又产生许许多多的教会,若干年后,是更多的教会成长起来。地方政府只求治下的“政通人和”,并不在意以后千千万万个教会产生。因此,教会应该是不怕分散才对。政府只能冲散有形的大教会,不能从根本上遏制传福音。教会不是不能坚守大教会形态,但应付冲击的成本可能太高,也没有化整为零增长得快。就如使徒时期的耶路撒冷教会一样,分散带来增长的契机,“直到地极”才成为可能。这样看来,我们被迫分散,实则因祸得福!
 
四、毫不妥协
 
如果能够忍受苦难,我们就可以不妥协、不退让。目前中国家庭教会的处境,就像当年摩西和法老的对峙。法老在无奈中开始松口,但还是不甘心,屡屡出尔反尔。法老以为摩西会因为急于离开而有所妥协,不料摩西却掷地有声地回答:“我们……连一蹄也不留下!”
 
如果今天家庭教会的传道人能重回当时的对峙之中,也许为达“合法化”,不仅不在乎留下“牲口”,可能连部分“人口”也会留下。我们该怎么“出埃及”呢?可以摇尾乞怜吗?可以妥协退让吗?可以削足适履吗?不能!因为那是对上帝的不信。“一蹄也不留下”的宣告之后,便是法老招架不了的局面。上帝使法老刚硬,是要更大彰显祂的荣耀。摩西若以妥协方式换来早点离开,便是遮蔽上帝的荣耀。坚守固然会带来更大的压力,但中国家庭教会对逼迫并不陌生,正如以色列人在埃及不陌生法老的苦害一样。黑夜已深之时,正是基督徒发光的时候。引用大家都熟悉诗句来说,就是“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那么,中国家庭教会目前的“一蹄也不留下”是什么呢?笔者的概括如下。致力于公开见证而不是张扬个人;盼望被外界了解却不哗众取宠;争取“合法”地位却不接受任何的附加条件;期望得帮助却不与任何亲“三自”的国外机构合作。“一蹄也不留下”是对圣经原则的坚守,是对基督的确信,是等候上帝更大的施恩,是给教会更大的荣耀。
 
我们急于合法,到底是要求什么呢?是看重“合法地位”?难道我们什么时候违法过?是世俗社会为我们“正名”?难道这比“为义受逼迫的有福了”的赏赐更吸引人?我们都知道,在港台地区乃至欧美国家,基督教得到了社会名分,却失去了周遭敞开的心灵,同时也降低了自身的纯洁度。所以,从教会的纯洁度和“真理却不被捆绑”来看,目前也可算是“黄金时期”了。不错,是有一些教会面临压力,甚至有很大损失。但却有更多的教会同时在发展、成长之中。“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啊!在逼迫中坚忍,在逼迫中见证,在逼迫中喜乐感恩……直到“把我们的敌人赢过来”(马丁路德金语)。
 
所以,秋雨之福教会,盘石教会,守望教会,金灯台教会,万邦教会……都有福了。他们在艰难中为基督做了美好的见证。归根结底,他们的遭遇是主所许可的。主把他们列入受压制的名单,这是他们的荣耀!
 
笔者个人浅见,教会根本就不用在意是否“合法化”,或什么时候才能“合法化”。而应在意是否“基督化”。教会若能寻求在神的心意中成长,就能够面对任何处境!
 
中国家庭教会目前遭遇这些压力,在人看来似乎毫无道理。一个寻求改革、富强并声称构建和谐社会的国家,为什么会持续地逼迫诚实善良、传播爱与和平的基督徒呢?正如被超级流感困扰的乌克兰在短时间之内死亡百多位人口之后,总统尤先科无奈的发问,“在21世纪,怎么还会出现这样的事呢?”21世纪究竟会发生什么事,也许是我们始料不及的。福音的门,是主开的,没有人能关。但那些试图关闭福音之门的人,究竟会做出什么来,我们实在没有必要去猜测。只要简略浏览一下教会历史,就会发现教会是在烈火之中熬炼出来的。罗马帝国、前苏联、罗马尼亚、乌干达、朝鲜、中国……都曾经以不同的策略在熬炼教会的烈火上浇油,但教会仍然屹立!
 
基督徒明白,这是一个不法的世代,就不会为许多不法的事而惊诧了。虽有暗流与漩涡,虽有凄风和苦雨,但基督圣洁的新妇却在守望等候,直到天亮。
 
求慈爱的天父保守在中国因祂爱子耶稣基督之名而受逼迫的人能在真道上站立得稳,大有见证!阿们。
 
刘约翰 中国家庭教会传道人。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 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