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2015/7/24 10:47:33
读者:5195
■佚名著 真意译

 

生命与信仰 总第3期 2002年12月

 

星期三晚上,你去了教会祷告会。正要祷告时,有人匆匆从停车场跑了进来,喊道﹕“打开收音机!打开收音机!”

 

  一个小小的半导体收音机接到了教会的麦克风上。令人震惊的消息是﹕两位妇女正躺在长岛一家医院的病床上,她们染上了一种原因不明的传染病,生命垂危。更危险的是,这种病可能在数日甚至数小时之内席卷全国!医务人员正分秒必争地研究解救方法,但毫无结果。似乎这病是从外国传过来的。

 

  突然,新的消息传来说,病因已经找到了,医治的方法也有了﹕用从未感染的血液来制造疫苗,便可医治此病。因此,全国所有的电视台、电台全力开动,通知人们作一件很简单的事﹕去本地医院检察自己的血型。只作这一件事。

 

  你在家里听到了这样的警报。星期五晚上,你和你的家人静静地赶到了本镇的医院。你看到大家在排着长队。医务人员出来,用针刺在手指上,取出血样,并在血样上注明身份、贴上标签。你的太太和孩子也在其中。他们抽了你的血,告诉你说﹕“在停车场等一会,如果我们没有叫到你的名字,你就可以回家了。”

 

  你和你的邻居们站在那儿,颇为惊恐,不知这世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是否世界末日已经来临。突然一个年轻人从医院里大叫着跑出来,他一边叫一个名字,一边挥舞着一个病例夹子。

 

  什么?

 

  他又一次喊那个名字。

 

  你的儿子拽了拽你的衣服说﹕“爸,他叫的是我。”

  不等你反应过来,他已抓住了你的儿子。

 

  等一下!停一下!

 

  他们说﹕“一切都好!他的血是清澈的,是纯凈的!我们要检查一下他是否有病。我想他的血正是我们需要的那一种!”

凝固似的五分钟以后,医生们和护士们走了出来。他们相拥而泣,有的人甚至大笑。这是一周来你第一次看见有人笑。一位医生走到你面前对你说﹕“谢谢你,先生!你儿子的血完美极了!既清澈,又纯凈,我们可以制作疫苗了!”

 

  滞留在停车场的人们都听到了这个好消息,他们激动地大叫、大笑、祷告、流泪。

 

  这时,一位头发灰白的医生把你和你太太拉到一边,说﹕“我可以和你们谈一下吗?我们没有想到献血者竟是一个小孩子。我们……我们需要你签一个同意书。”

 

  你开始签字,你发现需要多少CC血量这一栏没有填写任何数字。

 

  “需……需要多少CC血?”

 

  医生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我们不知道是一个小孩子……我们完全没有料到。我们需要他所有的血!但……但是,你不明白,这是为了全世界……请签字。我们……我们需要全部的血。”

 

  “你不能再给他输血吗?”

 

  “如果我们有这种清洁的血,我们就会给他输的。你能签字吗?你愿意签字吗?”

 

  在麻木的静寂中,你签了字。

 

  然后,他说﹕“我们开始前,你去和孩子待一会儿吧。”

 

  你能走过去吗?你能走进那个房间吗?他坐在那里,他会问你﹕“爸,妈,怎么回事?”你能握住他的手,说﹕“儿啊,我和你妈妈很爱你,我们决不愿意让任何事临到你,除非万不得已,你明白吗?”

 

  等到那医生进来后说﹕“对不起,我们不得不开始了。全世界的人都快死了……”你能起身离开吗?你起身的时候,儿子在喊﹕“父啊,你为什么离弃我?”你还能走得动吗?

 

  到了下一个礼拜,人们应该举行仪式来纪念你的儿子时,有人睡过了头不参加,有人去了湖边根本不来。有人来了,带着虚伪的笑容,假装关心的样子。你会不会跳起来说﹕

“我的儿子是为你死的,你竟不介意吗?”

 

  难道这不正是神要对我们说的话吗﹕“我的儿子为你死了,你竟然不知道我是多么地爱你们吗?”

 

  父啊,从你的角度看到的这一切,使我们心碎!现在我们理解了你是何等地爱我们!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