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诗班见证
2016/8/2 14:10:51
读者:4423
■何沐沙

生命季刊 第53期 2010年3月

 

 

三年一度的特会,神给了我很多的感动。耶和华的名是值得称颂的。我想把这些感动都一一整理记下,为我们的神做那美好的见证。就像旧约里面,以色列人每领受到神的恩典,打了胜仗,必为耶和华筑坛。不是神需要这些坛,而是帮助我们这健忘的人,能记得祂的恩典和感动,特别是在软弱的时候,数算神的恩典,重新得力。
三年前参加2006年的福音大会时,想都没想,我就报名参加了诗班。自诩有过在我们费城大学城分堂参加过诗班的服事(一般是3-4个人领着会众唱),觉得在这样的大会里报个诗班,也算参与了大会的服事。虽然在会前就接到了一些组织诗班人的email,建议说把歌谱都自己练唱一下,也准备好白衣服,黑裤子(裙子),当时忙于期末考试,也没怎么注意这些,除了带的衣服里面碰巧有白色的,算是有所准备,其他的,都统统忽略,觉得自己能在里面献唱就不错了。
坐了15个小时的车,从费城到芝加哥,放下行李,跑到了大会诗班,傻眼了。台上一百多人的诗班已经兢兢业业地排练了三个小时了;而且我也没准备歌谱,蹬蹬蹬的跑上去,还好诗班的组织人Grace姐妹有准备多余打印好的歌谱,见我什么都没有,就给了我一本。我打开一看,天哪,每一首歌最少都有7页,都是让我头痛的非c大调的五线谱,四个声部,大家好像都很专业,而且都准备很充分的样子,每个声部都很准。当时练的是晚上要唱的《奇异的爱》(How Can It Be),这首歌我以前唱过单声部的,我赶紧跟了一个人多的声部(大概是女高音),企图跟着唱。指挥是一个样子很凶的中年姐妹,但非常有艺术家的魄力,在台上不停地纠正着大家的错误。我本来还企图滥竽充数,可当我一发声,从这一百多人的诗班里,竟然马上就被指挥给揪出来了。
一开始,我的心里很吃惊,抱怨,但是慢慢的在后面不断地在姐妹真诚的责备中,在众人的帮助中,更重要的是因着那首诗歌“奇异的爱”的歌词,我被深深地感动了。很奇怪的,指挥唐真姐妹不停地指正我和众人的错误和需要改进的地方,但不管她的态度和言辞如何激烈,我的骄傲感如何重重地被打压,我的心里却不讨厌她,虽然有点害怕这位老师,但我的心里却由衷地尊敬和喜欢她对神的那种热心和真诚。头一次看着这么多人如此认真地用他们的声音,并摆上每天三个多小时的练习时间来敬拜上帝,我的心就感动,也深深地责备自己对于这次服事的轻看。献过“奇异的爱”和“靠近十字架”这两首诗后,身体的疲乏和内心的软弱让我没有能继续在诗班坚持下来。求神怜悯,虽然不知道三年后的我会不会有那样大的信心,但是我还是在我的祷告中默默地对神说:主啊,如果您允许,请再给我机会以后在这个让人灵魂震撼的诗班来服事赞美您!
20098月,我和文甫在报名参加中国福音大会时,我看到参与诗班服事这一栏,笔在那个框前,停留了许久。我和文甫如今在休斯敦莱斯大学的校园团契服事,这是一个比起费城的大学城分堂还要年轻的团体,虽然有自己的主日崇拜聚会,却没有诗班。我刚刚开始和另外的两位弟兄在参与每周主日聚会的诗歌敬拜带领。我是否还是要参加福音大会的诗班呢?有没有必要呢?参加诗班那么累和辛苦,而且,好像在目前的事工上,也没什么可以应用的地方。在祷告中,神让我想起了我三年前的那个感动、心中的向往:我要用我的心来赞美神。那份感动的真实让我有了信心,要在这次诗班服事中作一个完全的委身。不是为了技巧,不是为了表现,甚至不是为了服事,只是为了想要把最好的用来赞美敬拜神。
在后来的一篇大会信息中听到一个讲员把真心排练的“台上一分钟,台下10天功”的诗班献唱比作抹大拉的马利亚把真哪哒香膏抹在主耶稣的脚上,心中就明白这种感动的意义了。祂是主,祂配得最好的。
对于我这样长期在小团体里服事的人来说,能参加这样的百人的诗班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磨练自己的谦卑。指挥的唐真老师说,在诗班献唱和在交响乐团演奏最大的不同是:在诗班,每个人都是一样,没有竞争,没有个人的表现,不像在交响乐团,还分什么第一小提琴,第二小提琴……在诗班,无论是多少人,10人也好,100人也好,1000人也好,不管分多少个声部,合在一起都要像是一个人的声音,那就对了。我把自己谦卑地交到主面前,把自己藏在这一百人的诗班中,不求人看到,听到,但求主悦纳我单单对祂的赞美。那种单单事主的感动是何等美好。神的事工如果需要,我也会平平安安地去校园的团契中,站在台前,带领众人敬拜;求主保守我的心,不要注重人的夸赞,不要注重人看见了我怎样、听见了我怎样的声音,而要像此时此刻在这百人的诗班中一样,知道自己是众人中的一个,单单赞美主,单求神的喜悦。
凡是参加诗班服事的弟兄姐妹,在整个大会都是匆匆忙忙,完全没有休息的时间,因为排练的时间太紧张了。早上冲出房门,直奔早餐的地方,因为大会早上,下午,晚上开始前一个多小时都是要排练的。只有一天的早上不用排练,可以不慌不忙地吃早餐。这天早上,我有幸和指挥唐真姐妹坐到了一起。从她的分享中,我得知她已经65岁了,她的身体并不很好,每天要吃很多的药。这次为了能来参加诗班的指挥,她从新西兰赶过来,光是在三处转机的机场等飞机的时间就有16个小时,如此舟车劳顿,全靠主的恩典给她力量。我也告诉了她我信主得救的见证,她听完,感动得流泪。看到她流泪,我也流泪了。因为她已经是65岁的阅历丰富的老人了,但听到主对一个24岁小姐妹的救赎见证,她还是这样的感恩、感动,她里面的对主的爱心使我感动得流泪。
这次的诗班一共唱了9首诗歌:奇异恩典(Amazing Grace),在上帝荣耀宝座前(Before the Throne of God Above),奇妙十架(When I survey),齐来高声颂扬(Petition of Praise),怎能如此(And Can It be),主,我在这里(Anthem of dedication),怎能不爱你 (DoNot I Love Thee)Hallelujah Chorus(哈利路亚大合唱),靠近十架(Near the Cross) 每一首诗歌都是那么令人感动。我每天都期盼着排练的时间,期盼着和众姐妹弟兄们一起来歌颂我们的上帝,每次都是流着眼泪唱完。这些诗歌都是几百年前,那些饱受历练、也饱尝主恩的基督徒发自肺腑的赞美和祷告。唱到这些用生命谱写出来的赞美诗,我感到我的灵魂再次受到圣洁的洗礼。
最有震撼力的是唱亨德尔的哈利路亚大合唱。据说这首歌每次在世界各国表演时,不管是在皇宫还是歌剧院,当唱到“万王之王,万主之主”(King of KingsLord of Lords)那段时,在场的所有的人都会自动站起来,肃立。歌词很简单,但在唱整首歌中,我的眼泪不停地往下流。我所面对的是何等伟大的一位主啊,祂竟允许我用我这样不洁的口去提及祂的名,去赞美祂。当唱到King of KingsLord of Lords的那一段时,我感到我的心激动地快要跳出来,想象着在这大光之父的面前,自己那种敬畏、爱慕、敬拜、感恩的心情,如汹涌的波涛,一浪一浪地拍打过来,把我的人生翻转了,淹没了,又再一次给了我新生。曾经觉得自己和神的蜜月期已经过去,觉得爱主的心常常缺乏感动。但是,主啊,我是什么人,你竟自己来找寻我?主啊,我是什么人,你竟然苦口婆心地要我全心全意地去爱你。
谢谢主给我这不配的人这样一次服事的机会。去大会参加诗班之前,我心中所求的:求主给我更爱祂的心,求主让我更加渴慕祂,求主指示我事奉祂的方向和意象,求主打压我心中看重人称赞的骄傲。主借着讲员们所传讲的信息,与弟兄姐妹们的分享和这次诗班的服事,都给了我很好的得着,并且正如祂向来的行事方式:不仅让寻求的就寻见,更是超过人的所求所想。
 

何沐沙    来自中国大陆,现居美国。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 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