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拆毁与重建:经历神医治的大能
2015/7/17 16:01:07
读者:5533
■陈炽

生命季刊 第53期 2010年3月

 

 

 

 

我的心哪,你要称颂耶和华!凡在我里面的,也要称颂祂的圣名!我的心哪,你要称颂耶和华!不可忘记他的一切恩惠!他赦免你的一切罪孽,医治你的一切疾病。他救赎你的命脱离死亡,以仁爱和慈悲为你的冠冕。(诗篇103:1-4)
 
 
感谢神,中风后的两个月,于2009930日,我终于从香港平安返回芝加哥。由于出事的时候太过突然,我至今仍无法想象当时发生的险境,因为当我在广州天河区威斯汀酒店餐厅晕厥倒下的时候,自己是完全没有知觉的。现在只能联想到这突如其来的发病,肯定会把几位与我共进早餐的同事都吓得不知所措了。怀着极其感恩的心情,我和妻子秋红反复阅读了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神经外科一份最初的入院记录﹕
“患者陈炽,因全身抽搐,意识障碍5小时余,于2009-08-09入院。”诊断结果是﹕
“上矢状窦血栓形成;双侧额叶多发性脑出血、右额蛛网膜下腔出血;患者入院,前5小时无明显诱因突发出现全身抽搐,当时患者伴有意识障碍……”
我对于中风毫不了解,也万万没想到会发生在我身上,对上述脑科医生的诊断,真的感觉心有余悸,读完后手脚不期然地震抖了起来,额上也冒出了一点冷汗,仿佛我在阅读自己的死亡证书。
面临苦难时的恐惧与无助
坦白地说,在遇到这样的困局时,在心底里我并非是一个信心坚定、凡事依靠神的人。中风后被送入医院的头几天,正是我生命中最恐惧、最无助的时刻。依稀记得当时眼前一片模糊,不知身在何方,只隐约感觉到身上插有尿管和点滴,医护人员从床边疾步而过。然后我惊恐地发现自己左半边身体竟然动弹不得。我用尽全身力量试图挪动手脚,却毫无反应。恐惧、仿徨、无助立时占据了我的心。
究竟发生了什么意外?之前我还与几位同僚共进早餐,大家不是如常地谈笑自若吗?为何现在我会半身瘫痪,躺在ICU(重症监护病房)的病床上?一连串凶险惊惶的思虑自脑中涌溢,我的心仿佛被一个沉重的铁锤拖住往深渊里坠落。难道我一辈子就这样卧床不起,我会不会变成植物人?我的家庭、工作和事奉该怎么办?我的亲人在哪里?模糊间,我听见一个极柔婉却陌生的声音:“陈先生,你还认得我吗?我就是威斯汀酒店的服务员Echo,我特意来探望你,希望你及早痊愈……我真不明白,你人这么好,怎么会遭遇到这样的苦难呢?”虽然我看不清她的脸孔,但她的语气显然带有很深的同情。现在回想起来,神似乎要借着这个不信者,来测试我面对苦难时候的反应和抉择。感谢主,在整个过程中,即便内心一片黑暗,我也没有问过:“神你为什么容许中风这件事突然发生在我身上?”我是谁,竟敢质疑上帝至高的意念,向祂的主权发出挑战呢?
正如约伯记117-8节所说﹕“你考察就能测透神吗?你岂能尽情测透全能者吗?祂的智慧高于天,你还能做什么?深于阴间,你还能知道什么?我确信我所认识和接受的神不是苦难的制造者;在祂没有错误,纵然在经历苦难时我们未必全然了解这背后的一切,但我们可以相信神有绝对的智慧掌管任何事,在祂的旨意下,也能带我们行过死荫的幽谷。
得医治,首先要对付罪
我在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只接受了头六天的治疗,然后由美国领事馆安排转送到香港继续诊治。两个星期后,病情没有好转,我开始产生沮丧失望的情绪。我那时对左半边身体仍然瘫痪而深感不耐烦,我想坐起来就要至少有三个人搀扶,否则身体便向左右两边倾倒;大小便也要麻烦别人,为此,我感到十分尴尬无助。对于曾是工作狂的我而言,这是何等痛苦且难以接受的事实。那段时间,我经常问神:“像这种凡事都要依赖别人的状态,我还要忍受到几时呢?”很多个夜晚我辗转反侧,胡思乱想,直到黎明才能入睡片刻。等到白天做理疗时,又因为缺乏睡眠而感觉体弱无力,情绪越发低落。如此恶性循环直至转院后第三周的某个早晨,我灵修祷告时,刚好一段经文在我眼前展开。
那是路加福音518-25节,其中记载了耶稣医治一个瘫子的故事﹕
有人用褥子抬着一个瘫子,要抬进去放在耶稣面前,却因人多,寻不出法子抬进去,就上了房顶,从瓦间把他连褥子缒到当中,正在耶稣面前。耶稣见他们的信心,就对瘫子说:你的罪赦了……那人当众人面前立刻起来,拿着他所躺卧的褥子回家去,归荣耀与神。
圣灵藉这段经文开导我,使我对这经文有了更深一步的了解,让我明白到神的医治乃是包括身、心、灵全面性的治疗,而我不但身体需要医治,在灵性方面也需要彻底的医治。我反复阅读,思想,切切地留意到主耶稣行这个神迹医治的先后次序:瘫子起来行走是罪先得赦免,内心被洁净;然后耶稣才吩咐他说“你起来,拿你的褥子回家去吧”。原来,主耶稣首先要我对付自己的罪,因为只有祂才能赦罪,所以祂最关心的就是我的罪是否巳经被对付清楚。罪的问题得到解决,其他问题就迎刃而解了。罪切断了我们与神建立密切关系的管道;罪经常破坏着我们对外对内的人际关系;罪也使人无法享受到神所赐的平安喜乐。
感谢主,祂让我明白“灵性的瘫痪”比身体的各类疾病更可怕,更难根治,因为它会使人的灵魂麻木不仁,对罪失去了敏锐的反应,而最终失去任何抵抗的能力。很多时候,基督徒只对不信主的人强调认罪悔改,但对自己的过犯则避而不提,或藏在内心的深处,好像以为对罪已经产生了免疫能力,这是何等危险的属灵破口。这种现象可以发生在任何一个信徒身上,不论他信主的时间多长,事奉的岗位和辈份多高。
住院六个星期,神赐我宁静的环境,在祂面前,我完全赤裸敞开,让祂自己的话语如利刃般割除心中罪的毒瘤;也让祂的圣灵作冶疗修复的工作。认罪悔改是一件极不容易的事,但也是基督徒追求圣洁的唯一途径。其实认罪对我来说很困难,其中有两方面的拦阻:(1)自义,难以谦卑。这种性格自我来美国后逐渐形成。虽然我已经信主超过30年,但这个老我还是苦苦地缠绕着我。特别是当事业平顺、事奉稍有果效的时候,我就更加失去了对这两方面的反思能力。(2)我发觉当我面临各种大小抉择的时候,我很多时候是凭着自己的聪明智慧、个人经验作取舍,而没有以神为首,先求问祂,看是否是出于祂的旨意;反过来甚至是走在祂的前头。
在圣灵的光照下,我打开了心灵的眼睛,终于认识到自己种种在灵性、生活行为上的软弱;并且毫不保留地承认对神对人的亏欠。现今的世代,有太多带着面具做好人的人,表面上客客气气,做事循规蹈矩,但内心却隐藏着深不可测的思念,甚至存着各种私欲和邪情(包括我自己在内)。即便是与朋友和亲人之间的关系,我们往往也未必会付诸真诚来对待;更遑论达到推心置腹的程度。可以这样说,表面的好行为绝对不能反映出人真确的心灵状态;好行为也不能使人达到神所定的标准。诚如圣经说﹕“因为,耶和华不像人看人﹕人是看外貌,耶和华是看内心。(撒上16:7)只有神才识透人心中一切的心思意念:“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谁能识透呢?(耶利米书17:9)
许多人以为认罪是懦弱的行为,其实这是十分错误的想法。相反的,我深深体会到认罪是一种相当勇敢的表现,是人主动地面对自己的本相:即便是阴暗、污秽不堪、见不得人、最丑陋的一面,在神真光的照耀下,每一寸的心灵角落都披露无遗,没有必要再隐藏,也不能再遮掩。正如医生使用X光、CTMRI来检查身体疾病的根源,神的道,圣灵的引导能帮助我们察验出灵里各样的问题,包括了已显露的和隐而未现的罪。
玛拉基书1:6说,“儿子尊敬父亲,仆人敬畏主人;我既为父亲,尊敬我的在哪里呢?我既为主人,敬畏我的在哪里呢?你们却说:我们在何事上藐视你的名呢?”当我念到这段经文的时候,感到有如一箭穿心,令我颤栗。原来作为神的儿女和事奉祂的仆人,我一直忽视了对主敬畏的态度。我桀傲不驯的性情,加上几十年的俗世社会经验,把我塑造成一个很独断的个性,也建立了一套不讨神喜悦的处事作风,那就是﹕凭经验,凭感觉,而不是先祷告神,寻求他的旨意;讲求效率,重视策画多于服事人;独断独行的态度,不大征求别人的意见;做一些所谓大格局,其实是属于好大喜功,对神国度没有直接关连的事。
坦白说,当我在属世的环境中稍有成就,自己认为可以当家作主时,往往就是我在属灵生命上产生危机的时刻。2009年,我的事业和事奉表面上的成功,恰恰诱我坠入自我膨胀的深渊。20095月,我被移民局提名并获得全芝加哥联邦政府各机构“最优异职员”奖,八万多职员中,有300人入选,但只有十人获此殊荣。6月初,我到广州美国领事馆短期调派的申请又获批准;这两件事显然对我日后的仕途大有好处。事奉方面,我一直担任芝加哥“荣神传播协会”总干事,以影音传媒传福音;又同时参与餐馆传福音工作,还在纽约《号角月报》写专栏。前两年,我还号召成立“天乐合唱团”,全团30多人,一半以上是美国的基督徒;2008奥运前夕,我们在北京,青岛,上海举行圣乐演唱会。然而在组织这些创意活动的时候,我并没有把驾驶盘交给神,反而自己紧紧握住不放手。因为“顺服”原非我的性情,自然就会产生不健康的事奉心态,而这绝对不是神所喜悦的。
保罗说﹕“所以弟兄们,我以神的慈悲劝你们,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是圣洁的,是神所喜悦的,你们如此事奉乃是理所当然的。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叫你们察验何为神的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罗马书12:1-2)为什么这一节我们琅琅上口的经文,遵行起来却那么难呢?我现在总算明白,最根本的问题在于我是否愿意把生命的主权交给神。讨神喜悦的事奉是舍去自己的邪情私欲,凡事求告主名,随着圣灵的带领,单纯地为了使祂得荣耀的作为。那怕是在人看来微不足道的服事。神要我学习做一个合祂心意的“无用的仆人”。像主耶稣对门徒说的,“这样,你们做完了一切所吩咐的,只当说:我们是无用的仆人,所做的本是我们应分做的。 (路加福音17:10) 所以,我在祂面前的事奉,如果不是出于神的恩典,不是出于圣灵的带领,纵使别人看来再辉煌的成绩,也是虚假的、靠不住的、不讨神喜悦的、没有永恒价值的,不过是草木禾秸的工程。对神的信心是一种相互的关系和行动,而不是一种自我感情、自我意志的表现。是什么关系?就是人与神的关系;什么行动?就是人对神的完全顺服遵行。
我猛然醒悟意识到这几年许许多多事奉的盲点,一直阻挠了我更深地察验何为神的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原来我一直以来都是凭着自信和激情事奉神,却把“全心顺服”最关键的事奉原素抽离,结果许多所谓的事奉活动都变得空洞而没有意义。诚如神藉先知撒母耳对扫罗说:“耶和华喜悦燔祭和平安祭,岂如喜悦人听从祂的话呢?听命胜于献祭;顺从胜于公羊的脂油。悖逆的罪与行邪术的罪相等;顽梗的罪与拜虚神和偶像的罪相同。”(撒上1522-23)。耶稣基督自己就是我们最好的榜样,所以保罗说﹕“他本有神的形像,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立比书2:7-8)神所关注的并非是我花上了多少时间、心思去筹算个人以为是好的,对祂国度有价值的事情。祂要求我的乃是一颗尊敬寻求祂旨意的心。套用传道人尹道先弟兄的话﹕“我们必须先从心里真正认识到自己的无用,完完全全的无用,才有可能在神的手中成为有用。这就是属灵的辩证法、属灵的奥秘,也是属灵的恩典,甚至连我们能够真正认识到自己的无用,都是神的恩典。”
感谢神让我在病中静下心来作出这样的反思,这确实是莫大的福份。
经历神的信实慈爱和亲友之爱的温馨
借着这次中风事故,神让我重新检讨与家人的关系,并强烈感受到从神而来的信实慈爱,亲身体会到家人对我的关爱是何等温馨、真挚、不求回报。
诚然,神的怜悯慈爱高于一切,但是妻子秋红在我患病期间,对我的不离不弃、无微不至的关照,真是情深似海。事后我才得知,接到我中风的消息后,身在美国的妻子搭最早的航班赶往广州。在漫长的14个小时飞行途中,李朝强牧师给她临行前的鼓励“愿主耶稣的平安与你同在”成为她心中最大的安慰和力量。当赶到广州医院,面对神智不清的我,她心中没有绝望。她日夜地守在病床边,一边握着我的手为我祷告,一边反复为我诵读诗篇23篇,直到我认出是她时,我们相拥而泣。也就在那时,我听到一句令我毕生铭记于心的话﹕“迈克,放心吧,无论任何结果,我会照顾你到底,这是我在神面前的承诺。”
事实上,从我中风到如今持续的康复过程,妻子没有一刻离开过我。不仅如此,神还加添给她力量和智慧去处理各种重要决定,替我作出各方面的妥善安排。我在港住院期间,为便于照顾,她总是蜷缩在病房的板椅上凑合一晚,第二天还要拖着疲累的身体陪我做针灸理疗。假期用完,为了能留下来照顾我,她又恳求上司容许她在香港上班,由于中美时差,每天服侍我熟睡后,她还要上班直至深夜。而这期间,妻子还回了一趟美国,看望独自在家的儿子,并四处奔走打听芝加哥最好的康复中心,为我日后的康复铺路。
妻子为我付出的爱是那般深厚且毫无保留,感激之余,我的内心更觉对妻子亏欠太多。结婚27年,在夫妻关系上,我越来越忙于工作事奉,彼此相处渐渐有如君子之交,感情上失去了起初相濡以沫的甜蜜,更谈不上灵性上的相交,我们尽量不争吵,相互忍让,和平相处,自己已经感觉很不错。但作为一家之主,我却一直漠视圣经的教导要爱妻子。“你们作丈夫的,要爱你们的妻子,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你们各人都当爱妻子,如同爱自己一样。妻子也当敬重他的丈夫。(以弗所5:2533)
还记得妻子以前经常对我说﹕“你那么喜欢作曲唱歌,领诗弹奏,为什么你在家却没有对我表达出这份热情,事事都是那般理性?”其实女性的情感世界非常细腻,丈夫对妻子的真挚关心和带有爱意的肢体语言,往往比冗长的大道理更有效力。根据圣经的原则,没有爱的付出,没有做好自己的本份,我们作弟兄的休想赢取妻子的敬重,即使我们外貌如何敬虔,服事范围如何广泛,事业如何成功,对她来说,这都是虚假的表现,就如耶稣斥责法利赛人的假冒为善一样。患病期间,我不仅在神面前认自己的罪,也对妻子秋红说出了内心的愧疚,并且慢慢学习慕迪圣经学院经常播出Gary Chapman牧师的电台节目“爱的五种语言”,应用在日常生活各个层面,妻子告诉我其实她要求我对她表达“爱的语言”的标准并不高,只要我真心诚意地经常给她轻轻的拥抱 (肢体语言),欣赏她所作的事(有感谢的心),入门带着喜乐的微笑(心中常带有喜乐),彼此分享祷告(灵性的深交),这就够了。
过去的愚昧使我偏离了圣经的教导,到如今我才醒悟到我们的配偶和儿女都是神所赐独特又宝贵的礼物,需要加以珍惜,以爱相系;否则到那一天,家庭关系疏落有如陌路人,不是同床异梦就是各行己路,那是何等可怜又可悲的光景。
垂听祷告的神
每逢想到弟兄姊妹对我的关怀、爱心,就越觉得自己的不配,也因此确实经历到神垂听了众人恳切的祈求。
固然,神没有以超自然的方式马上叫我站起来,但祂为我预备了最好的医院医生,家人的悉心照料,一切都有神的大能在托住,像差派了一群天使在旁保护。神确实听了、也应允了众教会和弟兄姊妹的祷告,并且神要凭着自己的美意施行医治。回头再看,原来每一个困难的境况临到,每当我和妻子觉得事情无法解决时,神其实早已经知道,而且为我们作出妥善安排,甚至是超过我们所想所求。我列举了以下几项具体的例子,印证出神的伟大、信实、慈爱、无所不知和无所不在﹕
中风后三小时内送院。神容许中风发生在我身上(其实是我自己忽略控制高血糖和太大的工作压力所导致中风),但神也安排有人把我马上送院急救,免除了许多“三偏五障”后遗症的危险。
出事不在酒店房间。我与同事吃早饭时晕厥在餐厅。如果回到房间才中风就不堪设想。
→事发在广州不是在北京。我原先想申请到北京移民局公干,但因为我也会说广东话,所以后来被转派到广州。不然,医院不可能在我严重中风后短期间让我坐飞机转送到香港。妻子秋红和二位姐姐因不谙普通话也会引起与医生沟通和各方面照顾上的困难。
中山大学附属医院有MRI(磁共振成像设备)。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离开我住的广州天河区威斯汀酒店祇有十分钟车程。
→领事馆的安排转送香港治疗。神为我预备好几位美国在广州和香港领事馆的医护人员尽力与中山大学附属医院协商于一周内转送香港。
神为我预备香港最好的医院、医生、物理治疗、针灸。
→家人的照应。神借着妻子秋红、两位在香港的姐姐,和在广州的弟弟,轮流的照顾,使我得以安心静养,加速了康复的时间。
继续复健。回芝加哥后,神更为我预备很理想的复健中心在Rehab Institute of Chicago(芝加哥康复研究所),离家不到半小时,还有中心人员接送。
妻子获公司的准许可以全时间在家里上班,这样给我在饮食、日常生活上的照应。
在神面前,除了感恩以外,我还能说些什么呢!记得有一次我心情不好时,姐姐在床边轻声地安慰我说﹕“Mike,你要好好振作起来,难道你还没有强烈感受到神在你身上的作为吗?祂把你从死亡的边缘救出来,医治你,在各样事情上又那么周到地照顾你,祂肯定是派了一队的天使来保卫你,你应该充满喜乐才对,为什么又闷闷不乐?”后来才想到诗篇91:9-11所说﹕因此,我确信经历到神使者的保护是一件何等真实的事。
拆毁与重建
我因着这次严重中风而学习靠近主,并且凭着信心再次把自己交在祂的手中。甚至可以这样说,病痛带给我最大的福分,不仅是身体疾病得到医治,更是在灵性上获得了重建和修复。我深切领会到受苦的目的之一,乃是神疼爱我,借着苦难把我领到祂的施恩宝座前。“凡我所疼爱的,我就责备管教他,所以你要发热心,也要悔改。(启示录3:19)因为耶和华所爱的,祂必责备,正如父亲责备所喜爱的儿子。(箴言3:12)
内在:拆毁旧我内心世界的城堡
先知们用相当骇人的字眼“撕裂、打伤、毁坏、倾覆、苦害”来表明,神有时会使用激烈的方式来拆毁我们的内心世界。在我身上也是如此,以音乐事工为例,中风后我的左手因僵硬至今无法弹奏乐器,讲话不再“口齿伶俐”,唱歌不再动听。这些改变对我这个经常创作歌曲,参与音乐事工20多年,一直以来用诗歌开音乐布道会,又出版了五张诗歌光盘的音乐人来说,是相当大的考验。我也曾为此挣扎不已,希望从神找到一个能满足自己的答案。我求问神:“有必要把我拆毁得这么彻底才进行改造吗?”当然,神至今仍保持缄默,但我已从日日反思中找到答案:神要我重新评估并扭转我对敬拜和音乐事奉的态度。我应该专心把目光投注在耶稣和祂的十字架上,让祂成为我心中唯一敬拜的对象,而不是用音乐来表现个人才艺。老实说,我现在每周日唱诗敬拜时,已经不会再为唱得喘不过气,走音、咬字不准而感到很难受,因为我现在明白我是为谁而唱,为何而唱。
外在:拆毁对世俗的追求
不可否认,在中风以前,世界对我仍然有相当程度的吸引力。一方面我离退休年龄尚早,另一方面,我还有晋升机会;兼且在移民局上班既体面,又能帮助许多人。自我感觉事业有成,又可以事奉,只要两者没有抵触,也算是神特别的恩典与祝福。但无形中,这种“一条腿想踏两条船”的思想与生活形态正中了撒但的诡计,忘记了在事奉的层面上,信徒是没有中间路线可以走的。主的话很清楚:“一个人不能事奉两个主,不是恶这个爱那个,就是重这个轻那个,你们不能又事奉神,又事奉玛门。”(马太福音6:24
我因为把全部时间精力都放在工作和事奉上,又无法同时兼顾,结果损害了身体,忽略了家庭,又不能专心服事神。这种想在世俗当CEO,又在事奉上干一番大事业的双赢心态肯定不是神的心意,因为耶稣说:“主,我们神是独一的主,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马可福音12:29-30)这里的语气是命令式,没有自由选择或其他含糊的解释。
重建:以神为中心、以神的爱去爱人的生命
在香港住院期间,除了经历神奇妙的医治以外,最令我兴奋的是自已心里燃起一股愿意把神的爱与人分享的热情,仿佛一把火焰在心中焚烧不止。与我同住一间病房的有日本人、英国人、澳洲人,我都为他们的病祷告,诉说神在我身上的作为。那位日本病人说他是信Shinto(神道教),但他也不拒绝我奉耶稣基督的名为他祷告。神的恩典又借着我特别临到两位女士,一位是从广州来暂时照顾我的农家妇人。她虽然不认字,却有一颗渴慕的心,当下就接受了主。自此我们便一起祷告,我教她背诵圣经主祷文,为她与婆婆、丈夫的不良关系求主修复。她也为我的康复向主祈求。目睹神在六周内医治了我,她的心便充满了喜乐,愿意回广州后把福音传给家人和找一个属灵的家。另外一位女士的丈夫因七次开刀切除大肠手术不成功,医生想放弃,当中一位在加护病房工作的基督徒护士,把她带到我的病房,盼望我为她丈夫祷告。我说我很愿意,但也告诉她这样的祷告没有什么意义,除非她知道我们所祷告的对象是谁。感谢主,听完了我跟她分享的福音信息后,她愿意接受主耶稣作为她个人的救主,然后我们一起留着眼泪向主祷告。虽然我们再没有见面的机会,不晓得她丈夫是否得医治,但愿神保守她的信心,藉那位基督徒护士继续做跟进工作。促使我重燃这种传福音的热诚,乃是因为我的心灵被主重新建造,深深经历神的大爱和全人医治后的自然反应。就像撒马利亚妇人遇见了主耶稣,明白了真道;又经历被神所体恤和接讷后,心中涌出难以形容的喜乐,马上留下水罐子往城里去对众人说她遇到了弥赛亚的好消息。今天,一个对传福音毫无感动,或对自己的信仰难以启齿的基督徒,很可能是还没有尝过天恩的滋味。也许这样的信徒内心还仍然保留着一座座用旧我私欲所筑构的城堡,以至形成太重的负荷,太多面墙的拦阻,反而让自己被围城所困,无法突破。
除此以外,在经历了这场灾难后,我发现可怜别人跟体恤别人绝对不同。同情别人的遭遇是试图分担减轻别人痛苦不安的情绪,却并非感同身受的心灵高度。如今,当我面对另一个病患,除了同情他所患的疾病外,还能体会他心中的感受,明白他的处境,更有力地分担他的苦楚。因着这样的领受,每当我在芝加哥康复中心遇见一起做复健的病友,主耶稣普及的爱,怜悯的心肠就深深的激励着我,我愿意暗中为这些病友代祷,也找机会把神在我身上奇妙的作为告诉他们。
珍惜每一天的生命
中风之前我总觉得时间掌握在自已手中。做不完的事明天可以继续,不然还有下个月,总有足够的时间来完成。中风以后每天早晨醒来,感觉自己脉搏跳动,呼吸自如时,我真心感谢神赐给我新的一天,日子不再是普普通通,任由自己支配,乃是把每分每秒都视为一粒粒玉石那般宝贵。诚如雅各书414-15说:“其实明天如何,你们还不知道。你们的生命是什么呢?你们原来是一片云雾,出现少时就不见了。你们只当说:主若愿意,我们就可以活着,也可以做这事,或做那事。
认识到生命的脆弱和短暂促使我更看重追求与永生上帝建立的关系,以及活在世上的意义。神给予世人自由选择自已的生命方向和目标,但对祂的儿女却有特别的带领和操练。神希望每一个儿女,都能建造圣洁的性情,选择基督化的人生。基督徒人格的理想标准就是像耶稣基督。因此耶稣对门徒说:“所以,你们要完全,像你们的天父完全一样。(马太5:48)我们要操练这种完全,要有更大的爱心、更谦卑的精神、更完美的品格、更全备的智慧能力为主作更多的见证。
中风是神给了我一个严重的警告,告诉我其实我早已经站立在死亡深渊的边缘,而就在滑脚坠落的一刻,如果不是祂的手紧紧把我托住,然后平稳地扶起放回世上,我的生命早已经消失如云雾。我不断思索,神既然给我再活一次的机会,我怎能再走回头路,像中风前那样放任轻狂,经常熬夜,食无定时,毫不节制地糟蹋自已的身体又滥用时间?“岂不知你们的身子就是圣灵的殿么?这圣灵是从神而来,住在你们里头的;并且你们不是自己的人;因为你们是重价买来的。所以,要在你们的身子上荣耀神。(哥林多前书6:19-20)以往读这段经文甚为不解,现在明白因为我们的身体是上帝所造,正确地对待自己的身体就是荣耀祂。惟有当我们完全肯定人的身、心、灵是不可分割、互相依赖的整体时,我们才会好好爱惜保养身体,让身体发挥上帝创造它的美意。难怪约翰会说,“亲爱的兄弟啊,愿你凡事兴盛,身体健壮,正如你的灵魂兴盛一样。”(约翰三书1:2
结语
你们要以感谢为祭献与神又要向至高者还你的愿,并要在患难之日求告我;我必搭救你,你也要荣耀我……凡以感谢献上为祭的便是荣耀我。(诗篇50:14-1523)
苦难真不好受,但也确实加深我对神属性切身的体会:祂权能的施展──按祂的旨意把我从死亡中救回,祂的信实慈爱──奇妙的医治,祂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各样妥善的安排和照顾的大能。在我的身上,祂以医治代替了惩罚,以祝福代替了咒诅,以熬炼代替了责打。我不知道神让我在世上还活多久,但只要我还有生命气息,我愿意见证祂在我身上所作奇妙的大功,成为传福音报喜讯的出口,深深明白“外体虽然毁坏,内心却一天新似一天(哥林多后书4:16)
愿一切荣耀都归于三位一体的真神。阿们。
 
陈炽  广东顺德人,香港长大。台大中文系毕业,后获伊州社会工作系硕士。现任美国联邦司法部芝加哥移民局公民入籍部门主管,同时也是芝加哥荣神传播协会总干事。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 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