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乡间的果树
2016/8/9 10:22:45
读者:3388
■小刚
生命季刊 总第5期 1998年3月

 

 

乡间的果树

 

/小刚

《生命季刊》第5期

 

形影孤单

 

生命途中充满了艰难,十架路上感到形影孤单。

 

不知为什么,那天我一唱赵君影老院长的这首诗歌就想哭。那堂灵程指引课,轮到我来带,走上台的时候我提醒自己不能哭,但一站到台上,话还没说上两句,还是忍不住哭了。

 

教会遇到莫大的难处。今年三月受洗归入主名的五位弟兄姐妹如今几乎都离开了教会。一对年轻的夫妇刚踏进美国妻子就怀上了孩子,生活压力很大。他们在教会感到温暖得着安慰,受洗后夫妇俩也学着参与教会的事奉。Baby-shower那天,弟兄姊妹送去了各样婴儿所需的东西,夫妇俩的感恩见证,让很多人掉泪。小孩出生了他们忙于打拼,就慢慢停止了事奉,进而又停止了聚会。另一位年轻的姊妹正在一心读托福迎考,突然旁人对她的资助中断,不得不停止学业进入餐馆,教会中就很难再见到她了。

 

还有一位和我儿子Charlie同龄的少年,受洗见证时感动得泣不成声,而后又吵着要妈妈买启导本圣经,立志长大要作牧师。自九月进高中就开始逃学,后又逃夜,甚至一个礼拜都不见踪影。弟兄姊妹为此禁食祷告、24小时守望祷告,如今他还是常常逃学、逃夜,一身打扮已经判若两人。做母亲的对儿子彻底失望常常落泪,在大陆作生意的丈夫又因病一时来不了美国。孩子的母亲知道弟兄姊妹真心爱他们,但孩子不争气让她觉得自己没脸见人,也觉得自己的祷告没什么用处,如今差不多已有二个月没来教会了……魔鬼好像看得很准,就是找教会软弱的肢体一个一个下手。

 

我为这些本是好好的弟兄姐妹的软弱后退而哭;也为自己的疲倦孤单而哭。神学院的同学们围成圈为我和梅影按手祷告。我哭了许久,心中才渐渐释然。那天我懂了老院长为什么要说,十架路上形影孤单。

 

乡间的果树

 

两年了,从开创华夏团契至今差不多带领了近百人信主,但最后能留在教会的只有十之一、二。有人说大陆基督徒信得快、走得也快,这话听起来刺耳,但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凭着信心接受耶稣,对我们来说是个挑战;但凭着信心进入教会生活,对我们却是个更大的挑战。在教会生活中,你就得赔上时间、赔上精力、赔上金钱,干不干?

 

今天我不是了解,而是深深地体认:信了耶稣的话,也不等于去行耶稣的话。期间的距离何其大矣!那么,作为与他们有同样文化背景的传道人的我,又能为他们做点什么呢?我的角色定位该在哪里呢?近日来我一直在思想这个问题。看来,我只是他们属灵的同伴,一个接一个,陪伴着他们走一段灵程。圣诞节到了,我蓦然想起一位韩国宣教士曾告诉我的话:神的仆人有几种,其中一种像漂亮的圣诞树,讨人喜欢,热闹的地方他一定在。圣诞过了,热闹过了,他也就走了。一种则像乡间的果树,不起眼,但每年都会悄悄结几个果子。是的,我能为主做些什么呢?陪伴他们,一年结一、二个果子。这些果子走到哪里也都能扎根,每年也能结一、二个果子。

 

元洁姊妹该算是一个初熟的果子。如今她正在埋头苦读,一个学期过去了,她连自己神学院门前的交叉路都叫不上来。感恩节我们一家子开车上北加州去看她,我和梅影都为元洁有很好的属灵环境而高兴,连我们都挺羡慕。临别我对海外神学院曾霖芳老院长说,以后我还要推荐人来啊!说来有趣,我们教会的Heler姊妹下月也要去北加州,她被一个美国教会聘用去做行政工作,这教会对大陆的事工很有负担。Heler姊妹是在半年前转入我们教会一起搭配参与事奉的。她是个敬虔的人,也很有带领敬拜的恩赐。不管怎么说,我们教会是一个生养的教会,一有果子神就拿走,所以心里常常又高兴又舍不得。

 

婴孩与少年

 

说到我们大陆基督徒的属灵形象,可谓是脑袋大,手脚小。我们很会看,很会想,也很会讲;但就是不想做,不去做,也不敢做。赶鸭子上架,受了洗就得参与服事,我几乎是硬推着他们一个个进入同工行列的。害怕是正常的,就像婴孩怕离开襁褓,怕啃食干粮。重要的不是我们某一个人最终能做些什么,乃在于彼此的认同参与和一颗感恩的、为主摆上的心。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有一天他们出嫁了、离开了,因为在娘家已经学过、做过,无论在哪儿进入事奉的角色,就不会再那么胆怯、那么困难了。

 

教会目前已组成了传道、崇拜、关怀、行政、财务五个服事部门,有十来位同工承担了近20项具体的事工。其中8月在大洋边受洗的两对学生、学者背景的夫妻都参与了很重要的服事。虽然教会的不少工作至今还未能正常地运行,但谁都明白了,只要有这个心,都可以在神的家中找到自己的位子。那天同工会大家举手响应,情绪之热烈,相信连天使都在欢呼。这实在是非常可喜的事。

 

我们这些大陆基督徒不能很好地溶入教会生活,其中还有一个文化上的很深沉的原因,就是对旁人的不敬,对权柄的不服。我们或许愿意洗主的脚,却不愿意洗人的脚;或许愿意顺服主,却不愿意顺服人。只要一不称心,扭头便走,管你张三李四、传道牧师,可以连招呼都不打。有人说这是痞子气,话虽尖刻,却也点到痛处。所以我们这些人,若能在主里面彼此顺服、彼此洗脚那是多么美好的见证啊!

 

我们都很穷,二十个成员中,几乎都没有绿卡、没有房产。但我们已经开始学习奉献,我们教会开始定期支持神学生,定期支持生命季刊我心旋律等福音机构。总之,有多少钱就用多少,不积财宝在地上。

 

从大陆团契到大陆教会,这是一个很大的跨越。过去在团契里我们只顾埋头传福音,而今我们这些灵里尚还年轻的,却要负起各样属灵的责任。故此,我为我和我们教会今天已经经历到的,各样的苦难和挑战感谢神。知道主在加快带领我们、试验我们;知道总有一天,我们可以靠着祂的名,从只能吃奶的婴孩,变成能战胜那恶者的少年

 

小刚  来自中国大陆。现为牧师,在美国牧会。

================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公共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cclife2013gmail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 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