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我的婚姻见证
2016/8/2 13:39:29
读者:8862
■老海

生命季刊 第56期 2010年12月

 
第一部分:我的第一段感情故事
“他从高天抓住我,把我从大水中拉上来”(诗18:16)。
我是在1993年10月份认识主的。这之前,我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情感经历。那时我大四,她大二,时值青春,情感挚真,我们都用心来营造这一片爱情的天空。虽在同一校园,彼此却飞鸿不断,且都用日记记载着相处时光的点点滴滴。那真是一段以爱情为信仰的年代,我们将诗意洒满所经过的每一段路径。毕业离校时,她背着父母和我一起去黄山、南京、北京,后来又来到我的家乡内蒙古。我们信誓旦旦,挽留着正一点一滴消逝的光阴。毕业以后,我单纯地相信,两年以后我要考回我们就读的同一所大学读研究生,而她也会等我两年,一起考研,共赴美好前程。值得一提的是,在我们离别前的那些日子,虽然身体和心灵都走的很近,我也有着蠢蠢欲动的可怕情欲,但却蒙神保守没有去越轨犯罪,这在我归主之后令我极其感恩,也成为我日后良心得平安的一个极大因素。
然而三个月之后一切全都改变了。她给我来信说和我相处觉得太累,没有盼望。甚至说﹕“我们的爱情是一个美丽的错误,其实我并不爱你。”我备受打击,有如晴空霹雳,痛苦又愤激。一个以爱情为偶像的人开始承受偶像破裂带来的一切痛苦:备受心灵的煎熬,常常整夜失眠。直至1993年10月我信主之后才从痛苦中走出。1995年3月份,我带着神的爱和饶恕去到学校和她分享我的信仰并真挚祝福她和她的男友。那一年的圣诞节,我收到她的贺卡,上面说:“大约主真是万能的,他赐给了你一份平安的心态……”
这是我生命中第一段感情故事,虽然是痛苦的经历,却也是分娩的经历。因为神借着这段经历将我带到了救主耶稣的面前。不仅如此,这一段感情也是我进入婚姻之前的一个序曲,使我明白人间的感情是多么的脆弱无定,除非救主耶稣作为婚姻的盘石。
第二部分:走在情感的旷野中
耶和华如此说:“你幼年的恩爱,婚姻的爱情,你怎样在旷野,在未曾耕种之地跟随我,我都记得。”(耶2:2)
此后有近十年的时间,我走在了情感的旷野之中。1993年10月是我人生的一个极大的转折,那时基督耶稣进入了我的生命之中,使我的心备觉甘甜,深感奇妙。我的人生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境界,因为救主在我的心中,使得全世界都黯然失色。我每天都陶醉在重生后的喜乐境界里,巴不得所有的人都来分享我的感受。我告诉所有的同事、朋友和同学,我是基督徒了。我彻底地戒掉了烟、酒以及一切浪费生命的娱乐,也不再开那些无益的玩笑了。并且写了退团申请,郑重地向单位公开我的信仰。我每日读经、祷告,定期去聚会,遇人就讲福音。虽然在随后的三年中我在单位里也饱经试炼,但我内心的甘甜却与日俱增。而且神在我的志向上也做了彻底的扭转,从前我向往读书深造,也羡慕大城市的生活;但神在我的心中做工,使我看到人生的虚空和痛苦,我便向往能去做传福音的工作。1997年元月份,我经过三天的禁食祷告后,做了一个一生中的重大决定:就是辞掉了那份很稳定、收入也不错的工作来服事主。这意味着我将不再有收入,也不再能分到房子,以后结婚成家、奉养父母都会面临很大的困难。再说当时也没有一个人或一间教会来支持我的服事。一切都看起来很不现实,也不为人所能理解。但我的内心却非常的平静,似乎一切的道路都在神所给予我的信心之中。我相信他是慈爱、全能和信实的主,他必会顾念我一切的需要。
从那时到2008年,我就一直投身在农村与边远地区的布道工作上了,有一半的时间在外面,另一半的时间在市里学习装备。神也将有同样负担的同工赐在我身边,我们同吃同住,一起事奉。
自我信主以后,我就决志要找一位能和我同心同工的基督徒为婚姻伴侣。97年我辞职全时间事奉后,既无房子,又无薪水,可选择配偶的圈子就更小了。再加上我年龄也一年一年的增加,很快就越过了正常的婚龄。虽然我年轻时英俊风趣(别人这样说我),也不乏有女孩追,被我谢绝的也不少。但年龄使这些优势渐渐地失去,由于我经常去农村,看起来的年龄比我实际年龄还要大。再说即使女方愿意,人家父母一听我这样的情况,也会断然拒绝。有一次在农村,一位农民跟我说,“像你这样的情况,我就是有女儿也不会嫁给你。”我的父母也为我着急,从前他们以我为光荣,因为我是老家第一批应届考上重点大学的两个人之一,他们满以为要跟上我享福,谁知我事奉了主,清清苦苦,连成家也困难了。
诚实地说,我一点也不后悔我花费在农村的那些岁月,一点也不后悔能辞去工作,两手空空地来事奉我的主。那些年我的心离主实在很近也很甜。我为自己能将青春年华花费在主的身上感谢神。我曾经是一个以爱情为偶像的浪漫男孩,神却借着这些年农村的旷野生活,除掉了我心中的偶像,使我将最纯的爱归给耶稣基督。同时那几年也是我信心飞速成长的时期。虽然在外面的环境来说,我的一切都变得毫无着落,结婚的指望也随着我的青春年华一起埋葬在穷乡僻壤里;但信心之眼在我的里面却越来越明亮起来。我相信神在我的生命中有他的美意,也相信他是我婚姻的主,他定会为我做最美好的安排。我那时经常以圣经人物自勉:在我读经的时候,所有关于善美女性的经文,我都化作祷告,为着我未来的婚姻做准备。
现在想起来,那时我们在一起的几个大龄同工过着何等有福的生活。我们彼此安慰,共同服事,一起面对彼此生命中时起时伏的幽暗。有一次,我在试炼之苦中感到低落的时候,一位同工过来跟我说,“你知道吗?刘弟兄,当神的时候到了,我们想多过一天单身的生活也不可能了。”果然一年之后,我们几个同工都相继进入了婚姻。回想起这段经历,此刻的我,心被恩感,泪如雨下。那之后不久,和我们相伴十几年的另一位年逾六十的老同工也进入了婚姻的殿堂,谁能阻挡神恩待人的时刻呢?
第三部分:遇见神赐的配偶
“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赛55:9)
从1993年到2003年的十年时间,神实在给予了我极好的预备。透过那些年旷野的经历,使我得着了一个完全为神旨意而活的心,也倒空了我内心喧嚣的尘世之爱,使我能谦卑地领受从神来的一切预备。我的生命也成熟了许多,愿意照神的意思来拣选配偶,不是照自己的意思。因为他的意念高过我的意念,他的道路也高过我的道路。
在2003年的七月,我到另外一个城市讲道。聚会的地方是在一位姊妹开的幼儿园里,有十几位弟兄姊妹来参加,其中也有我的姐姐。讲完道后回姐姐家的路上,我在前面走,背后有两位姊妹窃窃私语,大意是想介绍这里的一位姊妹和我见面,看能否考虑谈婚的可能。这位姊妹是一位寡妇,且带着一个五周岁的女孩生活。回到家中,姐将她们的意思告诉我时,我的心很抵触,觉得这是一件完全不可能的事情。但我姐说一位很值得信赖的姊妹告诉她,“别的姊妹我不敢保证,但这位姊妹真的很好。”然而我的心却丝毫不为所动。
那一周的聚会分明能感受到神同在的荣耀,我的心浸润在属天的喜乐中。在那一周里,我也听到好多关于这位姊妹的故事﹕她如何贤惠善良,爱神爱人,且她准备要考神学院去服事神。她给我留下的印象也不错:皮肤白晰,美丽温柔,待人真诚,服事殷勤。她的小女儿也很可爱,白白净净的。她在那所幼儿园任教,兢兢业业,深得园长和家长们的喜欢。
说来也奇妙,在第一次离开那里时,她正好和我坐同一趟车来我所在的城市参加神学考试,同行的还有另外一位弟兄。她的性格热诚而又内敛,稳重又有些天真,和她在一起我很平安。似乎她对我颇有好感,临下车时将她所有的酸奶都送给了我,而我也半推半就的接受了下来。接下来的时间我似乎遗忘了这件事情,但姐姐给我打电话时告诉我,让我将心向神敞开,去寻求神的旨意。又说那里的姊妹们很热心此事,而“她”也很有此意。不知为何,我的心也像上次接受酸而甜的奶一样,不置可否地领受了下来,愿意寻求神的旨意。
第二次去那里的时候,圣灵在聚会中的工作依然十分明显。这次姊妹们安排我俩有一次单独的交通,我感受到她有些羞赧,但内心很仰望神,那一次我们的谈话拘谨而又愉快。然而,离谈婚论嫁还有好大的距离。对我来说,内心的情感已经向异性关闭太久,如果不是神迹,我内心层层的隔膜不会容让任何一个女性进来,更何况一个像她这样带着孩子有过婚史的人呢?一周事奉的时间很快就要过去,我向神祷告,如果是神的旨意,求神使我清楚地知晓。虽然和她相处并不为难,众人也都在为此事祷告,但我却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动。于是在一个晚上聚会结束后,我悄悄地决定第二天要回到我所在的城市。结果有一件奇妙的事情发生了,她的小女儿,我一直没有和她说过话,她也似乎一直是安静地陪伴着大人,突然冲出来,拉着我的自行车,又回头和她的妈妈说:“你别走,等等,妈妈,出来,我们一起走。”我的心顿时感到神极大的同在,我和她们母女俩一起去到她们居住的那个狭窄漆黑的巷口,然后告别。回到姐姐家时,我有一种很深很奇妙的感觉,觉得这件事情必定是神的旨意。它正以我无法抗拒的步伐向我走来,而且越来越清晰。
第二天早晨,我去到她所在的幼儿园,前面说的那位可信赖的姊妹,同时也是我们这件事的牵线人跟我说:“真奇怪,早晨佳佳(孩子的原名)在我家不停地写一个字:‘爸’。”而“她”来幼儿园的时候也跟别的姊妹说:“孩子昨天晚上回去跟我说:‘妈妈,你给我找个爸爸好吗?我叫××叔叔爸爸好吗?’”据我所知,“她”不是一个轻率的想要早早嫁出去的女人,而孩子的心更是单纯的,一个失去父亲的孩子不会轻易愿意让别的人做她的父亲的。那一天我的心无可抗拒地被神打开了,我仿佛听到了神的声音,也听到一个失去父爱的孩子对父亲的呼唤,我不忍心也无法去拒绝。我感受到在我正因为神旨不明准备回家时,神借着一个小孩子将他的旨意告诉了我,于是我多呆了两天。奇妙的是,神也渐渐地将她放进了我的心,我也开始喜欢上她了,甚至有爱意萌生了。
在第二次分手时,爱意在我的心中悄然的开始发芽。当时的日记记下了我当时的感受:
“真爱是一个奇迹。只有真爱的主才能创造,才能生发,才能结果。男人的挣扎是失落了肋骨,女人的挣扎是离开了贴心的部位。除了神,没有谁能将女人带到男人面前,更没有谁能将女人放回到男人的贴心之处……我与慧的相遇是一个神迹。愿神怜悯我,使我的心在寂静之中由神来完成他的放回之工,也深信爱情之歌将由此写下,并从我的口中发出,而且日益甜美。”
但看起来依然道阻且长。我的父母是否会同意?她的家人是否会同意?我是教会同工,教会是否会同意?但在我准备接受神旨意的同时,有一个信心的意念在我的里面是,他们都要同意,而且很快要同意。果然,我回老家探望父母时,试探性地提到这件事,没想到我的父亲竟然一口答应说:“有个小孩很好,我要供她上大学。”我的母亲也说很好。神真是在他们心里动工了,使他们愿意自己的儿子有这样的婚姻。而我回到教会和同工们分享时,大家都说听见后内心很平安。我和一位牧者说这件事时,旁边他的师母说:“既然是神的旨意,为何不手拉手快快地进入婚姻呢?”神也真的是在教会做工了,他们如此快地印证了此事。当她跟她的家人说这件事时,他们也很快就答应了。
第三次我去到那里时,一切都已不再一样了,我和她在一起相处时感到出奇地和谐,而且神使我更真实地看到她身上诸般的美德:诚实、殷勤、谦卑、怜悯、爱心等等,我在神的旨意中也大大找到了安息。
在第三次分手的时候,爱意在我的心中已开始吐穗结实了,有当时的日记为证:
周三 2003年9月24日
清晨醒来,心里有一份温柔、甜蜜的感动,以至于停下祷告,由不得要写下来。昨晚分手时的场面还记忆犹新,令人幸福和陶醉。我真的从心里爱上慧了。我的心、我的人都被爱的力量浸润和打动着……主啊,求你教导我们怎样相爱,也求你使这份你所发动、你所指示的爱畅流不息,并且开花结果。因为你曾说:“人在爱上完全,便是完全。”我的主,你把慧和佳佳这两个宝贝带到我的生命中,求你使我能把你的真爱带给她们,也求你使我能真正成为一位爱的仆人,如你的使徒约翰一样。也求你使这个家庭能在世间向千万个家庭传讲、见证你的爱,使你宝贵之名能被尊崇。但我是一个软弱的受造之物,也是一个被罪和世俗污染的罪人,求主忍耐我,也求主帮助我,使我知道“你能够”,也使我知道你是我们这个家庭的主。
到此,所有的幽暗阴翳都已变为光明,我们都乐意去接受神的旨意。2003年10月2号我们第四次见面的时候,我们平静而又确信地举行了订婚仪式。在一些相近的肢体的环绕之下,在上帝面前,我们彼此将自己承诺给了对方。自此,我的心、我的祷告都进入了安息,等待着婚礼的那天!
第四部分:神圣而简朴的婚礼
“于是波阿斯娶了路得为妻。”(得4:13)
当读到上一部见证的时候,我预料到读者的心会有些不很通畅,难道这就是等候了十年的婚姻吗?神的恩典在哪里呢?正像当我准备结婚的时候,有关心我的人觉得这个婚姻不般配。还有的人误解,以为我年龄大了,又是贫穷的传道人,出于无奈的选择。我以基督的诚实回答:他们这样的观念都来自世俗。如果他们读圣经的话,就知道寡妇和孤儿在神眼中是何等的宝贵,我是神的仆人,为何神不能引导我去爱他所宝贵的人呢?我曾是一个以情感为偶像的人,但神以旷野的经历预备了我一颗虚空的心,使我完全为他的荣耀而活,而后他将两个宝贵的生命一同放进我的生命里让我去爱。我们的结合和属世的爱情完全不同,是神圣之爱将我们连在了一起。因此,我不觉得我们在一起是一件委屈或不光彩的事,我巴不得告诉全世界,我深深的以神的旨意为荣,愿意我们的婚姻能成为一个独特的途径,去向世界见证神的大爱。
我跟基督徒朋友说:“我祷告十年的功效,我向神要一个妻子,神还多送了我一个女儿,真是所赐大于所求。”我们给女儿取了一个新的名字叫“以琳”,意思是甜水,表示苦尽甘来,我姓刘,所以念起来有“流着甜水”的意思。我们盼望她的生命能成为浇灌祝福多人的甜水。
我们将结婚的日子选在2004年1月11日。我的解释是三个1,表明我们三个人要成为一个家庭了,经上说:“三股拧成的绳子不容易折断。”神要与我们这三而一的家庭同在。
我所信的真是使无变为有的神。因为我结婚的时候还是两手空空,我只有一百五十元的存款。但神却使我的婚姻丰丰富富,一无所缺。实在地说,我也不仰赖任何人,在我结婚前三个月,我亲爱的父亲要给我两千元让我去饭店摆宴席,我谢绝了。因为我开始事奉神时就告诉他们,我的神会养活我的,我不让他们为我出一分钱,因为我不能更多的给予他们已是我的亏欠了。写到这儿的时候,我不禁流泪,因为我亲爱的父亲在我们结婚前两个月竟然离我们而去了。那一次竟然是我们最后一次的见面。他看着他亲爱的儿子要有一位贤惠的妻子和一个可爱的女儿,他却不能来参加婚礼,撒手离开了我们。
慈爱的天父却亲手来给我操办婚礼。他感动了好多亲爱的朋友和弟兄姐妹来为我们安排一切。我几乎没有什么操劳。我感谢我的中学同学,没有离弃我这个穷朋友,倾财费力来帮我。我也感谢教会的弟兄姐妹,他们帮我租房子、布置家、计划婚礼。可以说我整个的婚礼都流淌着他们的爱,我也将终生难忘。
我们原打算当天直接去我未婚妻子所在的城市娶亲,由我亲爱的朋友增辉开车和我一起去。但前一天晚上她打来电话说她们第二天一早要坐火车来。没想到第二天正好是雪花纷飞,感谢神的安排,如果按原计划,婚礼恐怕就难以进行了,因为高速公路下雪时封车。她们若临时安排,怕又耽误了火车。神的眷顾竟是如此细微。
婚礼如期举行。在一间小小的教堂里,我们举行了婚礼仪式,我与慧在神面前正式结为夫妻。以琳怀着激动的心情在一群小朋友中跳跃着,感受着神的祝福。弟兄姐妹们一个又一个地为我们祝福、歌唱。整个会场恩典满满,歌声缭绕。顺带提一下,我因为顾及弟兄姐妹们会有送礼钱的负担,所以一概不设礼单,爱我们的人可以自由来参加我的婚礼。没想到婚礼一结束,我未信主的朋友们竟上来,把一大把钞票从我的脖子里塞进去,说:“我们也祝福你!”那一天我看到神的爱、肢体的爱、朋友的爱源源不断地浇灌在我们的头上。真的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婚礼,虽没有世界婚礼的阔绰和繁琐,但却充满了真心的爱和祝福。我一位未信主的朋友说:“气氛真好!感觉灵魂被放到水里给洗了一遍似的!”一位弟兄后来跟其它弟兄说:“参加完刘弟兄的婚礼,我真觉得我该好好为主活了。”还有一位弟兄说:“刘弟兄一无所有,只有一本圣经,祷告神,却什么都有了。”
婚礼圆满地结束。我携着我美丽的妻子和可爱的女儿,幸福地回到了我的新居。感恩的心在我们家中萦绕不已,我们一起跪下赞美,将荣耀归于那位配合我们、又为我们安排万事、丰富荣耀全能的阿爸父!愿这个家庭能成为一个新的祭坛,为着那位在祭坛上被杀的羔羊,万世的救主耶稣基督而活。
 第五部分:才德的妇人
“才德的妇人谁能得着呢?她的价值远胜珍珠。”(箴31:10)
当我们将礼服和婚纱脱下,当余音袅袅的婚礼欢歌化作溪流潺潺的生活小夜曲时,当两个遥遥相隔的爱人成为日日相伴的夫妻时,当天使在空中的剪彩变作生活中流动的祝福时,我们开始了流光溢彩的婚后生活。我曾经说过,我用心为我的未来妻子祷告十年,也将圣经中关乎敬虔妇女的美德倾注在祷告中,在本章我要告诉读者神赐给了我一个怎样的妻子。
我的妻子是一个爱丈夫的人。她极其爱我,几乎所有的心思都在我身上。有时我在吃她为我做的美味佳肴的时候,我感受到她在旁边静静地看我,眼睛里满了爱和欣赏。每一个来我家的人都能感受到我妻子对我的爱,就是在去年,有一位外地来的女宣教士都说我妻子在看我的眼神里有初恋的目光,她觉得好感动。有时我从外地事奉归来时,她站在巷口远远地迎接我,眺望着她风尘仆仆归来的丈夫。她常常跟所有的人说:“我的丈夫近乎完美。”我在旁边赶忙纠正她,但我知道在她的心里的确如此。在她爱的眼光中,我是完美的。
我的妻子是一个勤劳的人。在我们刚订婚的时候,她就说:“我要用我勤劳的双手来养活这个家。”她让我不要为生活操心。果然结婚以后,她将我们的家料理得整整齐齐、干干净净,我记得第一年的年终,火炉炙烤着我们温暖的蜗居,她经常操持家务到深夜。我在早晨醒来时,看见旁边一张熟睡而幸福的脸,我的心便感动不已。第二年,我妻子便去一家幼儿园上班,带着女儿,早出晚归,我常常独守空居,翘盼着她们的归来。听见车铃声,欢喜出去迎接,但见夕阳下,她拖着疲惫而幸福的身影走来,每一次书包里都带着给我打回来的可口饭菜。我是一个生活简单而又拙于家务的人,妻子对生活的挚爱和勤俭使我的生活更加完美了,使我更加有活力、更加有爱心地事奉主。
我的妻子是一个孝顺的人。从一进我家到如今,她和我家的每一个成员都保持着亲切和融洽的关系。她对我的母亲更是孝顺备至,体贴入微。无论我们生活怎样,我妻子都保持每月将我们收入的十分之一奉献给神,另外十分之一给我的母亲。经常为我的母亲买衣服,一有时间就接过来伺候,她们在一起能整夜的谈心,没有任何的隔阂。她对我的两个弟弟也是尽大嫂之爱去关心。我父亲离世后,她就跟我说:“爸不在了,我们照顾两个弟弟吧!”在我家那些经历重大试炼的幽暗岁月,她像一束光一样照在每个人的脸上,使我们对于未来的生活充满盼望。我弟弟说:“嫂子跟姐姐一样亲!”我姐姐和姐夫也跟她关系甚笃,经常电话往来,畅谈家事。如果说我妻子像路得建立波阿斯的家庭一样来建立我家,我想一点也不为过,了解她的人都能证实这一点。
我的妻子是一个好客的人。从我们一结婚,我家的客人就络绎不绝,有神的仆人、弟兄姐妹、亲戚朋友,我妻子总是全力以赴地去款待他们。她也很乐意专门安排时间请人来吃饭。在结婚初期,她经常请那些单身的、困苦的、寄居的弟兄姐妹来我家吃饭。每一次吃饭时,她都能将饭菜筹备得既丰盛又节约,她的态度既热诚又尊重,客人往往会流连忘返。妻子是一个极具爱心的人。有一次,她在大街上看见两个乞丐,她就带着他们一起去了饭馆,请他们美美地吃了一顿。我的女儿在旁边也深受教育。妻在这方面也极大的辅助了我的事工,使我们成为一个为着神的国敞开的家庭,使更多的人能得着激励,更好地去为神作见证!
我妻子的美德还有许多,我就不能一一列举了。请读者读到我妻子的品行时不要误解我的意思,以为这一切都是她天然的美德。这是与真理不符的。我倒要感谢我的主,他垂听我的祷告,借着许多的苦难为我造就了一个贤德的妻子,使我能一生受益匪浅。
在我结婚七周年即将临近的时候,我为着神奇妙的赐予深深地感谢神!
第六部分:磨合与成长
“若不是耶和华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劳力。”(诗127:1)
好多人羡慕夫妻双方都是基督徒的婚姻,尤其是传道人的婚姻。他们认为传道人的家必定是一块幸福的圣地,其实传道人的家庭有更多的争战和压力,因为教会会对我们有更高更完美的要求,我们自己也期望能展现给大家一个优美而和谐的家庭。当然人性中的罪恶和灵界的攻击也会滚滚而来,使得建造家庭的努力倍受挫折,有时甚至也想灰心放弃。但神始终是信实的,他是建造房屋的主,所有的建造都不会枉然劳力。
结婚七年来,我俩一直在期望这门课上接受训练。在我们接受婚前辅导时,牧者要求我俩都写下结婚以后对于配偶的期望。我俩就都很认真地一条一条地去写,每个人都写了十几条。牧者将每个人的期望清单又复印了一份,交给配偶,我当时想,这样可好,她该努力去满足我的期望了。没想到牧者让我们将自己手中的那一份写给对方的期望清单完全撕碎,扔在垃圾桶里,将对方的期望清单保存起来。然后告诉我们,你们婚后的生活也要如此:要死掉对于配偶的期望,记下配偶对于自己的期望。这真是一个使我们受益无穷的真理。这样一来,我们都是以一个感恩的承受者进入了婚姻之中,而不是一个骄傲的要求者。期望是所有关系中的隐藏杀手,更是破坏婚姻葡萄园的一只狡猾的小狐狸。
我在上一章讲到我妻子极其爱我,可这份爱因为没有在基督里过滤和成熟,反而构成了对我的压力和要求,因为她要求我也这样去爱她,不然她就会不满足甚至受伤。这样无形中在两个人的关系中有了偶像的色彩,爱情取代基督成为了偶像。正像一位神学家所说的,所有的关系若不是借着基督,都有着拜偶像的本质,其结果就是痛苦和失望。我们在这种痛苦和失望中也经历了一些时日,直到彼此之间的爱在基督里纯净和成熟起来。她在情感上要求我做一个浪漫的情人,在生活上要求我做一个体贴的爱人,所以在结婚初期,她常常受伤,而我还莫名其妙,不知为何。我因为这样的事情屡屡发生,对自己也很失望,因为我妻子灵命尚显稚嫩,她所要求的只有在基督里才能满足,否则就会成为关系的毁坏之因。而我因为是教会的传道人,所以不知不觉对我的妻子有着另一种要求,我要求她在灵修和查经上要花足够多的时间,也要求她言行举止在人面前万般谨慎。结果她也同样负担不起。有时我的眼光里也会流露出无奈和失望,她更觉无地自容。其实我这样的要求也使得我悄悄地扮演了基督的角色,一方面使我自义,另一方面使她灰心。记得七年来不止一次我俩在痛苦过后彼此沟通,不外乎总结这两方面的期望带来的苦果。随着不断的磨合,神也在悄悄地做工,我们俩竟都成熟起来了。她的爱在基督的大爱里变得宽广和坚韧起来,我的期望之石也松手掉在地上。我的妻子看见了一个从神而来的丈夫,而我也看见了一个从神而来的妻子,婚姻在各自的放手之中竟也成熟起来,在我俩的磨合之处竟开通了一条宽阔和平坦的大道,使我们的关系能更自由、更畅通。
此外,我的妻子是一个用心去生活的人,有时她会落在情绪化的波谷之中;而我是一个用脑去生活的人,有时我会成为一个脆弱的理想主义者,从而沮丧得要死。当我们的灰暗地带正好交集的时候,也会一起进入阴影的笼罩之下。有一次她带着情绪向我走来,而我当时正在沮丧当中,我竟有了轻生的念头,诅咒自己的生命,希望能早早离世。当然光明很快又复临我们中间。在这些幽暗的经历中,我们也学会了体恤对方,体谅彼此的弱处,将情绪和事实分开,在温柔之中等待着阴影的离去。到了现在,我的妻子竟能聆听我的倾诉,消解并医治我在事奉道路上的一些情绪的暗伤,使我黑暗的周期能越来越短。
从我们的实际经历来看,每一次的磨合都是促进我们和神的关系以及彼此之间的关系的机会。在磨合之痛时,先有一方去到基督的面前,为婚姻得着医治和出路;有时我们去找更成熟的牧长,也得着了从神来的教诲,二人往往和解而归;更得益于许多弟兄姐妹暗中的代祷,使我们婚姻中的摩擦往往有惊无险,反而受益更多,为我们的人生和事奉积累了许多宝贵的经验。七年以来,我可以感恩地说,我们之间没有未曾修平的隔阂,没有未蒙原谅的过错,也没有未得医治的伤害。大牧人基督耶稣带领我们到如今,相信他必会继续带领我们,使我们为他在婚姻中的恩典和真理去做更美好的见证。
第七部分:亲爱的小儿以撒
“儿女是耶和华所赐的产业,所怀的胎是他所给的赏赐。”(诗127:3)
我们结婚的第三年,也就是2006年7月20日的下午5时40分,我们的小儿出生了。我和以琳、母亲围绕在产房,度过了那个喜气洋洋的无眠之夜。小儿的啼哭声好像一曲美妙的乐曲,温柔的父爱从我的心中整夜流淌不止。我的女儿也被幸福感充满,一夜无法入睡,她说:“妈妈生了一个宝宝,是为我们大家生的。”我的母亲是第一个怀抱小儿的人,这个天上来的宝贝使饱经风霜的老人幸福满怀。我的妻子承受剖腹的产难之痛呼呼入睡,天父以幸福为帕蒙在她的脸上,她内心的恬静借着嘴角的一缕微笑泄露了出来。
我们给小儿取名为“以撒”,希伯来文的意思是“他在笑”。当时这个名字将神对整个家庭的祝福恰如其分地表达了出来,每个人的脸上都有发自内心的微笑。我的一位朋友看着我,跟我的妻子说:“他的脸上有天使般的亮光,是从未见过的。”电话和短信雪片般地飞来,所有的亲朋好友也都一起被卷进了“笑”的浪潮之中。
回想小儿这三四年的成长,每一个细微的变化都历历在幕,最动人的是儿出生两个月时,我外出一周回来时,“儿的嘴扁扁的。”我们排练圣诞节目时,他穿着红棉袄,躺在众人中间感受着如潮起伏的歌声;儿生病时,我们以爱心和祈祷来作战。我和妻每日都惊讶地看着儿子的成长:跑步,说话,骑车,背诗,说英语,唱歌……每日儿子都对着爸爸的耳朵,亲切地说:“我是爸爸的宝贝,我爱你。”
以撒实在是神在我们生命中一个很深很美的祝福,我们也小心翼翼的承受着这一份的祝福,愿像亚伯拉罕一样,能将心中最美的祝福献给上帝。愿我和我家,无论何等境遇,都能紧随他的脚踪!

老海        中国大陆传道人。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 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