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从大卫的人生看灵修
2016/8/2 13:42:46
读者:6280
■施玮
生命季刊 第56期 2010年12月
 
 
基督徒大都知道灵修的重要。灵修和读经、祷告等一样,是基督徒生活中的“基本功”,但若是把灵修仅仅当做一件必需做的事情来“承担”,就难以真正尝到灵修的甘美,也难以将灵修化入我们的日常生活,难以认识到灵修其实就是我们属灵生命的操练与成长,是随时的、一生的。
基督教中灵修的概念来自于“灵”和“修”这两个字。根据圣经中的启示,灵来自于上帝,当“耶和华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名叫亚当。(2:7)“属灵”的人,就是由于神的灵—圣灵的内住,而属乎圣灵的人。因此,灵修的前提是:神将他的灵赐给人,并且神让他的灵内住在属于他的人里面。灵修的目标就是:让我们的生命更神儿子—基督耶稣的生命,显出基督生命的荣美,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我们灵命追求的终极目标就是如保罗所说的:效法他儿子的模样”(罗8:29)。
达到这个目标的过程是需要“分外殷勤”:“有了信心,又要加上德行;有了德行,又要加上知识;有了知识,又要加上节制;有了节制,又要加上忍耐;有了忍耐,又要加上虔敬;有了虔敬,又要加上爱弟兄的心;有了爱弟兄的心,又要加上爱众人的心;你们若充充足足地有这几样,就必使你们在认识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上,不至于闲懒不结果子了。”(彼后1:5-8)
由此可见,属灵生命的成长有一个操练的过程,而这个“修”的过程不是一个自我提高、自我积累的过程,而是一个认识神的过程,这个“认识”也不仅仅是头脑中的“知道”,更是生命里与神的联结。真正的灵修神学是在日常每时每刻之中,基于恩典,活出基督。
欧迈安(Jordan Aumann)在他的《灵修神学》一书中定义道:“灵修神学属于神学科目之一,是根据神圣启示的真理和个人的宗教经验,它要界定超然生命的本质,列明其成长和发展的规律,诠释(个人)灵魂由其灵命之滥觞而圆熟的过程。”因为灵修神学是基于神的启示,并且是有关属神子民在真实生活中的实践,是“关乎一种实现且真实的基督徒存活体验,它在基督教信仰的范畴里,并以此范畴为根基,把最重要的观点和整全的生活经验结合在一起。”(麦葛福(Alister McGrath)Christian Spirituality,P2)故而,笔者尝试以圣经中记载的一个“合神心意”的人—大卫为例,借着分析他在人生不同处境中,对神的认识及与神的联结,来反思我们属灵生命成长的规律与陷阱,从而让我们思考落实于我们每日生活的灵修神学。
一、顺服、等候呈献的赞美
1. 认识自己、感恩被造
《诗篇》第100篇是一首称谢诗。诗中写道:
普天下当向耶和华欢呼!你们当乐意事奉耶和华,当来向他歌唱!你们当晓得耶和华是神!我们是他造的,也是属他的;我们是他的民,也是他草场的羊。当称谢进入他的门;当赞美进入他的院。当感谢他,称颂他的名!因为耶和华本为善。他的慈爱存到永远;他的信实直到万代。
诗中第一句呼召人前来赞美神,是向着普世之人所发的,因为人都是他所造的。保罗清楚地指出,人心里能够知道神,因为人故意不荣耀他,也不感谢他,于是心思昏暗。“神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原显明在人心里…因为,他们虽然知道神,却不当作神荣耀他,也不感谢他。他们的思念变为虚妄,无知的心就昏暗了。”(罗1:19,21)因此,人是能够认识神,也要来认识神的。
人事奉神,最美的、也是最本质的事奉就是“向他歌唱”。因此,一个属灵生命的特征和价值都在于“赞美神”,而这个赞美是出自于对神不断深入的认识。在这个认识过程中,灵修的思辨进路应当与感性进路成为互补与互动的关系,而不能是分割的。从诗中可以看到,我们对神的认识和赞美,首先是他对我们的创造,然后是他对我们的拣选,再是他对我们的引领,最后是他对我们的看顾。
伯尔纳在他的“爱的神秘主义”神学(love-mysticism theology)中,将人学习爱的进程分为四个渐进的段落:为自己的缘故自爱、为自己的益处爱神、为神的缘故爱神、为神的缘故自爱。“爱自己”是一种本能,但人却不真正懂得如何来爱自己,也就无法满足自己对爱的需要。“这个欲求不满的自我,其实正窒碍了我们的道德发展和灵性成长。”(傅士德、毕比,《一生渴慕神》,P46)基督徒的灵修进程正是从第二段到第四段。最终达到以神的眼光来看我们自己,以神爱的方式来爱我们自己。
一个人属灵生命成长的第一步,是对自己生命被造的认识,以及在正确认识上生出的顺服、感恩、赞美。人的被造是出于神的旨意,人的灵是出于神的所赐,人所处的环境也是出于神的“安置”。“耶和华神在东方的伊甸立了一个园子,把所造的人安置在那里。”(创2:8)
2. 始于重生,顺服神旨
我们今天对于“灵修”常常有些偏误的观念:认为灵修属于奥秘、高深的事;是“成熟”基督徒做的事;是独处、默想为主要形式的属灵的事。然而,生命的成长是从有生命的那一刻开始的、不间断的一个过程。基督徒的属灵生命从何时开始呢?不是从读神学院、或进修道院开始的,也不是从领受使命、或参与服事开始的,而是从接受耶稣基督救恩—圣灵中重生开始的。
因此,灵修最基本的一个操练就是顺服神对自己生命的创造与安排。这个顺服是人从“自我中心”的价值观、世界观,转向以神的旨意为喜乐的价值观。这个顺服始于“以神为神”那一刻,对自己生命的重新认识;落实于之后生活的每一个处境中的心思意念和行为选择。
“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赛55:8-9)在一个信徒灵命操练的最初,就是要在神的面前,重新接纳和认识自己:纵向,接纳自己、赞美神的创造;横向,看自己“合乎中道”(罗12:3)。
大卫在伯利恒人耶西家的八个儿子中排行最小,但他在家族中却处于最不受重视的地位。“耶西叫他七个儿子都从撒母耳面前经过,”(撒上16:10)却没有大卫。同时,大卫又没有得到小儿子常有的宠爱和保护,他被独自派在外面放羊,“有时来了狮子,有时来了熊,”(撒上17:34),而父亲兄长们仍然让他在这样危险的野外放羊,就连与大先知一同“吃祭肉”、“坐席”这样的事,父亲都没有想到让他回来。并且,大卫长得“双目清秀,容貌俊美”,没有兄长以利押那种身材高大的英雄像。
按照常理,这些足以让人沮丧,难以接纳自己,心生抱怨。我们人常常会抱怨自己的身体、性格、家庭、处境。信主以后,甚至也常常在属灵的幌子下,拒绝接纳自己和环境。我们比较容易看到自己和他人“骄傲”的罪性,但我们不太敏感于“自卑、自怜”中的罪性。其实,骄傲与自卑都只是罪的表现,其罪性的根源是一样的,就是不以神为神。
拒绝接纳自己或他人,拒绝顺服并为处境感恩,其实质是否认神的主权与他的全善。这其中常常隐藏着许多生命中的创伤和偏误,但却因着自怜、同情的心态,让我们的灵修祷告陷入被动等待、忍受,一味地期待神来改变环境,这使我们错失了宝贵的灵命操练的契机。我非常喜欢的诗歌《求你拣选我道路》中有一句:“我的时候在你手,不论或快或慢,照你喜悦来划筹,我无自己喜欢;你若定我须忍耐,许多日日年年,我就不愿早无碍,一切就早改变。”(倪柝声)这种以生命对神发出的赞美歌唱,是落实在日日年年的顺服中。
3. 认识神,稳行高处
接纳自己,以及自己过去、今天、和将来所处的环境,所遭遇的事,并在其中相信、以至看见神的掌权与美善,这是一个人对赐生命者最大的赞美。在这个操练过程中,首先是借着信心,认识并进入神的主权和爱;然后才会有生命的体验;接着是更深、更确实的认识,带出更深的体验。而赞美绝不仅是口中的歌唱,更是顺服中的喜乐与安静。
大卫在经历了起伏的人生后,在诗中说:“我的肺腑是你所造的;我在母腹中,你已覆庇我。我要称谢你,因我受造奇妙可畏;你的作为奇妙,这是我心深知道的。  我在暗中受造,在地的深处被联络;那时,我的形体并不向你隐藏。我未成形的体质,你的眼早已看见了;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你的册上了。”(诗139:13-16)。大卫对上帝在他人生中的掌权,有这样深刻的认知、信靠和赞美,我认为是从起初就开始的。
他在被轻视、孤独的处境中,没有自怨自艾,而是成为一个“善于弹琴”(撒下16:18)的敬拜者、喜乐者;他在危险的旷野中,不是自保的被动忍受,而是积极操练以克尽职守,成了一个“大有勇敢的战士”;他在不受父母和兄长宠爱的处境中,没有性格扭曲、言语偏激,而是成为一个“说话合宜”的人。
大卫在“受膏”、“耶和华的灵大大感动”(撒上16:13)之后,仍在放羊;当了扫罗的侍卫,也未能出征,还是放羊(撒上17:15),环境似无变化,兄长对他的轻视也无变化。大卫却顺服父命送粮去军营,并在兄长责骂他“骄傲”、“恶意”(17:28)之时安静回答。这都是因为他看战场与平时牧羊的旷野一样,“耶和华救我脱离狮子和熊的爪,也必救我脱离这非利士人的手。”(17:37)。
纵观大卫的一生,我们能够看到他的灵性特征和事奉技能,都是这段时间培养出来的。大卫一生多遇战事,不论是击杀非利士人的甩石之技,还是作为战士的勇敢和智慧都是旷野放羊时练就的。大卫作为旧约时代最伟大的诗人,写下了大量赞美、祷告的诗歌,也与这段时间中放羊时独自与神相处、弹唱有关。
他的属灵生命的成长是连续性的、内在的。表面上看,这段时间大卫没有做什么,神也没有使用他,他只是一个在野外放羊的少年。然而,正是借着他对自身被造状况的顺服、对所处环境的顺服,让神在他身上完成了一个最重要的神仆生命的塑型与预备。
在基督徒的灵修进程中,认识神是与认识人相辅相成的:只有真正地认识人,才能真正地认识神;只有真正地认识神,才能真正地认识人。而认识人的起始,也是最重要的,就是认识自己:借着神的启示、依靠圣灵的带引、凭着顺服的心,来认识自己。在认识自己、认识神、认识他人三者之间不断循环往复地深入和提升,就是我们灵命成熟的过程。
“信徒认识神的至高主权与眷佑,就能够力上加力……在神的世界里发生的一切事情,无一不在神的旨意以内……信徒因此认识到神有最圆满的安排,一切事情的发生,背后都有它的意义,不论我们当时是否看得出来。”(巴刻,《生命的重整》P40)
二、赤露、敞开成就的联合
1. 成圣就是与主联合
“称义”是借着我们的信:信神所说的;信神对我们创造、拣选、引领、看顾的主权;并信而顺服,感谢赞美他的旨意美善。
“成圣”阶段属灵生命的操练就重在“联合”二字。
旧约中先知以赛亚说:“还有那些与耶和华联合的外邦人,要事奉他,要爱耶和华的名,要作他的仆人……我(耶和华)必领他们到我的圣山,使他们在祷告我的殿中喜乐。他们的燔祭和平安祭,在我坛上必蒙悦纳……”(赛56:6-7)由此,我们看到,事奉神、爱神,祷告和献祭蒙悦纳等的先决条件,都是一个与神联合的生命。
新约中保罗在《罗马书》中的讲述让我们更清楚,如果说基督徒灵命塑造的过程是一个更像基督耶稣的过程,那么在这个“成圣”的过程中,生命成长的秘诀就在于与主耶稣和联合。“我们借着洗礼归入死,和他一同埋葬,原是叫我们一举一动有新生的样式,像基督借着父的荣耀从死里复活一样。我们若在他死的形状上与他联合,也要在他复活的形状上与他联合……”(罗6:4-5)
灵修的目标是让我们更像耶稣,活出基督生命的样式,这其中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个人的生命与我们所学的耶稣的生命不是两个分开的、无关的个体。我们一说到学习耶稣,就会自然地想到人与人之间,社会文化中学习的榜样。师徒之间、榜样者与学习者之间,生命是各自独立、互无关联的,学习过程就是一个努力复制的过程。这种思想模式,造成了我们灵修中的一些误区。一种是认为耶稣是神,是完全的,我不可能像他,这造成对属灵操练没有盼望而失去兴趣。另一种是为了让自己更像另一个不变的、标杆式的个体(耶稣)而努力苦修,这造成对自己被造特性的完全否认,同时又过于依靠自己的力量。
“但与主联合的,便是与主成为一灵。”(林前6:17)联合的含意就是说,耶稣基督的生命不是外在于我们的一个榜样,而是活在我们里面的一个全新的生命。属灵生命的成长有挣扎有痛苦是正常的、难免的。然而,以挣扎与痛苦为深层灵修的指标,甚至潜意识中的追求,则是一种偏误。
如何在灵命成长过程中竭力进入安息呢?重要的就是与主联合,成为一灵。而与主联合的关键不是我们变得更好,而是我们的本相在主面前的赤露敞开。认识赤露敞开,敢于赤露敞开,在各种处境中保持赤露敞开,在赤露敞开中体验到爱、医治、带引,这是与主不断地、更深入、更紧密联合的过程,也是灵命操练并成长的过程。李耀全在《属灵操练与生命关怀》一书中,就特别指出生命向神敞开这一关键点。“这生命透过属灵的操练,开放自己接受神的爱和他无限的能力,使信徒得着圣经的塑造与坚固,做一个身心灵健全的属灵人,天天过着爱神、爱人如己的生活。”(P22)
《希伯来书》中对此有清楚的阐述:“所以,我们务必竭力进入那安息,免得有人学那不信从的样子跌倒了。神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并且被造的没有一样在他面前不显然的;原来万物在那与我们有关系的主眼前,都是赤露敞开的。  我们既然有一位已经升入高天尊荣的大祭司,就是神的儿子耶稣,便当持定所承认的道。因我们的大祭司并非不能体恤我们的软弱。他也曾凡事受过试探,与我们一样,只是他没有犯罪。  所以,我们只管坦然无惧地来到施恩的宝座前,为要得怜恤,蒙恩惠,作随时的帮助。”(来4:11-16)
2. 大卫向神的赤露敞开
大卫的一生起伏动荡,无论是蒙冤屈、遭扫罗追杀;运约柜几经波折;还是犯奸淫、儿子夭折;以及被爱子押沙龙追逼,他都没有因处境的不公、或因自己为罪羞愧、或因遭受罪罚过重,而离开神的面。
《撒母耳记下》5-6章中记载,大卫“攻取锡安的保障,就是大卫的城”,并在耶路撒冷坚立王位后,聚集以色列中挑选出的三万人,亲自率领去巴拉犹大要将神的约柜运来耶路撒冷,这是因着感恩而向神发的大热心。“大卫和以色列的全家在耶和华面前,用松木制造的各样乐器和琴、瑟、鼓、钹、锣,作乐跳舞。”(6:5)。
然而,因乌撒疏忽、随意干犯了神的的命令,被当场击杀。大卫原为了荣耀神结果却引发神的震怒,为此他心里愁烦、惧怕。这种惧怕不是属灵生命中应有的爱中的敬畏,而是深感自己有罪而引起的焦虑。如同亚当夏娃犯罪后,自制遮体之裙,并藏入树林中躲避神的面,“大卫惧怕耶和华,说:‘耶和华的约柜怎可运到我这里来?’于是大卫不肯将耶和华的约柜运进大卫的城,却运到迦特人俄别以东的家中。”(6:9-10)。
因耶和华赐福约柜所在的家庭,大卫知神息怒赐福之心,又去“欢欢喜喜地将神的约柜从俄别以东家中抬到大卫的城里。”此刻他对上次拿艮禾场之事并未忘却,但惧怕变成了格外地警醒。“抬耶和华约柜的人走了六步,大卫就献牛与肥羊为祭。大卫穿着细麻布的以弗得,在耶和华面前极力跳舞。这样,大卫和以色列的全家欢呼吹角,将耶和华的约柜抬上来。”(6:13-15)当他的妻子,扫罗的女儿耻笑他“露体”、“轻贱”时,大卫回答说:“这是在耶和华面前……我必在耶和华面前跳舞。我也必更加卑微,自己看为轻贱。”(6:21-22)。
这整个过程中,我们可以看见大卫在神面前虽也有惧怕,却最终不逃避神的面,使对自己罪的焦虑和对神圣洁审判的惊恐,转为敬畏中合神心意的自洁、谨慎、低俯。这是灵修的正确方向。不是让我们离神越来越远,越来越不可知,而是离神越来越亲近,更认识主。
《撒母耳记下》11-12章中记载,大卫贪恋享乐而落入淫乱之罪;继而又因拔示巴怀孕而想避罪谎骗乌利亚;欺哄不成又指使约押藉敌手杀人灭口,并累及其它士兵之死。仔细分析这一连串的事,大卫干犯了神的律法,滥用王权、良心泯灭。当拿单当面指责他藐视神,并宣布神对大卫的惩罚时,他并没有如常人般辩解,或以推诿说谎来逃避神,或以恼羞成怒来逃避神,而是面对怒责的神,认自己的罪:“我得罪耶和华了!”拿单说:“耶和华已经除掉你的罪,你必不至于死。只是你行这事,叫耶和华的仇敌大得亵渎的机会,故此,你所得的孩子必定要死。”(撒下12:13-14)
当“耶和华击打乌利亚妻给大卫所生的孩子,使他得重病”时,大卫虽知道这是神降的惩罚,却仍敢于将自己真实的情感暴露在神面前,为这孩子禁食、祷告、恳求神,他“进入内室,终夜躺在地上”,也不吃饭。当孩子最后还是死了,他并没有因惧怕神或怨恨神,而逃避神的面,而是起来、沐浴、抹膏、换衣、进殿敬拜、回宫吃饭,这与常人的思维和行动方式是不同的。他没有陷入生命的黑暗期:长久悲痛、自责,怨恨、惧怕,而是顺服神的旨意和安排,并相信神的赦免与爱,相信神与自己的关系不改变。
3. 与神亲密而持续的相通
基督徒在灵命成长的过程中,都追求“稳行在高处”、追求“常住在主里”,但我认为其含意并不是能够追求达到不犯罪、没有软弱,而是追求始终在神面前的赤露敞开,保守我们对神的信靠与认识,相信与主联合的生命不改变。
大卫在逃避爱子押沙龙带着原属大卫的百姓和军队追杀时,《诗篇》第三篇中记录了他向神的祷告,他既不隐藏困境中的苦楚,“耶和华啊,我的敌人何其加增;有许多人起来攻击我。有许多人议论我说:他得不着神的帮助。”(3:1-2)同时,他又不看自己处境中的失败,而持守在神面前的信心:“但你耶和华是我四围的盾牌,是我的荣耀,又是叫我抬起头来的。”大卫虽离开王宫,离开了耶路撒冷圣城,一路四窜逃命,但他没有离开神的面,他说:“我躺下睡觉,我醒着,耶和华都保佑我。”因此,“虽有成万的百姓来周围攻击我,我也不怕。” (诗3:5-6)
大卫灵命成长的秘诀,他讨神喜悦,成为合神心意的仆人的原因,我相信不是因为他有与众不同的圣洁品性、伟大才能,不是因为他是个特殊的道德行为高尚的人,而是因为他真实地敞开并顺服在神的面前。我们在大卫的诗篇中可以听见他撕心裂肺的悲叹、求告、甚至质问,但他却是借着在各种环境中不离开神的面,来顺服神的主权,并以此让生命成为对上帝的赞美。
我坐下,我起来,你都晓得;你从远处知道我的意念。我行路,我躺卧,你都细察;你也深知我一切所行的。耶和华啊,我舌头上的话,你没有一句不知道的。你在我前后环绕我,按手在我身上。这样的知识奇妙,是我不能测的;至高,是我不能及的。
我往哪里去躲避你的灵?我往哪里逃、躲避你的面?我若升到天上,你在那里;我若在阴间下榻,你也在那里。我若展开清晨的翅膀,飞到海极居住,就是在那里,你的手必引导我;你的右手也必扶持我。(诗139:2-10)
达成与主生命的联合,不是靠我们做的更好,而是靠在主面前被他雕琢、炼净。这是一种属灵生命中最美的质量:认识神的全知全能,认识自己的无力与败坏,却因着对神全善的相信,而充满盼望地保持与神赤露敞开的相交。
赤露敞开在神面前,也是对神所允许临到我们的内外处境的顺服,这使我们与神的相交永远是此刻的、当下的,而不是“过去”的,或“未来”的。让自己的生命每时每刻,各个角落都打开在天父的面前,是我们灵性生命成长、灵修操练的秘诀。而这种在神面前完全的敞开,也正是华人信徒最难操练的。中国文化中的功德观,以好的“表现”来讨父亲、上司喜悦的思维习惯,常会成为我们属灵生命成长的瓶颈,甚至让我们的属灵生命常常陷在血气的挣扎、黑暗的苦修中,使我们的生命失去基督生命原本应有的喜乐、安息的特征。
我们的日常生活可以让我们来省察自己的灵性状况,也可以来帮助我们经历属灵生命的成长,实现荣耀神、活出基督的灵修目标。金碧士在他的灵修名著《效法基督》中,讲述了信仰的八个核心优先次序,第一步就是要靠着顺服、谦卑的心来摧毁自我中心,从而获得超越自我、发现神的能力。之后的各个步骤,也都必须建立在向神敞开、让他模塑的基础上。而在爱的信任中,对神的顺服与敞开,可以生命被神模塑的过程,充满喜乐与甜蜜,泪眼中有喜乐、绝境里有平安。因此,我认为只有顺服才能带出真正的赞美,只有敞开才能进入与主的联合,让神在我们身上的旨意成就。
参考书目﹕
欧迈安(Aumann, Jordan):《灵修神学》上下二册,蔡秉正译(台北:光启,1995)
葛福(Alister McGrath):Christian Spirituality(Wiley-Blackwell, Sep 24, 1999)
林道亮:《灵命知多少》(台湾:华神,2001)
傅士德(Richard Foster)/毕比(Gayle Beebe:《一生渴慕神》,平山译(台北:校园,2009)
巴刻《生命的重整》,文逢参译(香港:宣道,三版2001)
李耀全﹕《属灵操怀生命关怀》(香港:更新,1989, 二版2000)
 
施玮   来自中国大陆,诗人,作家;现为《海外校园园》执行编辑编辑。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 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