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回家作见证
2016/7/26 14:18:51
读者:4253
■龚明鹏

生命季刊 总第3期 1997年9月

 
 
    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为了现今的机会吗?——以斯帖记4:14节
 
    我自今年五月份回国以来,已有三个多月了,主要都在老家福建省XX县附近四处奔跑,传福音。这段生活使我对主的怜悯和大能有了更深一步的认识,也得以有机会了解到中国农村信徒目前的主要需要。就我个人而言,最大的收获则是明白了主这次召我回国的美意在哪里。
 
    下面我将这几个月的所见、所感写出来与弟兄姊妹们分享。愿一切荣耀都归给主。
 
 
    一, 亲人的得救
 
    主耶稣曾对那个从前被鬼附着的年轻人说:“你回家去,到你的亲属那里,将主为你所作的是何等大的事,是怎样的怜悯你,都告诉他们。”(马可福音5:19)这次回国的主要目的之一,便是向自己的亲人作见证。感谢主,因主的怜悯,如今我在老家的家人都信主了。他们的信心虽然还很软弱,但也足以微窥主的大能大爱了。下面要讲的是我母亲和小弟弟归主的经过。
 
    我的母亲非常劳苦,从来没有念过书。原先她信佛信得很虔诚,初一、十五点香吃素从不间断。听见哪里的“佛爷”灵验,连夜都要赶去;若有和尚来化缘,再没钱也要给一点。她甚至花七百多元钱专门请来迷信师傅,敲锣打鼓一天一夜,把“神”接到家里,以保平安。
 
    当我于96年9月信主之後,便不断地给她写信,劝她不要再拜魔鬼,而要信耶稣。开始时,她并不理解这种区别。只是说我信耶稣是好的,因为入乡要随俗;但她还是要烧香拜佛,因为在老家大部分人都是那样做。但当她了解到天底之下只有一位独一真神时,她就有点不知所措了:因家里已请进了一位“神”,如今又要把它赶出去,而改信耶稣,觉得很为难。於是便写信托辞说,在我们老家没有信耶稣的,邻县才有教会;若是要信耶稣,得去那里开证明,办手续;但现在她又很忙,脱不开身,所以还是没法信。後来我才了解到在家乡斜滩镇实际上有教会,母亲还认识其中的好几个信主的弟兄姐妹,只是因她不想信,又不想让我失望,所以才找此借口。当我与那里的弟兄姐妹联系上之後,在他们的帮助之下,母亲在我回国前两个月,即今年三月份,不再点香,吃素,改信耶稣了。
 
    今年七月份发生的一件事情更加添了母亲的信心。有一天来了一个化缘的人,与我家还有点亲戚关系。他说有一个庙里塑了一尊玉皇大帝的铜像,他是为了给这像镀上一层金粉而来化缘的。当他了解到我家信耶稣时,便说,“你们的这位神实际上比我们的大。”他说他自己也不知该信哪一位才好。这时,就有鬼附在他身上。於是他便两脚并着跳了起来,几下便跳到後门口,头望着天,边跳边说:“我来了,我来了,是在亲戚家,是在亲戚家……”母亲因初信,尚不知在这种场合该如何祷告,只好不停地喊着主耶稣的名字。几声之後,那人便停了下来,轻轻地说,“玉皇大帝”要他离开,他不便在我家里逗留。於是便走了。後来我曾专门去过那人所在的小乡村,但未能遇见他,愿主开恩怜悯他。
 
    我的小弟弟原是镇上的恶人,打架出了名。每每街上有吵闹声,母亲的心便又悬起来,担心可能又是我弟弟打人了。家里因他花了无数的钱,我们兄弟三人中,他是最让母亲操心的一个。他曾因打人进过监狱;并用针在自己身上纹了一条龙,胸前背後整个都是,并在手臂上纹了一只鹰。他勉强读完了初中,从来没有好好地工作过一天。自己不挣钱,却要抽好烟,派头比谁都足,而且还时常赌博。
 
    母亲未信主之前,曾把他认给好几颗石头当“干儿子”,但都不管用。待信主之後,就每天都为弟弟祷告,觉得只有靠主才能改变他。我出去传福音时,也常把他带上。圣经他也读,还帮着劝别人信主;但问他是否信神时,他却说不知神在何处。那一阵子他正在找一个工作,等了好久都没有消息。於是有一天他对我说,若是他连续祷告十天能得到工作,他就信主;否则他就什么也不信了。当时我不知道这样的祷告主是否会听,但也只好求主能开恩怜悯他,成就主自己的旨意。
 
    我们的主真是满有慈爱,大有怜悯的主。虽然我弟弟来到他面前是为了吃饼得饱,也不真正理解主耶稣在十字架上的救恩真理,但主还是答应了他的祷告。在他祷告不多不少十天之後,他得到了那份工作。於是我弟弟也信主了。
 
 
    二, 弟兄姐妹的蒙恩
 
    国内农村的许多信徒都是因遭遇患难而信主的,所以常可以听到各种各样的神迹奇事,看到主大能的作为。下面的两个见证都是在农村传福音时,弟兄姐妹的亲身经历。
 
    有一位弟兄,患肝炎多年,医治不见好。後来见到一位好朋友因信主而病得医治,便也来信神。目前他的病情已稳定,只是身体还很虚弱。一天发生了一起火灾,烧毁了好几座房子,当时火势正逼近他的住处。他的房子很大,是好几家人合住的。别人都忙着往外搬值钱的东西。他开始也想搬,但因体质太差,根本搬不动。於是便拿了一本圣经,跪在屋子里祷告神,求主保守他的房子。他的妻子(尚未信主)看见这情形,非常生气,就骂他无用;因别人都在搬东西,他却在那里跪着。然而非常奇妙,就在这时候,救火车赶到灭了大火。他的屋顶只被烧掉一个小角,而财物则没有什么损失。
 
    还有一个姐妹,十二岁便开始吃斋,拜魔鬼。後来结了婚,夫妻感情很好。但她结婚之後,每天都作恶梦,总有一群死去的人在追赶她,要抓她。每次作这种梦之後,她因心里害怕,都要叫醒丈夫。甚至与丈夫都订好了协议,若是真的被鬼抓去,死了,她丈夫三年内不得婚娶。
 
    一天晚上,她又做了一个相似的梦,只是在追赶的人群中多了她刚死去的母亲。她甚是害怕,拼命跑。当她被追到一条很宽的河边时,听见有人在说,“可惜啊,这女子本是个好人,只可惜走错了路。”这时她已无路可走,只好跳到河里往前跑。河水越来越深,她也越来越怕。正在此时,她看见对岸有个人站着,拿着一本书在读,非常慈祥,并对她说,“你到这边来。”但她回答说,“这水太深了,我过不去。”那人却对她说,“你大胆跳过来。”於是她大着胆子,果真跳了过去。到了河对岸,进了一个房间,有人请她坐下,递给她一本诗歌册,让她一起唱。她说她不会唱,可那人却说,“你会的,你明天来就行。”这时她醒了过来,又叫醒她丈夫。她丈夫有点不耐烦,说:“知道了,知道了,你又做恶梦了。”她说这回有点不一样,於是把所作的梦说了一遍。当时正好是清晨四点,星期六。於是她丈夫冒出一句话,“明天是星期天,莫非是要你去信耶稣做礼拜唱诗?”刚好他们隔壁有一位信主的姐妹,她当即就去敲那姐妹的门,约好第二天一起上教堂。
 
    当她走进教堂时,发现竟是梦中所到过的地方。她坐了下来,有人就递给她一本唱诗本。这也是和梦中的情形一样。她就这样信了主。从那天开始,她再也没有作过任何恶梦。
 
 
    三, 农村教会的现状
 
    拿xx县来说,全县有二十四万人口,信主的人有三千左右,约有五十个聚会点。
 
    这里的弟兄姐妹传福音的热情非常高。农活一忙完,便三三两两地一起出去传福音,信主的人数年年都在加增。他们纯朴的信心也非常感人。洗礼一年四季都在河里举行。特别是在寒冬腊月,平常人非感冒不可,但这些弟兄姐妹,他们凭着信心,不管男女老少,都敢跳到河里,而且许多疾病还奇迹般地因洗礼而治愈了。
 
    我也学到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即“感谢主”,那是他们开口必说的一句话。除了通常的意义之外,“感谢主”在这里还有许多特别的意义。他们很少说“去作礼拜”或“上教堂”,而是说“我去感谢主”。当他们邀请熟人一起去教堂时,便说,“你跟我一同去感谢主吧。” 
 
    我刚回家时,常会听到弟兄姐妹们如下的对话,开始真是有点儿莫名其妙。
 
    ——“你吃过饭了吗?”
    ——“我今天感谢主。”
 
    似乎是答非所问。後来我才明白他们每逢禁食的时候,便说“感谢主”。
 
    由於大部分信徒都是因患难蒙恩而信主的,许多家庭在经济上有很多的困难;平时的奉献也非常有限,教会可以使用的经费相当少。因为没有足够的开支,全县三千多信徒,只有一个弟兄是全时间事奉的,什么事情都要管,担子非常重。
 
    也因地处农村,这里信徒的文化都普遍偏低。若是有小学毕业,能流利地读圣经,已经是相当不错了。整个xx县没有一个信徒受过正规的神学训练。大部分人都是通过看圣经,参加交通会和读属灵书来了解真理。
 
    有的讲道弟兄,甚至连一天书都没有读过,信主前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但感谢主的恩典,信主之後,靠主所赐的力量和智慧,他们能够阅读整本圣经。但他们只能读自己手中的圣经,若是换成另外一本,字体一变,版面一改,他们便不知所云了。所以境况确实非常可怜。也常常有私意解经的危险,所讲的很多是人的吩咐,而不是纯正的道理。
 
    比方说“偶像”,他们觉得任何带有人头的画片都属偶像,因此若某些见证的封面有作者的照片,他们便不读了。照相在他们眼里也是不合时宜的,因那也属“偶像崇拜”。家里也不得摆放任何人的相片;甚至有一本属灵书宣称“电视是撒但的作为”,因为那里面“充满偶像”。有些地方往往因着这些人意的吩咐,造成教会内部不团结,有时甚至导致了分裂。
 
    这里所出现的情况与异端不同,他们是因着爱主、想照主的话去行,觉得宁可多行,不可不行,而加添许多的自我约束。但这种约束常常成了引人归主的障碍。
 
    曾发生过这样的一事:一位弟兄有好几个尚未信主的朋友,因他们非常喜欢唱歌,於是这弟兄便将他们带到教堂,教他们唱赞美主的诗歌。这些朋友也常常会来做礼拜。有一次这个弟兄在其中的一个朋友家里和这些人一起聚会,当时在放流行歌曲,歌词实际上也是健康的。但这个朋友的父亲,他是一位老信徒,却气冲冲地跑进来,把唱片扔在地上,用脚跺毁,说,“这种歌曲一放,魔鬼马上就到。”这件事情之後,那些朋友不但不再来参加教会活动,反而成了攻击基督教的干将了。
 
    基于上述种种原因,教会的供应,包括经济上和真理上的,都非常缺乏。许多地方聚会时只是念几段圣经,剩下的时间则是用唱诗歌来打发。很多慕道友来了几次之後,便不再来了。“要收的庄稼很多,作工的人很少;所以你们当求庄稼的主,打发工人出去收他的庄稼。”(马太福音9:37-38)用主耶稣这句话来描述我家乡教会的情形,是再确切不过了。
 
 
    四, 个人感受
 
    回国三个多月,除了头一个月主要呆在家里向亲人和朋友们传福音外,後两个月都是在农村四处奔走,与弟兄姐妹们一起,同心传主的福音。多的时候,我们有十几个弟兄姐妹一起。最少的时候,我们也有两个弟兄同工。
 
    我们每到一处,都是先与当地的弟兄姐妹们联系,然後便到那些多人聚集的地方,开始唱诗歌;等到吸引来很多人时,我们便开始传福音,讲见证。
 
    在出去传福音的日子里,我们每天都要走许多路。少则十多里,多则四、五十里。风吹,雨打,日头晒,但弟兄姐妹们传福音的心志却一点不减。特别是有一次,我们有七、八位弟兄姐妹同工,总共持续了六天,行程一百多里,全是靠两腿走。我每天讲道少三次,多则五次,最後声音都哑了。再加上遭雨淋,有点感冒,咳嗽不止。但感谢主的恩典,虽然坐着的时候一句诗歌都唱不出来,但站起来为主作见证时,不但声音不哑,咳嗽也没了。而且非常奇妙,在过了一些时间之後,这些症状不知不觉全消失了,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这次回家的另外一个目的,是想清楚地知道主这次召我回家的美意是什么。
 
    今年五月份离开加拿大时,我办理了离校手续。但系里答应说,若是在两年之内我要回来,他们都乐意接收。当时我并不清楚今年九月份以後该干什么:留在国内继续传福音?回到北美念神学?或是回滑铁卢继续读博士?我只知道,主是看顾一切的主,他必为我预备。
 
    那时我觉得第三种可能性最小,因我知道自己是必定要传福音的,“我传福音原没有可夸的,因为我是不得已的,若不传福音,我便有祸了。”(哥林多前书9:16)所以想像自己唯一该追求的东西只能是属灵的事物,积累财富在天上。而像博士学位这种属世的东西,大可不去追求它。当有的弟兄姐妹劝我说,主可能会用这博士学位来传福音时,我心里有点不服。虽是嘴巴上没有说出来,但心里却想,这些人恐怕是在这方面属灵不够,因而才会有这种说法(求主赦免,也求弟兄姐妹们原谅我)。我当时感到这无疑有点贬低主耶稣宝血的能力:创造宇宙万物的主,岂会依靠一个博士学位来传他的福音?借宝血赎万人罪的主,怎可能用微不足道的属世之物来荣耀他的名呢?
 
    那时我确实想不通,所以几个月来我的祷告很少问及是否该继续读博士,而只是侧重于求主指明我是该留下来传福音,或是到北美读神学。但我并没有获得明确的答案,只是有时凭着私意,便告诉朋友们说准备去念神学。甚至到了八月中旬,当妻子从加拿大给我打电话,说有一个弟兄,他是我们系的教授,已与我们系里联系好,要我回去接着读博士时,我还是不理解:为什么主不开别的门,而只留下这一条路?
 
    但主格外地恩待我。在我於国内最後俩天的布道中,主给我亮光,使我真正明白了他的美意。那是在八月十六日和十七日,我们来到xx县城关传福音。在那两天里,我讲道四次,教堂都坐得满满的,有二、三百人。举手决志的,每次至少有十几人,多的时候则有三、四十人。当地的弟兄姐妹说他们的教会从来没有这麽多的人来听道,也没有这麽复兴过。等我详细了解之後,才知道大部分朋友是因听说来了一个留学的博士(他们认为“博士生”和“博士”是一回事),而心怀好奇地来听道,但後来因圣灵感动接受了主。
 
    经历了这些事情之後,我对“主”,“我”和“传福音”三者之间的关系有了进一步的体会。我们的主依然是大能的主,他说立就立,说成便成。我不过是个无用的仆人,主本可以用我,亦可不用我。但我若有奉献的心,五饼二鱼尚可喂饱五千人,更何况我一个活生生的人呢?主传福音固然不必靠博士学位,我传福音却用得着。没有一个人会因我的博士学位得救,但许多人却会因这博士学位来听道。五饼二鱼能荣耀主,博士学位当然也能荣耀主。
 
    另外一点较深的感触是,觉得自己真是太渺小了。“人算什么,你竟顾念他?世人算什么,你竟眷顾他?”(诗篇8:4)神赐给我们无限的恩典,而我们却不能为他作什么。无论作多少事情,走多少路,向多少人传福音,我们所作的都非常有限,因为有哪一样不是神自己在作呢?若不是靠神给的力量,我能走什么路呢?若不是借神所赐的言语,我所传的福音又有谁听呢?若不是圣灵亲自作工,又有谁能回到主的面前来呢?我这带血气的肉体又能成就什么事情呢?有什么比敬畏神更重要的呢?
 
    我总算有点明白为何所罗门要以“这些事都已听见了。总意就是敬畏神,谨守他的诫命,这是人所当尽的本分。”作为传道书的结语了。感谢神,我们甚至连敬畏神的心也要求他亲自赐给我们。人算什么呢?
 
    在这几个月之中,还接触了好些不识几个字却很属灵的弟兄姐妹,他们的祷告非常有力,传福音也很有恩赐。“我要怜悯谁,就怜悯谁;要恩待谁,就恩待谁。”(罗马书9:15)主也照样恩待我,因他知道我不如这些弟兄姐妹属灵,於是就让我多借用一些属世的恩赐,以便同样达到传福音的目的。
 
    感谢主,现在我可以比较轻松地回加拿大继续读我的博士学位了。
 
 
 
    龚明鹏  来自中国福建省,目前在加拿大滑铁卢大学读数学博士。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