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恩典2009:奇迹发生的时刻……
——Grace2009: When Amazing Happens
2016/8/2 14:11:24
读者:4104
■苏文彬 Vivian Wu

生命季刊 第53期 2010年3月

 

编者按﹕本文作者为“中国福音大会2009”英文节目“恩典2009”联络人。原文为英文,闻则信译。
 
 
哦,我多么希望能够描述自己在“恩典2009”中的感受!但是,语言实在太苍白,无法形容神荣耀的能力、威荣!祂用奇异的恩典覆庇了所有参会人员!
异象﹕寻回我们同代人中的浪子,爱他们如基督爱我们!
目标:设计一套节目,在这54夜中吸引这些浪子回头、重新信靠基督!
需要:真正的属神的教会,充满爱心和恩典,用基督之爱来环绕这些浪子。
听起来令人振奋、轻而易举,但实际上谈何容易,几乎不可能做到!
如何设计一套吸引这个群体的节目呢—这群人从小在教会中长大但却厌恶教会,厌恶这一类的活动;受过伤害因此凡遇信仰话题便大加反叛,知道“浪子”的意义但却故意选择敌对神、反抗神!我们深知,把撒但掳去的灵魂抢夺回来,这是一场激烈的属灵争战!统计数字给我们展示了一幅令人悲哀的画面:80-90%的高中毕业生,进大学后就会离弃他们的信仰;我们在这场战争中惨败。然而,就在这样的时刻,主耶稣呼召我们去为祂争战。
我立刻想起我的好友崔大卫(Dave Choi)牧师,他可以作大会的主要讲员;Christopher Yuan可以分享他那令人难以置信的生命历程。请当地的Parts Per Million乐队演出拉开大会的帷幕。邀请韩裔美籍喜剧演员Paul PK Kim(他是一位牧师的儿子)来给大会增添喜乐气氛;还有韩裔美籍歌手Peter KangRichard Lee带着他们混音器,与Alessandro Manno一起开一个庆祝晚会。LarissaBaldwin Chiu夫妇会从加州来演出并分享他们的心路历程。日裔美国籍基督徒设计师Kei Morita帮我们设计T恤衫,并与他的妻子及同事出席,也会对孩子们勉励。这些人中,许多人是自己付路费来的,皆因为我们有共同的异象。
我们设计了一些可能会引起他们兴趣的研讨会,如“科学与信仰”,“健康问题”,“如何抚平心灵的伤口”,“社会正义”和“个性问题”。我们的好多朋友自愿来作为嘉宾讲员,如Wes HardinChrista Hardin Sung Yeon ChoimorrowJon WardenTravis BertkeDarrin Redinger。我们并邀请了众多嘉宾来主持理财、人际关系、如何选择职业等专题,这些专题都是以讨论为主,而不是“听讲”式。本地许多青年部和英语部牧师来了,带领晨祷、主持敬拜。“祷告勇士团”为我们的大会代祷;还有一个禁食祷告团,每周一次的禁食祷告达6个月之久。神赐给了我们15位同工一起事奉,两位非常有恩赐的人联络协调,大家一起商讨各种策略。感觉这次聚会的预备、计划和组织都做得不错。
当然,这样的大会总会有一些不尽人意的事情。例如,疲劳,生病,暴雪,航班延误,食物不好,缺小组长,缺义工,不够房间,缺设备,沟通不足,准备不够周到,等等。圣诞节后,我只依稀记得与家人共进了一个简单的午餐,然后就开着塞满了各种各样东西的小车去了旅馆。
风暴来临之前的片刻平静之后,注册处便一片混乱。我们没有料到,来注册的人数比预先报名的人数几乎增加了一倍!开幕当天,尽管我们向神祷告,求祂拨开云层,但雪下了一整天,所有的航班都延误了。所有的登记台前都站着长长的排队人群。外州的赴会者纷纷发出代祷请求,求神保守他们在这恶劣的天气和冻了冰的路面上平安驾驶。窗外风雪弥漫,随着每一位冲破恶劣天气与会者的平安到达,同工们也越来越忙碌、兴奋。注册处的人越来越多,大厅里满了,有人在后面和旁边的过道里张望着找座位。我们准备了500支笔、500本大会手册。当手册剩下不到50本的时候,大家开始恐慌起来。更为严重的是,我们没有足够的小组长。这时,我并没有想:“主啊,是恩典正在发生!”而是在心里挣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旅馆外面的暴风雪袭进来,似乎要把我们掀翻在地。
我们开始疯狂地打电话、发短信、发电子邮件,向所有我们能想到的人求救,一直忙到午夜,试图找到更多的小组长!第二天晚上,神又为我们带来了17个小组长。哈利路亚!这17人中几乎所有的人白天都得工作,下班后开车参加晚上的活动,要和自己的小组成员一起待到很晚才回家。他们就这样坚持了两三天时间。
大会的主要讲员,崔大卫(Dave Choi)牧师第一天的信息是“灵魂的价值”。路加福音15章的三个故事都有三个共同点:第一,丢了一件什么东西。第二,失去的东西被找回。第三,为失而复得而庆祝。从100只羊,到10块钱,再到两个儿子。东西越来越少,而价值则越来越高。当你只剩下一件东西的时候,其价值就更加可观。
袁幼轩(Christopher Yuan)弟兄作了一个非常震撼人心的见证,讲述了神如何把他找回了家。
礼拜天的晚上,崔大卫牧师的信息是“这人欢迎罪人”,经文是路加福音15:1-2节。来了许多当地往返的与会者,再加上晚到者,会场已经爆满。所有其他的宗教只欢迎“好”人,有钱人,漂亮的人,信宗教的人。只有基督教,只有耶稣欢迎罪人,并与他们一起吃饭。所有宗教都是要人以向他们所拜的“神”献身。但是,在基督教,真正的神为人而献身。耶稣是为了病人、坏人、生活一团糟的罪人来到了世间。这才是真正的好消息!
礼拜一晚上,崔大卫牧师信息题目是“浪子回归”,经文是路加福音15:11-24节。大多数的亚洲父亲都不像这位父亲那样。当孩子使自己的家族蒙羞的时候,惩罚就来临了。没有恩典,有的是更多的羞耻,内疚,空虚,孤独和痛苦。但是,这里是一个完全不同的父亲。祂是充满怜悯慈爱的神,是每天都在呼唤我们回归的天父。当我们回转时,神跑着过来,拥抱我们,赦免我们,立即与我们和好,大摆宴席欢庆我们的回归!信息之后崔牧师呼召时,五、六十个浪子回到了家中。这情景真让人预先品尝到了天堂的美好。我们也立即开了一个“圣灵庆祝会”,欢迎每一个回家的浪子!
凌晨3点,我终于回到了房间。但是,一个紧急电话像一瓢凉水一样浇灭了我的兴奋和喜悦。一个忧心忡忡的母亲打来告诉我们﹕女儿不见了。这简直与浪子归家的故事正相反!我不知道如何回答她,也不知道要找谁。虽然我们已经累极了,同工们还是来到旅馆大厅,商量该怎么办。感谢神,在我们还没有采取行动之前,这个十几岁的女孩静静地出现了。那时已经是凌晨3:30了。原来她当天晚上走到台前,决定重新回到天父家中;她只是想花一点时间单独思考一下她刚刚收到的这份珍贵礼物,并没有意识到已经那么晚了。我感到母女间巨大的张力和误解,看到这位妈妈的眼泪和痛苦。我拉着母女们坐下来一起祷告,看着她们在神面前和解。(她的见证见下文中Lisa Cui部份。)
大会的第四天,大家都来问我﹕讲员崔牧师去哪儿了?我也不知道,但想着不必担心,崔牧师不是一个失踪少年!但是,事实却让人难以想象。崔牧师下午2时终于回我的电话。听不清楚他的声音,我还以为是手机的信号差,但万万没有想到,他病了,病得很严重,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了!现在我们需要的不是一名医生;我们需要一个神迹!—当天晚上他还要讲道!
属灵的争战现在已经白热化了。
许多时候,我们面临着紧张、忙乱、抓狂。外表看来,我跑来跑去,打电话处理各样突发事件—其实灵里面,每一件事都迫使我跪在祂的面前:神与我们同在,祂在每一场争战中得胜!我们看到祂奇异的恩典。我请求大家为崔大卫牧师祷告。立时,在大家的亲眼目睹下,奇迹发生了!10分钟后,他说的话我就能听懂了!他的声音恢复了,传讲了最后一堂“浪子归家”故事中关于大儿子的信息(路加福音15:25-32)。信息震撼人心。
这个故事中讲述了两种失丧的人。“坏人”当然是失丧的人;大儿子虽然是“好人”,但也是失丧的!亚洲人教会的光景正如这个大儿子。我们“要面子”、“怕羞耻”,我们尊重有道德、讲公义的属灵“好”人。神赐给我们奇异恩典,我们心满意足,但别人得了这样的恩典,我们就忿忿不平。我们论断其他种族的人,以及其他的生活方式。我们希望所有的人都靠努力来赚取神的恩典。从一出生,我们受到的教育就是:长得好看、聪明、听话、属灵、有礼貌、或表现得好,才可以得到赞许。因此,我们努力做好事,但是却出于一个错误的动机。我们争强好胜,为的是赚取神的爱、接纳和恩典。而当我们看到其他的“罪人”得到了神丰盛无比的大爱时,我们就会在心里大声抗议:“你不配得神这样的爱!我是怎么努力做工,才赢得了这种爱的!”像那个大儿子一样,我们的心里开始孕育愤怒、不满、自义,并在心里对神说,“神啊,你亏欠了我!”
虽然路加福音15章主要讲“浪子回头”的故事,但故事的主角实际上是这位父亲。两个儿子的作为都使父亲蒙羞。但是,这位父亲与我们所知的所有人都是如此不同。虽然儿子完全弃绝了他,甚至在心里盼望父亲还不如早点死掉,父亲却每天都望眼欲穿地等待着儿子的归来。他是那样温柔地跑过去拥抱那失而复得的儿子,就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那样原谅了他,爱他,为欢迎他回来而大摆筵宴。
正像耶稣的其他许多故事那样,祂刻意省略了故事的结局。我们不知道大儿子后来怎么样了。事实上,大儿子后来怎么样了并不重要。这是一个关于我们、关于教会的故事,它在教导我们应该如何回应神的恩典。我可以告诉你,我们这群孩子的回应。听完这堂道以后,90%的人站了起来,走到前面,跪在地上,俯伏在神面前痛哭、悔改。讲台前的地方跪满了,过道里也跪满了人。没有足够的小组长与每个跪在地上的人一起祷告,因为他们自己也跪在那里痛哭流涕!复兴,从这里开始了!
这一切实在令人震惊﹕因为我们完全无助,因为我们只能迫切地祈求,神就大大做工。不是人能做的,不是我,也不是我们的同工、义工,也不是我们的讲员。神就在我们当中。大家都强烈地感受到了祂的同在。完全是神要亲自进入我们这一代人的生命中,从邪恶势力的掌控中把自己的孩子拯救出来。
最后我要分享一个显明神的大能的见证。大会前三个月,任约翰弟兄让所有的主要同工都找两名祷告伙伴为自己代祷。于是,我就找到我结婚时的伴娘,她曾是我的室友。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她没有任何回应。这挺罕见的;我以为她出国了。令我惊讶的是,她终于与我分享:她自己已经成了一名需要被寻回的“浪子”。我开始为她祷告,我请求她来参加这次大会!好几个月过去了,杳无音信。但是,大会开始前三个礼拜,她终于给我回信,并对我推心置腹地倾诉了她的问题。但更重要的是,她正在考虑要来参会!赞美主!不仅如此,她希望把她的男友(也是一名“浪子”)一起带过来。我做梦也想不到她居然会成为一名“浪子”,并且找了一名“浪子”作她的男友。我之所以请求她为我代祷,是因为我觉得她的信仰坚如盘石!万万没有想到,隐藏在她看来坚定的信仰背后,是深深的伤害和挣扎。啊!请看神是如何在这一切当中做工的!
然后我又发现,她的男友耶利米不仅仅是个“浪子”,而且已经改变信仰,竟然成了一名穆斯林!
他们俩都来了,而且提早一天来,又延后一天走。在所有与会者中,耶利米个头最高,他那两米多的身躯像一座塔那样;我的好友朱迪也是180的个头。他们无论站在何处都十分显眼。我本来想抽出时间跟他们聊一聊,但却一直没有时间。
“恩典2009”大会后一个月,奇迹发生了。2010131日的那个礼拜日,37岁的耶利米重新回到了神的家,他重新接受耶稣为自己的救主,并接受了洗礼!
这次大会让我意识到,虽然我们原来的计划是要吸引“浪子”回头,但与会者中大约80%是来教会的人。但是,最终,90%的与会者俯伏在神面前,痛哭流涕地悔改。这表明我们这一代人是多么需要神的恩典,多么需要纯正的福音!这福音怎么传也是不够的!我们渴望真诚的爱和团契生活、渴望经历从神来的能力、怜悯、恩典、喜乐和爱。福音是神的话语、是生命!我们这一代人必须活在神福音的真理中。—End.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 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