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cclife
到底有没有神?
2015/7/24 15:08:02
读者:10043
■苏颖智

 

生命与信仰 总第6期 2004年6月

 

一、何谓“神”?

 

“到底有没有神的存在?”对这个问题中“神”的概念若无清楚的定义,便是多此一问。许多时候我们太快地下结论,有些人也信有神,我们便以为大家都是一样的了。但很多人对“神”有完全不同的观念,未予澄清之前的讨论多为不关痛痒的讨论。以下便是一般人对“神”的不同观念:

 

A. 传统中国人观念:人死后就变为神。因此祖先自动便成为灵魂,是可以保护家人的,已经是神了。

 

B. 基督科学会:神就是人的“心灵”(mind)。

C. 泛神论者(pantheism):万物就是神,神就是万物。佛教便认为任何的物件中都有佛性(神性)。

 

D. 多神论者(polytheism):有生育能力、有能力之大自然事物、动物及人皆为神,受人敬拜。如观音、关公、孙中山、印度之牛、马来西亚一些部族之猪、埃及人首马身及蛙或蝇、希腊罗马的一些古代信仰等。

 

E. 新纪元运动(New Age Movement):人就是神。他们相信每一个人都是神,而不相信宇宙中有一个创造宇宙万物、拯救人类的神是宇宙的主宰。他们相信人有无限的潜能,我们平日只用出了百分之五至十五,是我们潜能中极小的一部份,就是因为我们未将潜能发挥得淋漓尽致,所以现在如此景况。若能全数发挥,则我们可以变成神。因此他们特别喜欢向那些较有名望权势的人宣传他们的教义。归根究底,他们乃叫人摒弃神,相信自己。人相信自己可以胜过一切。

 

所以,光问人信不信有神是没有意义的。我们必须首先搞清楚大前题是什么。换句话说,我们所说的“神”是什么意思?因此我们必须看看圣经所说的“神”到底是什么意思。

 

二、基督徒所信的神是怎样的神?

 

A. 自有永有(I am that I am,出埃及记3:14)。神的名字原是“我就是我是”,也就是“永恒地活在现在”的意思,亦即圣经中的神是不受时间空间所限制的,是自有永有的。

 

B. 无所不在、超越时空(诗篇139:7-12)。中国古代的孔子心目中所思想到的神也是如此,“思之在左,忽而在右;思之在前,忽而在后”,是无所不在的神。

 

C. 无所不知(诗篇139:1-6)。连我们的心思意念及将来一切的事他都知道,我们过去的一切他也知道。耶稣“知道万人”,他不需要我们告诉他任何事,他早已知道人心里所存的(约翰福音2:24-25)。

 

D. 无所不能(创世记17:1;马可福音10:27)。亦即全能、什么都能作得到的意思。

 

E. 完全(马太福音5:48)。完全无瑕疵,不但是道德上,在各方面的作为上都毫无瑕疵,他所讲、所想、各方面的计划都是完美无瑕疵的。

 

F. 慈爱(约翰福音14:8)。不是人心目中那种青面獠牙、“你不信我就整死你”的那种神。例如有人说严新很厉害,厉害到有人不信时,他使那人大笑,由台前笑到台后,走来走去,出尽洋相。但我们所信的神并非如此幼稚:不是这样的“整人”。他是慈爱的,一切的作为都是为了他所造的人、他的子民来着想,愿意将最终极的关怀带给人,愿意将人带入神最完全的爱里面,使他们可以享受他。有人说神造人的目的便是要叫人去享受他所造的万物以及去享受他,同时神也享受我们。

 

G. 公义、公正(诗篇119:137146:8)。我们所相信的神不单只是慈爱的,他也是完全正直公义的主,是绝对不会偏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贪污受贿的,他乃是完全公正的。这与那些一面犯罪、打劫:一面拜“神”的人所拜的关帝是绝对不可相提并论的。

 

H. 圣洁(诗篇99:9;赛6:8)。“圣洁”一字的希腊文及希伯来文均有同一意义,便是“分别出来”的意思。何谓“分别出来”?第一,和偶像分别出来。神绝对不可与偶像相提并论。第二,和罪分别出来。神绝对不可与罪相提并论。

 

I. 威严、主权(诗篇103:19;伯42:2)。有人说我们所信的神不灵,我考试时向他祈求得90分,结果得了零蛋,这样的神怎能信呢?我不信。我会考向他求A,结果得U(最低等成绩),这样的神不值得信。有人去赌马以前,向香港人所拜的偶像黄大仙说:“请小心,我若赢大钱,就给你一只烧猪吃。若赢小钱,就给你一只烧鸡吃。若不赢钱,你就没得吃!”我们的神不是这样的神,因为在上述的例子中,人将神变成仆人,是听人使唤的。我们的神不是听人使唤的神,他是要人跟从他去做事的,是有绝对的威严主权的。

 

J. 自存、自足(出埃及记3:14-15,使徒行传17:24-25)。我们的神是自我存在、已经存在、先存的,他不是被造的,不需要人手去服事。他乃将万物赐给人叫人去享受的。

 

K. 是灵、不是物质的(约翰福音4:24)。我们的神是超越物质的,不受制于时间空间的,他是灵。

 

L. 创造宇宙万物及人类的主宰(创世记1:12:7)。我们的神不是被造,乃是万物的创造主、掌管者。

 

M. 信实(约翰一书1:9)。我们的神从来不说谎、不会说了不算。他所说的在以前、现在、永远都是真实的,永远不会改变。他必会按照他的应许来成就。

 

N. 有位格的。我们所相信的神不像现在有些人所信的,是空气一样,是无法与之建立个人关系的。我们所相信的神是有位格的,是我们每一日可以与他面对面、建立密切的个人关系的,以致我们越来越了解他,越来越能把握他的心意。我鼓励大家多些像亚伯拉罕、摩西、保罗一样的去经历我们的神,与他建立关系。

 

三、有神吗?

 

A·哲学辩证法

 

1. 字宙论(Cosmological argument):“Cosmos”乃“宇宙”之意。凡事均有因果,儿女的出生表示有父母,父母的存在表示有祖父母,祖父母的存在表示有曾祖父母……一直这样推论下去。宇宙论便说若将这个因一直往后推,最终便是第一因了,这个第一因是最先的,是自存的。当我们见到事物均有因果时,便知道这个世界一定有第一因的存在,借着这一个第一因不断产生出其他的结果,这个第一因便被哲学家称为“the uncaused cause”(非被生、被造、被产生之自有的第一因)。

 

2. 目的论(Teleological argument):“Teleos”乃“目的”之意。从宇宙世界的运行发展明显见是这个宇宙是有规律、有计划的,所以必定有一聪明的、有规律、有计划的创造者、设计者去设计它,而不可能是偶然产生出来的。例如,一本字典是如何产生的,是不是将字母堆来堆去,自然便可形成字典?一本书是如何形成的呢?是不是将每一个字堆来堆去,便产生一本圣经出来?没有可能。既然一本书的存在,是一个有智慧,受过训练的人将之有系统、有计划地组织而成,以至文字经过组织成书,不可能是偶然产生的,宇宙的产生又岂会例外呢?

 

3. 本体论(Ontological argument):“Ontos”乃“存有”(being)之意。人有对完美的神的观念,为何如此?除非有一完美之真神的存在,否则不会无中生有、凭空生出此完美的神之概念。因为有一完美之神存在,导致此观念在人心中形成,因此今日的我们可以很自然地想到有神。

 

4. 道德论(Moral argument):此乃康德著名之理论,他观察到人均有道德、良知,而社会的律法便是基于此道德的观念而形成,为何我们有是非、好坏、应不应该的观念?一定有给人道德律者之存在,他便是创造人类宇宙的神,他在创造之时将这个是非、好坏、应不应该的观念放在人里面。

 

5. 实验论(Pragmatic argument):通过人的实验、人的经历去证明神的存在。有一故事述及一堆科学家、进化论者聚集在一起讲论神存在之可笑性,说神根本是不存在的、没有可能的,讲后便要求听者回应。在回应时,一位老婆婆一拐一拐地走上台,拿着麦克风,递了一粒糖给主讲的科学家,说:“这颗糖好甜的啊!”如此五分钟之久她什么也不说,只顾着推销她的糖。科学家后来忍不住说:“甜不甜唯有你才知道!我怎么知道它甜不甜?我又没吃过!老婆婆趁机说:“对啦,你都没吃过,你怎会知道呢?同样的道理,你又没有经历过神,你怎么知道他存不存在?我经历过他,我知道他存在!”有一首诗歌也是如此:“主活着”,其副歌说:“你问我怎知主活着,因他活在我心!”

 

上述为有史以来哲学辩论中之五个著名论证。但我极少使用这些方法来证明神存在,因为这些论证虽有一定说服力,使有神论的理由多些,但这些都不是绝对的,无法证实神的存在。但充其量,只有证实可能有神,这可能较没有神是更大的可能,但仍未足能提供肯定答案。

 

例如宇宙论,为何一定要有第一因?有没有可能从头到尾都是有自圆其说的循环论法(arguing in a circle),第一因便是最后一因,最后一因便是第一因,循环不息;宇宙便为如此?你如何知道无可能?如何证明?虽然有可能是有第一因,但无法借此证实其存在。至于目的论,这个世界、宇宙应当有一个规律,但这个世界因为人的罪已经越来越乌烟瘴气,这样的一个世界怎有可能是一位很有条理、有慈爱、有规律的神所造?若他是真的,则为何这个世界有这么多问题、败坏的存在?以下便是有些人提出反对神存在的理由,也是我以前曾经问过的:

 

B·反对神存在者之问题

 

1. 见不到所以不信。

 

答:很多东西是见不到的,为何还是要信?因我们知道它们是实在存在的(如爱、第六感:超越肉眼所见)。

 

2. 矛盾论:全能之神能否造一块他举不起之石头?

 

答:问题本身是矛盾,不合逻辑,毋须答。因全能者是不能受任何限制的。例如,一个全能的神可以造一块一千吨的石头,一个全能的神也可以举起一块一千吨的石头;一个全能的神可以造一块一亿吨的石头,一个全能的神也可以举起一块一亿吨的石头;不论怎么说,他都可以造,也可以举得起,他是不可能受限制的。

 

3. 神又是谁造?神从哪里来?

 

答:神本身是自有永有,非受造的,乃造物主。若有人造神出来,则那个神已经不是神了,造他的才是神。“神从哪里来?”一问题有矛盾,因“哪里”是空间,空间是被神所造,神不是被空间所造,所以空间、“哪里”是从神而来,但神不是从空间、从“哪里”而来!因此这个问题的本身也是矛盾,不合逻辑。以上这些问题就算都答到了,也不能令人信主,最多令到对方哑口无言。

 

4. 无辜者受苦又怎样解释?

 

这个问题影响我最深,导致我七年都不肯信主。休漠(David Hume)说:a. 若神是全能,神能制止无辜者受苦。b. 若神是慈爱,神应制止无辜者受苦。c. 但世界充满无辜者受苦。所以:a. 神非全能,他爱莫能助;或是b. 神非慈爱,他在玩弄人类;或是c. 根本没有全能慈爱的神。

 

这个论证对我影响最深,常使我联想到自己的经历。我父母带着一家六口来香港时是一九四九年,就是刚刚“解放”的那一年,我们以为很快就可以回去,因此没有带什么东西出来。岂知我们出来一年,已经用尽所有的钱,身无长物,又找不到工作,一家人生活陷入困难之中。我母亲因此带着我及最小的妹妹回乡,打算拿一些首饰回来买块地开农场或作小生意,谁知一上去就回不来了。

 

我们一回去便见到家里前门到后门的门口都被封,我们不敢进去,才刚绕了两圈。正想进去之时,便有两个公安人员过来查询,一问明身份,即刻上手铐,拉去关在一间黑房数日,之后就开始被人斗,主要的罪名就是“地主”、“富农”、“反革命”等。台上有我母亲胸前挂着一个牌子跪着,旁边有人拿着棍子,台下有人指控,上面听到了就拿着棍子打。我当时目睹母亲被人斗,也目睹很多人被人斗的惨况。这些事一直存在我心里。母亲受不住羞辱,上吊自杀而死。母亲死后我心里充满了怨恨,很难接受。所以当我偷渡出来的初期,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无法相信有神。如果真的有神,这位神怎有可能容许这么多无辜的人受苦?我不明白,也不信。

 

但后来为何信神了呢?因为我看到在这么多无辜受害的人当中,有两种极为不同的反应:有一班人(好像我妈妈这样的人),劳改、坐监、大清算、大规模斗争场面尚未到来以前,便已经怕得要死,先自杀而死。但同样也有很多人在被斗之时以祷告来面对。我记得当时有一个村落礼拜堂的传道人被人斗得很惨,被人斗得最多的可能就是他了(虽然他的罪名不是很多)。他两夫妇被斗后被人拉去劳改,三个小孩子(三岁、五岁、七岁)没有人理。但当他们被拉去劳改后,就有两个家庭冒着生命的危险领养了那三个小孩,带回家中,后来我听说那都是教会中的人。我也知道这两个家庭如此做实际上便是等于说“我少吃一些,将我稀少的食物中拿一部份给你们吃”,因为当时食物很短缺,自己吃都不够。他们将那些孩子接回家实在是冒着很大的危险,便是情愿将自己生命的一部份拿来给他们。同时,我也看到他们被人斗时很平静地去祷告,似乎若无其事,任由人说。别人告诉他们:“你只要肯否认耶稣,不再信他,写悔过书,我们就放过你了。”他们却不肯,坚持信下去。这让我看到另外的一方面,经过六、七年的挣扎后,有一次有一位大陆出来的信主的赤脚医生对我说:“如果不是这一位全能的神,我相信我早就自杀死了。”但是就是因为有这一位全能的神,他们一家在百般的苦难中仍然有盼望、有倚靠。我发现他家被斗比我家更惨,为何他能信?我去问他之后才觉悟到这些苦难到底是谁加给我们的呢?不是神加给我们的,乃是人因自己的自我而加在我们身上的,不应当硬将之加罪于神的头上、硬说没有神。他又说人在世上不过是过渡的时间,过了这段过渡时间后,最终人都要接受神的审判。神说:“申冤在我,我必报应。”基于这样的信念,以致他可以饶恕那些得罪他的人。我觉得他和我在中国接触的那些人十分不同,那些人充满了阶级斗争、仇恨,但我在他身上看不到怨恨,反而在那时仍然能够讲出他的见证。因此,我开始有机会和他一起查经。

 

在查经中发现,原来神早已预言到这个世界中,因为人的自我中心,人会有许多苦难。罗马书第八章2123节:“但受造之物仍然指望脱离败坏的辖制,得享神儿女自由荣耀。我们知道一切受造之物一同叹息劳苦,直到如今。不但如此,就是我们这有圣灵初结果子的,也是自己心里叹息,等候得着儿子的名分,乃是我们的身体得赎。”原来圣经早就明言因为地上的败坏,我们受到这败坏身体的辖制,我们同万物一起同声叹息,同时还有(身体的)劳,有(心灵的)苦,但是我们有盼望,便是等候身体的得赎。亦即这一切苦难都是短暂的,将来会使我们的身体一起得赎,让我们能进入永恒的喜乐之中。当我见到圣经中早已有预言到这些苦难时,便深觉很值得考虑,便开始查圣经。

 

上述反对神存在的理由中,其实都有一些逻辑的问题。例如上述休漠的逻辑,第一前题没有问题,神绝对有能力制止无辜者受苦。主要问题出自第二前题上,神是慈爱的,但不表示他一定要制止无辜者受害、受苦才称得上慈爱。

 

首先,许多时候人借着苦难才更加看到自己的需要,才去亲近神。其次,人往往是借着苦难,才能够去帮助那些同样在苦难中的人。第三,我们往往借着苦难才更加成熟、成长。我们若一直一帆风顺时,好像长不大一样。但当一进入社会,磨过、碰过钉子时,会发现自己忽然智慧增长,成熟了许多。让我们成为一个更加能够去服事别人的人,不再只是倚靠别人来服事我们。

 

因此苦难对我们是有益的,好像是一条钢筋,不断地被炼铁的人磨炼,使劲的弯曲、磨炼,炼的时候可能很辛苦,又红又热又痛,但炼完之后,便真正可以成为有份量、有斤两、有用的器皿。同样,神借着苦难来磨炼我们,我也相信若这世界上没有苦难,有许多人根本不会觉得他们需要信主。就是因为苦难、因为各种不如意的事(空虚等等)临到我们身上时,我们份外地觉得我们自己是需要神的。因此苦难带来的是变相的祝福。若无苦难,我们往往不能成长。受苦是人犯罪结果,任何人的罪也会殃及别人及社会,然而在苦难中神仍有保守,他要借人生过渡时期之苦难试炼人,叫人成长,更亲近他,又可叫人痛而不苦。他更有永生之盼望赐给人。神看人的一生只属过渡时期,人死后必有审判,他必伸冤,摆平一切。

 

四、为什么基督徒相信耶稣是神?

 

A·他宣告自己是神

 

耶稣基督与其他宗教教主最大的不同在于,从来没有一个宗教的教主敢说自己是神并且又能拿出证据。直到最近才有人敢如此宣告,但也拿不出证据。例如文鲜明说自己是弥赛亚;洪秀全说神是天父,耶稣是天兄,他是天弟,要代替天兄来管理中国;但没有人敢说自己是神。穆罕默德、释迦牟尼等人无一曾经直接宣告自己为神。有一次和一位佛教徒传福音,他问我怎知我所信的神才是真的?怎知其他的神都不是真的?我问他有谁曾说自己是神?佛教有神吗?他说佛教中不叫神,叫佛。我问他那么佛是否无所不能、无所不知、无所不在、自有永有?因此我告诉他我们所说的不是同一回事,因此我也不需要否认他所说的有佛,但有佛并不够,必须要相信有神。他问我为何不给人有一个选择?我说不是不给人选择,我们可以选择,但必须是明智的。首先,若释迦牟尼、穆罕默德等人清楚宣告自己为神,则我们才有得选择,但他们从未说自己是神啊!举例而言,我从大陆偷渡出来时并不认识我的父亲,但为何我肯认他为父亲?因为他说他是我父亲,他和像片中的他差不多,也没有另一个人说自己叫苏森。若有另一个人也说是我父亲,那我就必须想一想,怎么会有两个?其中一定有真有假。如此我便必须选择。但我由头到尾都无可选择,只有一个人说是我父亲,再加上他的样子与我很相像,性格、年纪与我所知道的相近,因此不须要选择,便相信了他。

 

若世界上有其他的人出来宣告自己是神,则我面临选择之时,便须依下一步骤来作选择:他用什么来证明他是神?但现在连第一步都没有对手,从未有任何人曾经宣布过他自己是神。然而,耶稣宣布他自己是神。

 

1. 他的宣告只有三个可能性:骗子、疯子、真的。

 

疯子:很多地方都有疯子语无伦次,也曾有一个乞丐,说自己是玉皇大帝,抓着人的衣服叫人给钱。

 

骗子:如文鲜明、洪秀全等人一样,有政治企图来骗人。

 

2. 他不可能是疯子,所以他的宣告不是假的。

 

从耶稣历史上所记载之待人接物、应对、言谈举止可知,任何与他同时代的人、任何一个研究过耶稣生平的人,都不会相信耶稣是疯子,且会证明主耶稣是充满智慧的。

 

3. 他并无骗过任何人,他言行一致。

 

从来没有人能证明他骗过人,他所说过的话也从未不兑现。他说过他是生命的粮,他是否能证明他是生命的粮、能喂饱人呢?五饼二鱼喂饱五千以上的人这神迹印证了这点。他说自己是世界上的光,能够叫人重见光明,他有没有用行动证明过?有的,他叫一个生下来便瞎眼的人重见光明。他说自己是大自然的主宰,他是否能用行动证明他能控制大自然?有的,他在水面行走、喝平风浪。他说自己是复活、是生命,死了的人信他都会复活。他是否能用行动证明?同一章圣经中(约翰福音11)他叫一个死了四日的拉撒路复话。他自己也真实地从死里复活。因此,我们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他曾经骗过人。但是我们却有无数的证据证明他所讲过的话都在事实中应验。

 

B. 他以实际行动证实自己所宣告的。

 

4. 他拥有神之能力:行神迹、异能。

 

5. 他十全十美、圣洁无罪。

 

6. 他掌管生命:叫死人复活,自己亦是死而复活之主。

 

7. 他教训卓越,无人能及。

 

8. 信徒承认耶稣是神,亦经历到他是神。

 

事实上,我们若未曾经历过他在我们生命中造成的改变,我相信我今日不会为他作见证。我也相信若是我们教会的堂务同工冯添盛弟兄(添哥)未曾经历过耶稣在他生命中的改变,今日你见到他会怕他,因他以前是黑社会打手,现在我们可以添哥前添哥后地叫他,他随时为我们服务,以前若见到他非但不敢这样叫,还可能得给他钱。耶稣可以改变每一个人的生命,使我们待人接物的态度、与人的关系都可以改变,只要我们肯顺服在他主权之下,他就能叫我们有所改变。

 

9. 他对世界未来、各事未来了如指掌,他的预言准确无比,证实他乃宇宙主宰。

 

10. 他在以色列及历史中之作为证实他是神。

 

所以,他宣告自己是神,乃是真的。

 

 

 

从主基督在历史中行神迹、奇事、复活等的真实性,从预言的应验我们可看到主基督实在是掌管世界及宇宙的主宰,从信徒生命的改变及经历,我们可以肯定主基督是神,所以,神的存在是毫无疑问的。但他到底与我们何关?雅各书说,“你信神只有一位,你信的不错,鬼魔也信,却是战惊。”明显,神不只期望我们信他存在而已,他乃希望我们与他关系正常化。

 

我们相信神的存在不单是因为客观理性上通过了神在历史中的作为、主基督道成肉身、神迹、异能、完全圣洁、公义、以无罪的代替罪人而死、复活,以及神预言之精确应验表明他是宇宙的主宰而已;也是因为门徒主观地经历到神改变我们的生命,又叫我们亲身经历到他的同在,使我们甘心乐意为他而活。

 

附录:我所经历到的圣灵

 

我自小在中国大陆长大,所接触到的,尽是无神论、唯物论及进化论之理论。我在中学时偷渡到香港,虽然在香港的姊妹及哥哥均是基督徒,但那些无神论的思想仍根深蒂固印在我脑海中,叫我拒绝那些超自然的事物,视之为“牛鬼蛇神”,虚构出来的东西。然而,经过六年多的挣扎,理性上的突破,肯定地相信了历史上的主耶稣基督其人其事的真确性,我在历史辩证及生命改变之经历下,不得不承认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我是无力自救的罪人,而他的确能赦免我的罪,改变我的生命。从我信主的那一天开始,我经历到的主,我经历到的圣灵并非虚无漂渺的,而是很实在的。

 

(一)圣灵的感动带我进入恩典之中

 

自从偷渡到港后,我虽然有无数机会接触到福音,我自始至终以一旁观者心态面对之,很多时候还故意对其他基督徒展开理性攻势,与人辩论。但神没有放过我,借着我对音乐的兴趣及一些朋友的吸引力,我常去教会,我喜欢那里的宁静。但一回到家中,我便觉得很苦,因我与父亲的矛盾及冲突已白热化了,他曾试过三度拿菜刀要斩我这“忤逆仔”。我的痛苦,家庭的问题,是因为我从来未面对过自己的罪和自己的自我中心。

 

一天晚饭时间,我们又因很小事情吵起来,吵得很厉害,我毅然离家走到了海边。我对着大海有一个多小时,初期很忿怒,也怨神(若他是真的存在)为何要我受苦,我恨我的父亲,心里骂他:因他的成份不好,致令母亲自杀,我和妹妹成孤儿一般……但后来,当我平静下来时,一股微小的声音在我内心深处提醒我:“为何你老是看到别人眼中的刺,看不到自己眼中的梁木?”我开始问神,“怎么办?”“为何你不改变我父亲?”一句经节很快便出现在我的心中:“你们要彼此认罪,互相代求,使你们得医治!”

 

当我开始面对自己的罪时,我的眼泪不由自主地流出,后来我明白那是圣灵的感动,我向神认罪。其后,内心又在挣扎,我应否向父亲认错?当我仍在反复挣扎时,我的姐姐走来找我,她满脸泪水,求我回去向父亲认错,又说父亲因我的缘故,气喘得很厉害(他本来是有哮喘的)。“真的那么巧?”我正在挣扎应否向父亲认错,姐姐便到了,求我回家向父亲认错。我那时没有再犹豫,起来跟姐姐回家去,倒了一杯茶,向父亲认错,那是我第一次向他认错。我经历到无比的释放,父子吵得那么厉害,竟一下子平息了,这是以前未试过的。圣灵的感动,使我看到自己的罪,借着认罪,我经历到新生命的自由及喜乐。

 

(二)圣灵的责备、管教使我成长

 

自从我信主后,圣灵无时无刻不在我里面,有时我想逃避,但是无法抗拒。信主后老我常出现,我亦常经历到灵与肉体之争战。很多不安是未信主前我不会有的。以下是一些例子:一位弟兄是从另一教会来的,他们习惯是坐着听道,不会带查经,他也不赞成由平信徒带查经。一次分享时,我为了鼓励弟兄姐妹自己去发掘神的话,与人分享神的话,选了一段希伯来书五章十一至十四节说明成长之重要性,若什么都要靠人喂,不能自己从圣经有所领受,以真理建立人,则我们会变成老婴孩。怎知那次分享后,该弟兄不来参加聚会了,后来透过第三者,他说不再来的原因,是因我聚笑他为老婴孩,侮辱他。在我知道后,我曾经有过很大的挣扎。理性告诉我,这是他个人的问题,与我无关,这样的信徒,不要也罢。但是在我祷告的时候,始终不通,圣灵在我内心深处常提醒我,他拣选我是要建立人,还是判断或拆毁人?经过祷告后,我立即写了一个道歉卡给那弟兄,为到自己对他的感受不够敏感而道歉,后来又上他家去当面道歉及和好。感谢主,那弟兄在圣灵感动下也看到了自己的问题。

 

(三)圣灵的带领与保守使我更有信心

 

自从我信主后,圣灵无时不刻不在带领及保守着我,甚至在我完全不觉察到他的同在时,他已经在带领及保守着我们。这样的经历数不胜数,其中印象深的也有不少。记得我出来教书的时候,不少教会学校向我招手。但在我祷告时,心中没有很大负担。后来见了一新界上水的凤溪中学,虽然各方面条件比不上我曾见过的一些名校,但神一步一步叫我看到他的带领:见校长前一天,一位弟兄告诉我凤溪是乡绅办的学校,不甚欢迎基督教;但我却有种感觉要去“开荒”。到我见校长时,他首先带我参观庞大绿野一片的校园,竟无问我教学心得;第三,我在履历上写明信仰是基督教,我也问校长是否容许学生在课余也有些宗教活动,我表明立场,他竟欢迎,又说自己是天主教徒,他还欣赏我关心学生精神上的需要。见完后,我毫不考虑地签了约。三年内,这学校有七八十人信了主:其中还有些同事,基督徒团契吸引了不少人归向主。

 

当我们蒙神呼召去进修神学时,我们也是凭信心去的。我们夫妇去美国时只有港币二万八千元,第一学期完后差不多已用光了。我们二人为了生活需要,在学校饭堂工作。过了一个多月,我们认识了一些中国留学生,请他们吃饭,带了一位信主,其余几位也有兴趣,所以我们在家开了一福音性查经,要向饭堂请一天假,每星期少做一天。再过一个多月,这些人又介绍一些新同学给我们,所以我们又开多一组给他们,但当我们请饭堂老板准许我们再少做一天时,他很生气地辞退了我们。我们在第二学期的学费随即出现困难。但神实在是信实无比。当时无意收到一张卡,“Not too early and Not too lateNot too small and not too greatBut always sufficient·”(不早不晚,不多不少,正好够用)在交学费前二天,我们已打算先借钱,到暑假时才还了。岂知交学费前一天,收到岳父以前老板的一张圣诞卡,内附一支票,足够我们交学费,且余五十元买菜。到第三学期开始前又收到他一张支票。我们二度收到支票。连说多谢的机会亦没有,因为我们根本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游埠”。此后,教会给了我们读神学的奖学金,那位叔叔亦再无支票寄来了。感谢主,他的带领与安排奇妙无比。

 

我们在传福音的经历中,亦多次蒙神带领。在长途跋涉去主领聚会过程中,多次病倒,经过祷告,有时仍不见效,但一站上讲台,病就好了。有几次完全失声,我自己也听不到讲些什么,但台下会众,有一次超过二百人,竟有很多人决志,他们说很受感动,又说听得很清楚。有一次去探访一家姓孟的(先生患肝癌),不受欢迎被要求离开,心中很不是味道。过了一星期,在祷告时,突然想到他,心中有一感动要再去看他,理性却觉不可能。祷告完了便接到太太的电话,请我们到他们家里去,说先生很想跟我们谈谈,结果,我们一去,他信主了!我们都惊讶圣灵奇妙的工作。这些经历使我们更有信心去事奉他。

 

 

 

从过去多年信主后的经历中,我深深感觉到人实在是无从自夸的,也没有任何值得自夸之处。从决志的时候开始,一切都是圣灵的工作,是神的恩典。就以我们信主为例吧,“若不是圣灵的感动,没有人称耶稣为主!”(哥林多前书12:3)一切恩赐也是“圣灵凭己意(或说“神凭己意”)分给各人的。我或许有才干可以用理性说服一个人,证明神的福音是确实可信的,但是,叫一个人谦卑、肯悔改、认罪,承认耶稣是救主,却不是任何人靠自己可以做到的。若说到赐异象,赐感动,赐能力去赶鬼,替人祈祷治病,就更不是人自己本身可以做到的。但“多加给谁,就要向谁多取,多托谁,就向谁多要!”没有的,无须自卑及“眼红”,有的,无须自夸!但神要求每个人都同样忠心委身给他,事奉他,荣耀他,高举他,隐藏自己。我经历到的圣灵,是在人越谦卑时,便越是充满的。

 

 

苏颖智 出生并生长在中国大陆,读中学时到香港。曾就读美国西南浸信会神学院,获道学硕士,美国达拉斯神学院,获神学硕士学位,并获美国西南浸信会神学院教牧学博士学位(D. Min)。曾在美国牧会,现为香港播道会恩福堂主任牧师。著多种属灵书籍。本文节选自苏颖智牧师所作《异端辩惑》(香港恩福传播中心出版);本刊获准转载,特此致谢。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