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十字架的软弱与大能
2015/5/28 14:55:22
读者:4540
■周小安
生命季刊 总第5期 1998年3月

 

 

因为十字架的道理,在那灭亡的人为愚拙;在我们得救的人,却为神的大能。     (哥林多前书1 18

 

他因软弱被钉在十字架上,却因神的大能,仍然活着。我们也是这样同他软弱,但因神……的大能,也必与他同活。(哥林多後书13 4

 

《生命季刊》总第3 期刊载了李家同先生《让高墙倒下吧》一文,我读了深受感动,并加深了对自己信仰的认识。一天,接到一位友人的电话,谈及《让高墙倒下吧》这篇文章。友人说,有人提出德蕾莎妈妈是否得救的问题。於是问我是甚麽意见。我的看法是,圣经没有要我们去判断别人是否得救,反而教我们不要论断人,倒要省察自己。然而,我看到在这个“得救”问题的背後,存在着一个更基本的问题,是值得我们深思的,这就是对基督的十字架的认识的问题。基督的十字架是福音的中心,也是基督教信仰的中心。然而,即使在教会内部,对於十字架的认识也有千差万别。在这里,我愿意就“十字架的软弱与大能”这个题目,谈谈自己的体会。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对德蕾莎妈妈是否得救的问题的一个答复。

 

认识“十字架的道理”的第一步,是认识它的“愚拙”,因为它被人视为“绊脚石”和“冒犯”(哥林多前书1 18 22 -23 ;加拉太书5 11 )。

 

首先,钉十字架的主看上去似乎是一位失败的主,软弱无能的主(林後13 4 )。“钉十字架”不只是死亡的问题。在古代,死亡的“神”和“神”的死亡并非没有先例,但这种死亡却是悲壮的死亡。如中国神话中的神盘古的死,是何等悲壮;他用自己的身体化生了万物。然而,一个关於钉十字架的神的福音却全然不同。如果说十字架显示了力量的话,那只是显示了施行钉十字架的罗马帝国的力量。对於受十字架刑罚的人来说,则绝无力量可言。对後者来说,十字架是软弱的标记,是完全无能的象徵。当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时,旁观的人都在讥笑、戏弄他,因为他不能救自己——看来,连他的神也不能救他(见马太福音27 39 -44 ;马可福音15 29 -32 ;路加福音23 35 -39 )。

 

第二,十字架是最野蛮的刑具。因此,被钉十字架的人要经受极大的痛苦。在罗马帝国,这种刑罚主要被用来惩罚奴隶,使他们顺服而不敢逃跑。这种刑罚也用来惩罚叛国者,这些人已因着他们叛国的行动而丧失了罗马公民的权利。最後,这种刑罚还用于对待那些胆敢反抗罗马统治的属民,如犹太的革命党人。钉十字架不只是处死犯人,而且更在於施加极大的痛苦在犯人身上。被钉十字架的犯人要忍受很长时间的、令人恐怖的痛苦,才慢慢死去。因此,犯人在钉十字架之前常常要遭到皮开肉绽的鞭打,目的在於消耗犯人的精力,以缩短受刑的时间(参马太福音27 26 ;马可福音15 15 ;约翰福音19 1 )。

 

第三,十字架还是羞辱的标志。十字架的耻辱不止在耶稣是被当作罪犯而处死,更在於他所经历的死是最野蛮、最羞辱的死。在公众面前,他的衣服里里外外全部被剥光,悬挂在十字架上羞辱而死,这是加在他身上最大可能的侮辱。历代基督徒艺术家,在创作耶稣钉十字架的场面时,都将羞辱的这一方面有所掩饰。他们没有掩饰基督的流血、荆棘冠冕、肋旁的枪口,唯独对基督的赤身露体有所遮掩。

 

综上所述,要称这位钉十字架的耶稣是人类的救主、宇宙的王已经令人不可思议;若要说这个“十字架的道理”就是福音,是每个人的好消息,则更近乎荒唐。据说清朝高官李鸿章曾提出一个发人深省的问题:崇尚武力和竞争的西洋人,为什麽会崇拜一位钉十字架的失败者?

 

不可否认,十字架的确有软弱的一面。对这一点,福音书的作者并没有掩饰(马太福音27 26 -44 ;马可福音15 16 -32 ;路加福音23 35 -39 ;约翰福音19 17 -24 )。然而,如果十字架的道理只有软弱的一面的话,就根本谈不上是福音,只能称为恶耗。然而,十字架还有大能的一面。哥林多前书11 18 说:“因为十字架的道理在那灭亡的人为愚拙,在我们得救的人,却为神的大能。”哥林多後书13 4 又说:“他(基督)因软弱被钉在十字架上,却因神的大能,仍然活着。”

 

十字架的软弱怎麽会同神的大能连在一起呢?这两者不是刚刚相反吗?我们可以从两个角度来看这个问题。

 

首先,从历史的实际来看,基督徒对十字架的大能的认识,是在经历了基督复活的大能以後才产生的。因此,从信仰的发生过程来看,十字架的大能离不开基督复活的大能。然而,十字架的大能与复活的大能毕竟不是同一回事。因此,我们不仅要认识基督复活的大能,而且要认识十字架的大能。

 

其次,十字架的大能是一个奥秘,人的头脑不能穷尽对它的理解,人的语言也不能穷尽对它的描述。正如哥林多前书1 21 所说:“世人凭自己的智慧既不认识神,神就乐意用人所当作愚拙的道理拯救那些信的人;这就是神的智慧了。”“神为爱他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哥林多前书2 9 )所以,我们不仅要认识十字架的大能,更重要的是要经历十字架的大能,并且活出十字架的大能。那麽,怎样才能经历十字架的大能,并且活出十字架的大能呢?

 

十字架大能的本质,就是使罪人从捆绑中得释放的能力。这种大能在得救的人身上体现为四方面:

 

第一,十字架标志着神与苦难和罪孽深重的人类认同。如果说,道成肉身表明神与人类认同的话,十字架更表明神与苦难和罪孽深重的人类认同。这种认同与能力有什麽关系呢?任何能力,若要对我们产生效用,首先必须同我们发生关系。一个与我们无关的能力,无论有多大,对我们来说也没有意义,因为它不能在我们身上体现出来。

 

我们必须承认人类是生活在苦难和罪孽之中。现代社会科学技术日新月异,教育事业不断提高,物质文明史无前例。人们的物质生活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并使人的平均寿命大大延长。於是,现代人产生了一个错觉,以为人类脱离了、或正在脱离苦难和罪孽,以为人类已经生活在、或正在走向人间的乐园。如果真是这样,那麽十字架的道理就已经过时了,对我们没有什麽意义了。一个生活在乐园里的人已经不再需要十字架了。

 

然而,科技教育和物质文明并没有减少人类的罪孽和苦难。两次世界大战都发生在20 世纪这一事实,证明科技和教育并不能消除罪恶,也不能减少罪恶。调查一下我们这些来到海外的学人和技术移民吧。我们中的大多数都拥有大学以上的学位。再了解一下我们的道德状况(如婚姻状况、对金钱、事业的态度,人生理想等),我们还能继续对现代科技和教育改善人性之说存有幻想吗?

 

另外,共产世界的独裁专制,资本主义世界的精神空虚给人类带来的痛苦,绝不亚于古代社会。我们都尝过独裁专制的滋味,我们也正在品尝资本主义的滋味。国内的亲人和朋友可能都很羡慕我们,但我们自己的感觉又怎样呢?我们是否平安?是否满意?是否对未来充满信心?

 

不久以前,我去温哥华癌症医院探望一位从大陆出来的病人。她身上的癌细胞已经扩散,既不能动手术,药物注射也无效。医生已经告诉她,两周以後将停止一切治疗。她很恐惧、绝望,而且,她也很後悔。她告诉我,她原来在国内有美满的家庭,满意的工作。她之所以出国,主要是因为好奇与虚荣心。出国八年,她和丈夫白天打工,晚上补习英语,既没有生孩子,也很少同桌吃饭。这样辛苦了八年,却被癌病夺去生命。她说她的癌病是累出来的。若不出国,也许不会得癌病。

 

所以我们不要被欺骗,也不要自欺,要对人生有一个实际的认识。其实,我们这些生活在20 世纪的人,同我们的祖祖辈辈一样,仍然生活在苦难和罪孽之中。我们仍需要被拯救。而基督的十字架就是拯救的标志。神透过十字架与苦难和罪孽深重的人类认同,对人类深具意义。

 

第二,十字架表明神在十字架上亲身担当了我们一切的罪孽。早在耶稣诞生之前七百多年,先知以赛亚就对十字架这方面的能力作了精确的预言:

 

“他诚然担当我们的忧患,背负我们的痛苦;我们却以为他受责罚,被神击打苦待了。哪知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我们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耶和华使我们众人的罪孽都归在他身上。 ”(以赛亚书53 4 -6

 

我们现代人最流行的人生哲学就是竞争和成功。我们以为,能够击败所有的对手,获得成功,就是力量的体现。然而,十字架告诉我们,真正的力量并不是在竞争和成功那里显示出来的,真正的力量是从替别人担当苦难和罪孽中体现出来的。所以,我们这些苦难和罪孽深重的人,所真正需要的,并不是击败对手的能力,也不是获取成功的能力。我们真正所需要的,是把我们从苦难和罪孽中解脱出来的能力。然而,唯有基督的十字架具有这种能力。试问:普天之下,有史以来,有谁替我们的罪钉在十字架上呢?

 

钉在十字架上的基督,既是一个无罪的人,又是完全的神;只有他才能担当人类的罪孽。

 

第三,由於神在十字架上担当了人类的罪孽,所以十字架是罪人出死入生的唯一途径。十字架是一个分水岭,它把死亡与生命,捆绑与释放,黑暗与光明,罪恶的权势与神的国度截然分开。

 

我们参加教会的各类活动,或许各自都带着不同的目的。有人想结交朋友,有人想寻求帮助,有人想学习英文或广东话,有人想来推销商品,也有人想了解西方文化、了解基督教。无论你带着什麽目的来到查经班或教会,但真正能够叫你得救的,只有基督的十字架。

 

第四,十字架是信徒成圣的动力和保证。靠基督的十字架得救的人,也要靠着十字架成圣。那种认为得救靠基督,成圣靠自己的观点是缺乏圣经根据的(参罗马书7 -8 )。对基督徒来说,成圣有两个基本的要素:一是被基督的血洗净,二是身上带着十字架的印记(加拉太书6 17 )。

 

然而,什麽是十字架的印记呢?对我们这些海外学人来说,十字架的印记首先就体现在信靠神、不靠自己上面。我们已经如此习惯於个人奋斗,要学习信靠神,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不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但信靠神却是神的儿女的一个标志,也是一条蒙福的道路。

 

基督的十字架告诉我们,信靠神,主要还不是期待神挪开我们一切的困难和痛苦,不是期待神满足我们提出的一切要求。信靠神就是深信神掌管一切,深信神不会丢弃我们。无论周围的环境怎样,无论自己的主观感觉如何,我们都不怀疑主的同在和保守。信靠神就是深信主与我们一同承受我们所面临的困难和痛苦,一同胜过我们所面临的困难和痛苦。

 

这是十字架的印记的第一步,就是靠着十字架的力量来承受自己所面临的困难和痛苦。十字架印记的第二步是靠着十字架的力量来承担别人所面临的困难和痛苦。这就是在德蕾莎妈妈身上体现出来的十字架的印记。如果我们还不能体会这一层次的成圣境界,也不要灰心;然而,我们却不要因此而怀疑德蕾莎妈妈所获得的救恩。

 

 

 

周小安  来自中国大陆,现在加拿大维真学院从事神学研究。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 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