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牧师仔为何要做牧师
2015/5/28 15:01:43
读者:3908
■水原
生命季刊 总第5期 1998年3月

 

 

这是一个有趣而又严肃的问题。牧师的儿子,广东话叫牧师仔,外国人称为P .K .(Pastorkid );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挂了这爱恨交织的名字已有三十多年,现在连自己的儿女也要终生挂上这名号。

 

子承父业在中国人的社会中是很普遍的。爸爸希望我们兄弟长大後也要当牧师。这不单是他的心愿,也是祖父对他儿子们的心愿,难怪他老人家的几个儿子和女婿都当了牧师。他们的这一心愿对少年时的我并不是祝福,反成了可怕的压力。

 

我从小对牧师的工作已没有好感。我对牧师的工作、生活和待遇都很清楚,华人教会牧师的薪水也不高,我第一份工作的薪水比爸爸当了快四十年牧师的薪水还要多。而牧师的工作又很辛苦,有时候会友的电话一来,就要从饭桌边或睡梦中出去;又要忍受执事和教友的气。父亲及叔叔们分别在国内和海外作传道与宣教的工作,我们常常听到他们分享牧会的经验。他们所讲的喜乐,我一点都不明白;但那些苦处我全都听进去。很难想像爸爸可以在一间教会事奉四十多年,我才没有这样的忍耐。我曾对自己说:就是当乞丐也不要作牧师。

 

我很感激爸爸的养育之恩,但他对我的心愿,真的对不起,恕难从命。抚心自问我真是个忘恩负义的信徒,只会向神求这样求那样,却不愿把最好的献给神。但神竟然没有减少他在这个无用的人身上的恩典,真是很惭愧。

 

感谢主,他没有放弃对我的恩召,无论我怎样反抗,他的慈绳爱索也要把我带回正路去。神让我一步一步地体会他恩典的实在。

 

神施行了一个神迹,让这个不配的人能在香港上大学,令所有认识我的人都大吃一惊。这事增加了我对神的信心,也让我认识到在神是没有难成的事。但在四年大学的生活中,发挥了自己的专长,对神的倚靠也相对减少。

 

後来在神的安排下得到奖学金来美国一所有名的音乐学院进修,指导教授更是世界有名的演奏家,令我心中有说不出的高兴。神却用这新的环境,没有任何亲人可以倚靠,在这一年中学了宝贵的属灵功课。面对陌生的环境,在广大的校园中是一颗孤单的心,只有神是我随时的倚靠,与神的关系也亲密了。毕业时想到自己有这样的成就,全是神奇妙的作为,我是否要把自己奉献给他呢?虽然这样想,但我不甘心,要回香港的音乐界打一番天下,显一下从名师所学来的本领。

 

回香港工作後,有机会参与很多圣乐的事奉,觉得这样的事奉也很好,反正在华人教会中懂音乐的人也不多,很多教会也需要人去指导圣乐方面的工作。慢慢有了一点名气,也很满足当时的工作与事奉,这样总比当传道人好。那时候的事奉得到不少的称赞,自己的私欲也跑出来了,心中发出这问题:到底我要用音乐来荣耀神还是让自己得名利?

 

就在这安乐窝中陶醉了几年,爸爸也知道我的个性,有了好的工作与事奉,怎麽会去当传道人呢?他也没有提起他对我的心愿,但圣灵却常在我心中作感动的工作,尽管我的心很硬。

 

感谢主,他激动我的心要我再来美国念书,我当时的动机就是为了一个博士学位。当别人见到你都叫你某某博士,多麽光荣呢!当时,太太不想来美国,父母亲的年纪也大,更不想我俩离他们远去,自己心中也很矛盾。就算得到博士学位回去,也不一定可以仍然作现在的工作,因为香港的音乐界不大,你一离开,别人就会立刻顶替了你的位置。为甚麽要离开安定的生活呢?但圣灵在我心中催逼,一定要去,我不敢跟太太讲,因为她不想来美国。

 

回到美国以前的学校,还是师从那位教授,他虽然已是世界顶尖的演奏家,脾气却变得喜怒无常。他就是我想要达到的目标,他处世的态度给我很大的提醒。有一天当我得到他这样的名气,却变成他这个样子,常批抨别人不好,也不信任他人,这是我所追求的吗?

 

为此,我追求学习的心也淡了下来,影响了第一个学期的成绩。感谢主的安排,在圣诞假期去参加冬令会而不是留在学校练琴。去冬令会前我已经不想练琴。神就是这样破碎了我,以前我看为宝贵的,现在却成了过眼烟云。

 

这次聚会开阔了我的视野,也改变了我的一生!讲员对会众发出一个挑战:全世界到处都有中国人,谁肯去,把福音传给他们呢?圣灵在我心中做感动的工作,要我回应讲员的呼召。那时候太太没有坐在旁边,我不敢举手,如果她不同意这决定怎麽办?会後回到房间与太太分享这感动,她也同意我要全时间事奉神。

 

第二天晚上讲员再次呼召信徒作全时间奉献,我在座位上平安地站起来,多年来对抗神的心意,和充满内心的许多矛盾,现在一扫而空,得到的是平安喜乐,有说不出的高兴!

 

奇妙的事继续发生。回到学校开始第二学期的学习,教授的脾气改善了,我的成绩也回到应有的水平。但这一切也不能把我留下来,我的心已经到神学院去了。学年结束前,神学院已接受我入学的申请。离开音乐学院前,对指导教授也要有个交代,我不敢直接告诉他,怕他会大发脾气,便问他说:“教授,你想知道我以後的打算吗?”他想了一想对我说:“去做牧师。”听了之後心中惊喜交集,感谢主让他也是这样说,看来这决定没错了。教授不但没有发脾气,反而为我的前途祝福。

 

终於进了神学院。神学院的学业虽然艰难,但靠着主的恩典都能顺利完成。毕业後,我在教会事奉,牧养从不同地方来的华人。今天能走上这条道路,完全是神的恩典。耶利米书一章十节正好描述了我的经历。神先拔出、拆毁、倾覆了我的倚靠和骄傲,又重新在我里面栽植一颗新的心。

 

几年前我打电话告诉爸爸我去念神学,虽然看不见他的反应,相信他也大吃一惊。因为他已为此祷告了三十多年。是神的大能感动我这铁石心肠,牧师仔又做了牧师。“至于我,和我家,我们必定事奉耶和华。”(约书亚记24 15 )那事奉耶和华的家必是蒙福的。

 

 

 

水原  来自香港,现在美国牧会。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 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