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恩典2009:第二代之声
——The Voice of the Second Generation
2016/8/2 14:11:42
读者:4097
■崔大卫等

生命季刊 第53期 2010年3月

 

 
编者按:这是一组出席“恩典2009”的年轻人所写的回应,辑在一起,以“第二代之声”为总题发表。
 
 
 
 
 
崔大卫牧师 (David Choi 韩裔, Grace2009讲员):
 
有幸成为“恩典2009”大会的主要讲员,是我莫大的特权和荣幸。一听到要讲“浪子”这个主题,我的心一下子激动起来。亲眼见到我的朋友、学生一个个离开教会,也听说近百分之八十至九十的亚裔孩子高中毕业后离开了教会,但面对如此严重的问题,我们所做的工作却少之又少。
我讲的信息来自路加福音15章,主题经文是“这个人接待罪人,又同他们吃饭。”宣讲十字架与基督对罪人的丰盛恩典是我的福气!看到福音对会众心灵的冲击,我激动无比。那天,大约60位慕道友走上前来接受基督作他们的救主,更有将近400人在上帝面前认罪悔改,再次立志跟随主。大家心被恩感,满怀喜乐;结束时,大家击掌在上帝面前立志。立时,掌声,呼喊声,“耶稣!耶稣!耶稣”──由衷发出的赞美诗声,一浪高过一浪,大家沉浸在全然的赞美和感恩之中,长达10分钟之久。上帝的大能远超过我们所求所想!
我也有幸听到一些个人分享,见证上帝如何触摸到他们的心灵。一位弟兄分享说他被自己教会论断,从此他离开教会、偏离上帝,达5年之久。这次大会间一个晚上,受圣灵感动,我作为牧师,向那些曾经在教会中受到各种伤害的弟兄姊妹真诚道歉。我的道歉使那位弟兄深受感动。因为之前,从未有人因他受的伤害向他道歉。结果他每天晚上的聚会都走到前面,领受上帝恩典的祝福。另一个学生也充满喜乐地分享说,当她决志接受基督为主时,她的生命被完全改变了!
作为“第二代”的牧师,我要向第一代的父辈们说几句心里话。我们这一代人需要你们的全力支持。请原谅我们:有时候我们高傲自大,我们个人主义;在与你们的沟通中,我们犯了各种各样的错误。但我们愿意改进,愿意更加尊重你们。看到你们一心渴慕上帝,忠心事奉上帝,我们非常蒙福。我们这一代人感谢你们,是你们把我们带到耶稣基督面前。
但我们仍有很多不足。大批年轻人离开教会,面对这个严峻的问题,我们当同心合一,努力解决这个问题。我们需要你们的帮助。恳求你们在家、在教会作我们的榜样;恳求你们犯了错误,能谦卑地认错;也恳求你们恒切为我们祷告祝福。上帝对我们这一代的特别引领,也许与父辈们不尽相同。我祈求上帝赐下谦卑和慈爱的灵,使我们两代人同心同工,引领浪子归回父的家中。为你们在主里所成就的工作感恩,求主使我们在祂的国度里同心合一,荣耀祂的名!
 
崔莉莎(Lisa Cui, MI)
 
当有人说他们终于得到“自由释放”的时候,那到底是什么意思?我始终不明白,人们怎么可能就这么把自己的生命交在主手中,而不为以后要发生的事情感到害怕。对我来说,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把自己“释放”交托给主的,也不能相信祂对我有一个美好的计划。为什么呢?答案很简单,只要看一看今天的世界就行了。如果真的有这位“上帝”,为什么还有这么多苦难?既然世界人口的三分之一都是基督徒,那他们应该都是不错的人吧,可我生命中遇到的基督徒不是伪君子,就是论断狂。对我来说,让我改变对这种信仰的看法是不可能的。我才是上帝,我说了算!
我从小一直到十岁都生长在加拿大的Calgary。从我上小学一年级开始,就处在一个竞争非常激烈和紧张的环境中。百分之九十的学生是亚洲人,我们都是勤奋的“书呆子”,是典型的“亚裔一族”。我深信,就因为我是个中国人,我最终必须精通音乐、数学和科学;我将来的职业不是医生,就是工程师。你能想象得出吗,我之所以从小就为自己定下很高的标准,只不过是因为我的肤色。
事情的改变发生在初中快毕业的时候,我得知要到美国去读高中了。刚听到这个消息时,我兴奋极了,可是当我听说我们要搬去住的地方只有差不多百分之五的亚裔时,我又特别的失望和紧张。要在白人文化和亚洲文化中找平衡可是相当困难的事,但我坚信我肯定能搞定。
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上学的头一天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可怕。我在“美国人学校”里的头一个星期,居然没受到任何的注意。我适应得很快,暗自庆幸进入这个新环境的过度过程不像我想的那么糟。接下来我得冒险踏出我的小圈子,让人更多地注意我。于是我开始参加体育项目和社团活动,后来我还担任了一些职务。学校的日子过得飞快,情况也开始改变了。最重要的是,我开始改变了!要是让我用三个词来形容自己,那就是﹕我极端的物质主义,自私,和骄傲。
名气,外貌,和头脑成了我最看重的事,因为它们使我每年被选为班长。在学校里,我只和“明星族”的孩子交往,其他不入流的人,一概瞧不起。最终我成了一个极端骄傲自满的人,觉得没人会比我好。我就是上帝,我说了算。
看到我从一个天真勤奋的学生,变成了一个只顾在学校里出风头的女孩,我的父母非常震惊。我和他们几乎在每件事上都会争吵不休。我开始叛逆,根本不想理他们。我也试图向他们解释,在两种文化的夹缝中求生存是多么的不容易,他们应该按这种现实来接纳我这个人。
尽管我的父母在那个时候已是无能为力,但他们并没有放弃。有一天,有人介绍他们认识了一个住在我们那一区的中国基督徒家庭。他们邀请我的父母参加周五的查经班,他们就决定去试试看。他们本来对学圣经并没抱太多期望,但渐渐地,他们开始越来越感兴趣,甚至为他们找到的这个新的信仰感到骄傲。他们在内心深处发现,主耶稣是他们一切困惑和难题的答案。我的父母和查经班里的人分享了我们之间的复杂情形,他们决定想办法让我也去教会。
在我上高二的时候,他们终于说服我去参加他们找到的一个离我们镇不远的小小的华人教会。一开始,我都不敢相信居然有亚裔的教会存在,而我同意去一次,也主要是因为这听起来很酷。去了教会以后,我发现不管我听多少次讲道,参加多少次查经班,似乎都无法明白神的话。我深陷在“我”的世界里,自己当自己的神,以致我认为这是无法改变的。我觉得当时的一切都很好,我也根本不想成为什么“属灵的”、“怪怪的基督徒”。
一年一晃就过去了,事情开始有点失控。上高三的我,修了三门大学预备课程,同时还要兼顾生活中的各样事情。我发现我要么得放弃我的社交,要么就得放弃我的学业。几经挣扎,感谢神,我选择了放弃社交生活。从此以后,我的生活变得越来越痛苦。我曾经在学校里参与各种活动,但是后来到了一个地步,想要学业、体育、社团样样兼顾是完全不可能的事。虽然我还会不时地被出名的事拖着跑,但开始注意到自己有点不对头。
无论是在亚洲社区住的时候,还是搬到白人社区以后,我始终的问题就是﹕自己总在扮演另一个人。我永远无法接受我自己的本来面目,但同时又缺乏机会仔细反省自己到底是谁。直到高三快结束的时候,我终于开始意识到自己居然找不到“我”的定位。我是谁?我发现这么多年来,我所做的就是带上一个面具去扮演一个“热门人物”,使人对我刮目相看。但我是否真正喜欢“我”这个神呢?内心深处的我想要得到帮助。像我这样一个没有耐心的人,总想尽快找到我所有问题的答案,但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我的父母每天为我祷告,告诉我上帝是我一切问题的答案,但我不肯听。我一面想要相信,一面又不能信。
这段时间里,我一直在往身上加重担。我犯了这么多罪,根本无法让我自己得释放。我不想虚度这一生。那个时候,我甚至不知道我为什么活着。我曾把上帝推得那么远,现在怎么有脸回到祂面前呢?我也想快乐的过一个无忧无虑的生活,但我深深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我几乎从不祷告,因为我觉得我不配向祂求任何事。每天出去的时候,我就带上一副面具。不管里面多痛苦,在朋友面前我总是面带微笑。回家后摘下面具,那才是真正的我。我觉得孤独,为自己感到羞耻。我已经变得连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我心里不断告诉自己要坚强,决不让任何事把我打倒,但我错了。后来的生活让我发现,靠自己逞强是撑不下去的,我需要帮助才能继续向前。
我还记得高二那年,父母接受基督进入他们生命的那一天。我记得妈妈刚一开始讲见证就哭了,当时我觉得她太感性了。现在我才意识到,那是上帝的力量,是祂爱的力量感动了妈妈。她脸上流下的泪水,不是悲伤的泪,而是为她得到的永远的福分流的泪,因为她已经被主拯救,重生了!那时候我觉得我也需要接受这灵里的洗礼,可我就是不能认罪,也不愿祈求赦免。我还是想靠自己努力重新开始。
我认识到,生命中是没有一个“退回”键让你按的,但总有一个“重设”键可以按。是否要重设那是你的选择。在我成为基督徒以前,我的生活黯淡孤独。尽管我为自己的名气和所有的一切沾沾自喜,但我的灵魂是一文不值。我活在忧伤和怒气的阴影下,却假装一切顺利万事大吉。当我发现自己的问题的时候,我所做的一切都无法给我安全感。每天早晨看见镜子里的自己都觉得恶心;我甚至连最起码的自尊都没有了。我想,我再也不能这样生活下去了。然而我还是继续走自己的路,尽管我觉得如此的不快乐,不安全。
我心灵深处,好像隐约知道我该作对的事,但我所作出来的却是错的。我所恨的我反倒去作了。十七年过去了,我终于意识到,是我里面的罪像霉菌一样每天蚕食我的生命,直至灭亡。我痛苦地活着,渴望有一天能得到自由,这才是我唯一的梦想。
去年冬天,20091226日,神呼召我去参加芝加哥的一个基督徒大会:“恩典 2009 ──奇迹发生的地方”。在这五天的会议中,我的生命改变了,这是一个神迹。五天之内我成了一个重生的基督徒。在我踏入会场的一剎那,神临到我。我无法忘记那个晚上:我终于迎接天父进入我的生命,我的家。祂已经在我的门外耐心地等候了我十七年。祂一进门就修好了所有的电灯泡,并且告诉我,从此我什么都能看得清清楚楚,再也不用害怕了,因为一切的黑暗全都消失了。终于,我能够看到那照亮我心灵的明光了。经过这么多年的痛苦挣扎,我终于体验到了得释放的感觉。在生命的高速公路上,我曾经走错了出口。虽然当时看来我的方向是对的,没想到走上了地狱之路还不知道。你看,这才是最可怕的事:没人知道将来,没人知道自己走错了出口。每人都有一张地图,但用不用却是个人的决定。感谢神,在我的生命中,我终于找到了祂为我预备的地图。它让我看到我的人生完全走错了方向。
在会议中,我终于感受到也明白了我的妈妈三年前受洗的时候为什么会那么喜乐。神的爱从头到脚将我们遮盖;冲去我们脸上厚厚的面具,洗净我们的心灵。如果我的罪能被赦免,我能得到新生命,那么任何人都能,因为我和这世界中的任何一个人没有什么不同。现在,我知道上帝会永远住在我的家里。祂会帮我解决我一切的难题。现在我终于可以接受我自己,因为神造每个人都不同。我明白了不应该去跟别人比,不管是比我们的苦难还是比我们的拥有。上帝造每个人都是平等的,而且给了每个人特殊的恩赐。珍惜这恩赐,按你所是的接受你自己,因为这才是最宝贵的。老实说,我已别无所求了,因为我现在拥有一切—神赐的喜乐和永恒的爱。祂是我一生唯一敬拜的神,因为祂拯救了我。
 
金尚熙(Sharon Kim,韩裔):
 
我不知道怎样在短短的两段文字中描述那位奇妙的神如何改变了我。在我的成长过程中,从来没有“父亲”这个角色存在。我一岁的时候,父亲就离开了我,我妈妈和我奶奶。所以我和父亲的关系一直很疏远。但虽然我父亲离开了,他们并没有离婚,因为母亲对他们的婚姻还抱有一线希望。就这样,我父母仍然有一纸婚约,但却住在相隔数百英里的地方,在两个不同的州。我9岁,父母亲最终在那一年离婚了。我记得在我二年级的时候,母亲带我去Texas去见我的父亲。我们开了很久的车才到那里,还在路上住了一晚。当我们到达的时候,我父亲出来迎接我,并感叹我已经长这么大了──这在我听来很讽刺,因为他在我一岁以后再也没有见过我。他一整天都陪着我四处逛,我们还一起玩游戏。在我生命中的那一刻,我感觉很安全很温暖,我真正感觉到我有一个家。但那个时刻是瞬息而过,转眼即逝。那天晚上,当我开心地抱着我的玩具娃娃躺在床上回味无穷的时候,我听见我父亲对母亲说他不欢迎我们,我们不应该来看他。于是我们离开了。几年以后,在我六年级的时候,我父亲在一场车祸中丧生。尽管他从来不是一个好父亲,但在我心里,他永远是我父亲。
我一直在想,为什么神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我一直听话、顺服、敬拜神,努力地去做一个好基督徒女孩,但神为什么要带走我的父亲?我开始怀疑上帝并渐渐远离祂。我还是继续去教会,但我的心并没有对神敞开,心冷得好像结了一层厚厚的冰。随着时间的流逝,那层冰慢慢地融化,但我仍然没有办法将自己完全献给神。有一天,教会里有人想带我们小组去参加“恩典2009”。我起初以为没有人会去,因为我们从来不参加自己教会以外的活动。结果我吃惊地发现我们小组所有人都去了。在大会中,我开始感觉到,我的生命中一直有一位父亲,祂一直默默地陪伴在我身边,只要我一回头就能看见他。遗憾的是,我不但没有回头,反而选择了远离祂。当我认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第一次发自心底地向神呼喊﹕父亲!在我生命的每一个阶段,神都在我身边,从我出生的第一天开始,甚至在我远离祂的时候,祂都在我身边。祂一直在等我,等我向祂伸出手,握住祂的手。于是我伸出我的双手,抓住了祂的手;我向祂倾吐心底的一切的话。祂回答说:“我知道,女儿,我一直在你身边。”那一刻,我真的听见了他的声音。从那一刻起,我知道,我一直是被爱的,我有一个家,我有一位父亲,祂会永远爱我,我有神。
 
浩恩Jessica Parker (Olmsted Falls, Ohio):
 
古时耶和华向以色列显现说: “我以永远的爱爱你,因此我以慈爱,吸引你。”(耶 31:3
最近,我去芝加哥参加了一个历时五天的大会──“恩典2009”。开始的时候, 我并未期待参加这次聚会能得着什么特别收获。因我也曾经参加过几次基督徒的退修会, 每次离开聚会时带着的那种属灵热忱,总会在几个星期之内淡化消失。因此, 我想这次的聚会应该也不会有什么特别吧。
可有意思的是,神做工的方式常常出人意料。
“恩典”,这个词我常在教会,小组和查经班里听到,但我从未真正明白它的含义。好, 如果你说这个词的意思就是“我们不配拥有的一份免费的礼物”, 这我能明白, 或者, 我以为我明白。但聚会开始的第一天晚上, 当崔大卫牧师以前所未有的深刻描述,将耶稣所受的十架苦刑呈现在我面前时,我经历了神的破碎, 彻底降服在上帝的面前。我们这些罪人, 真是丝毫不配得救!我们曾经都是与神为敌的, 但是耶稣因着对我们无比的爱,竟然甘心情愿地承担我们所有的罪。每当想到神的爱, 我都不由得心生敬畏。耶稣竟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就为我们死(罗5:8-9),这是怎样的爱啊!这样的大爱实在令我难以测度。经过那晚的讲道之后,我觉得自己经历了更新,并渴慕可以听到更多这样的道。接下来的几天,我一次又一次地省察我的内心。
我意识到,一直以来,我的骄傲拦阻我到神面前来。我想要亲近神,因为我知道自己罪恶深重。一次又一次,我在同样的罪上失败跌倒。扪心自问,我这样一直重复犯错的人,如何配得神的接纳。我被极大的羞耻感所吞没,难以自拔。在恩典2009的聚会上,我明白了不是只有完美的我才配让神来寻找。事实上,神欢迎罪人,祂从未停止过寻找罪人。尽管我们一而再,再而三地背弃祂,但信实的神从未放弃过我们。祂张开双臂,等待我们奔向回家的路。
整个聚会,我最要感谢的就是我的小组。在小组中,我得以看到在基督身体里的合一。尽管我们来自美国各地:加州、伊利诺州、俄亥俄州,但是基督的爱将我们聚集在一起。神真的透过这次大会大大地祝福我,我从来没有这样主动分享过我的罪与挣扎,因为害怕被人瞧不起。但是小组的时候,看到大家都那么敞开地分享各自生命中的罪:贪婪、色情、自残、酗酒等等,我备受激励。当我听到神是如何刺透那最刚硬的心,医治那最深的伤痛,改变那最破碎的生命时,我心潮澎湃。我深知祂也会在我的生命中作同样奇妙的工作。
在“恩典2009”大会上,神亲自向我彰显祂自己。生平第一次,我经历到圣经与我的生命是如何地密切相关。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神触摸到我生命中的每一个部分,解答了我心中的所有的疑问。
这次大会上,我重新坚定了我在耶稣基督里的信心。虽然我知道这不等于我从此不会再犯罪,但我的心安稳,因我深知,我的救主无条件地爱我。
赞美主,祂是那位深知我的罪人本相却仍深深爱我的神!赞美主,因祂的恩典够用!
 
 IK
 
──我发现我有一位真正爱我的父亲。(1/4的与会者不是没有父亲,就是没有与父亲一同生活)
──我从不知道自己原来是一个罪人,我生平第一次认罪悔改
──神的无比大爱征服了我,我不能再把这爱藏在心里,我要去与人分享。那才是爱。
──我认识到,原来生命中的一些难处也是神的计划。因为祂要我学习去爱神。
──我求神帮助我成为真正的基督徒,不再只是一个去教会的人,祂答应了。
──我愿意将自己的才能献给神
──长这么大,我还从来没被这么大的喜乐充满过。
 
 
──我第一次经历到了神的爱
这样的心里话还有很多很多……
 
郑明晶(Mark Zheng,MI):
 
第一次听说“恩典2009”的时候,心中就充满了期盼。大会讲员邀请我们这个敬拜团队参与大会,并负责带领大会的整个敬拜。对我们来说,带领所有的青少年一起敬拜,真是紧张又兴奋!我很兴奋,因为我们的青少年团契有机会一同去参加聚会。一想到我的朋友们将对基督教信仰有更深一层的认识,我就开心不已。但这些期待与兴奋只是为了别人,并不包括我自己在内。
当时,我并不清楚我和耶稣的关系究竟是属于哪一个“阶段”。我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我并没有过一个跟随基督的生活。我既不读经,也不祷告。从过去参加大会的经验,我会在聚会上产生一种极高的“属灵兴奋”,但是等这种兴奋渐渐冷却之后,我在灵性上又会开始退步。我唯一对自己参加大会的期待就是,不要盲目相信讲员所说的每一句话。但没想到,我在“恩典2009”所听到的真理,却牢牢地抓住了我的心。        
与其他大多数男生的经历一样,我一生都在与诱惑和情欲的罪争战。“恩典2009”帮助我,将我带回到神话语的中心。过去,羞耻与负罪感使我无法在犯罪之后去祷告或读经。渐渐地,我滑向对罪妥协的深渊,而犯罪后的罪咎感又让我无法来到耶稣面前。在大会中,我重新来到十架下,经历神无比的大爱。讲员通过路加福音15章帮助我看到,羞耻与罪咎只会让我离神越来越远。我犯罪所结的果子,使我无法来到基督的面前。我需要神的爱。我再不想隐藏我的罪,我要认罪。我不想再背着这沉重的负担,我要把它卸下。
原来,神的话和神的爱都是如此的真实!我的心在“恩典2009”经历了复兴。我为着大会的一切向神感恩:讲员,义工,以及神在其中的恩典。现在,我正学习针对自己生命中的问题去经历神的爱。
 
Elizabeth Cha﹕
 
去年12月,我参加了“恩典2009──奇迹在这里发生”。奇迹真的发生了!最初收到参加恩典2009的邀请,身为教会青少年团契主席的我和其他同工一起,决定拒绝参加。不过,我想这是因为我们懒惰,我们对神缺乏渴慕的心。当我们几乎不可救药的时候,神却行了奇事。真是神迹!我们本来都没有打算要参加这次聚会,可是开会前一个星期左右的时候,却都报名参加了。
我们的教会已经偏离了神,这一点在我们这间小小的教会身上表现得再明显不过了。虽然我不能替别人这么说,但我自己不得不惭愧地承认,我已经忘记了神,神的大能,和神的旨意。过去的17年,我都在倚靠自己。尽管我相信耶稣基督,还每周聚会两次。但是,我的生活与神无关,我的心里也没有神的位置。在大会上,当崔大卫牧师讲到自义的时候,我觉得非常扎心。我发现,原来,长久以来,我一直是一个非常自义的人。我以为自己是一个“好基督徒”。每个礼拜天和礼拜五都去教会,在教会外也从未做过任何坏事。我按时做作业,还去作义工。可是,我做这一切是为了神和神的旨意吗?还是为了荣耀自己、满足自己的虚荣心?为了得到大人的夸奖与人的称赞,这些都是出于自义,并非神的义。因为骄傲,自我感觉良好,我就喜欢论断人,对教会中的肢体指指点点,认为他们不够属灵,不是为了神来教会,而是为了朋友或者其他的原因。我是谁呢?有什么资格对别人指手划脚?我自己不是与他们一样也是罪人一个吗?
我忘记了自己生在这个世上的意义,我忘记了自己身为基督徒的使命。虽然知道自己是为服事神、爱神而被造,我却失落了人生的焦点与价值。在整个大会期间,我的双眼终于被开启了。我本来一无是处,但神却看我为宝贵。祂爱我那么深,时时看顾着我,我竟然背离了祂。尽管如此,祂仍伸出双臂欢迎我和我教会的朋友们,带我们回到祂的义路:回到天父的怀中。
我为你们所有促成这次大会的人向神感恩,谢谢你们让我有这么棒的经历!当然,最终是神自己在其中工作。我现在真的好开心。神正一步一步地引导我,帮助我成长,以至于我的内在越来越美好。神祝福大家!盼望着再相会的日子!
 
LL
 
我想要说的是,谢谢大家!在过去的这个周末,我们团契的很多成员都经历了生命的改变,我也不例外。神在我们身上实实在在地行了一件奇妙的大事。
回来后,我们在教会里到处作见证。在大会中燃起的灵火,已经传到教会其他青少年的身上,继而又在教会的成人中点燃。在大底特律地区,一个新的复兴正在兴起。
感谢每一位神的仆人!谢谢你们及你们的团队在神里面忠心的服事!请将我的话分享给其他的大会同工,以至于更多的人可以看见他们的劳苦所结出的果子而受到激励。
 
严盖博(Gaibo Yan)
 
参加“恩典2009”之前, 我是个忽冷忽热的基督徒。比如有时候我会祷告,下决心做一个好基督徒,那时候就很爱主,天天祷告,可过不了多久,我的爱心就冷淡了, 又回到从前的老样子。但这次大会深深地触动了我。虽然我以前也参加过别的基督徒退修会,也挺有意思的,我也觉得自己属灵上有长进。可是会议结束后不久,我就又跑回到世界的路上去了。而在这次大会上,我的心被神的爱和恩典深深地打动。现在,每当我受试探想犯罪的时候,我就会想到神。虽然我还会犯罪,但我总会祷告求神赦免。我现在每天读经,每天祷告。我觉得靠着住在我心里的圣灵,我已经变得可爱多了。
 
梁弘博(HL)﹕
 
我可以毫不犹豫地说(相信也是大家的心声),“恩典2009”是神的工作。我在大会中所领受的,正是我生命最需要的东西。路加福音15章是我非常喜欢的经文,我已经读了很多遍了。不过,我很喜欢这次崔大卫牧师的传讲方式:新奇并且有挑战性,特别是关于法利赛人的讲论,这是我从未认真思考过的。我喜欢讲员的幽默,他的爱心和热心更是感染了在场的每一个人。还有什么能比目睹多人决志信主更值得我们欢喜庆祝的呢?
尽管如此,我认为如果能给小组讨论更多的时间就更好了。因为每天晚上的信息都讲到很晚,等到分组讨论分享各自的感受时,可以用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另外,太多的专题同时进行,限制了我们可以选择的机会。因为每一个专题都是与我们的年龄和文化相关(如理财、父母子女关系)的,没法同时听不同专题。
要是这个大会能每年办一次就好了,我一定排除万难来参加。我与很多好朋友分享了这次大会的经历,下次大会一定会邀请他们一同赴会的。我会求神祝福大会的主办机构,一年一次也好,三年一次也好,重要的是每一次的大会都成为与会者的祝福,每一个寻求神的人都可以经历祂的恩典。我会继续祷告,芝加哥成为神行奇事的所在。我从这次聚会获益匪浅,相信以后来参加的人也一样会受益的。希望我的分享对大家有帮助!
 
郑亚歌(David Zheng)﹕
 
首先我想谢谢你们组织了“恩典2009”──神通过这个聚会大大的祝福了我。我希望今年还会有这样的聚会。我刚入大学就遇到了一个很大的挑战──那就是我与神的关系,这也是我来参加这次聚会的原因。整整一个学期,我没有去教会,也没有参加任何的小组。我一直在做糟糕的决定,我的灵命也在衰退中──我发现我需要帮助。我是带着两个目的来大会的: 1)重建我与神的关系; 2)实现我三年前与朋友的约定,那就是再次参加大会。
这次的讲员和敬拜赞美小组都很棒:崔牧师和其他人的见证深深打动了我;敬拜赞美小组的到来有些出乎意料,但他们的音乐触到了我心底。参加了大会后,我觉得自己又重新得力,可以面对这个世界了。而且我有了一个更加坚固的基础去重建我与神的关系。我还在小组中认识了一群可爱的朋友,他们可以帮助我坚固我的信心,这算是个额外的收获吧。我喜欢这里的氛围﹕每个人都敞开了自己,我所感受到的是毫无保留的信任和理解。总而言之,大会举办的极其成功,我希望今年再举办这样的大会!
Baldwin Chiu (Only Won, on his FB notes)
 
……这真是无比奇妙的经历。
我们于1226日星期六晚上抵达会场,Vivian和其他同工马上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帮我们把行李拿到房间,还给我们拿到了餐券。整个大会期间,我们都被这样浓浓的热情包围着。
崔大卫牧师分享的浪子回头的信息真是棒极了!他讲到,神的恩典大到一个地步,祂愿意降卑自己,承受极大的羞辱,为了让世人得以进入祂的国度。神说,祂的救恩是向每一个人发出邀请。这礼物是白白地送给每一个人的。可是,既然我们不肯接受,又凭什么去责备神呢?他还讲到圣经中几个失而复得的故事,更让我们体会到,当神看到我们走失和重回祂怀抱的时候,神是怎样的心情。
其实,浪子的故事中讲到了两个儿子。离家出走,后来又回转的那个儿子,迎接他的是满满地爱与接纳。可是,那个留在家的儿子并没有为浪子回头而一同欢喜,他的态度是批评与论断。这段信息令在场的近800听众热泪盈眶……它提醒我们这些基督徒﹕不要再自义了;也再一次让我们思想﹕不管是好人还是坏人,所有的人都需要神的救恩。
我们在礼拜一晚上表演了25分钟,接着又在礼拜二晚上表演了45分钟。大家的反应异常热烈,对我们的演出赞不绝口。对我们来说,能够重回舞台表演一个新曲目,可真带劲儿……我们被邀请去给参加中文聚会的3,000多人表演。我有机会用中文口技了一把!呵呵,我的意思是, Larissa演唱了一首中文歌,我用口技伴奏。在场的众人都惊呆了,台上居然一样乐器都没有!不一会儿,一个65岁左右的老太太找到我。她想要买我们的CD,接着就问我究竟是怎么发出那些伴奏的声音的。她觉得太不可思议了,问我能不能教教她。我真的就在那开始教她口技了。她可真逗,要是能把当时的场面录下来该有多好啊!
除了音乐表演,我和Larissa还参加了三堂的专题讨论,和高中生们讨论关于美国的亚裔所面临的问题,就业,及婚姻交友等问题。每一堂专题都挤满了人,我们与那些年轻人有非常好的分享。
这次大会,是告别2009并迎接2010最好的方式。目前,我们的新CD“今天”已经正式发行了。我们也已经接到了演出的邀请。请为我们祷告,我们希望有机会在2010年上海的世界博览会上表演。也希望去到美国各地,参加音乐节。我们一起加油吧!就在今年,给这个世界带来改变与翻转!
 
SK
 
在恩典2009的聚会上遇到这么多人,真是太棒了!不过,真正改变我生命的,是我在大会遇到的那一位,神。恩典2009真是一次奇妙的经历!期盼下一次的聚会,不想再等三年才开!那五天四夜的经历将会是我一生的最大改变。因为这里是我遇见神并与之倾心交谈的地方。我真是学到了很多东西!大会帮助我认识到,原来无论我多么努力要在行为上成为一个好人,我都是一个十足的罪人。但耶稣的到来拯救了我们。大会的最后三天,我是哭着度过的。能够认识神,得以知道祂如此的大爱,我除了感动还是感动。祂的爱是何等的长阔高深,我怎能不与人分享呢?
我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大会,开始的时候,我并不想来,想着肯定就是一些玩乐而已。但在我到达的那一刻,我已经感受到了神的慈爱及温暖。我诚心诚意地求神来到我的生命中,帮助我与祂相遇。我过去曾经“信主”并且去教堂,可我并没有真正的向神敞开心扉。去教堂只是我的一个爱好,或者说是习惯而已。
在恩典2009,这一切都改变了。我的生命经历了彻底地翻转,我也重新回转归向神。崔牧师真是棒极了!他幽默风趣,同时又是那么的真诚!他是我见过的最棒的讲员。借着他的传讲,神的话更快地进入到我的心中,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此外,我们的小组长也很棒。小组讨论时,大家都坦诚相待,敞开地分享各自的挣扎与破碎。我觉得每一个与会者都像我的家人一样。在这里,无论是相识的朋友,还是素昧平生的陌生人,大家都聚在一起祷告、寻求神。……
恩典2009奇迹发生的地方!
陈兰君(Michelle A Chen,Philadelphia, PA):
 
毫不夸张地说,这个冬天,我在“恩典2009”里的经历改变了我一生。在参加大会之前,我与神的关系有拦阻,好像隔着几重山;而会后,我与神建立的亲密关系,坚固如山!在过去,我发现我与神的关系在逐步的恶化,但我却无力修补。当加州的一位朋友告诉我有“恩典2009”大会时,我想,重建我和神关系的时候来了。我的想法只对了一半──不仅仅是破碎的关系修补好了,而且我与神的关系比以前更加亲密了。感谢大会帮助我重新建立了我与神的连结。在这里,每一天都是特别的,各样的课程,信息,见证,音乐都让我们更加认识神。我们每一个人的信心都在增长,每一个人都得到了极大的祝福。
我们觉得在这里听神的话语真是我们的福气。我每天都在盼着的聚会。崔大卫牧师每天晚上都有一堂精彩的讲道。路加福音151-32这篇经文本身不长,但却包含了很重要的信息,崔牧师的讲解甚为详尽。我认识到我就是那个曾经迷失并远离上帝的人,但感谢神,祂的恩典将我从迷途中领回来,祂也重新接纳了我。我们在Parts Per Million Manifest Lyricks & Zo Larissa Lam Only Won等人的带领下,赞美神、庆贺浪子回头。当我看见周围的人高举双手赞美神的时候,一种无法描述的感觉涌上心头。每一个人都是从心底发出赞美,他们敞开心扉,让神在他们生命中做工。当有一天晚上,崔牧师呼召决志信主的人到前面去和一位小组长一起祷告的时候,我的感觉更加强烈了。在那一刻,我意识到再也没有比神掌管我的生命更美好的事了,所以我走到了台前。与我一同祷告的小组长是Tim。在那个难忘的夜晚里,通过那个难忘的祷告,我知道我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基督徒。我和Tim都感动地哭了,因为这个世界上又多了一个人接受神做她生命的救主。这个夜晚改变了我一生。
成为真正的基督徒后,我非常希望能帮助别人去认识神的话语,盼望我的家人朋友也能接受神做他们生命的救主。“恩典2009”不仅让我知道神的恩典是何等奇妙,更让我知道,即使我们会犯罪,神祂依然宽恕我们,因为神的爱是那么的长阔高深。我们无论何时回转归向祂,祂都会张开双臂迎接我们。我盼望每个人都能经历神的奇妙恩典。盼望大会继续办下去,还有“恩典2010,2011,2012……非常感谢大会的筹办者,因为这个大会改变了我一生,坚定了我对神和祂恩典的信心。
Chris Leong, Chicago, IL
 
赴会之前,我和我的朋友就知道一定有奇妙的事会发生,而它确实发生了。下面我要分享的就是那奇妙的事。不是关于我们的主内交通多么的好,也不是关于我们的讲员讲得多么的精彩,而是上帝对我们坚定信实的爱,即便我们是如此的不配。
我们几个想邀请我一个还未信主朋友一起来赴会,他对基督教没有任何兴趣,我们花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勉强把他拖来。他高中期间参加过教会,去过聚会,看到大家向眼睛看不到的上帝举手敬拜,但总觉得不可思议。第一天晚上,他还是满心狐疑。
第二天晚上,我们小组同他谈到深夜,激烈的交谈中,他的很多问题得到解答,但在罪这个问题上仍然卡住了,他无法明白罪的代价和上帝的赦罪,无法明白罪性和罪行到底怎么回事。大家你一言我一语,一直聊到凌晨,他才渐渐明白了一些,不再纠缠罪的问题,表示愿意更多地认识耶稣基督。于是我们邀他一起祷告,告诉他只要你向上帝打开心门寻求,祂一定会启示给你的。我们也“大胆”地,反复地向上帝祈求,盼望我的朋友在大会期间信主。第二天晚上,奇迹发生了﹕我看到他痛哭跪倒在上帝面前,后来又整个人跳起来,满心喜乐地敬拜赞美我们的主。上帝垂听了我们的祷告,在短短的48小时内,把他的石心融化了!上帝的同在是那样的真切,美好!     End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 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