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亚伯拉罕漫长一生中的几个瞬间
——(《时间与启示》之一)
2016/7/26 15:01:15
读者:4388
■木公
生命季刊 总第4期 1997年12月
 
    一
 
    摩利亚的山群在夜间进入亚伯拉罕梦中时,是被星空严严笼罩着的。星空切去了山峦周围的平原,将这群绵延的造物,孤零零地提到夜晚的风中。於是,当风旋转着穿过无际的山林而停留在摩利亚山顶时,那种宁静叫亚伯拉罕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高远。而这种高远的感觉,对亚伯拉罕来说,是黑蓝色的,一如星空和夜……
 
    他牵着儿子以撒的手,站在山顶上。他不知道自己和儿子是怎样走进这星空下的山群的。他所有的感觉都还停留在别是巴平原上他自己的帐棚里。儿子以撒已经入睡,稚嫩而纯净得像一盆刚挤出的山羊奶。他嗅着儿子的稚嫩与纯净,如同嗅到了羊奶新鲜的气味。这一切都使老人得了安慰。一百多年颠荡的人生,都被儿子的存在诠释出一种意义;而他知道这意义又是连接在一个美丽的应许上的。
 
    但此刻在他和儿子身边立着的却是一个献燔祭的祭坛。火已经点起来。星空在燃烧。他和儿子也被点着了。他感到喘不过气来,挣扎着要把双手伸到星空之外。在听到儿子以撒呼喊“父亲”时,亚伯拉罕醒了过来。
 
 
    二
 
    我作了一个梦。他想。他知道儿子也作了一个梦,并在梦中呼喊父亲。
 
    油灯十分昏暗,他看不清裹在羊皮褥子中的以撒。便摸索着挪到儿子身旁,俯身对儿子说:
 
    “我儿,我在这里。”
 
    以撒仍在梦中,倒是他的母亲撒拉在亚伯拉罕背後轻轻说:“我的主人,不再睡了吗?”
 
    亚伯拉罕没有答话。
 
    撒拉又说:“明天不是要到摩利亚地方去吗?”
 
    亚伯拉罕仍没有回答,只知道妻子的声音是哭过的。他对妻子沉沉地说了一句“睡吧”,便起身走出帐棚,来到一棵垂柳树下。许多年前他在别是巴地方栽种了这棵树。那时儿子以撒刚刚断奶,壮实得像一只从来不缺青草与母奶的小羊羔。一看到儿子,他心里就有一处喜乐的泉水汩汩流动……於是,他栽下了这棵柳树,“这是我蒙福的记号,”他心里说,“我要凭着这个记号,到这里来求告耶和华我神的名……”
 
    这棵树因着亚伯拉罕在它身上的心意,长得十分有力。树干苍劲得如岩石一般,是被岁月的刀雕刻过的。垂下的枝条也似乎在模彷那栽种者茂密的银发与长须,把一种柔软且执着的性情,揉搓进被闪电切割着的夜色……
 
    亚伯拉罕在树下的一块石头旁跪下来。举目看时,发现夜空迥异於他的梦境。远处依稀有光。他开始求告耶和华:
 
    “我的神!我的神!”
 
    他呼求的时候,有雷声在渺远的山群上滚动。只是此刻他极度渴望与耶和华神交契,耳中无法再收取到来自这个世界的任何声音了。
 
 
    三
 
    入夜以来,亚伯拉罕已经是第二次到这棵树下向神祈祷。或者他这一次来向神祈祷,是因为他在前一次遇见了神。就在几个时辰以前,耶和华神从风中临到他,呼唤他。他是一个永远预备好一颗心等待神呼唤的人。这呼唤为他过往的岁月注满了欣喜与甜密。他真的很愿意一次次聆听神重申对他的祝福和应许。但这次耶和华神临到他呼唤他和对他说的话,却是他没有预料到的。
 
    “亚伯拉罕。”他回想起神如此呼唤他。
 
    “主啊,我在这里。”他说。
 
    神说:“你带着你的儿子,就是你独生的儿子,你所爱的以撒,往摩利亚地去,在我所要指示你的山上,把他献为燔祭。”
 
    ……
 
    神对他说完,就上升而去了。
 
    亚伯拉罕感到自己和身边的石头连成了一体。他跪在那里,久久动弹不得,脑子里一片空白,唯口中仍在断断续续地呼唤着,“主,我的神……燔祭……以撒……”一种绝望感开始持续地吞食他的心。神的使者在暗中看着这位被击打得如同昏死的老人,於是用口中的气息使他从昏死中醒过来。他想挣扎着站起来,却发现自己的四肢平生第一次不愿意服从他的意志。他索性靠在石头上,将目光放在夜的高处,就产生一个念头,想去记忆里找寻自己过往颠荡漂泊的日子。
 
    亚伯拉罕突然感到百年不过瞬间。
 
 
    四
 
    他记得他(那时叫亚伯兰)带着妻子撒拉(那时她叫撒莱)和侄儿罗得,离开那叫作哈兰的地方时,正好是七十五岁。而哈兰也不能算是他漂泊的起点;因为在到哈兰之前,父亲是在一百多岁的年龄上把他们从迦勒底的吾珥带出来的。至於在吾珥之前他们又是从哪里来的,他就不知道了。
 
    他记得父亲讲过一个古老的故事:先祖在示那平原上建过一座城和一座塔。先祖原本打算把塔建到天上,好传扬人的名,又免得人们分散到各地去。可是,就在建造的时候,先祖们突然成了你说话我听不懂,我说话你也听不懂的样子,人反而就分散开了。後来,只留下那座空空的城,和城的一个古怪名字叫巴别。亚伯拉罕还记得父亲长叹一口气说,“听说巴别也不是咱们的故乡。故乡噢……哪里说得清!”
 
    之後,父亲客死异乡,在世二百零五年。
 
    那麽,他为何要在七十五岁时又离开掩埋了父亲尸骨的地方呢?
 
    想到这里,他的心因兴奋而颤抖。他想到一个祝福。他离开,是因为耶和华神向他显现,对他说:
 
    “你要离开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我必叫你成为大国,我必赐福给你,叫你的名为大,你也要叫别人得福……地上的万族都要因你得福。”
 
    亚伯兰并没有完全听懂耶和华神的话;只知道这祝福里隐藏着一个命令,就是要他离开故乡。於是,他就离开了。离开的时候,也还不知道要往哪里去。只是每到一处,便筑一座祭坛,作为他顺从和敬拜耶和华神的记号。一座一座的坛,便引他到了那被称作迦南的地方。
 
 
    五
 
    一天,亚伯兰在坛上献祭。
 
    夕阳已经半落进远处的山群。馀晖将祭坛和献祭者的影子抹入平原的凝重与辽阔。
 
    他将一只三岁的母牛,一只三岁的母山羊,一只三岁的公绵羊,一只斑鸠和一只雏鸽,用刀劈开,一半对一半地将它们排列在祭坛上。待他要点燃祭坛时,却看到一束燃烧着的火把从祭物中经过。亚伯兰急忙伏在地上,在异象中听见神说:
 
    “我已将从埃及河到伯拉大河之地,赐给你的後裔。”
 
    亚伯兰问神:“主耶和华啊,我既然连儿子都没有,哪会有後裔来承受你所应许的美地呢?”
 
    “你举目观看!”神对他说。
 
    他抬起了头。
 
    “天上的众星你能数算过来吗?”
 
    亚伯兰摇了摇头。
 
    “你的後裔将要多如众星!”
 
    “主耶和华啊,我信你的应许。”
 
    於是,他听见神说:“我凭着你对耶和华你神的信,算你为义;我也凭着你的信和你的义,来成就给你的应许。”
 
 
    六
 
    但是,这应许却慢慢在亚伯兰心里凝聚成一个使他备感焦虑的原由:他已经是八十多岁的老人了,而妻子撒莱并没有为他生出半个儿女。“神不是明明说,我的後裔要多如众星吗?”想到这里,他感到有一片疑云在自己信心的上空飘动,挥之不去。
 
    他的妻子看出了他的焦虑,就想出一个办法来安慰他。她近前来,对亚伯兰说:
 
    “我的主人,耶和华神使我不能生育,这你是知道的。你不如去和我的使女夏甲同房,或者可以从她得一个孩子,为我主延续後代。”
 
    亚伯兰求取子孙的愿望实在太强烈了。神在这事上既然不能作甚麽,他只好按自己的方法行事。
 
    当晚,他按妻子撒莱的劝告,把夏甲接进了自己的帐棚。夏甲在他八十六岁那年,为他生了一个儿子,名字叫以实玛利。只是亚伯兰从未想过,他这从人欲而得的果子,能不能承受耶和华神所应许的产业。果然在他从撒莱得了一个儿子後不久,以实玛利和他的母亲就命定般地被赶进了巴兰的旷野。然而在木讷敦厚的亚伯兰看来,既得了以实玛利,总算不会再叫神的应许落空了。
 
    他将为父的爱意,每日浇灌在小以实玛利心里。看着儿子在膝旁一天天长大,亚伯兰心里的那份盼望就变得越来越真实了。可是,亚伯兰的意思却不在耶和华神的意念之中。於是,在他九十九岁的时候,神向他显现,对他说:
 
    “我是全能的神,要与你立约,使你的後裔极其繁多,你要作多国的父。因我立你作多国之父的缘故,你不要再叫亚伯兰,要叫亚伯拉罕。[1]国度从你而立,君王从你而出。”
 
    亚伯拉罕俯伏静听。神又说:
 
    “我要与你和你世世代代的後裔立一个永远的约:我要作你和你後裔的神。我要将你现在寄居的迦南地,赐你和你後裔永远为业,我必作他们的神。”
 
    亚伯拉罕在心里呼喊赞美耶和华神的名的时候,听神说到他的妻子撒莱:
 
    “你的妻子撒莱,不可再叫撒莱,她的名要叫撒拉。我必赐福给她,也要使你从她得一个儿子。她要作多国之母,必有百姓的君王从她而出。”
 
    当亚伯拉罕听到神说他要从撒拉得一个儿子时,苍老的脸上转变出一些笑意。他仍然俯伏着,并不敢在神面前仰起头来,只是在心里嘀咕,“一百岁的人,还能得孩子吗?我妻撒拉也已九十岁,早不是生养儿女的年龄了……不如求神祝福以实玛利吧!”
 
    神知道亚伯拉罕的心思意念,说:“不然,你妻子撒拉要给你生一个儿子,你给他起名叫以撒……明年这时节,撒拉必给你生以撒。我要与这个以撒坚定所立的约。”
 
 
    七
 
    接下来的事,叫亚伯拉罕再真实不过地体验了神的能力与信实。亚伯拉罕九十九岁时,撒拉有了身孕。待日期满足,就给亚伯拉罕生了一个儿子,取名以撒。
 
    亚伯拉罕一百岁得以撒。老人快乐得连雪白的须发都闪动着光采。撒拉更是喜不自胜,逢人就说:“神使我喜笑,凡听见的必与我一同喜笑。除了神,谁能预先对亚伯拉罕说,撒拉要乳养婴孩呢?他竟让我们这一对老迈衰败者生出儿子来!”
 
    庆祝这孩子出生的筵席更是丰盛无比。整个迦南地的人,似乎都闻到了盛筵上烤肉的香味和新酒的醇美。筵席虽无乐师演奏,亚伯拉罕却听到一种从未听过的乐音,在席间弥漫。他突然意识到这原是一席有天使在场的盛筵,眼睛里顿时涌出了感恩的泪水……
 
    盛筵既毕,就归入一片馀味无穷的静谧。有一个声音对亚伯拉罕说:
 
    “从以撒生的,才要称为你的後裔。”
 
    亚伯拉罕久久地站在那里,唯“应许”二字,被他默默重覆了一遍又一遍。
 
 
    八
 
    “可是,耶和华我的神,这真是你的意思吗?‘你带着你的儿子,就是你独生的儿子,你所爱的以撒,往摩利亚地去,在我所要指示你的山上,把他献为燔祭。’我的主,我的神!我求你对我说话,这真是你的意思吗?”
 
    此刻,亚伯拉罕举目望天,向神呼求的声音苍老而沙哑。垂柳树似乎看懂了主人的心思,停下原本在风中摇拽的枝条,让天上的微光照在老泪纵横的亚伯拉罕身上。
 
    “神啊!你的仆人亚伯拉罕不是一向顺从你的吗?他不是按照你的命令,离开了本地、本族、父家了吗?他不是按照你的命令,为属他的男子行了割礼,作为与你立约的记号吗?他不是按照你的命令,把他同使女所生的儿子以实玛利送进了巴兰的旷野吗?……
 
    “耶和华我的神!可是这把以撒献为燔祭的事,你要我怎样行呢?你说从以撒生的,才能称为我的後裔;若将以撒献为燔祭,哪里还有从以撒生的後裔呢?且不说这以撒是我百岁时才得的儿子(我这儿子也是凭着你的应许,在他母亲那已死的子宫里成胎,又来到世上的呀!) ,纵然我可以舍了这个儿子,你那要我从以撒而生的後裔,承继迦南全地为产业的应许,又如何实现呢?”
 
    “主啊,你叫我两难!”
 
 
    九
 
    亚伯拉罕因泪眼蒙胧,并不曾看清自己身旁站着两个白光闪烁的天使。天使安静伫立,倾听着亚伯拉罕的呼求与辩说。天使知道,这亚伯拉罕虽木讷敦厚,但有时也是一个辩舌无碍的人。若干年前,他曾经为所多玛、蛾摩拉二城说过一番辩白的话。
 
    那时,所多玛和蛾摩拉的罪恶甚重,声闻於耶和华神。而亚伯拉罕的侄儿罗得一家就住在所多玛城里。亚伯拉罕来到耶和华面前,对神说:
 
    “我主耶和华,这城里的人,无论善恶,你都要剿灭吗?假若那城里有五十个义人,你还剿灭那地方吗?不为城里这五十个义人饶恕其中的人吗?将义人与恶人同杀,将义人与恶人一样看待,这断不是你所行的。审判全地的主,岂不行公义吗?”
 
    耶和华说:“我若在所多玛城里见有五十个义人,我就为他们的缘故,饶恕那地方的众人。”
 
    亚伯拉罕说:“我虽然是灰尘,还敢对主说话。假若这五十个义人短了五个,你就因为短了五个毁灭全城吗?”
 
    “我在那里若见有四十五个,也不毁灭那城。”
 
    “假若在那里见有四十个怎麽样呢?”
 
    “为这四十个的缘故,我也不作这事。”
 
    “求主不要动怒,容我说。假若在那里见有三十个怎麽样呢?”
 
    “我在那里若见有三十个,我也不作这事。”
 
    “我还敢对主说话,假若在那里见有二十个怎麽样呢?”
 
    “为这二十个的缘故,我也不毁灭那城。”
 
    “求主不要动怒,我再说这一次。假若在那里见有十个呢?”
 
    神说:“为这十个的缘故,我也不毁灭那城。”
 
    ……
 
    最後,二城被从天而降的硫磺火所毁。亚伯拉罕看着烟雾上腾的所多玛和蛾摩拉,心里对神说:“我主,你对我有耐心!”
 
 
    十
 
    这一次,亚伯拉罕知道自己原先的义不过是一件污秽的袍子,不敢再穿着它去同耶和华神争辩。但他想,我要求耶和华我神对我说话,或许我所求的能蒙神悦纳。
 
    他求得甚急切,有豆粒般的汗珠和着泪水,滴落在石头上。
 
    “神啊!为甚麽献独生儿子为燔祭的事,会临到我这个衰败无用的人身上呢?难道是我在你面前献的燔祭太少,以至不蒙你喜悦吗?若是这样,我情愿将我所有的牛羊,并一切有气息的牲畜,都献给我主我神为燔祭。神啊!听我的求告!若我主必要以人为祭,你的老仆人情愿把自己献上,来代替童子以撒,好留下他,叫神的应许能够成就……”
 
    亚伯拉罕期待着耶和华神能从他这两样听上去极合理的请求中,选一样答应他。只要神应允,他会立刻跳起来,或将他一切有气息的牲畜献为燔祭,或他自己就代替儿子以撒去死。
 
    但神以极大极深极远的沈默待他。
 
    他突然觉得这片刻的沈默长於百年。他感到自己一生与神同行的日子,似乎要被这片刻的沈默所瓦解。他从来不怀疑神的真实与存在,“神不是一直看顾我的那一位吗?”但他刹那间对自己是否真实存在过产生了怀疑。“我是谁?我在哪里?”他的手触摸到身边的石头,上面有一片冰凉的泪水。“石头在哭泣吗?或者,是我在哭泣?……”
 
    耶和华从永恒中看着这个片刻。於是有大慈爱大怜悯从他的宝座流下如水,就把迷乱中的亚伯拉罕包围住了。亚伯拉罕感到一种通透的疲倦。身旁的天使使他伏在石头上沉沉睡去……
 
 
    十一
 
    亚伯拉罕看见一个园子。那园子虽然被笼罩在大黑暗里,其间却明亮无比。他又看见园中有一人,举目望天。亚伯拉罕听见那人对他说:
 
    “我心里甚是忧伤,几乎要死;你要在这里儆醒等候。”
 
    於是那人稍往前走,俯伏在地,祷告说:
 
    “我父啊,倘若可行,求你叫这杯离开我;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
 
    亚伯拉罕正惊奇那人的祈祷,又听他求告说:
 
    “我父啊,这杯若不能离开我,必要我喝,就愿你的旨意成全。”
 
    接下来,那人又一次祈祷,讲的话和先前一样。亚伯拉罕看见那人极其伤痛,祷告得恳切,汗珠如大血点,滴在地上。
 
    亚伯拉罕以为那祈祷者必定是他自己——如果没有即将丧子的沉痛,何以会祈祷得如此恳切!
 
    “那不是你,亚伯拉罕!”一个声音极高远,似又近在耳旁,对他说。
 
    亚伯拉罕忙问:“他是谁?求我主告诉我!”
 
    “他是比你更大的一位。在未有世界之先,他已经与我同享荣耀!”
 
    “主啊,他是谁?”亚伯拉罕问得更加急切。
 
    “他是你要欢欢喜喜所仰望的那一位。既看见,就必快乐!”
 
    “主啊,我还要问,他要喝的杯是甚麽?”
 
    “我要以他为背负世人罪孽的羔羊。”
 
    ……
 
    亚伯拉罕醒来时,太阳正以吸纳群山般的伟力升起。
 
    他起身走向帐棚,将驴备好,又劈好献燔祭的柴。於是唤醒儿子以撒,带着两个仆人,起身往神所指示他的地方去了。
 
 
    十二
 
    “父亲!”
 
    “我儿,我在这里。”
 
    “摩利亚山很高吗?”
 
    “很高。”
 
    “去那里作甚麽呢?”
 
    “去见神。”
 
    父亲提到神时的敬畏与肃穆,立刻感染了童子以撒。他不再多问,开始用心品味此次随父亲外出的新鲜感受。由儿时长成少年,以撒早已习惯了别是巴平原上的迁徙生活;但那都是挪移帐棚、拉起驼队式的迁徙——常常在走遍别是巴平原後,又转回到父亲所栽种的垂柳树那里。
 
    然而,这一次父亲带他出门的情形,在少年以撒那里还是第一次;而且是离开别是巴,到那座他从来没有听说过的摩利亚山去。山和山群是平原孩子的神秘世界。如果那山果真如父亲说的那样高,说不定我真的会面对面见到神。他开始想象神是甚麽样子。在他的心目中,耶和华神是父亲的神。於是,他想神的样子一定像他父亲亚伯拉罕。神一定也是一位像父亲那样的老人,又慈爱温柔,又庄严可畏。或许神比父亲更老,因为他曾听父亲说过,在父亲还小的时候,父亲的父亲已经在讲说神的事情了。
 
 
    十三
 
    由於极大极美的阳光对山川旷野的热烈朗照,亚伯拉罕似乎已经能够远远望见摩利亚山的山顶。“快要到了……”他想。
 
    走在身旁的仆人看见老主人眼睛里充满了血丝,脚下也一步比一步沉重,连忙从驴背上卸下木柴、乾粮和水,劝主人骑着驴走一程。亚伯拉罕拒绝了。他自己也弄不清楚为何要拒绝仆人的善意,只是把手中的杖握得更紧,并尽力使步履变得沉稳。
 
    从家中出来後的两个夜晚,亚伯拉罕都是在祈祷中度过的。当他闭上眼睛呼求神的名时,那在异象里看见过的园中祈祷者,就会出现在他眼前。他曾经想用那祈祷者的话向神祈祷,“神啊,若这杯……”但他始终不明白这话的意思,甚至连神说“我要以他为背负世人罪孽的羔羊”这话他也不明白。此刻,他只是约略地弄懂了一点,在他与神同行的一百多年中,神叫他学习的最後功课或许是,一个父亲该怎样献上独生的儿子。
 
    想到这里,他的心因一件事感到伤痛。他曾向神祈求,把他的全部牲畜和他自己献给神,来代替儿子以撒。因为在他心目中,儿子超过这一切。但神所要的,却是他不想献出的那部份——他全部生命、财富、希望之所系的儿子以撒。“主啊,我对你的爱,没有超过对你赏赐之物的爱……”亚伯拉罕忧伤痛悔,求神饶恕他的不洁。又见他抬起泪光浮动的双眼,切切对神说:
 
    “耶和华我的神!你是全能的神,能叫人从死里复活。……”
 
 
    十四
 
    亚伯拉罕把仆人和驴安置在山脚下,说:
 
    “你们和驴在此等候,我带以撒到那上面去拜一拜,就回到你们这里来。”
 
    说完这话,他俯身要背献燔祭的柴,却感到体力不支。以撒见状,忙走到父亲跟前,亚伯拉罕把柴放在儿子身上,自己一手拿了刀与火,一手搀扶着儿子,向山上走去。
 
    “父亲哪!”
 
    “我儿,我在这里。”
 
    以撒突然想到一件事情,觉得必须提醒父亲,说:
 
    “父亲,火与柴都有了,但燔祭的羊羔在哪里呢?”
 
    亚伯拉罕平静地对儿子说:“我儿,神必预备作燔祭的羊羔。”
 
    於是二人同行,来到神所指示的地方。以撒帮父亲搬过一块块石头,就看着父亲筑坛。
 
    亚伯拉罕在坛上将柴摆好,目光落在正专心看他作这事的儿子身上。儿子以撒以极纯净的目光回应他,并轻轻唤了一声“父亲”。
 
    亚伯拉罕走到儿子身边,用力把儿子抱起,托在两臂上。他感到儿子的身体在微微颤抖,便轻轻唤道:“我儿……”以撒叫了一声“父亲”之後,顺服地闭上了眼睛。
 
    亚伯拉罕把儿子放在柴上,拿起刀来……
 
    突然一个大声音在他头上响起:
 
    “亚伯拉罕!亚伯拉罕!”
 
    “我主,我在这里!”亚伯拉罕说。
 
    “你不可在这童子身上下手,一点不可伤害他!现在我知道你是敬畏神的了,因为你没有将你的儿子,就是你独生的儿子,留下不给我。”
 
    话音刚落,亚伯拉罕看见树丛里有一只公羊,双角被树枝卡住,动弹不得。亚伯拉罕心里说,“这是神所预备的。”就去取了那只公羊,放在儿子的位置上,燃起了献燔祭的火……
 
 
    十五
 
    又过了若干岁月,在亚伯拉罕筑坛献以撒的摩利亚山上,早建起一座大城叫耶路撒冷。
 
    以色列人出埃及地後四百八十年,所罗门作以色列王第四年,西弗月,就是二月,在这古地上,人们开工建造耶和华的殿。所罗门王为耶和华所建的殿,长六十肘,宽二十肘,高三十肘。殿前的廊子长二十肘,与殿的宽窄一样,阔十肘。又为殿作了严紧的窗棂。靠着殿墙,围着外殿内殿,造了三层旁屋:下层宽五肘,中层宽六肘,上层宽七肘。殿外旁屋的梁木,搁在殿墙坎上,免得插入殿墙。建殿是用山中凿成的石头,建殿的时候,锤子,斧子,和别样铁器的响声都没有听见。在殿右边当中的旁屋有门,门内有旋螺的楼梯,可以上到第二层,从第二层可以上到第三层。所罗门建殿,安置香柏木的栋梁,又用香柏木板遮盖。靠着殿所造的旁屋,每层高五肘,香柏木的栋梁,搁在殿墙坎上。
 
    其後,这殿经历了难以述说的荣耀与荒凉。到所罗门建殿後约一千二百年的时候,亚伯拉罕所仰望的那位祈祷者,对那建殿者的後裔说:“你们拆毁这殿,我三日内要再建立起来。”犹太人便说:“这殿是四十六年[2]才造成的,你三日内就再建立起来吗?”但经上接着就有一句话说,说这话的人是以自己的身体为殿的。
 
    这人就是耶稣。
 
    在亚伯拉罕当年筑坛献以撒的地方,神的儿子耶稣,顺从父的旨意,背着他的十字架,走上了那被称为髑髅地的各各他。在十字架上,他说,“成了!”[3]
 
    神成就给亚伯拉罕的应许,就在那时候。
 
    注释:
 
    [1] “亚伯拉罕”有“多国的父”之意。
 
    [2] 所罗门建殿用了七年时间(列王记上6:38)。这里所说的四十六年,是指从大希律王(Herod the Great)於公元前20或19年重建圣殿开始,到耶稣说“你们拆毁...”的时候,是第四十六个年头,时约公元27或28年。
 
    [3] 本文写作所依据的圣经经文包括:创世记第11-22章;列王记上第6章;历代志上第3章;马太福音第26章;马可福音第14章;路加福音第22章;约翰福音第2,8,17 ,19章;罗马书第9章;希伯来书第5,10,11章等。
 
 
 
    木 公 来自中国大陆,现居美国中部。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