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气功与灵界黑暗
2015/7/24 15:06:29
读者:17788
■赵晖

 

生命与信仰 总第6期 2004年6月

 

在正文之前,我必须声明两点,第一,气功现象是非常复杂的,有各种各样的解释。由于本人水平有限,我不敢保证我的关于气功的说法完全正确,同时大多数人(包括基督徒)并没有灵界的经验或机会,因此我不想和任何人争论。第二,希望大家不要有任何好奇的心理来模仿气功、瑜珈等一切与灵界相关的活动,否则会带来很多意想不到的麻烦和危险。

 

关于信仰的事,人们众说纷纭。有人说,反正不管哪门宗教,都差不多,都是寻个心理自我安慰,哪还真有什么鬼啊、神的;大多数人认为,过去科学不发达,对客观世界认识不足,就存在迷信,就把神拿来当挡箭牌;随著科学技术的发达,一切宗教必将被历史所淘汰。是不是真的如圣经所说,存在著另外一个属灵世界呢?人是否可以经历这个超自然的灵界呢?我从一个气功迷变成一个基督徒,走过了一条弯弯曲曲的路。

 

一、我的经历

 

1. 我的教育背景和工作经历

 

我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从小就喜欢动脑筋,5岁就开始下中国象棋。我的父母都是大学教师,一个教物理,一个教化学,家里对科学的崇拜可以说是根深蒂固。小时候随父母下放农村,因为没有电,夏天乘凉的时候,经常数天上的星星。我最喜欢看的书是《十万个为什么》天文版,最喜欢的是数学和物理,在中学阶段就读完了陈景润写的一个小册子《初等数论》。我常思考,如果站在宇宙边上,把一只脚跨到外面去,那将会是一个什么情况?但由于长期接受无神论教育,从小高唱《国际歌》,“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这些问题一直百思不得其解。

 

粉碎“四人帮”后,国内的学习风气很浓,我当时坚信一个道理:“学会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1981年考入大学电机工程专业学习,1985年毕业后考上硕士研究生,1988年毕业后参加工作。人生的道路中,我一直不认命,认为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但有时又对人生的命运起伏波折感到迷惑不解。

 

2. 初识气功

 

在读大学期间,由于我学习十分刻苦,学习成绩总是在班上名列前茅,自己又没有很好地照顾自己,身体、睡眠开始变得很差,胃口也不好。我很烦恼。我们班上有一个同学,跟我关系很好,兴趣爱好很投契,可以说无话不谈。大约是1984年,我这个同学有一天悄悄地拿出了一本《气功》杂志,是浙江出的一本小册子,他跟我谈起了气功,建议我练练气功,会对我身体有好处。他说,他原来有肺结核,经透视发现肺上有两个洞,不得已休学在山上疗养院治疗。疗养院远离市区,空气新鲜。我这个同学在那里跟人学练气功,每天吐故纳新,不亦乐乎,终于治好他的肺结核。我听来也满感新奇,世界上竟然还有这等奇事。于是我开始逐步接触气功。我们班上也开始有几个人练气功。通过互相交流和参考一些气功书,慢慢地懂得了丹田、经络、大小周天等概念。气感也慢慢起来了,通过意守丹田和呼吸训练,我选择了当时比较流行的内养功,这个功是中国北戴河气功疗养院院长刘贵珍发明的,对呼吸和消化系统有很好的治疗作用;练了以后,气往往很足,在身上跑来跑去,在督脉上往往先从尾闾穴发动,经命门,命门穴在身体的背后,肚脐眼的对称处,然后气又往玉枕穴位跑,玉枕在脑后,睡觉放枕头的地方。当气储备到一定程度时候,它就自动在经络里走。气功书上说,当小周天打通后,人就不会生病。小周天也就是任督两脉,任脉在前面,督脉在后面,中医说前为阴,后为阳,下为阴,上为阳,里为阴,外为阳。按照气功的说法,小周天只是练功过程的第一步,也就是练精化气。据说小孩刚出生时,小周天是连通的,六个月以后慢慢闭塞了,因此,可以说练功也就是返老还童的过程。

 

在掌握一定的气功理论后,大家又互相交流,我的功力增长得也很快。的确,练功后,精力充沛了,饭量增加了,睡眠变好了,练功者也开始互相攀比,看谁功夫高。我也暗暗地下了决心,不但要打通小周天,还要打通大周天,使自己功力深厚。

 

3. 接触高级气功

 

1986年,我认为中国气功走向了高潮。所谓高潮,也就是说,高级气功师开始出山了,他们的功夫高得有时让人难以想象。我也开始被他们所迷住并模仿他们,晚上经常双盘打坐至子时。以下介绍我所遇到的几种气功,其中以严新气功最为影响我。

 

1)真元窥密

 

1986年,我接触到的第一个高级功法叫“真元窥密”,此功法系武当太乙门铁岭派,其传人李xx在北京介绍这功夫时,首先作了一番表演。在桌子上摆了一块薄铅板,用劳宫穴发气,见一道光穿过铅板,可见气功之威力。李鬃在东北开了一家聋哑治疗所,专门治疗聋哑儿童,据说当时排队已到2000年。这个功法主要是通过打开手太阴肺经,将后天之气练为先天之气,然后直接打通大周天。我们学的一主要功法叫“寒山七式”,实际上只学了六式,每一式负责打通两条经络,共十二条经络。第七式是练轻功的,在李xx手上已失传。

 

当我练这个功一个星期以后,我发现我的肺经打开了,两个肺像风箱一样,呼拉呼拉地,大量的氧气吸了进来,舒服极了。浑身充满了力气,使不完的劲。两个星期结束后,消化系统明显好转。当时我深深地感到,气功真是个好东西,如果全国人民都来练功的话,将会省一大笔医药费。

 

2)禅密功

 

我开始买一些杂志,注意有关气功的信息。1987年,禅密功开始在中国流行,它的影响很大,当时被称为中国十大气功。其出处是藏传佛教,原属黄教,即宗巴嘎。其传人系刘鬃。一天,我看到一则广告,说,刘的弟子马鬃(女)要来教功,我就去报了名,参加了两个礼拜的学习班。

 

禅密功的功法很多,其中心功是慧功,也就是开发智慧。所谓智慧,也就是特气功能,禅密功也就是教你怎么练特气功能。这个功法效果极快。每天晚上,老师还给学生遥控加功。老师说,到一定程度,你的慧目将会打开。慧目,也就是道家气功所说的天目。我记得在练到一定程度时候,我开始闻到檀香味,其他同学也闻到了。老师说,这是好事,檀香是本功法一大特点,说明功力有长进。在班上很多同学出了功夫,有一些骇人的体会,不过我未碰上,心中很失望。学习班结束后,我又继续操练,连续打坐几个月。有一天晚上打坐,我感到额头慧目处开始发光,像瀑布一样向下流,又像闪电一样闪个不停。我吓坏了,后来看了看书,觉得可能是功夫又长进了。以后又继续练,这种现象依然存在,感到额头上开了个大洞,似乎看到了另外一个世界,黑茫茫的,有的时候整个额头像个透明的玉一样,闪闪发亮,透光性很强。这个印象至今难忘。后来,我找了当地一著名气功师帮我看了看,他说我的天目已开了一大半,我当时兴奋不已。

 

在练完慧功之后,我又怀著好奇的心情,来练禅密功的最高功法:身外身、他外他,也就是所谓的分身术,即把自己的灵魂从肉体中分出来,据说到最高层次,可将灵魂脱出,到梵(灵)界中自由飞翔。禅密功对此有严格要求,练此功时,旁边一定要有老师指导,以免灵魂出去,收不回来,人就死了。这个功我练了短暂时间就不敢练了,感到灵魂出去,体内虚空,十分恐怖,我也生怕死了划不来,就不敢再练了。

 

3)严新气功

 

1987年以后,严新的出山使中国的气功热达到了高潮。我当时对严新崇拜得简直是五体投地,不但听了他的报告,还买了他的功法磁带,开始练严新气功。他的功法的确很邪,意念极其复杂,要心想莲花,想自己7岁以前的形象,想一漂亮女孩等。严新在功法里强调,练功时,他会给你加功,宇宙间其他高能量的师傅也会考察你,给你加功,这个考察过程可能很长,有时要几十年。练了他的功法的确出功很快。我记得有一次,那时我已参加工作,练了他的功后,精神特别好,精力特充沛,力大无穷,就想和人打架,大约两天两夜未睡觉。但第三天,这现象又突然消失了,我当时也感到很奇怪。据严新说,人一天可以24小时练气功,只睡14秒就足够了。我当时想,一定是宇宙间某种高能量的东西进入我体内。

 

() 宝瓶气和瑜伽意念等

 

宝瓶气也是藏传密宗的修练方法,其功法将人体想象成为一个瓶子,瓶口在头顶或百会穴,宇宙的精华从这个瓶口进入体内,其意念也十分复杂,比如说意念皎洁的月光象泉水一样流入体内。瑜伽意念很消极、阴险,它的意念像一条眼镜蛇在人体内督脉里穿行。

 

二、认识基督教

 

自从参加工作以后,由于工作经常要出差,和别人同住一个房间,别人也不懂气功,我也不好意思再练气功,这样也就慢慢冷落下来了,练气功也就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结婚后,太太对气功也很反感,有了小孩以后,就更没机会练了。随著社会的发展和中国的改革开放,注意力放在吃吃喝喝、炒股票这上面去了,但气功的影响和影子始终存在。即使到了美国,气功还时多时少地影响我,我始终把气功当做自己的救命法宝,身体稍有不适就重操旧业。

 

到了美国后,开始接触基督教,认识圣经。我认识基督教分为两个阶段,一是初步了解,二是思想上激烈的斗争。

 

1. 接触了解

 

一开始到了教会,我很反感,怎么有些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竟然还相信迷信。我对祷告感到很可笑,所谓祷告不就是对著空气喃喃自语吗?什么耶稣宝血洗清罪等,我心里想这是什么话啊,听也听不懂!每次到教会去,都带著很多问题,喜欢跟人抬杠。有时候,提一些极其古怪问题想问倒对方,大有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豪情。人是上帝造的,那上帝又是谁造的?如果上帝存在的话,那人世间还要警察、军队来维持社会的秩序干什么?上帝真的仁慈吗?你瞧,在旧约里,他杀了多少人。教堂里整日唱赞美诗歌颂上帝,岂不是太肉麻,这样的上帝有什么意义?我当时非常固执地认为,世界上所有的宗教都是条条大路通罗马,耶稣、释迦牟尼和穆罕默德都是兄弟,他们的最终道路是一样的。我想耶稣可能是个类似中国雷锋那样的道德品质极为高尚的楷模吧,而“圣经”这本书嘛,是个神话故事,尤其是旧约,像挪亚活了九百五十岁,那岂不是笑掉大牙。后来又把耶稣想像成为一个功力深厚的大气功师,你看,他能在水面上走,不正是轻功的表现嘛!当时我认为,所谓世界上的一些神话故事,是人们对事物的认识不足,比方说,有科学家发现,号称有鬼的地方次声波很强等等。有神论是极端荒谬的,只存在不可知论,随著科技的进步,不可知的总会搞清楚的,任何宗教必将退出历史的舞台。

 

2. 思想斗争

 

在去教会的同时,逐渐地我又看了一些书,如《游子吟》等,也看了《海外校园》等杂志。我当时特别喜欢看方舟子的“新语丝”网站里的“批判基督教论坛”,那里有很多文章,如“错误百出的圣圣经”等,同时又看了基督教网络使团对方舟子的反驳,双方论辩的很激烈,似乎两方都有道理。我的思想上经常在斗争,一下偏向这边,一下偏向那边。

 

我也曾从圣经中一些人的家谱来推算地球的年龄等,试图找出其破绽从而来否定基督信仰。但渐渐地,我发现包括很多知识分子,喜欢断章取义,更有许多人,圣经根本未读过,就指手划脚,这恰恰是一些搞科学的人整天说要按科学办事,却对待基督教和圣经自己不遵守科学态度。再者我发现了方舟子等人的几个谬误:

 

其一,在对他人的批评和批判伪科学中,方舟子没有一次做过自我批评,哪怕是他自己引用、翻译上的错误等,说明他个性很强,也很傲气。因而,看问题必然带来偏差,尤其是对基督教的批判,对圣经的理解往往限于字眼里的理解,并想方设法用理性的办法来推理,喜爱在枝节问题上缠绕,很不谦卑,说到底他根本没读懂圣经。

 

其二,在对待气功等特异现象时,全盘否定,认为那是骗人的把戏,或者说是魔术和谎言;动不动用走火入魔、心理暗示、幻觉、偏差或精神病来解释,其观点是不相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否认事实的存在。他的结论是较武断的,是通过自己坚定不移的无神论信心得出的结论,没有事实基础,对练气功特别是练得很深的人来说,这样的理论是不值一驳的。

 

其三,对于灵性世界的存在问题,唯物主义者坚决持反对态度。而我在练气功时,已感觉到灵界的存在,但又说不清,用现代科学来解释也无能为力。无神论者坚持认为人的灵魂不存在,很多现象是属于幻觉或其它大脑疾病,他们甚至认为《新约》里的圣徒保罗见到的异象是属于神经系统有毛病。诚然,人的大脑很复杂,但很多研究也很有说服力,我翻阅了一些资料,如对人体灵魂问题的研究,人的濒死体验等,特别是著名杂志“柳叶刀”2001年刊登的一篇有关“Near-death experience in survivors of cardiac arrest: a prospective study in the

Netherlands”(猝死幸存者的濒死经验)的文章很能说明问题,尽管我不是医学专业,但这是篇统计综述分析,通过对344个病人长达8年的跟踪研究,表明有许多人在濒死阶段有灵界的感觉,并有统计学差异,我认为对灵魂存在的科学证明 有学术价值。

 

其四,记得在《游子吟》里,有对生命起源的探讨,单靠随机组合而产生第一个生命所必须的DNA分子的可能性几乎等于零,而方舟子的批判是其碰撞有可能在物理化学规律的作用下,会大大减少形成的时间。当然这不是不可能的,我不禁要刨根问底,这物理化学规律又是从何而来的呢?

 

其五,很多人都说,基督教讲爱,怎么还发起战争?往往有人提起十字军东征等,并乐此不疲,似乎不提不足以平民愤,而且似乎成为一种时尚。这样的人分为两种,一是不懂得爱和公义的关系,错误地把国家与国家的战争理解成不同宗教之间的战争,并把基督徒个人所犯的错误无限放大,归结于整个基督信仰。第二种人是人云我云,自己根本搞不清,跟著乱起哄,据我观察,这样的人还不少。

 

其六,很多人也是有神论者,但他们相信佛教、回教等而否定耶稣基督这唯一真神。他们认为他们找到了人生的真理,但仔细研究,他们的理论和实践都有缺陷。如佛教认为万事皆空,但他没有看到,空外还有不空的在掌管一切。

 

我在思考这些问题的同时,还参加了附近教会的星期天早上的主日学和星期三的ESL(英文)班。通过同基督徒的接触,我慢慢地发现了基督徒们有一些共同的特点,他们的家庭很幸福,为人很真诚,他们有平安和喜乐。是什么力量在支撑著他们这么做?这促使我深深思考。通过一段时间的慕道,心里越来越明亮,对基督信仰也越来越感兴趣。

 

三、决志信主

 

文章看得愈来愈多,真正促使我醒来的是有一天,我在网上看到了一篇连载文章《冲破灵界的黑暗》。作者小光曾练习气功多年,对气功理论和实践作了大量的研究和学习,并对相应的宗教如道教、佛教、儒教、藏密、瑜伽,以及占卜、武术等作了不同程度的了解和实习。他从一个无神论者,成为一个有神论者,又成为一个虔诚的气功信徒,最后成为了信奉耶稣基督的人。特别是在书中看到气功是非常危险的,气功的原理和本质是通过灵界的力量来达到目的,它的背景来自于邪灵,它的特点是行邪术异能和拜偶像。这仿佛是晴天霹雳,我逐渐地感到了害怕。回忆过去练功过程发生的一些事情,感到十分恐惧。

 

说来也巧,有一次福音聚会后,一个姊妹在谈话时突然问我,你过去练过气功吗?我当时心里一惊,她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因为我练气功的事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过,这难道仅仅是巧合吗?她又接著问我,你看过《冲破灵界的黑暗》这本书没有?事实上我看过,但当时我心中对书中的看法还有些不服,但我又对书中写的事实表示认可,因为我也练得非常深,有相同的经历,书中写的东西靠凭空想像是绝不可能的。我也慢慢地思考起来。

 

20033月下旬,听了原气功师李前明弟兄做的见证磁带后,我毅然举起手决了志。我生下来从来没有给任何人跪过,从那以后,我情不自禁地向上帝屈膝。

 

信主以后,我对人生的意义有了重新的认识,这的确是过去的我已死去,新的生命又开始了。非基督徒往往很难理解基督徒的行为,他们说,基督教是排他的,耶稣就是道路和真理,恐怕太狂了吧。我的看法是:

 

其一,这世界上有没有绝对的东西,有绝对这个词存在,就会有绝对的东西。在欧氏平面几何里,两条平行线永远不相交,这就是绝对的真理,也是公理,而公理是不需要证明的。如果说世界上所有的神都一样的话,最好的比较办法就是他们在一起比较,就知道了;而基督徒生命的转变有力的说明了这一点。上帝真的“狂妄”吗?这个宇宙包括人本身就是他造的,本来就应该以他为中心,而由于人类的罪性,与神断绝了关系,人在享受上帝创造的阳光、空气和水的同时,以自我为中心,并大言不惭地对著上帝评头论足,这到底是谁狂?

 

其二,也有人说,上帝真的存在的话,给我们亮一下相,大家不就都信了。真的如此吗?主耶稣行了那么多的神迹,法律赛人信了没有?两千年后的今天,不还是有那么多人不但没信而且在辱骂他吗?有人说,若上帝再给我造一个太阳看看,我就信;但如果这样的话,他可能还会不信;他会说再造一个地球给我看看;地球造好以后,他还会不信;他会说,再造一个月亮给我看看。这样的人永远不会信上帝,因为,上帝已经造了数不清的星球,他都不相信,再造一两个他会相信吗?所以说,没有一颗谦卑的心,不可能认识上帝。

 

其三,科学与信仰的关系并不矛盾。《圣经》本身不是科学的教科书,它是远远超越于科学的。不错,自然科学是探讨真理的,但科学家的工作是将真理的局部细节化和放大,人们在得知这些细节后往往会沉溺于自我陶醉和自我骄傲中,而“只见树木,不见森林”。

 

其四,什么是福音?福音就是好消息。有人说,上帝太残忍,在旧约里杀了无数长子,如果按这样推理的话,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是上帝杀的,因为即便人无疾而终,他最终还是死了,是间接被杀死的。但上帝并没有忘记人,主耶稣为我们上了十字架,为我们洗清了罪过,并承诺让我们将来在与神和好的天国里,过著永恒的生活。而对我们的要求只是要认他作为生命的救主就可得救,这难道不是人世间最大的好消息吗?不是奇异恩典吗?我不禁仰天长叹,人啊,你到底算什么东西,你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浑身充满了污秽,从天上往下看,你还不如一个蚂蚁,你凭什么让神来救你?主耶稣啊,你不可能不是神,你在被钉在十字架上,临死前还在祷告:父啊!饶恕他们吧,因为他们做的,他们不知道。上帝对整个人类的救赎计划是那么的伟大,这样位格的神,充满慈爱和权柄的上帝,叫我怎能不歌颂他!

 

其五,人生的意义是什么?人生的意义就是为了荣耀上帝的名。世界的根本就是真善美的,我们就是要歌颂真理!人世间虽然有苦难,但上帝与我们同在,人类的苦难就是上帝的苦难,这在主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达到了极点。人类是有苦难,但把苦难和恶行都归罪于神,将一切责任推给神,实实在在是个不负责任的回答。人要对自己所犯的罪恶负完全的责任,至于上帝为什么不把苦难消灭掉,我相信上帝一定会有他独特的美意,我们绝不可以人类有限的智慧来揣摩全知全能上帝的旨意。

 

其六,对于基督徒来说,特别重要的一点,是要和上帝保持紧密的关系。《创世记》一开始就指出:“耶和华的灵运行在水面上”,同时“务要谨守、警醒,因为你们的仇敌魔鬼,如同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彼得前书5:8)。这说明灵具有动态性,这是灵界的规律。世界上没有骑墙派,人不属于上帝,就属于魔鬼。魔鬼往往在人举棋不定、犹豫不决时乘虚而入。基督徒千万不要让魔鬼钻空子,而要让圣灵长驻,这就需要经常参加团契,和弟兄姊妹在灵里交流。

 

四、决志后的变化

 

我信主之后,发现身心有了很大的变化。变化的时间表就是从信主那天晚上举手后开始的,我的变化有以下几种。

 

. 生理上的变化

 

决志后当天晚上,不知道怎么搞的,我打起了嗝,力量很大,我有点吃惊。严格地说,那还不太像打嗝,而像中医的拔火罐,一个力量往外拔,特别是从丹田处往外拔。当时,我对太太开玩笑说,会不会是过去练气功时带来的魔鬼出去了。没想到,第二天白天又开始打嗝,晚上也打,这股力量明显来自体外,似乎天上有股力量要把我体内的什么东西要拉出来。后来读圣经,发现耶稣赶鬼的故事与此很类似,才明白练气功的过程就是邪灵附体的过程,邪灵在我的身体里合而为一,它先让我先尝些甜头,治治病等,然后我就会成为它的奴隶。决志后,主耶稣帮我从体内赶走了邪灵。另外,信主后不久,我的舌头开始被往外拉弹(打结),很是吓人,一直持续了好几个月。

 

2. 梦境的变化

 

以前练气功,往往作梦也在练气功,出现一些情况,但百思不得其解。如,作梦时,老是全身不能动弹,像被捆住一样,有时候大汗淋淋,拼命叫喊却又喊不出来。民间叫做梦魇,又叫鬼压身。经常觉得灵魂冲出体外,克服了地球引力,在云里面漫步。并经常到星星上去,见到了飞碟,这些飞碟成群结队,很难用语言表达,与我们新闻报道的飞碟完全不一样。而从信主后那天起,突然消失了。

 

在信主前,还有一个现象,半夜经常突然被惊醒,但环顾四周却什么也未发现,这是来自邪灵的最轻的一种干扰,信主后也消失了。

 

3. 开始有灵界的干扰和撒但的试探

 

这样的例子很多,比较突出的是以下的一个例子。

 

20036月下旬,唐崇荣牧师在亚特兰大举办大型布道会,我也早做准备去参加。在临行前的一个星期,突然我感到心慌,早搏极多,我不敢大意,到医院进行了很多检查。做了心电图,却又什么也未查出来。到底去不去听这个布道会,经过思想斗争并问医生,决定身上背一个24小时动态心电图监视仪前往亚特兰大。回来后,心脏不舒服也时隐时现,我又做了心动超声、心脏疲劳试验和抽血检查,但是什么问题也没查出。教会里的弟兄姐妹也为我做重点祷告。7月下旬,我突然感觉心脏好了。725下午,我在休息近一个月后,头一次兴高采烈地想去教会查经,正准备出门,突然,一个恶狠狠的声音对我说:“今晚你休想到教会”,声音很大,很尖,像巫婆一样。当时,我感到心里很难受又很诧异,浑身起了鸡皮疙瘩,毛骨耸然,但回顾四周,却什么也没看见。我隐隐约约感到今天要出什么事,但又不明白究竟要发生什么。出了门,在我家门口的山坡上,有辆类似UHAUL(搬家车)的大卡车在搬家,这辆大卡车横过来停放著,使得道路的交通很成问题。这时从坡上过来了三辆车,前两辆是小汽车,出于礼貌,我让他们先过来,但第三辆车后面拖了个极宽的尾车,我让他先过,他却让我先过,很明显由于搬家的大卡车堵住了道路,他过来极不方便。我也只能先过,我小心地从大卡车旁饶过,速度也放到了最低。再往前开,我的车的位置就和第三辆车几乎是平行了。但由于路面极窄,他的拖车极宽。我很难通过,为了防止碰上他的车,我把方向盘往右稍打了一点点,一瞬间,右前轮胎碰上了路沿,白烟冒起,没料到,轮胎气门芯恰好碰上了路沿并开了个口子,轮胎瘪了。如果路面再宽一个厘米,也绝不会出现此现象,其计算的精确度和对未来的预测度让人叹为绝止。我一下恍然大悟,魔鬼,你休想阻止我去教会。我连忙打电话给AAA(汽车保险公司),换好轮胎去教会。这一个月的一系列情况终于真相大白,灵界的争战从来就没有停止过,也使我深深懂得,有些事,人不可能达到也根本无法想像到。

 

4. 灵性上的变化

 

信主以后,我的自信心增强了很多,尤其是平安的感觉,以前老好与人争论,如宇宙有几维空间等,头脑搞得挺累也还是搞不清楚;而现在,我倒心里很平静,有的东西我可能永远搞不清,但我不怕,我知道后面有位神在掌管一切,我只要信靠他就可以了。同时,信主后,我十分注意自己的行为,虽然说不可能不犯罪,但对小罪大敏感,这就是圣灵的作用吧!另外还有一个很大的变化很奇妙,就是圣经慢慢读懂了,以前很多不理解的理在明白了,主耶稣的话真是句句扎心,有时候禁不信拍案叫绝,尤其是早在2000年前他对世间人对基督教态度的预言,真是入木三分,这反而更增加了我的信心,这本圣经不可能是人写的,只有通过神的启示才能点明这些真知灼见。

 

五、气功的本质

 

对于气功有许多解释和观点,如幻觉、心理暗示,精神病,魔术等,如果说这些观点都是错的,那肯定是不科学的;但如果仅限于这些观点,我认为是极不深刻的。幻觉,心理暗示等理论可以说是解释的同心圆的外圆部分,他们可以部分地解释气功现象,但一些特异现象无法解释。

 

什么是气功?气功是真的吗?这是人们常问的话。要把这些问题完全说清楚,这不是本文的主题。几乎所有知道气功的人都认为气功至少有强身健体、修心养性的作用,即使那些反对气功的人如司马南、方舟子等也在不同的程度上同意这种观点。因为人们确实看到或体会到了这一不可辩驳的事实。气功引起的最大争议在于特气功能和灵界的现象是否存在这样的问题,在这方面,导致了无神论者最不愿接受的结论——鬼神论。于是,人们出于不同的动机作出强烈的反映,无神论者认为这很荒诞,是迷信,他们反对的方式是坚决否认气功出现的特异现象,他们绞尽脑汁地试图用种种现代科学理论和哲学观点去装点它,包装它,结果他们的种种解释显得支离破碎,捉襟见肘,明眼人一看不禁感到滑稽。

 

对于气功信徒来说,他们固执地认为,气功是由来已久的,是人们尚未认识的人体现象,是深奥的宇宙生命科学。在这一点,古代东方的佛教和道教建立了不朽的功勋,特别是佛教的阐述是多么深透啊!一个人如果把佛教的重要经典真正读懂了,就能深刻地领悟到“明心见性”、“心物不二”的真谛,对气功界出现的一些特异现象就很容易理解了。原来《楞严经》上早就说了“六根互用”。又如,遁术,原来一切山河大地,乃至自身根器,皆为心识所变现,当色荫尽、受荫尽、想荫尽、行荫尽、识荫尽时,法身遍满宇宙,或者原本没有什么时间、空间,只要证到罗汉果的人就可以做到这一点。他们认为人体科学研究的突破必将带来一场科学上的大突破,气功,是二十一世纪的太阳。

 

圣经的观点:创世纪写道,耶和华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名叫亚当。因此,“气”并不是空气的意思,而是代表某种灵性。“气”是个中性的东西,问题出在“功”上。“功”也就是功能的意思,特别是一些宗教气功,强调功力的不断提高,如佛家气功的六神通,道家气功从练精化气、练气化神、练神化虚、练虚还无,都是一个异能从低到高的追求过程。

 

以弗所书第六章12节写到: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体的恶魔作战。这段经文明确提出,在我们这个世界上,还存在著另外一个世界,叫做灵界。超自然的力量,也就是来自于灵界。气功治病的道理,是在灵界里面,想在物质世界中,讲出它的道理是徒劳的;而通过气功得到的能力,来自于撒但魔鬼。一旦你练气功,你的灵就会与灵界沟通,撒但魔鬼的灵会来找你与你沟通,撒但魔鬼经常伪装成光明的使者,会给你尝试一点甜头,放长线钓大鱼,当你上他的当时,也就一步步落入他设置的陷阱中。比如说,某些疾病的确得到医治,某方面的能力的确增强了,身体也强壮了。练功时摆出的各种姿势,都有敬拜撒但魔鬼的涵义,尽管你不知,你敬拜他,他就进入你的心中。魔鬼(邪灵)的工作并不是为了给你治病,而是让你崇拜他,通过一些手段使人远离上帝。练气功到高级阶段,能有特气功能,接触到灵界,撒但会差遣他手下的大小鬼魔附到那人身上,在气功界中称为附体,这附体一上身便夺取人的正常理知,使人做出各种危险的事,甚至自杀或杀人,使人未及信主前就夺取其灵魂,这是撒但魔鬼抗拒福音的有力方法。魔鬼早在人类产生以前就已存在,他的丑恶的本性难移,他们的命运已经被决定,他们将被永远锁在火湖里,这在《启示录》里有明确交待。

 

人们往往不能认识灵界的存在,而上帝知道人类的局限性,就通过启示,把这个宇宙的真相源源本本地告诉我们。主耶稣第二次再来时必有审判,人无论高贵低贱,都必被审判;人只有通过耶稣基督才能摆脱魔鬼的控制,获得救恩,这就是灵界的真理。

 

主耶稣说:“我是世界的光。跟从我的,就不在黑暗里走,必要得著生命的光。”我很庆幸自己找到了一条正确的人生道路;我也很感谢上帝,让我多次战胜了魔鬼的袭击和干扰,我将坚定不移地依靠主耶稣走这真理的道路。

 

赵晖 来自中国大陆,现居美国北卡州。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