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女儿的心愿
2015/5/28 15:28:04
读者:3806
■晓虹
生命季刊 总第6期 1998年6月

 
 

 

我深深地爱着我的爸爸、妈妈。从我懂事起,我就看到他们被卷入无休无止的各种运动中,关牛棚、进学习班、下放务农……。虽然他们的一生都在寻求真理,寻求爱,但在那个真理被谎言代替,爱被仇恨所代替的年代中,他们的心早已被无情的政治风雨扯得支离破碎,他们只好把爱藏在心底,把人生的希望埋在心头。

 

作为他们心爱的女儿,我也自然地追随着父母的脚踪,寻找人生的归宿。几经风雨,几经坎坷,直到有一天来到美国,直到有一天受洗归入主耶稣,直到那日,我才明白,我们生命的源头,爱的源头在耶稣那里。在主耶稣这里,我找到了我们家两代人苦苦寻找的真理,爱和生命。

 

我兴奋极了。我要将这大好的消息传给我的爸爸和妈妈。在我受洗前,我非常诚挚地迫切为我的父母祷告:爸爸、妈妈,女儿已经找到了人生的主——耶稣。我求主耶稣也来带领你们,让你们得救。从此后,我最大的心愿就是父母亲得救,认耶稣基督为主。

 

 

一、父亲病危

 

九三年九月的一天,我正在外打工,突然接到家里电话,说,“父亲病危!要有准备。”从没有听说过爸爸近来住院,怎么突然就病危了?他没有信主就走,走到哪里去呢?尽管圣经上说那是地狱,但我不敢这样想也不愿这样想,因那是养育我成人的慈父,我盼望他去更好的地方!

 

我一边哭,一边胡思乱想,心情坏急了。在同事们再三劝告下,我才止住抽泣,赶紧开车回家。

 

一路上,我不断地祷告,一边祷告,我一边哭泣。“主啊,你不是说九十九只羊,只要有一只还在外面没回来,你都会放下那群羊去把那一只找回来吗?为什么我爸爸还没有听到福音就要走了呢?不是说一人信主,全家得救吗?我爸爸还没有得救,为什么不给他机会呢?主啊,求你让他再多活几年,让他听到福音……。”

 

就这样,我在祷告与哭泣中回到家里。到家后,马上打电话与家人联系。此时,我爸爸经已不能说话了。医生一时也无法确诊他的病是脑溢血,还是脑血栓,就只好开病危通知,说今晚能过就过,不过也没有办法了。

 

放下电话后,我又跪下来切切地祷告,求主怜悯我的父亲。

 

奇迹发生了,我父亲熬过了这一夜。第二天,转到了别的医院。那里的医生立即组织会诊,尽管无法确定是脑血栓还是脑溢血这两种疗法大不相同的两种病,但神给医生智慧,按脑血栓医疗。对症下药,我父亲一天天地好起来了。

 

听到这个消息后,我从心里头感谢主。就连我妈妈这样以前不信神的人,也从心里发出感叹:“真是奇迹”。

 

 

二、不寻常的卡片

 

从此后,我更感到时间紧迫。于是,抓紧时间通过打电话和写信向父母传福音,特别是将我们在美国生活中所经历到的神的恩典,一件一件地都写信告诉他们,见证神奇异的爱。

 

九六年五月,我爸爸突然腰不能动,肚子一天天涨大,不久后,又心脏衰竭,中风。医生再次发出病危通知,我妈妈也不抱什么希望了,连寿衣都准备好了。

 

听到这消息,我心里很沉重,再次跪下来求主耶稣:主啊,我父亲真的没有福气得到你的救恩吗?不要撇下他呀,他还没有信主得救啊!我的心在抽泣,在流血。

 

无助中,我拿起电话把这难过的消息告诉了我们团契的一对夫妇,他们听后就立即说,我们祷告,并一定要写上一张传达神大爱的卡片,签上我们团契的弟兄姐妹们的名字后寄给我父母。拿到卡片并签名后,我马上寄发了,觉得这是作女儿能为父亲所作的也就只有这一件事了。

 

在大洋的那一边,我母亲在绝望中把父亲转到县医院,离家近点,办丧事方便。这时,奇迹又一次出现,高烧不退的父亲的体温居然下降了,肚子也一天天消下。最妙的是,转院的那一天,正是我们在美国写卡片的同一天。我当时并没意识注意到,我们的姐妹居然把日期清清楚楚地写在了卡片上。我妈妈看了卡片上的日期后马上对父亲说,“你这次病的突然,好得也奇妙,不能不说没缘故。我们应该感谢神的挽救。我们要祷告,求神照顾你,去美国接受神的洗礼,敬拜神。”

 

知道妈妈的心愿后,我真是不住地感谢神。

 

 

三、妈妈不再害怕了

 

我爸爸病情稳定约一个月后,我在与妈妈通电话中得知,我哥哥因腰椎盘突出,已住院二十多天了,病情不见好转,反而更重了。我心里再次焦急起来,我知道妈妈刚信主,还很软弱,爸爸刚脱险,哥哥又病重,她如何承受得了呢?她太需要来自主耶稣的安慰了。

 

于是,我当即在电话上和妈妈一起祷告。祷告结束后,妈妈求主饶恕她信心不足。她恳求主医治我哥哥,并表示我哥哥病好后,她马上去教会接受洗礼。

 

耶稣体恤我妈妈的软弱,再次施怜悯于她。几天后,得知有一个乡村医生会推拿按摩。虽然我哥哥一个月来都是在床上拉吊不可以按摩,但经那医生几次按摩后,竟一天天地好起来了。不久,居然痊愈了。

 

我妈妈惊叹主的大能,打消了一切顾虑,再也不怕信主会引起的政治风险了。她毅然地走进教会,受洗成为基督徒,面对许多惊讶的熟悉面孔她也不再顾虑了。她说:“我不管了,耶稣爱我,我要信她到底。”

 

 

四、神的意念高过人的意念

 

多年前,作为离休老干部的父亲知道我信主后,非常反对,并来信把我好好教育了一番。于是,我迫切地跟神求,希望能让我父母来美国探亲,带他们去教会,相信神。但是,我父母九二年第一次去签证就遭到了拒签。当时我真不明白神为什么没有答应我的请求。但神让我看到,我妈妈在国内也同样信主受洗了。即使在国内,神也一样借着他大能的手将人带回神的家。

 

九七年一月,我心里有感动,觉得应该给我爸爸打电话,直接在电话上跟他谈信主的事。当我拨通电话时,一向抢着要跟我讲话的父亲,今天竟然不肯接我的电话,在我的坚持下,他接了。我对他说:“生命有限,神这么奇妙地给了你两次生还的机会了,难道你还怀疑这位又真又活的神吗?他真的好爱你啊!”我爸爸说:“我已经不反对你们信主,有进步了,让我再慢慢想想吧!” 没想到这一次通话成了我们父女的永诀。十几天后,爸爸竟突然内出血,住院仅四天就在大年二十七离开了人间。我这次都没来得及为他祷告。爸爸最后怎么想的,我不清楚,但我还是坚信公义、慈爱的天父一定有他的安排。我还是感谢神,让我在父亲去世之前,和他通了最后一次、也是最有意义的一次电话。我现在能作的,只有感谢神、顺服神,更加努力地传福音。

 

 

 

晓虹  来自中国大陆,现住美国中西部。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 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