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cclife
福音专论三篇
2015/7/23 17:44:46
读者:9778
■刘翼凌

 

生命与信仰 总第2期 2002年4月

 

    有的人不信福音,因为看不见神。我们得把这一点澄清一下。现在先谈眼的功用。

 

    我们的眼睛实在是奇妙的东西。用它能看见宇宙的奇妙,神所创造的大自然的美丽。如果没有了它,一切不能看见,只有漆黑一团,在日常生活中何等不便。

 

    马可福音第十章记载主耶稣同门徒并许多人出耶利哥的时候,有一个讨饭的瞎子名叫巴底买,坐在路旁。他听见拿撒勒的耶稣,就大声喊叫。主耶稣就叫他过来,问他要什么。他说∶“拉波尼,我要能看见。”其实一个讨饭的人,需要的东西实在太多,但他别的不要只要能看见,可见眼睛何等有用,何等重要。

 

    可是我们的眼睛实在有很多缺点,有很多东西是不能看到的。窗外有许多树木,每时每刻都在长大,但是我们看不见它的长大。我们的孩子,也是时时刻刻都在长大,我们的眼睛也不能看见,等到一个时期,他拿起衣服来穿,却太小太短,不合穿了,我们才说∶“啊!原来孩子真长大了。”我在南洋的时候,常见华侨财主衣服很随便朴素,一点看不出他是家产丰厚的人。穷人反而常常穿得讲究。许多有学问的人身上没有带笔,但有一回我看见一个不识字的人,身上带着“五一派克”墨水笔,以为时髦。由此可知我们的眼睛,只能看到外面的东西,里面的东西却一点不能看见。就人来说,我们只能看见一个人的仪表,容貌、态度,却不能看见人的脾气,人格,和学问。其实这些才是重要的。世人以貌取人,就凭肉眼去判断人,往往得到错误的结论。至于以衣冠取人,所谓“先敬罗衣后敬人”,更是大错特错了。

 

    眼睛既然有这么多的缺点,我们有没有方法补救呢?有的。比方,我的表长针短针都不断地走动着,但是我们要知道它是否停了或走着,却不是眼可以看到,一定把它放在耳边听听才可以知道。墙外有没有人,我们不知道,但如果我叫一叫,有答应的声音,我们就知道有人了,甚至还可知道他是谁。这就是以耳助目。一串葡萄,看起来鲜红可爱,但我们不知道它味道如何,但摘下尝一尝,我们就知道它是酸是甜了。这就是以口助目。一九六八年,香港盲人音乐团和我住在一起,我有机会和他们共处,见他们走路时以手摸墙,上下楼时以手扶栏杆。这就是以手助目。这些都是我们补足眼睛缺点的办法。类此的办法,还非常之多,但重要的还是以魂眼帮助肉眼。

 

    物理学告诉我们,一块石头,一块木板,看来可能绝对安静,但假如我们有够大的放大镜,我们就可以看见其中的电子,在其轨道以内,以了不起的速度在旋转。但事实上现在并没有那么大的放大镜,其旋转的速度是“推算”或实验出来的,换句话说,是魂眼看出来的。

 

    同理,我的胡子,每分每秒都在长长,虽然肉眼看不见,但我的魂眼却可看出它以射箭般的速度向前直射。

 

    孔子家语有记颜回“窃饭”的故事,可以帮助我们说明魂眼的功用。

 

    孔子厄于陈蔡,从者七日不食。子贡以所斋货,窃犯围而出,告达于野人,得米一石焉。颜回仲由炊之壤屋之下,有埃墨堕饭中,颜回取而食之。子贡自井望见之,不悦,以为窃食也。入问孔子曰∶“仁人廉士穷改节乎?”孔子曰∶“改节即何称于仁廉哉?”

 

    子贡曰∶“若回也其不改节乎?”子曰∶“然。”子贡以所见告孔子。子曰∶“吾信回之为仁久矣;虽汝有云,弗以疑也,其或者必有故乎?汝止,吾将问之。”召颜回……

 

    (颜回)对曰∶“向有埃墨堕饭中,欲置之则不洁,欲弃之则可惜,回即食之……孔子曰∶“然乎?吾亦食之。”颜回出,孔子顾谓二三子曰∶“吾之信回也,非待今日也。”二三子由此乃服之。

 

    孔子的“魂”实在发达到了极高度,在这件事里不但证明他有保罗所说的“凡事相信”的爱心,而且有非常锐利的属魂眼光。他和颜回是师生的关系,而子贡和颜回是同学的关系。同学之间,关系较密,接触较多,应该了解较深才对。但那时的子贡并不了解颜回,倒是孔子了解他,深刻而正确。为什么?无他,孔子魂命高度发达,魂眼敏锐,所以能看到表面以内的真实。

 

    更重要的,我们里面还有一对灵眼,或是说“心眼”存在,这是最重要最有用的器官。

 

    以弗所书一章十八节说到“你们心中的眼睛”。这心中的眼睛,可看肉眼不能看见的东西,也是神赐给我们的大恩典。我们现在要讨论的就是这对心眼。

 

    请看诗篇一一九篇十八节∶“求神开我们的眼睛,使我看出你律法中的奇妙。”律法中的奇妙,是肉眼中不能看见的。只有奇妙的心眼才能看见。所以这个祈祷,指的是心眼。当亚兰人的大军围困多坍城的时候(列王记下6:8-18),以利沙的仆人看见敌人的车马军兵围困了城,就对以利沙说∶“哀哉,我主啊!我们怎样行才好呢?”以利沙说∶“不要惧怕,与我们同在的,比与他们同在的更多。”这里以利沙看见的,不是凭肉眼,乃是凭心眼。跟着他就祷告说∶“耶和华啊,求你开这少年人的眼目,使他能看见。”神便开他的眼目,使他看见满山有火车火马围绕着以利沙。这个仆人不是瞎子,因为他已经看见敌人的车马军兵。以利沙的祷告是求神开他仆人的灵眼。只有属灵的眼目,才能看见非肉眼所能看到的神的火车火马。如果主开我们属灵的眼睛,我们就可以看到奇妙的属灵的东西。特别是如希伯来书十一章二十七节所说∶“看见那不能看见的主。”可以看到那天上的事物,和一切属灵的事物。

 

    许多人不信神,其理由是“我看不见神”。这也属于大错特错的一类。神是灵,只有灵眼才看得见。肉眼怎可以看见神呢?最近苏联的太空人升到太空以后回来说他在太空看不见神。这真是笑话。姑无论人类之所谓太空,其高度充其量不过如蚤子之一跳。就算升到极高,也只有清心才能见神(马太福音五章八节)。苏联太空人之不能见神,并不能证明神不存在,只能证明其心不清,其灵眼全盲罢了。

 

    天上的属灵的事物都比世界上美好的东西美好得多。我们看了以后,对世界上的东西便看不起了,因为它是次好的,不是上好的,是次美的,不是最美的。我们不要次好次美的,世人就以为我们肯牺牲了。其实我们并不是牺牲,乃是我们放弃次好的东西而爱慕上好的东西。好象我们吃过燕窝鱼翅,对于臭豆腐便不感兴趣了。我们对于世界上的名誉,地位,和财宝都加以鄙弃,因为我们的灵眼已看出它是不重要的,无价值的,而且是暂时的。

 

    每个信徒都有灵眼。哥林多后书第四章十八节说∶“原来我们不是顾念所见的,乃是顾念所不见的;因为所见的是暂时的,所不见的是永远的。”这里的“顾念”二字是看见的意思。我们只要把灵眼打开,我们便可看见肉眼所看不见的一切东西,可以看见天上的,属灵的,荣耀的,有永恒价值的一切珍物。如果我们的灵眼还未打开,那就是说,我们还没有灵的生命,是危险的一件事。应该赶快请医生诊治。

 

    我们的肉眼如果看不清楚,或近视,或远视,或散光,我们就必定去看眼科医生,配一对眼镜或即用眼药。但如果我们的灵眼看不见,那岂不是更大的毛病,更要赶快打理吗?但灵眼有毛病的或者灵眼完全瞎了的人,非常之多,却很少人注意,以为那是无足轻重的事。有些人要打理,却不知道如何着手。

 

    如果这也是你的情形,第一、我劝你赶快求治;第二、请听我介绍你一个医治的办法。

 

    医治灵眼是有办法的。启示录第三章十八节说∶“我劝你……买眼药来擦你的眼睛,使你能看见。”圣经说要买眼药来擦才能看见,可见治灵眼与治肉眼一样,是要用药的。

 

    但是什么是属灵眼的药呢?怎样服吃这些药呢?

 

    请看彼得后书一章九节∶“人若没有这几样,就是眼瞎。”

 

    可见有了这几样眼就不会瞎。那么,究竟是哪几样药呢?请往上看,这几样的妙药,都在那里了。第五节开始∶“正因这缘故,你们要分外的殷勤;有了信心,又要加上德行;有了德行,又要加上知识;有了知识,又要加上节制;有了节制,又要加上忍耐;有了忍耐,又要加上敬虔;有了敬虔,又要加上爱弟兄的心;有了爱弟兄的心,又要加上爱众人的心。你们若充充足足的有这几样,就必使你们在认识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上,不至于闲懒不结果子了。人若没有这几样,就是眼瞎。”

 

    我们既知道了这几种的眼药就是∶一、信心,二、德行,三、知识,四、节制,五、忍耐,六、敬虔,七、爱弟兄的心,八、爱众人的心,就要赶快服用,以使属灵的眼睛打开,就可以看到天上属灵的美丽,甚至可以见神。这八种眼药是最奇妙有效的,我们不妨给这八种药起一个名字叫“八珍汤”。这属灵的“八珍汤”是要常服的。如果服了以后属灵的眼睛还未开,那么请注意“你们要分外地殷勤”这句话。如果你们常常地殷勤服用,那就是说,常常实行这八德,你的灵眼一定能够打开,你的“心眼盲”一定能够医好。这是圣经的应许,也是我们在经验上敢作保证的。

 

    世间有人偏信“单方”的,常以为单方更有功效,所谓“单方一味,气死名医”。这种人对“八珍汤”也许觉得难服。如果你也是“单方迷”,喜欢以单方治你的灵眼病,就让我介绍一个单方给你吧。诗篇第十九篇八节说∶“耶和华的命令清洁,能明亮人的眼目。”只要听耶和华的命令,你的眼目便可以明亮,何等简单。可是,虽然简单,却也不见得容易,因为如果你不是真信笃信,你就不会做到“顺命”这一点的。

 

    我们的灵眼打开以后的情形是怎样的呢?是否打开就能看见天上美丽的事物呢?照我们的经验来说,不可以立刻认识清楚。灵眼开了以后还不能马上看见天上一切美丽的事物,乃是一步一步的,最先看见一点,后来慢慢地再看多一点。主耶稣在伯赛大的时候(马可福音8:22),有人带一个瞎子来求他医治。主耶稣先用唾沫擦在他的眼睛上,按手在他身上问他说∶“你看见什么了?”他抬头一看说∶“我看见人,象树木,并且行走”。后来主耶稣又按手在他眼睛上,他定眼一看就复了原,样样都能看得清楚了。我们的属灵眼睛也是如此,在最先第一步,我们好象也看见天上有比世界美丽而有价值的东西,但还模糊不清。到了后来,我们有了上述的八种美德并且殷勤实行以后,越看就越清楚,越看就越多。使徒行传第十四章记载路司得城里,有一个生来就瘸腿的人,听保罗讲道∶“保罗定眼看他,见他有信心,可得痊愈……”我们都知道信心是肉眼所看不见的,保罗这里所用的,当然是透过肉眼的灵眼。灵眼发达的人,能深入事物之里面,见人所不能见的。

 

    灵眼发达以后,视觉锐利,就会把世界看破,把世上的事物越看越穿。才知道过去所拣选的路线是错的,爱慕世界上没有价值的一切事物也是错的;是花费时间,消耗精神的;是暂时而不永久的。原来我们不是顾念所见的,乃是顾念所不见的,因为所见的是暂时的,所不见的是永远的。愿我们都能学巴底买,对主说∶“我要能看见。”

 

    主耶稣说∶“人看见了我,就是看见了父(神)。”(约翰福音14:9

 

宁可淹死不叫救命

 

    年轻的时候,我是无神论者,是毁谤基督的人。有一年我在广州虎门度暑假,在那里的珠江江面,和虎门要塞的司令部军官(他们中有些是我的朋友)游泳。那时我正年富力壮,看见他们游的全是旧式(狗爬式),便自大起来,在他们面前大显身手。他们也以为我了不起,给我一个浑号叫“混江龙”。

 

    可是有一次我给漩流一卷,失了平衡,挣扎许久,刚出水面,又被卷下。这时自知危险,但又不肯喊“救命”。我心里想:混江龙求救何等失威!幸亏那时忽然有一人向我游来,我游过去抓住他的肩膀,总算救回一命,暗自庆幸没有丧命,也没有丢脸。

 

    此事过去了五十年(大概我那时是二十四岁),已淡忘了,后来看见周宗贤先生的一篇真实故事,才又记忆起来。这故事是这样的:

 

    是一个晴朗的星期五,几个好友一起到河里去游泳,四个人一面谈着上午河面发现一个尸体的消息,满不在乎地向河边大踏步前进。

 

    跃入河中,一口气游了两个来回,微微地感到一点疲乏。

 

    我们休息一会,继续跃入河中,广阔的河面正好供我们畅游。我们都已不是初学者了,对于这个尚不算太宽的河面,并不十分介意,亦无须紧守在一起来准备彼此营救。我们或者对流水展开蛙式的运动,或者半躺在水面顺流漂下一程。渐渐地我们分散了,每个人只觉得游泳确是舒适。

 

    一只载着两个人的红色救生圈,在水流湍急的地方,急速地向下游漂着,我觉得从那里开始向下仰泳,一定很有趣,一纵身便向那面游去。将至当中时,渐渐地感到双脚有些沉重,两臂亦不如初时有力;激速的流水,使得我游的速度,几乎近于停顿。也许在水中的时间太久了,我此时便想转身上岸去。但一看两边都有差不多的距离,便索性奋力向前。就在这时,我开始有些紧张了,心中不安起来。

 

    我感到水流更急,觉得还是转身游回较佳。就在这转身的时候,第一口水便冲进了我的喉咙,直到腹中,四肢更是无力了。我开始想到呼救,但自尊心阻止了我,觉得在这许多人当中,喊出“救命”的呼声,是何等可耻。于是一方面希望能侥幸被别人自动拉起,一方面想再努力向岸边游去。就是这时,第二次水向我鼻孔及喉咙冲进。我感到头已在水中,想要呼救,已不可能了。

 

    我奋力在水中挣扎,想把头露出水面,良久始能急速地上来,吸进了一口宝贵的空气,但不及喊救,又沉了下去。此时,近处适无一人游过,而我实在不能挣扎了,我无限悲伤,觉得一切都完了。在这尚未失去知觉前的一刹那,上帝的光,照遍了我的心。我忆及往日的罪恶,我发觉我是一个恶贯满盈的人。我悲哀极了,只觉即将与此世告别了。

 

    就在我沉到河底而擦着沙石时,觉得两臂好象被人执着,同时头已出了水面。我知道我已遇救了。但是万分疲劳之后,已无法再体会生之快乐,重又昏了过去。

 

    醒来,已躺在白色的病床上,朋友们在灯光下围着坐在我身旁,我只有向他们微笑一下的力量。过后,我听他们说,我如何被一位渔夫救了起来。我重又想起我最后一刹那水里的心情。我确实是一个蒙救的人,快乐及悲伤的眼泪,同时夺眶而出。啊!我竟又“活”了过来。

 

    而且活过来的,不单是我的身体,我的灵魂也苏醒了,因为我已知道上帝爱我,差他的儿子救了我,使我脱离了罪和死。

 

    以上这故事,连同开头说的我自己的经验,使我觉得人的傲性,实在到了可惊的程度。

 

    有人说:“我愿信基督,但认罪悔改,太丢脸了,做不到。”

 

    有人说:“我一人入教会,那些比我先入的人,都是我的前辈,置我于何地?”

 

    你看,有关灵魂,有关生命,是何等大事,但此等人宁愿送命,不喊救命。如果你也是此等人,也是傲心拦阻你信神,赶快觉悟吧。你是要虚伪的面子,还是要永远的生命?是要妄自尊大,还是在神面前谦卑?

 

 

信福音不可拖延

——朝闻道,夕死可矣!

 

    那同钉的两个犯人,有一个讥诮他说:“你不是基督么?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那一个就应声责备他说,“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神么?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作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作过一件不好的事;”就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耶稣对他说:“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加福音23:39-43

 

    我每次读到这段经文,都联想到孔子所说的一句话:“朝闻道,夕死可矣。”这句话深受一般人所喜爱,但真正了解的却没有几人。我读圣经以后,才真正明白其中的涵意,对孔子更为钦佩。这里所说的道,即是真理。一个人找到真理后,就是立刻死了也无遗憾了。

 

    我们可以想象一幅图画。加略山上有三个十字架,中为耶稣,左右二人为强盗。三人的距离很相近,彼此说话都能听见。第一个强盗讥笑耶稣说:“你既是基督,为何不救自己与我们呢?”他说的这句话是附和别人的,因为当时一般官吏,兵丁及众民都以这句话来讥笑耶稣。其实他们根本就不懂他们所说的是什么。若是耶稣要救自己,就不能救我们了。这强盗实在可惜,本有机会与另一强盗,享受乐园的福分,但他轻易的失去了。

 

    另一强盗却应声责备他(路加福音23:40-41)。这强盗不但承认自己的罪:“我们是应该的”,并且证明耶稣无罪:“这个人没有作过一件不好的事”。他还求耶稣“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这是一个简短而伟大的祷告,虽只有两句话,但却充满了信心。他知道耶稣不会死,一定会再来,而且一定会得国做王。他并求耶稣不要忘记他,那是相信死后有生命,相信人有灵魂,还要在另一世界活下去。可见这强盗真正地明白了真理。

 

    耶稣马上答应他,并对他说:“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这强盗所求的是将来的福,但耶稣却答应他今日的福——超过他所想所求的。若耶稣不是神的儿子,如何能答应把这上好的福分赐给他?

 

    罗马书说:“心里相信,口里承认,就可得救。”这强盗具备了这两个条件。他虽四肢不能动,但心可想,嘴可讲。心中对真理明白透彻,嘴巴讲了出来,便生有意义,死无遗憾了。

 

    这强盗在此时相信耶稣是非常不容易的。在这以前,耶稣行了许多神迹,可让人见,相信不难;在这以后,耶稣复活了,许多人亲眼看见,希望之火燃了起来,相信也不难。但他却在耶稣钉在十字架上,最痛苦,最软弱无力,甚至门徒也弃之远避的时候相信,这种信心就实在伟大,而难能可贵了。

 

    有两种人拿这个例子为理由,对基督教发生误解。一种人认为尽可慢慢地信耶稣,先在世上荒唐胡闹一下,至临死时相信也不迟,正如那位强盗不会太迟一样。这种人是非常危险的。他如何知道自己临死前能有机会相信耶稣?如遇到临时的意外不测突然事件,你能保证有时间去心信口认吗?据说,俄共中央反对宗教委员会的秘书亚罗士拉夫斯基(Iaroslavsky是世界闻名的无神论著作家)临死时,斯大林去看他,问他有什么最后的遗言。他说:“请把我所写的书一概烧掉。”斯大林当然不会听他的话,因此他虽然知道自己错了,也无机会悔改了。他的着作仍然流行世间,遗祸万民。法国文学家伏尔泰(Voltaire)亦是激烈的无神论者,临死时觉得恐怖异常,大叫:“黑暗,黑暗!可怕,可怕!”他还要叫神甫或牧师来。但围绕在他病榻前的都是无神论的高足弟子,无人肯为他去请牧师神甫。这个没有机会得救的环境,是他自己造成的,事到临头,悔已无及了。所以有“临死相信尚不为迟”这种想法的人,是何等危险!

 

    另一种人认为只要信就够了,不必受洗,如十字架上的强盗心里相信而未受洗,照样得救。不错,信是最主要的,受洗是由信发出来的行动。信已确实,必见诸于行动。我相信这强盗若有可能,一定会下来自动要求受洗的。保罗,哥尼流,埃提阿伯的太监,都是即信即洗,片刻不延。腓立比的禁卒甚且当夜受洗(使徒行传十六章三十一至三十六节)。凡真正相信的,没有一人不自动要求受洗的,而且越快越好。受洗并不只是仪式,重要的是要在人前作见证。这是耶稣亲自作了榜样要人效法的,是神吩咐人遵守的。“信而受洗,必然得救。”除非在战场上,在病床上,或在十字架上。这是不能受洗,并不是不必受洗。他们虽在不得已的情形底下不能受水洗,但他们却可能已受了灵洗(马太福音三章十一节;使徒行传一章五节)。使徒行传二十二章十六节说,“现在你为什么耽延呢?起来,求告他的名受洗,洗去你一切的罪。”你为什么还在耽延呢?

 

    西面在圣殿里看见耶稣,用手把他接过来,颂神说:“主啊,如今可以照你的话,释放仆人安然去世。因为我的眼睛已经看见你的救恩,就是你在万民面前所预备的。是照亮外邦人的光,又是你民以色列的荣耀。”(路加福音二章二十九至三十二节)这里四节的话,其涵意,岂不正是“朝闻道,夕死可矣”吗?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