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我碰到一位丹麦老人
2016/7/26 13:55:30
读者:3646
■云子

生命季刊 总第2期 1997年6月

 
 
哥本哈根的一家旧货店里,我的目光在那些朴拙的木盘、依然光洁的磁碗、银色的烛台、陈旧的镜框、发黄的书本和画册上轻轻移动……我在倾听它们那无声的诉说。我不知道它们都经历过什麽样的沧桑故事;也不知道它们是怎样与它们的主人作别。我只好猜想,猜想那银色的烛台照亮过哪一对恋人的眼睛。我站在那里,静静地聆听时光河水流过的声音,尽管它们的过往对我这个黑眼睛的中国人是那麽陌生和遥远。
 
这时,我看到了它,在一个玻璃橱内,一张小小的主耶稣的画像,它端端正正地贴在一块简单极了的小木板上,一如神子道成肉身的谦卑与朴实。那画像贴在小木板上,妥帖而安定。它的制造者一定有一双敬虔的手,一颗感恩的心,他或她深信:“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充充满满的,有恩典有真理。”(约翰福音 1:14)他或她更感谢神的救恩,感谢神“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翰福音3:16)。
 
我的目光望向店主,一位满头银发的老太太。老人微笑了,安祥地望着我,似乎已看出我的心意。她拿出了一串锁匙,开始开玻璃橱上的锁,可怎麽也打不开。老人看上去年纪很老了,站着开锁对她来说,已相当吃力。她在玻璃橱旁的椅子上坐了,又埋头开锁。我心里很不安,想跟她说:“请不要着急,现在打不开就算了,我可以明天再来。”我想晚上她的孩子们回来可以帮她。可我那点可怜的英语却只够让我张口结舌:“请……你……我……明天……”老人望着我,一脸的疑问,她弄不懂我到底想说什麽。我急得连比带划,差点手脚并用。突然,我听到老人问我,“Do you speak Chinese?”(你会不会说汉语?)我立刻猛点头:“Yes, I am Chinese.”(是的,我是中国人),老人笑了,居然说起了那让我备感亲切的汉语。我真是喜出望外。
 
我们於是用汉语交谈。
 
老人告诉我,她到过中国。那是在七十年前,她二十六岁,和丈夫一起去中国传道。她先後到过上海、北京、东北。她在东北呆的时间最长,她的三个儿子都生在那儿,而且都是在中国受的洗。
 
望着老人,我想像着七十年前的她该是多么年轻、美丽;当她和她的丈夫听从上帝的呼召,去中国传道时,他们面对的一切,有多艰难!可正是有他们这些听从上帝旨意的人,才有今天我们这些人的蒙恩。而我居然在时空流转了七十年後,在离中国遥远又遥远的哥本哈根,遇见了这位曾经去中国传过福音的人。神的爱多奇妙!更奇妙的是带领我们相遇的是那帧小小的主耶稣像!
 
老人问我:你是基督徒吗?我说我还没有受洗,但我打算回国後接受洗礼。老人还关心地问中国的教会多吗?我说近来有很多。感谢上帝,橱上的锁居然奇迹般地开了。老人拿出了那帧小小的耶稣基督像,上面的标价是七个克郎,可老人执意从我手心里拿了五个克郎。
 
告别了老人,我满心都是感谢和快乐。走进哥本哈根的暮色里,寒风吹来,可不冷。感谢主,让我的脚走进了这家小店,让我的眼睛看见了主的面,让我奇迹般地遇到了这位会说汉语、而且去中国传过福音的丹麦老人,还让我看到这位九十六岁老人的慈祥、平安与喜乐。……感谢神在我属灵生命的成长中显示的这个神迹!尽管我不能猜想神的心意,但我知道,这一定是他救恩计画的一个环节。我决定:回国後要把这帧画像送给那位年纪比我小,给我传福音的传道人。
 
 
 
云子 现居大陆,为某大学讲师。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