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在原有的根基上筑坛
————“中国福音大会2009”信息
2016/8/2 13:46:38
读者:4882
■王峙军

生命季刊 第55期 2010年9月

 

请容我再说一次,我们大会的主题是“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这也是福音大会永远的主题。有些弟兄姐妹说,为什么总是“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我的回答是,除了“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我们的信仰中还有什么呢?还有人说,十字架总是让我们看到耶稣的死,为什么不讲耶稣的复活?弟兄姐妹,这是一个很深的误解。当保罗说他“只知道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的时候,他不是站在一个“死”的角度来看十字架,乃是站在“复活”的角度来看十字架。所以他说,十字架的道理,在灭亡的人为愚拙;在我们得救的人,却为上帝的大能。十字架的道理是一个完整的信仰系统,十字架是我们信仰的中心,生活的中心。我们的主在马太福音16:21告诉我们,他必须上耶路撒冷去,他必须受长老,祭司长,文士许多的苦,他必须被杀,而且必须从死里复活。保罗所说的“十字架的道理”指的就是这个以钉十字架的基督为中心的道理—他必须上耶路撒冷去,他必须受苦,他必须受死,他必须复活!如果没有基督的复活,他的死又有什么意义?我们又为什么要传扬他?但是如果没有基督的受死,又如何能引向基督的复活?耶稣基督的死与复活,是十字架道理的一体两面。我们的信仰就是这样一个以死而复活的基督为中心的信仰。我们怎么能说“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只是抓住基督的死,而没有抓住他的复活呢?

但是弟兄姊妹,如果我们高举十字架,把它举入云霄,以致它和我们生活相距甚远,那又是很大的问题了。当我们看“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这个主题的时候,我们必须思想“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和我们每一个人生命的关系,和我们生活的关系。十字架信仰应该在我们生命的每一个层面都显出能力,改变我们的生命和生活。所以今天,当我们在说“复兴”的时候,我有一个感动就是:我们不知道今天神是否还会像从前威尔士大复兴那样,像美国的大觉醒运动那样,再给我们一个轰轰烈烈的,如火如荼的大复兴。但是我知道一件事情:神可以从我们每一个人生活中的每一件小事开始复兴我们。
我们今天的经文在以斯拉记和尼希米记。传统上它们是一卷书,希伯来文圣经直到中世纪才将这两卷书分开。我希望我们现在用看待一卷书的眼光,来看待以斯拉记和尼希米记。
以斯拉记9:8-9说,“现在耶和华我们的神暂且施恩与我们,给我们留些逃脱的人,使我们安稳如钉子钉在他的圣所,我们的神好光照我们的眼目,使我们在受辖制之中稍微复兴。我们是奴仆,然而在受辖制之中,我们的神仍没有丢弃我们,在波斯王眼前向我们施恩,叫我们复兴,能重建我们神的殿,修其毁坏之处,使我们在犹大和耶路撒冷有墙垣。”
从以斯拉记和尼希米记中,我们看到以色列人在漫长的被掳生活之后,经历了一次复兴,以斯拉称这次复兴是“稍微的复兴”。然而以斯拉对这次复兴的描述,在我们现在看来,实在是一次极大的复兴,甚至是今天的教会不可企及的复兴。
这次“复兴”的时间跨度将近100年之久(其中60年左右的时间无记录,但以斯拉记暗示了这60年间以色列人余民的软弱、与外邦人通婚等)。在这100年中,随着被掳之民从被掳之地的三次回归(所罗巴伯,前538年;以斯拉,前458年;尼希米,前445年),燃起了三次复兴的火焰。这三次复兴的高潮是:筑坛与建殿,重读神的律法与悔改,重建城墙与生命更新。
我们今天的基督徒也长期处在“被掳”(被什么掳去?)之中,求主使我们从被掳中归回,让我们也有一个“稍微复兴”。
让我们借着这两本书来观察这个“稍微复兴”的特点。
一、那时,他们如同一人
于是犹大和便雅悯的族长,祭司利未人,就是一切被神激动他心的人,都起来要上耶路撒冷去建造耶和华的殿。(以斯拉记1﹕5)
到了七月,以色列人住在各城,那时,他们如同一人,聚集在耶路撒冷。(以斯拉记3:1)
这次复兴的第一个特点是,“那时他们如同一人”。
这个如同一人的图画,是一系列美丽的复兴图画中的第一幅—到了七月,以色列人住在各城,那时他们如同一人,聚集在耶路撒冷(3:1)。“如同一人”不是说所有的人都到齐了,而是指一批心志相同的人,在同一件事情上有一种高度的一致性。“如同一人”是一幅合一的图画。
根据以斯拉记的统计,第一次被掳归回的是42,360人(尼希米记也提供了相同的数字)。4万多人(哪怕只有其中的三分之一)聚集“如同一人”,谈何容易!在我们今天的教会中,人们越来越不敢谈合一了—“合一”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但那时以色列被掳归回的人却聚集“如同一人”。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复兴景象?我们观察到三点:
第一,因为他们是一群“被神激动他心的人”(以斯拉记1:5)。在哈该书中(1:14)我们也看到神“激动”所罗巴伯和约书亚,并剩下之百姓的心。神永远是复兴的发动者。复兴从人心被神激动开始。弟兄姐妹,我们不是说今天是“复兴之夜”吗?让神的灵今天在我们当中开始做“激动”的工作。你的心如一潭死水吗?你的生命是一种半死不活的状态吗?你已经除了基督什么都爱吗?你嘴上说“基督是我家之主”,但是在家里,什么都可以做主,唯有基督不能做主—你是这种状况吗?你说我有信心,我求主为我做这做那,结果你把耶稣当成了你信心的奴仆—你是这样的一种人吗?什么样的言语你都会讲,唯独耶稣的话不能成为你生命的粮食—你是这样的一种人吗?你可以和人电话聊天,网络聊天,聊很久很久,唯独对耶稣祷告的时候,你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有“阿们”二字说得比较流畅—你是这样的一种人吗?那么我们就要悔改!让神的灵今天在我们的当中来搅动我们每一个人的心!因为神永远是复兴的推动者。
但是,不是所有听到“呼召”的人都被神“激动”。被神“激动”的是那些顺服的人(有很多人还留在巴比伦)。这些顺从呼召的人的心同被神感动,所以他们可以聚集“如同一人”。
第二,神“激动”他们的心是为着一个目标—建立神的殿。这是一个神放在众人心中的目标,不是每个人自己想出来的。今天,在一个后现代主义的环境中,每个人都是自己“激动”自己,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感动”(“神给我感动”成了表达自我中心意识的托辞)。结果我们常常是有多少人就如同多少人。所以今天,我们要求主的灵叫我们知道,什么才是神把我们激动起来要我们做的事情。在这里神把他们激动起来有一个很清楚的目的,就是去建神的殿。
第三,尼希米记8:1也讲到“如同一人”,那是为了要听神的律法。这一点后面再讲。
如果我们这次的福音大会,每一个人也是这样被神激动起来,“如同一人”地聚集在这里,有一个清楚的目标,弟兄姐妹,复兴就已经开始了。四千个人,四千个灵魂,从八、九十岁的老人,到不分左右手的孩子。不要小看我们的孩子们。神把他们带到这里决不是偶然的。我们求神使我们的下一代,我们的下下一代都成为敬虔的人,我们从老人到孩子要成为一个完整的见证群体。求主怜悯我们。如果我们能够有这样的一次聚集,聚集在耶稣基督的恩典当中,聚集在基督的十字架下,聚集在神长阔高深的爱里,有圣灵的工作,有十字架的能力在我们当中运行,复兴就开始了。
二、在原有的根基上筑坛
约萨达的儿子耶书亚和他的弟兄众祭司,并撒拉铁的儿子所罗巴伯,与他的弟兄,都起来建筑以色列神的坛,要照神人摩西律法书上所写的,在坛上献燔祭。他们在原有的根基上筑坛,因惧怕邻国的民,又在其上向耶和华早晚献燔祭。(以斯拉记3:2-3)
这次复兴的第二个特点是:以筑坛为当务之急,并且是在“原有的的根基上筑坛”。
这群被掳归回者,心被神所激动,如同一人聚集在耶路撒冷,他们要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呢?是筑坛。这一群被掳之民,在外邦人的奴役下生活了七十年,如今回到他们的故土,从前的王国是何等的辉煌,圣殿是何等的辉煌。从南从北从东从西,人要来这里看以色列的辉煌。但现在他们再回来的时候,国已不国。他们好像惊弓之鸟,这个时候,他们靠任何的东西都靠不住,唯有在祭坛上向他们的神献祭,才能够给他们带来真实的安慰和平安。所以当务之急就是要建耶和华的坛。
筑坛在以色列人的信仰生活中占极重要的地位。当立约的神向亚伯拉罕显现时,作为对神之应许的回应,亚伯拉罕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筑坛献祭(创世记12:7)。同样,被掳归回的人在七月的第一日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筑坛。而筑坛是为了献祭,为了敬拜,为了先确立他们与上帝的关系,就是神和他子民之间的关系。弟兄姊妹,今天让我们在这里做一件事情—把我们的祭坛筑起来。
他们不是随便找一个地方筑坛,而是先找到“原有的根基”。经过70 年的被掳,圣殿早已被毁,祭坛被破坏,必须重寻原有的根基,但这谈何容易。要知道这一次被掳归回的人,大部分都是在巴比伦出生的,从未见过旧殿,他们如何能够找到原有的根基。但是圣经告诉我们说,那里有一群“见过旧殿的老年人”,是神特别保留下来的一群人。他们就是当初被掳到巴比伦去的那些孩子和年轻人。所以不要小看孩子们。今天在这里的我们的孩子,他们很可能成为“见过旧殿的”人。也许我们的复兴要跨越100年的时间,中间可能有很大的断裂。但是如果这些孩子们的心中有神祭坛的根基,多年之后,他们将引导着、指挥着另外一批人,把祭坛重建在原来的根基上。这里也让我们看见那些真正的属灵传统是何等的重要。没有这些“见过旧殿的老人”,我们筑起来的坛可能是没有找到原有根基的坛。
圣经也让我们看见,坛是在当天就建好了,献祭从第一天就开始了,“从七月初一日起,他们就向耶和华献燔祭”(以斯拉记3:6)。但是他们在一年后才开始建殿。这个顺序值得我们思考:坛在先,其次是殿。
这里的属灵涵义值得我们思想。恐怕不仅仅是因为筑坛比建殿更容易。而是必须先确定坛的位置,找到中心点,建殿才是可能的。所罗门建殿和筑坛之处,应该就是当年亚伯拉罕献以撒的摩利亚山一带。当亚伯拉罕把以撒放在祭坛上的时候,发现原来神已经预备了一只羊羔在那里。原来那个地方是神预备羊羔的地方。“原来的根基”是什么?十字架!
我们要“建造”教会或建造我们自身(参犹大书1:20-21。实际上是神自己建造他的教会,让生命成长),也必须找到“坛”的位置,就是十字架。“我们却传钉十字架的基督”—这就是我们的根基。无论别人如何求神迹,求智慧,我们只知道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无论别人靠什么夸口,我们只夸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十字架是基督的祭坛,也是我们的祭坛。十字架是信仰和教会的中心。教会的复兴从这里开始,也以此为动力。
三、重建圣殿与守逾越节
匠人立耶和华殿根基的时候,祭司皆穿礼服吹号,亚萨的子孙利未人敲钹,照以色列王大卫所定的例,都站着赞美耶和华。他们彼此唱和,赞美称谢耶和华,说:“他本为善,他向以色列人永发慈爱。”他们赞美耶和华的时候,众民大声呼喊,因耶和华殿的根基已经立定。然而有许多祭司、利未人、族长,就是见过旧殿的老年人,现在亲眼看见立这殿的根基,便大声哭号;也有许多人大声欢呼。甚至百姓不能分辨欢呼的声音和哭号的声音,因为众人大声呼喊,声音听到远处。(以斯拉记3:10-13)
这次复兴的第三个特点是:立定耶和华殿的根基,在艰难的建殿过程中倚靠神,守逾越节。
复兴从来都不是一种空洞的观念,复兴是一连串由神所推动的属灵的行动。先是神激动人心(复兴从“心”开始),使他的子民如同一人(整体的合一),然后是在原有的根基上筑坛,开始献祭与敬拜,接着是建殿,守逾越节,以及后来的重读律法和悔改等。
圣殿在神选民的敬拜生活中,几乎和摩西的律法一样,地位是无与伦比的。所罗门靠着神的应许,一生所做的最重要的事就是建殿。列王纪上9章和历代志下7章都有这样的记载:当所罗门做完献殿祷告后,神说:“我已听了你的祷告,也选择这地方作为祭祀我的殿宇……现在我已选择这殿,分别为圣,使我的名永在其中。我的眼、我的心也必常在那里。”(王上9:3;代下7:12,16)
以色列的朝圣者这样说(诗篇84):“万军之耶和华啊,你的居所何等可爱!我羡慕渴想耶和华的院宇,我的心肠,我的肉体,向永生神呼吁(或作“欢呼”)。”—这里的“呼吁”或“欢呼”是身心灵的欢呼,是整个生命的表现。“万军之耶和华我的王,我的神啊!在你祭坛那里,麻雀为自己找着房屋;燕子为自己找着抱雏之窝。”—设立“祭坛”之处要求圣洁、庄严;但圣洁、庄严和美善、温柔、细腻的爱并不冲突。神的爱和温柔,细腻到麻雀可以在祭坛那里找到住处,燕子为自己找着抱雏之窝。我们这位可敬畏的神是何等的慈爱、温柔!“如此住在你殿中的,便为有福,他们仍要赞美你!”
然而当被掳归回的人重建圣殿,立定根基的时候,所罗门时代圣殿的辉煌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因此有人大声哭号。然而神就是要借着这样的拆毁,来使他们在原有的根基上重新建造。从新约回望旧约,我们看到在父神永恒的旨意中,圣殿预表着他的儿子耶稣基督,主耶稣借着这殿讲到他的十架受死和死里复活—“耶稣回答说,‘你们拆毁这殿,我三日内要再建立起来。’犹太人便说:‘这殿是四十六年才造成的,你三日内就再建立起来吗?’但耶稣这话,是以他的身体为殿。所以到他从死里复活以后,门徒就想起他说过这话,便信了圣经和耶稣所说的。”(约翰福音2:19-22)
而且,教会作为基督用宝血买赎之人的群体,是彼得所说的“灵宫”(彼前2:5),是保罗所说的“圣殿”(以弗所书2:13-21)—“你们从前远离神的人,如今却在基督耶稣里,靠着他的血,已经得亲近了……既在十字架上灭了冤仇,便藉这十字架,使两下归为一体,与神和好了。这样,你们不再作外人和客旅,是与圣徒同国,是神家里的人了。并且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有基督耶稣自己为房角石。各房靠他联络得合式,渐渐成为主的圣殿。你们也靠他同被建造成为神借着圣灵居住的所在。”
如此一来,对我们来说,作为复兴行动的“圣殿”建造,就是教会建造了。照着神的心意建造教会就是复兴。
有一件事需要特别注意,在被掳归回的人建造圣殿时,“犹大和便雅悯的敌人”(就是住撒马利亚一带地方的人,是异教崇拜者,多神崇拜者,是以色列人与外邦人混杂的后代),也要来与他们“一起建造”神的殿—“犹大和便雅悯的敌人听说,被掳归回的人为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建造殿宇,就去见所罗巴伯和以色列的族长,对他们说:‘请容我们与你们一同建造,因为我们寻求你们的神,与你们一样。自从亚述王以撒哈顿带我们上这地以来,我们常祭祀神。’但所罗巴伯、耶书亚和其余以色列的族长,对他们说:‘我们建造神的殿与你们无干,我们自己为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协力建造,是照波斯王古列所吩咐的。’那地的民,就在犹大人建造的时候,使他们的手发软,扰乱他们……用势力强迫他们停工。”(以斯拉记4:1-4,23)
原来,他们要用一起“建造”的方法来拆毁!今天,“偷着进来的人”(犹大书1:4),甚至披着羊皮的狼,也可能会来和我们一起“建造”教会。我们若跟他们一起“建造”,教会的光景就太可怕了。圣殿的建造会因仇敌的干扰停工,教会的建造也会因仇敌的捣乱,遇到这样那样的艰难。在耶路撒冷停工的犹大人,有先知哈该和撒迦利亚,奉以色列神的名向他们说劝勉的话。于是撒拉铁的儿子所罗巴伯和约萨达的儿子耶书亚,都起来动手建造耶路撒冷神的殿,有神的先知在那里帮助他们(拉5:1-2),直到圣殿完工。我们今天有基督的十字架,有圣灵的宝剑,就是神的道。
我们注意到,殿建成后,以色列人立即回到祭坛。“以色列的祭司和利未人,并其余被掳归回的人,都欢欢喜喜地行奉献神殿的礼。行奉献神殿的礼,就献公牛一百只,公绵羊二百只,绵羊羔四百只。又照以色列支派的数目,献公山羊十二只,为以色列众人作赎罪祭。”(拉6:16-17)
然后,“正月十四日,被掳归回的人守逾越节”(拉6:19)。从出埃及记中我们读到,“要无残疾一岁的公羊羔,你们或从绵羊里取,或从山羊里取,都可以。要留到本月十四日,在黄昏的时候,以色列全会众把羊羔宰了。各家要取点血,涂在吃羊羔的房屋左右的门框上,和门楣上……这是耶和华的逾越节……这血要在你们所住的房屋上作记号,我一见这血,就越过你们去,我击杀埃及地头生的时候,灾殃必不临到你们身上灭你们。你们要记念这日,守为耶和华的节,作为你们世世代代永远的定例。”(出12:5-14)在神的救恩历史中,“出巴比伦”是“出埃及”的续篇。神子民命运的每一次转变、灵性的每一次复兴,都以守逾越节为标志。这也提醒新约信徒,回归十字架是教会复兴的标志和转折点。
四、回到圣经:重读神的律法
这次复兴的第四个特点是:重新回到神的律法,即回到圣经。
以斯拉记第7章一开始有几个看上去十分简单的字,“这(些)事以后”。这里说“这(些)事以后”,读经时我们会觉得是三五天最多三个月五个月“以后”;但实际上已经是58年“以后”了。我们要对书中的时间跨度有一个概念。
这58年中发生了什么?圣经没有讲。但以色列人当时的生活情景,却暗示了58年间发生了什么:耶和华的律法被忽略了。因为以斯拉听众首领说:“以色列民和祭司,并利未人,没有离绝迦南人、赫人、比利洗人、耶布斯人、亚扪人、摩押人、埃及人、亚摩利人,仍效法这些国的民,行可憎的事。因他们为自己和儿子,娶了这些外邦女子为妻,以致圣洁的种类和这些国的民混杂。而且首领和官长,在这事上为罪魁。”(拉9:1-2)
照着神的旨意,用新约圣经的话说:他们是被拣选的族类,是有君尊的祭司,是圣洁的国度,是属神的子民,要叫他们宣扬那召他们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参彼得前书2:9)。但现在,他们“圣洁的种类和这些国的民混杂;而且首领和官长,在这事上为罪魁”—他们无法脱去他们祖宗“所传流虚妄的行为”!
神要用他的道—他的律法—来洗凈他的子民,所以“这以斯拉从巴比伦上来,他是敏捷的文士,通达耶和华以色列神所赐摩西的律法书。王允准他一切所求的,是因耶和华他神的手帮助他”(拉7:6)。7:10节又说,“以斯拉定志考究、遵行耶和华的律法,又将律例典章教训以色列人。”此节是对第6节的进一步解释。以斯拉对律法的“通达”,表现在他的定志“考究”、“遵行”及“教训”三方面。“考究”是为了精熟于神的话,“遵行”是要活出神的话,“教训”是要叫他人也同样明白耶和华的律法,遵行神的律例典章。
于是我们从尼希米记第8章中看到这样一幅画面:
1.到了七月,以色列人住在自己的城里。那时,他们如同一人,聚集在水门前的宽阔处,请文士以斯拉,将耶和华藉摩西传给以色列人的律法书带来。2.七月初一日,祭司以斯拉将律法书带到听了能明白的男女会众面前。3.在水门前的宽阔处,从清早到晌午,在众男女一切听了能明白的人面前,读这律法书。众民侧耳而听。4.文士以斯拉站在为这事特备的木台上……5.以斯拉站在众民以上,在众民眼前展开这书。他一展开,众民就都站起来。6.以斯拉称颂耶和华至大的神。众民都举手应声说,阿们,阿们,就低头,面伏于地,敬拜耶和华……8.他们清清楚楚地念神的律法书,讲明意思,使百姓明白所念的……17.从嫩的儿子约书亚的时候,直到这日,以色列人没有这样行。于是众人大大喜乐。18.从头一天,直到末一天,以斯拉每日念神的律法书。
以斯拉记3章讲到“他们如同一人”,“在原有的根基上筑坛”;现在尼希米记又记载他们“如同一人”,来领受神的律法。“以斯拉站在众民以上,在众民眼前展开这书。他一展开,众民就都站起来。”那是一种面对上帝的敬畏之心。这样的画面应该出现在今天的教会。我们今天必须持定十字架(神的祭坛)与圣经(神的律法),这才能使神的子民变得“如同一人”,才能够合一。
五、撕裂心肠地悔改
这次复兴的第五个特点是:真实的悔改与生命的更新。
第一,他们因神的话而战兢,对所犯的罪有清楚的认识—“这事作完了,众首领来见我,说:‘以色列民和祭司,并利未人,没有离绝迦南人,赫人,比利洗人,耶布斯人,亚扪人,摩押人,埃及人,亚摩利人,仍效法这些国的民,行可憎的事。因他们为自己和儿子,娶了这些外邦女子为妻,以致圣洁的种类和这些国的民混杂。而且首领和官长,在这事上为罪魁。’我一听见这事,就撕裂衣服和外袍,拔了头发和胡须,惊惧忧闷而坐。凡为以色列神言语战兢的,都因这被掳归回之人所犯的罪,聚集到我这里来。我就惊惧忧闷而坐,直到献晚祭的时候。”(以斯拉记9:1-4)
第二,他们在神的恩典中认罪悔改—“献晚祭的时候我起来,心中愁苦,穿着撕裂的衣袍,双膝跪下向耶和华我的神举手,说:‘我的神啊,我抱愧蒙羞,不敢向我神仰面,因为我们的罪孽灭顶,我们的罪恶滔天。从我们列祖直到今日,我们的罪恶甚重,因我们的罪孽,我们和君王,祭司,都交在外邦列王的手中,杀害,掳掠,抢夺,脸上蒙羞,正如今日的光景。’”“以斯拉祷告,认罪,哭泣,俯伏在神殿前的时候,有以色列中的男女孩童,聚集到以斯拉那里,成了大会。众民无不痛哭。”(以斯拉记9:5-7;10:11)
这是复兴。今天我们还有哪一个人为自己的罪流泪痛哭啊!我们已经在罪中越活越适应了。
第三,他们有悔改的行动—“祭司以斯拉站起来,对他们说,你们有罪了。因你们娶了外邦的女子为妻,增添以色列人的罪恶。现在当向耶和华你们列祖的神认罪,遵行他的旨意,离绝这些国的民,和外邦的女子。会众都大声回答说:“我们必照着你的话行!”(拉10:10-12)弟兄姊妹,如果我们今天听见以斯拉指着我们每一个人说,“你们犯罪了。你们增添了教会、神子民和基督徒的罪恶,你们得罪了神,你们要悔改!”我们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
六、我们怎么办?
一个漫长的复兴,100年的时间跨度。神“激动”以色列人的心,如同一人回耶路撒冷,找到原有的根基,建立祭坛,立定圣殿的根基,重新来守神的逾越节,然后,最重要的,重读神的律法。对我们今天的基督徒来讲,复兴是这样的一个过程,有这样的一些特点。我们该怎么办?答案是,回到耶稣基督的十字架。如果说以色列的“稍微复兴”,是从“在原有的根基上筑坛”开始,我们今天教会的复兴,也必须是从十字架开始,从回到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的真理开始。以色列的献祭若不是指向那末后的一次更伟大的献祭,献祭在神眼中就全无意义。希伯来书10章说,燔祭和赎罪祭是你不愿意的、不喜悦的,所以你为你的儿子预备了身体。你的儿子按照你的旨意来到世上,流血舍命在十字架上,献祭的意义才显明了。如果祭坛指向十字架;如果圣殿指向基督的身体,神的教会;如果律法书的重获是指向今天的基督徒应该回到神话语的完备规模,我们今天的复兴还有其它的途径和方法吗?让我们回到圣经,相信圣经是神无误无谬的启示,是神完备真理的规模,让我们回到这里来建造吧!相信耶稣基督的十字架就是我们今天要去寻求的筑坛的根基,让我们在这样的一个基础上来建造吧!让我们的心被神的灵激动起来,搅动起来,看清楚我们的罪,先到神的面前悔改,先让我们的主用他的宝血来洗净我们一切的罪,好让我们在他手中可以成为筑坛的人,成为建殿的人,可以传扬他美德的人。
在以斯拉记最后,开列了一个长长的名单。那是一群与外邦女子通婚之人的名单。圣经告诉我们说,祭司和利未人的官长是这个淫乱罪的罪魁。如果今天我们开列一个基督徒犯罪者的名单,列在前面的也会有牧师、传道人、长老和执事。有很多解经家说这个名单是画蛇添足。那是不对的。这个名单把悔改的真实性向我们显明了﹕它告诉我们这个名单上的人都经历了真实的悔改,生命的更新,与神重新立约,建立起一种美好的生命关系。我告诉你一件奇妙的事情,我在那个名单上看到了自己的名字。我看见在我的名字下面写着,骄傲,自义,不圣洁,偷窃神的荣耀,常常随从肉体的私欲,不顺服圣灵。我承认自己只要剎那间离开圣灵的引导,就会掉入很深的属灵黑暗。但因着主的怜悯,我悔改了,我的名字就在悔改的名单上。你看见你自己的名字了吗?你看见自己的罪了吗?让我们来悔改,然后进入复兴。更深地悔改,更深地经历耶稣基督宝血洗罪的能力,更深地经历神十字架工作的深度和美好!这一切都是圣灵的工作,他推动着我们。弟兄姐妹,今天,你如果是一个愿意复兴的人,从悔改开始,因为神已经搅动了我们的心。
王峙军 来自中国大陆,传道人,本刊主编。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 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