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cclife
生活的压力和生命的尊严哪一个更重要?
2016/8/10 11:52:40
读者:11803
■瓦器

生命与信仰 总第19期 2010年11月

 

 

 

“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申命记8:3)

 

“我尝尽人情冷暖,当我决定为了理想而燃烧,生活的压力和生命的尊严哪一个重要?”“我是一只小小鸟”的歌声曾经一直在耳边荡漾。

 

因为年少不谙事的时候,从农村走向城市的途中,我迷失了——我既没有凭一己之力衣锦还乡,光宗耀祖,解决生活的压力;也没有在弱肉强食的世界中,找到什么生命的尊严;更发现自己不过是一个凡夫俗子,可以对自己的父母发火,可以对朋友撒谎,可以身不由己地一直去做自己所不齿的事情。面对生活和灵魂的双重破产,“男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的豪情无法对疲惫不堪的我再起什么激励作用。

 

不知所措之际,很想了解别人的选择,期待找到某些莫名的答案或者安慰。文人墨客中,杜甫差不多是最惨的一位。他一生居无定所,贫困潦倒,靠别人资助过日子。小女儿也饿死了。他最后因肺病死在船上(连死的地方都没有)。另外一个代表就是曹雪芹。他的儿子生病,没有钱看医生,病死了。曹雪芹因爱子夭折,也一病不起,没有钱医治,在别人欢欢乐乐过新年的时候,默默无闻地死在除夕夜。

 

他们如此悲惨,但他们的人生是不是就没有意义了呢?杜甫的诗篇和曹雪芹的《红楼梦》让一代又一代的人留连忘返,爱不释手。但是他们自己对艰难困苦有什么感受呢?他们消沉过吗?他们动摇过吗?杜甫的“飘飘何所以,天地一沙鸥”,曹雪芹的“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表达了他们对生活和世界的无奈。在面临生活或者生存的压力时,他们一定有难免也难言的苦衷,一定有过这样的疑问:人活着,究竟为了什么?我这样痛苦,究竟为什么?值得吗?生活的压力和生命的尊严哪一个更重要?但这个挣扎最激烈的,估计莫过于司马迁。正因为此,才能出来“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的《史记》。

 

生存的压力可以让所有的成就和梦想变得很遥远,很飘渺,变得不重要;可以让坚强的人变得脆弱,乐观的人变得悲观,让人发现自己的局限和不堪一击;让人自己否定自己,自己责备自己。爱因斯坦26岁时就发表了狭义相对论,但在大学毕业时,找不到工作。朋友帮忙介绍他在县里作秘书,作的也不如意;对人生、对自己很失望,在日记里埋怨:上帝在造驴子的时候还给了它一张很厚的皮让它可以干活,我却连张很厚的皮都没有。

 

很多人都认同这样一个道理:生存和生活是人的基本需要,如果连基本需要都没有满足,还空谈什么生命的意义呢?但的确也有些人,像杜甫和曹雪芹,在生存和生活都很成问题的时候,依然持守信仰和原则,“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所以,人活着,有三个基本的层面:生存、生活和生命。如果生存是指维持人活着的衣食住行等基本需要;生活是指人活着的快乐、幸福、享受和身体健康等;生命是指人活着的意义和价值;这三个方面缺一不可,缺了任何方面都会让人痛苦。有的人因基本的生存需要没有满足而被迫离开了人世;有的人因享受过度、乐极生悲而不小心离开了人世;有的人因高处不胜寒,找不到人生的意义而主动离开了人世。

 

人生的需要和人生的意义(the need of life and the purpose of life)是不同的:生存和生活是我的需要,但生命是我活着的意义。在物质空间内,我不可能不生存、不生活,来奢谈生命的意义。我也不可能只顾生存和生活,那样,就失去了生存和生活的意义、价值和方向。

 

人的一生寻寻觅觅,忙忙碌碌,寻觅忙碌的就是生存、生活和生命的平衡,无论一个人有没有意识到他在寻觅这样的平衡,无论他有没有找到这样的平衡。人对生存、生活、生命的不同选择,构成了不同的人生。中国人的选择是“民以食为天”。但勤劳善良的中国人世世代代“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的辛苦耕耘从来没有完全解决中国人的生存问题。在历史上,“白骨露于野”的事时有发生。在当今社会,虽然中国人曾为基本解决温饱问题自豪了好长一阵子,但在全球瞩目的10%的年经济增长率背后,依然有八千万的人口还处在贫困线以下,而且谁也不能保证将来,像1959年到1962年那样的惨剧不会再发生。在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中,全国饿死的人数估计在两千五百万到四千万之间。从整个世界来看,每3.4秒就有一个人饿死,全球有8亿人口营养不良。生存问题始终是对人类的威胁,对中国的威胁,对每一个人的威胁。

 

而我个人寻觅忙碌的结果是一败涂地,全盘皆输。蓦然回首,发现自己只是茫茫大海中的一叶孤舟,无论在生活上还是在道德上,面对狂风骇浪只有无奈地随波逐流;蓦然回首,发现人生就像开车经过一条河流,开到了桥的中间才知道这是一个断桥,开到了空中才知道再也抓不住任何东西。

 

但神抓住了我。当我从人生的断桥上不由自主地向下掉时,神接住了我。我有幸来到美国,有幸接触了教会,有幸成为一名基督徒。

 

有些人是由于生存或者生活上的问题成为基督徒的。但基督信仰并没有到此为止,因为成为基督徒的原因和成为基督徒的目标是不同的(The reason of becoming a Christian and the purpose of being a Christian)。生存和生活可以是一个人成为基督徒的起点,但并不是目标和终点。基督徒的目标是与神密切的关系—“认识你独一的真神,并且认识你所差来的耶稣基督,这就是永生”(约翰福音17:3);是圣洁—“神召我们,本不是要我们沾染污秽,乃是要我们成为圣洁”(帖撒罗尼迦前书4:7);是丰盛的生命—耶稣说:“我来了,是要叫人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约翰福音10:10)。耶稣没有说,他来了,是要叫人更容易地生存,更美好地生活。所以,当“众人中有一个对耶稣说,人子!请你吩咐我的兄长和我分开家业。耶稣说:你这个人!谁立我作你们断事的官,给你们分家业呢?”(路加福音12:13,14)。紧接着耶稣警告说:“你们要谨慎自守,免去一切的贪心,因为人的生命不在乎家道丰富。”(路加福音12:15)本来是要去掉贪心的基督信仰,怎么可以成为实现贪心的工具呢?

 

你不可以以解决今生某种具体问题为目的(purpose)来追求信仰。比如说,若想身体健康,很多有关营养的书籍能比圣经提供更具体的答案。若想有管理金钱的智慧,很多理财方面的书籍能比圣经提供更可行的方法(当然圣经会为你提供一个更为超越的指导一切的智慧和原则)。信仰是通过悔改和相信耶稣基督恢复我们与神的关系,使我们在生命上更像主耶稣基督,更有神的形象;是在今生里,解决永生的问题;是在今生里,相信神的保守,盼望主耶稣基督的再来,做好目前的本份。基督信仰给了我们永生,更新了我们的生命,不一定在今生直接地带来生存和生活的改变,但一定会带来生命的改变。基督徒既不是消极地等待耶稣基督的再来,也不是只关注今生今世,而是在现在,在地上,靠基督作好一个天国的国民。

 

当时犹太人不愿意接受耶稣基督是他们的救世主,就是因为他们盼望救世主能救赎他们脱离罗马的统治,解决生存的问题,有一个美好的生活。但耶稣基督来的目的是让人得生命,不是解决生存和生活问题,所以他不受犹太人的欢迎。

 

在中国,从陈胜吴广起义到太平天国,从土地革命到改革开放,无数次的革命,都是为了解决生存和生活问题。生存的危机,一直是中国革命的原动力。中国人的要求很简单,填饱肚子就可以了。稍微好一点,就是小康生活。“一亩地,两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理想到了美国,美其名曰“五子登科”。中国的落后不仅仅在于有绝大多数的人是农民,更在于有更多的人有这样根深蒂固的农民意识。本来是生存的需要,现在却成了人生的最高目标和意义。更可怕的是,为了生存和及其所衍生的欲望,可以不择手段,可以舍弃良知。同时,社会舆论也在宣扬和鼓励这种“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哲学,有意无意地以对物质的追求充斥人们的头脑,让人放弃思考,无暇顾及真、善、美。其实,中国的文化从来就不是什么孔孟文化。孔孟文化只是中国文化的外衣或者是一部分人的理想。中国的现实文化,在大多数人头脑和生活中占主导地位的文化,是斗争哲学,是厚黑文化。马克思主义和进化论为这种文化提供了看上去令人信服、听起来天经地义、适合这种文化的理论依据,更使这种文化在中国甚嚣尘上,发挥得淋漓尽致。

 

所以在中国,只有解决人生存和生活问题的革命才有市场,才受欢迎,才能成功。但基督信仰不受欢迎。耶稣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权力、地位让人羡慕、崇拜。他与我的生存生活好像没有什么直接关系,与我的仕途前途好像也没有什么直接关系。但事实证明,两千多年的历史证明,正是我们曾经崇拜的,曾经热血沸腾的,曾经孜孜不倦追求的,反而让我们遭受屈辱,出卖人格,丧失尊严,一无所有。我们所轻视的,所不欢迎的,反而给了我们尊严、生命和爱。那些称别人是鸦片的,自己反成了鸦片。

 

人往往不会本能地去追求丰盛的生命,往往把注意力放在生存和生活上。所以神往往允许人的生存和生活有问题。因为只有这样,人才会考虑生命的问题。否则,人可能就认为活着,无非就是生存并有一个美好的生活了。以色列人当时在埃及,生存受到威胁,就求告神。神就救赎他们出了埃及。他们求告神的目的是为了摆脱当时的困境,有更美好更容易的生活,但神救赎他们的目的更是要他们成为神的选民,把救恩传给全人类。所以,当他们在出埃及的路上碰到困难时,总是抱怨神。同时,神也用各样的困难让他们认识出埃及的意义不仅仅是为了摆脱生活困难,更是为了认识神、追求圣洁、得着生命。

 

我也曾经在生存、生活和生命之间徘徊,对过去的快乐念念不忘,对目前的辛苦耿耿于怀。虽然也想追求丰盛的生命,但一碰到困难,一忙起来,就不想去教会了,就不想读经祷告了。到头来,信仰信来信去,还是为了生存或者生活,还是受生存和生活的控制。

 

基督徒依然面临生存、生活和生命的选择。要追求丰盛的生命,也要好好地生存和生活。好好地生存和生活,也要追求丰盛的生命。但遗憾的是,两全其美很难做到。由于人的罪、世界的诱惑和撒但的捣乱,人往往在生存斗争或生活享受中,忽视了追求生命。很多中国人是因为生存的压力远离了神,很多美国人是因为生活的享受远离了神。所以,人总有一些梦想没有实现,总有一些计划没有成功,总有一些麻烦如影随身;越来越忙,越忙越乱,越乱越忙,总是忙不完!靠自己的力量,人无法达到生存、生活和生命的平衡。

 

神只让人得生命,不顾人的生存和生活吗?神应许说:“不要忧虑说:吃什么,喝什么,穿什么?这都是外邦人所求的。你们需用的这一切东西,你们的天父是知道的。你们要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马太福音6:31-33)。野百合还有春天,何况人呢?别忘了,基督——“万物是借着他造的,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借着他造的”(约翰福音1:3),已经为人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了。人还怀疑神的爱吗?罗马书8:28-32节说“我们晓得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既是这样,还有什么说的呢。神若帮助我们,谁能抵挡我们呢?神既不爱惜自己的儿子为我们众人舍了,岂不也把万物和他一同白白地赐给我们么?”神是大能的神,他比人更了解人的需要,比人更熟悉国际形势,比人更清楚经济周期。神是怜悯的神,他比人更爱人,他会带领真心寻求他的人进入一个最佳的生存、生活和生命的平衡。人要做的,就是要先寻求神的国,神的义。

 

生活中的跌荡起伏,无论信神不信神,都在所难免。每个人都有困苦缺乏的时候,每个人都有身体不好的时候,每个人都有离开人世的时候。人不能把生活中的不幸都归到神的身上。不是没有困难就意味着神爱世人;有困难就意味着神不爱世人了。不是我想要的,比如说工作、顺利、健康等实现了,才意味着神爱我,如果没有实现,神就不爱我了;而是无论发生什么,我都相信神在爱着我,他掌管着一切。因为神的爱已经在十字架上显明出来。仰望十字架,思考创造天地万有的神在十字架上鲜血淋淋、鞭伤累累地任人宰割,我知道并确信神爱世人是不可否认的事实,是颠扑不破的真理,是永不改变的。罗马书8:35-39节说:“谁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呢?难道是患难么?是困苦么?是逼迫么?是饥饿么?是赤身露体么?是危险么?是刀剑么?然而靠着我们的主,在这一切的事上,已经得胜有余了。因为我深信无论是生、是天使、是掌权的、是有能的、是现在的事、是将来的事、是高处的、是低处的、是别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们与神的爱隔绝。这爱是在我们的主基督里的。”

 

“廉者不受嗟来之食,有志之士不饮盗泉之水。”不信神的人尚能因信仰而超越日常的需要,信神的基督徒怎么就畏缩了呢?神说:“只是义人必因信得生;他若退后,我心里就不喜欢他。”(希伯来书10:38)

 

“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申命记8:3)。人活着,不是单靠满足物质的需要,乃是靠顺服神。顺服神是人的生命,是人生的价值,是人生的意义。食物、衣服、工作、学业、家庭、健康、和娱乐等是人的正常需要,但人活着有比满足正常需要更崇高的意义、更重要的使命。人不可以以悖逆神为代价来满足这些需要;也不可以把需要当作人生的目标。生活的压力和生命的尊严哪一个更重要?当然是生命的尊严!主耶稣基督说:“得着生命的,将要失丧生命;为我失丧生命的,将要得着生命”(马太福音10:39)。我们有没有这样的信心(Faith)和信靠(Trust),先寻求神的国,神的义,把日用的饮食、正常的需要、生存和生活的压力交托给神呢?主耶稣基督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因为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马太福音11:28-30)

 

主耶稣为我们的罪被钉死在十字架上,替我们承担了我们应当承担但是没有能力承担的罪的惩罚、神的忿怒,就是超出人想象的痛苦、死亡、羞辱。人到主耶稣那里去,就像树枝连到树上,就像树回归大地。人只有回到造物主的面前,才有可能找到真正的尊严和价值。人只有在耶稣基督里,罪才能得到赦免,才能恢复与神的关系。这就是生命,这就是永生。“认识你独一的真神,并且认识你所差来的耶稣基督;这就是永生”(约翰福音 17:3)。朋友,你有没有生活的压力?你是不是也在寻找生命的尊严?你信耶稣了吗?“当趁耶和华可寻找的时候寻找他,相近的时候求告他。恶人当离弃自己的道路,不义的人当除掉自己的意念,归向耶和华,耶和华就必怜恤他;当归向我们的神,因为神必广行赦免。”(以赛亚书 55:6-7)

 


瓦器  来自中国大陆,现居美国,传道人。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