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cclife
到底有没有神?
2016/10/26 17:38:36
读者:9987
■张郁岚
生命与信仰 总第20期 2011年5月
 
——­连载之二
 
三、万物的奇妙证明有神
万物构造的奇妙,真是讲说不尽。如果你到“自然历史博物院”里参观,你会看见各种飞鸟、走兽、昆虫的标本。请你特别注意它们的保护色。
动物:
每当冬天来临,它们会披上一种白色的衣服,配合冬天的雪景,使它们的仇敌难以看见。它们也会模仿某种颜色保护自己。你知日常可见的麻雀为什么背是土色,肚子是白色呢?因为走在地上,人见它的背和土一样;飞在树上,人只见肚子;它又像天空白色,用来保护自己。一种蛾蝶类的毛虫,休息时候,装作树上的一根小枝。蝴蝶反叠双翅,在树上不动的时候,和一片树叶没有分别。有种海鸟,把它一窝鸟蛋,藏在海边乱石堆中,除非有特别训练的眼睛,不容易发现。威风凛凛的老虎,借着皮上黑色垂直的花纹,在热带树林里,使它很难被发现;因为烈日高照,竹叶和野草的影子,刚好造成和老虎皮相象的花纹。还有一种浅黄色的蛾子,它们停在腐烂的银色桦树木上,显出与桦树的朽木有特别相同的颜色。这些虫类,都有一种惊人的本能,会在树皮之上,找着完全和它颜色相同的地方,附在它上面,避免被人看见。一种昆虫名叫木虱,遇见仇敌,它就蜷缩变成小球,滚离危险地带。另外有些昆虫,它们变成某种“苦味果子”的形状,这种苦味果子是飞鸟不喜爱吃的,因此避免了飞鸟的啄食。
一个小小的蜘蛛是天天可见的小虫。它的丝网铺在一个墙角,苍蝇蜻蜒投到网上,拼命挣扎,也逃不脱。结果作了蜘蛛主人的大菜。为什么飞不去呢?因为网是有黏性的。我们要问蜘蛛吃飞虫时,自己为什么不被粘着?原来它的腿上,分泌一种油质,使它不被粘住,所以网中央的丝上,没有黏性。你看蜘蛛的小脑筋能懂这些奥妙吗?在这里不过看出造物者的匠心和智慧罢了!又有一种蜘蛛,体积仅像黄豆大小,却能将蚌壳举到空中,距离地面二十英尺高,在壳内织网,抚育幼虫,以防危险。蚌壳的重量对于微小的蜘蛛,就等于以一个人的力量把十吨钢铁举高到一英哩的空中,是一项非常伟大的工程,非由工程学解决不可。而这个蜘蛛竟能利用科学方法,把它举起。原来蜘蛛先选择一个适当的树枝,作为窝巢的根据地,放出潮丝,系在蚌壳上,再收紧这丝,等它自干。潮丝一干,自然缩短,而蚌壳的这一端,就得稍稍离地。然后再放潮丝,紧系蚌壳的另一端,等它干后,那端也离地而起。这样继续下去,终于能够举起蚌壳到它适当的高度。经营布置,就成为一个稳妥的住所,从事繁殖工作。这种伟大工程,微小蜘蛛为什么竟能这样做,为什么竟能认识物理定律而加以利用呢?
某气象台负责人说,小蜘蛛预报天气的准确度,远超过气象台的预告。他说:“台风没有来之前,蜘蛛必定把蛛网预先收起,只留几根干丝,并且尽力加粗,以防台风。台风一过,又把蛛网布开,万分灵验。气象台虽然测得台风要来,但又可能改变路径而不来,可是蜘蛛每次收网,台风必来无疑。”负责人说:“我远不如蜘蛛预报得准!”他以技术员的智慧和技术,加上精确的仪器,更有各气象台的情报预告,尚且不如蜘蛛的准确,人还有什么可骄傲呢?
再说猫从墙上跳下都是四足落地,依照原理身重脚轻,一定倒冲下来,事实却不是这样。后来经过科学家的研究,当猫跳下时,用电影拍照,然后慢慢放映出来,方才看见当猫跳下时,它的尾巴在空中急速旋转,好比飞机的螺旋桨,趁着劲使身体不致倾斜,所以永不跌倒。这个办法,岂是猫自己设计的呢?动物的智慧明显地说出,必定有位慈善的造物主,赐给它们本能,使它们能保存自己,并且生育繁殖不至于灭种。
你看鲑鱼(又名三文鱼,背蓝灰色,肉淡红)在海里寄居多年之后,还能找到自己所出的河流,逆水行在河边的小支流中,回到它诞生的故乡。它为什么能够准确地回到故土呢?如果把它放到另一支河流,它会立刻知道走错了路,挣扎地逃归本河流去,并且拼命逆流而上,直到找着它的目的地,结束它的旅程,一点不差。
海鳗鲡的生活恰恰相反。它们产自深海却寄居在内陆河沼之内,在成年之后,便从各河各沼,甚至从欧洲横渡几千里的大西洋,一同迁居,向同一目标前进,会集在靠近百慕达(Bermuda)的深海处,它们在那里产卵,并老死在那里。新生的小鳗鲡,虽然被留在一片汪洋里,也没有测量工具,它们却能再回父母原来寄居的地方。不只找到它们父母所经过的海岸,并且一直找到各支河,各湖沼中,因此天下各水,到处都有鳗鱼。它们不会走错路,美洲鳗鱼的儿女仍回美洲,欧洲鳗鱼的儿女仍回欧洲;所以美洲鳗鱼不能在欧洲被擒获,而欧洲的鳗鱼,也不能在美洲海里被擒拿。并且大自然的创造者,特为欧洲鳗鱼,增加成熟期限一两年,用来补上它们长途旅行所失去的时间,以免它们来不及到达目的地,而在途中产卵。你如果不信有神的安排,请问是谁在引导它们的行动呢?
萤火虫的发光是你所安排的吗?还是进化的呢?为什么雌虫没有光呢?你知道一百万个萤火虫的光,可以相当五支烛光的电灯吗?它用这个光在它妻子的前头引路,叫她能在夜间同行。这是你设计的吗?
蚂蚁找路的方法。成群的蚂蚁,出外找食时,常是沿着一条固定的夹道,来往奔跑,运送物资,它们怎么会不走错路呢?怎么会知道哪条是去路,哪条是来路呢?动物学家桑斯博士研究证明,蚂蚁能够分泌一种化学物质,而用这种物质浸染道路,而且来路和去路是用两种不同的分泌物涂染的。你看奇妙不奇妙呢?
小鸟能知方向。我们渡过海洋要用各种地图仪器,还会走错。小鸟怎么能按它的时令季节飞渡大洋,毫不丧失呢?一九三九年,一个青年人贝京养了一些传信鸽子,他因病被送到一百哩外的医院施行手术。一个晚上,他忽然看见窗外一只鸽子扑着翅膀,忙叫护士开窗,让鸽子进来。鸽子扑向贝京,贝京激动地说:“快看它腿上的牌子,我相信它是我的鸽子,一六七号。”护士一看,果然是一六七号。这是神所赐给小动物的生存本能,我们应当敬拜神。
土蜂能战胜螟蛉也是一件有趣的事。因为土蜂产卵之后,不久就必定死去,不能喂养幼子,所以在没有死之前,非预先安排好不可。它先在墙上用土筑一小洞,然后捉一个青虫或是螟蛉放在洞中,在合适的部位上,把螟蛉螫伤,使它昏迷,却不至于死,把它保存起来,像腌肉一样。然后土蜂开始产卵,使它的婴儿孵出之后,便可吃螟蛉的肉,得以存活。它不杀死螟蛉,是因死螟蛉的肉会腐烂,恐怕给它的婴儿致命的伤害。母蜂做了一切的事,就飞到别处,永不再见它的婴儿;因此母蜂必须准确地做完这些工作,然后生子,不然的话土蜂就要在世上绝迹了。这种神秘的技艺,没有办法以适应环境来解释,肯定是天赐的本能。
但是一般人们又以“遗传的记忆”为名,回避这个不可避免的答案。在这里我愿发一个问题:请问第一代始祖,怎么能学会这种技术,学会以后,又怎么能遗传给万代呢?马戏团的狗尽管学会各式把戏,演出令人赞赏,但它所生小狗就没有这种本领,如果不再加刻苦训练,必定仍和普通的狗一样平凡,在这里怎么能见到遗传的记忆呢?不但鸟兽,昆虫,鱼类有这奇妙的本能,就是植物界也是一样。
植物
当你摘豌豆时,可在田里留下一荚,不要摘它,试看怎么变化。这荚豌豆熟了以后,豆荚就要分开来,每边两三个豌豆附着,豆荚在太阳下慢慢晒干,卷缩起来,便将豆子向外弹出,落在相当远的地方,好叫下一季时,这豆有足够的地方慢慢生长。
枫树也是这样:两粒种子生在一张薄膜的两端,保持平衡,等从树上落到地上的时候,就像飞机的推进桨一样,旋转而下,飘离母树相当远的地方降落,在那里得到充分的空地和阳光,准备来年长出树来。
你见过“旅行树”吗?它的叶子很宽,形状像水槽,收集热带的雨水和晚上的露水。叶的底部有一盛水的壶状物,它上面有盖,可盛一两碗水。壶中的水枯竭时,壶盖会垂直地打开,让壶口毫无拦阻地接受雨水。一旦盛满了水,壶盖自动地盖起,以免被日光晒干。你看奇妙不奇妙呢?
朋友!你知道太阳的价值吗?地球一切生物都是靠着太阳的光热维持生命的,据估计太阳每秒钟要消耗四百万吨重的物质,才可以维持放射这么大量的光热。地球每日所受的日光如果折合成电力,以美金价值计算,全世界每天要给太阳付出一六○,○○○,○○○,○○○,○○○美元。
水的神秘
水由两种气体化合而成,没有人不知道氢氧两气化合成水。氧气是帮助物体燃烧的主角,氢气本身很容易着火,可是两者化合成水之后,反成灭火物质。你说奇妙不奇妙?再看水变冰后,坚硬如石,照理应像石头沉在海底。如果冰是下沉的,那么海河的结冻,必定由下至上,水底生物必定消灭无遗。事实上,冰浮水面,水底生物仍能生存。这和一般的物理定律,大为不同。按照一般的物理定律,凡物热就膨胀,冷就收缩。水的温度下降时,先按一般的物理定律渐渐收缩,当它的温度下降到快要结冰时,忽然违反一般的物理定律,反倒膨胀了。如果在显微镜下,观察结冰的过程,最初温度越低,水的体积越缩,像这样紧缩下去,一旦成冰,必往下沉,像石块一样,鱼虾势必全死。但是到这里奇迹发生:当温度减到摄氏四度时,水的紧缩,忽然停止。从四度再降到冰点零度时,非但原有的体积,一律恢复,并且反增大三十分之一。因此冰能浮在水面上,水底生物得以生存。请问这是谁设计的呢?
其它像动物吸取氧气,呼出碳气,植物吸取碳气,放出氧气,不断循环,万物倚靠这些循环而互助生存。鸟以翅膀飞翔,鱼以鱼泡飘浮,蚯蚓没有脚,就以肚子行走,雄雌花蕊,借蜂蝶来相交,有气来传声,有光来照物,这就是媒介传递的途径。同是眼睛,牛马因为需要平视就横而长,兔鼠因为需要向后观看就成为高而突出。同样是胃,虎豹食肉容易消化,它们的胃就狭而小;那些吃谷食的,因为难消化,它们的胃就厚而坚。例如禽鸟类,胃藏砂粒,是为了磨碎杂物,即使吃了玻璃,也不会受到伤害;牛、鹿吃草,就为它们特别预备了四个胃,以供它们反刍倒嚼。这些奇妙安排,是你设计的吗?是偶然碰巧成功的吗?
人体的构造
人体的构造更是奇妙现在我们要观察人体的组织。我们真想不到在我们自己的身上,有那样复杂而又划一的动作!头脑是指挥总部的办公处,里面又分成许多小部分,各有各的工作。由总部引出一根粗大的电线—脊髓,由这条线发出无数的支线,分布成电话网—神经系统,来传达总部的命令。此外还有两架电话收音机—耳朵,来收取外界的消息;两架高度自动连续拍摄的摄影机—眼目,来拍照外界的影象。在这百忙的动作中,还设有两座化学试验处:嗅官和味官;一个功能奇特的榨压和吸收器—心脏;一个自动滤清器—肾脏;一个生热器—消化器,常保持着三十七度的温度。人的喉咙构造好像一个风琴;骨胳和筋肉的作用好像吊桥一样。
我们的心脏日夜自动跳动,如果由我自己管理,忽然忘记使它跳动,怎么得了。现在我问:是谁建造管理这部机器呢?
就拿人的耳朵来说:它像一架小型的琴,耳朵的外壳就是一个收音喇叭,外耳壳上的凹凸不平专为收听各方面来的声音,里面有六千条弦丝,最长的半公分,最短的只有二十分之一公分。每一条都绷得恰到好处,可以听到四十个音阶。此外还有一万八千个特种细胞,长满了三十万根细丝,形成听觉神经。像钢琴上的琴键,可把外来的声音重奏一遍。这是多么奇妙的工程!
骨有软硬不同。人体内没有比骨头更简单的东西了,只要把骨头研究一下,你就不能不信有神了。第一,骨有软硬的分别。耳鼻必须是软骨,因为太薄,如果是硬骨,一碰就碎,各人耳鼻势必残缺不全了。反之四肢的骨必须是硬骨,如果是软骨,势必站立不住,不能走路吃饭了。第二,骨有包肉不包肉的分别。身体各部骨头没有不包在肉内的,唯独牙齿指甲反而露在肉外,如果牙齿也是包在肉内,吃饭嚼肉必把自己的肉吃下肚子。指甲如果包肉,你看怎么抓痒呢?当软就软,当硬就硬,当包就包,不当包就不包。你看奇妙不奇妙?其余头骨是箱,胸骨是条,脊背骨是链,腿骨是管,各有专一用途。而且各骨中空,支力和实心相等,便可减轻骨的重量,又可通过神经系统,像电线护管一样。这种奇妙的设计,是你计划的吗?是进化的吗?是碰巧的吗?还是有位超自然的主宰创造的呢?
只要看看自己身上的毛发,就可证明有神。毛发有长短里外的分别。先看你的眉毛,长了几十年,只长四、五分,就不再长。但是头发可以长到四、五尺,一直往下长。如果眉毛也长四、五尺,岂不把眼、把口一齐遮盖了吗?该短就短,该长就长,你看奇妙不奇妙?
再看毛有里外的分别。耳毛长在内耳,以防小虫飞入;如果长在耳外,就不合用。鼻毛长在鼻内,用来滤沙灰;如果长在鼻子外面,或长在鼻尖之上,势必把沙灰吸人肺中,性命危险。胡须也是毛的一种,如果长在口的里面,势必被牙嚼碎,吃下肚子,如同吃草一样。眼睫毛若是长在眼皮里面,也像鼻毛长在鼻内,势必终日流泪不止,并将双眼刺瞎。你看,有的毛必须长在里面,就长在里面;有的毛必须长在外面,也就长在外面,正合适用。你看奇妙不奇妙?
毛的倒顺也有讲究。人身各处的毛,都往下长。唯独气管内的细毛,反而向上倒长。因为吐痰咳嗽时,细毛可以托着黏痰,不至滑人肺中,越咳,痰越上升,至终从口吐出。如果是气管细毛,往下倒长,黏痰只能下降,不能上升,黏痰日久堵塞气管,妨碍呼吸,起初变为气喘,至终噎死。美国有位医生,他对神的存在,原是半信半疑。一天解剖病人呼吸气管,看见气管四壁生了许多细小软毛,而且每根软毛都向上长。按照人身各处的毛都向下长,而唯独这里向上长。这位医生就看出一个问题,如果这里的毛也像其他地方的毛,都往下长,就使黏痰没法咳出,越咳反越下去,只要几口,便把气管塞住,人必噎死。感谢神!他在这里为人预备了倒毛,使它遇痰发痒,因痒而咳。又因为毛是倒生,痰只能往上咳出,不能往下走动。这位医生,看见这个启示,他便相信有神了。各毛应该顺长就顺长,应该倒长就倒长。你看奇妙不奇妙?再看眉毛,方向又是与众不同,既不往下垂长,又不往上倒长,左眉向左边长,右眉向右边长,造成两具防浪堤,挡住额上流下的汗水,把它引到两边流下,不至进入眼中。如果向上,或是向下生长,都没有防汗功效,你看奇妙不奇妙?请看胡须的奇妙古今中外,男人都长胡须,女人没有长胡须的,不像猫、狗、兔、鼠,一出母腹,雌雄都长胡子。而且男女幼小时,一点不长胡须,到了二十岁后,特别显明出来。这是因为神要男女分别,不喜爱混乱。但当幼小的时候,不须要特别分明男性、女性,所以一律都不长胡须。到了发育完全,势必明显分别,以阻流弊。你看奇妙不奇妙?
请问各位,这些事实是你设计的吗?是你没有出母腹之前,就预先如此安排的吗?还是碰巧而有的呢?是自然的呢?是进化的呢?岂能没有一位设计者,一位创造者吗?
鼻子的设计也很奇妙。单以人体的一个鼻子来说,鼻子每分钟吸气十七次,昼夜二十四小时,共计吸气二万四千四百八十次,如果以每次呼吸空气500cc计算,那么每天每人所需空气大约有一万二千二百四十公升之多!每次吸人的空气,温度必须快速调节,湿度也必须调整,空气中的尘土也更需要滤净。所以一个鼻子,除了嗅觉的功用之外,还有三大机器的功能:温度调节器,湿度匀衡机和消尘灭菌机。我想,请一位世界最好的权威工程师,设计这个鼻子,具备三大机器的功能,它的重量,不到一百磅至少也要五十磅,你如果挂着这么大的科学鼻子,岂不太累赘吗?行走在人前岂不成了大笑话吗?
心血奇闻。我们知道地球赤道的周径共有四万公里之长,但是人身的毛细血管统统连接起来,比它还长两倍半。喜马拉雅山的珠穆朗玛峰(Everest)号称天下第一峰,但是人体的红血球统统堆起来,却比它高五千倍。人的心脏,虽然只有拳头一样的大小,但每人要在二十四小时内,经心脏处理的血液,有十一吨又一百二十八公斤之多,如果用马力计算,需要一百四十匹马力,才能达成。
你看火车的推进轴,是用合金钢煅成,很快就磨耗不能再用。然而你看人的臂肘,一天到晚的动作,几十年毫不损坏。再说四肢各体,都是长久劳动就疲乏,必须休息。为什么肺的呼吸,心脏的跳动,血液的运行,独独违反定律,始终不息,久穷不倦呢?其他如头是圆的,脚趾是方的;腿是长的,脖颈是短的;母乳是甜的,胆汁是苦的;胃液是酸的,汗水是咸的,等等,没有一样不是正合需要。耳目口鼻没有一样不在适当位置。如果说偶然凑巧,为什么眉毛不长在眼下呢?鼻孔不朝天生长呢?耳朵为什么不长在手心呢?脚趾为什么不长在头上呢?人造的东西,你可以改良增减,唯独神造的物你不能改良,也不能增减。
眼睛更加奇妙。人的眼睛好比一架天然的照相机,眼眶和眼球的六条筋好像照相机的三角架,把眼球固定在眼眶内,眼皮好像照相机的启闭叶,瞳孔和虹彩好像照相机的光圈和光线调节器,水晶体好像照相机的镜头,网膜神经壁好像照相机的底片。人造的照相机要用人工配合光线,和用人工配合距离,神赐给我们的眼睛却能自动调整距离,自动调整光度,而且每一秒钟可以随时拍到清晰的照片十六张。眼睛除拍照外,还能自动洗片,自动显影,自动晒片。神供给我们无限无量的五彩底片,可以日夜免费自用。双眼除照相片还有通信作用。它能够把所看见的东西立刻通知脑子,脑子立刻加以欣赏,或者加以拒绝。同时在我们身体里面,不知在什么地方又保存着一大本相片记念册,他把我们所看见的景色人物都能珍藏起来,让我们随时可以拿来回味。它可以使我们想起数十年前婚礼喜乐的情景,好像就在眼前一样。请看神的创造,是多么智慧奇妙。
试想改换肢体位置。我曾觉得鼻子长在前面不大方便,不如长在头顶,好像烟囱,出气入气都可自由。转而一想,如果路遇大雨,怎么得了。冬夏如果戴帽,盖住鼻子,不能透气,岂不闷死了吗?腐臭鱼肉在没有入口以前,先经鼻子一闻,再送到口里。如果鼻子在头顶,势必先要把菜举到头顶,叫鼻子闻过气味好坏才放入口,岂不太麻烦吗?又有一次觉得两眼都在前面,未免浪费,后面如果有人打我,毫不知道,这样岂不太笨?不如一前一后,两面都顾到才算智慧。后来一想,如果夜晚睡觉,必有一眼压在头下,垫在枕上,岂不痛死我吗!又想眉毛长在眼上,好像没有必要,不如长在食指之上,可以当做牙刷,比较合用。后来一想,如果在夏天流汗,而没有眉毛挡着,盐质汗水流到眼中,怎么得了。想来想去,还是神的设计高妙!
我们看见桌子,就知道有一个造桌子的木匠。看见一座房子,便知道先有工程师设计,然后运用材料建筑起来。我们知道只有瓦、木、砖、灰、泥土,堆在一处,不能自成一座房子,更不能分卧室、饭厅、客厅、浴室、厨房等等。这些必有工程师设计。我们看到万物的奇妙,难道能说没有一位造物者—神——吗?正像圣经所说:“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借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罗马书一章二十节)硠硠的岩石里,包含着圣经的教训,细细的流水中,暗示了神的话语。朋友,万物都在向你招手说:“来吧!让我们一同赞美歌颂那位创造者吧!”朋友,请你祷告说:“神啊!求你可怜我这个无知的瞎眼的罪人!”
人的艺术品和神的创造
你曾用放大镜看过人的艺术品吗?你会看到一张名画只是一些粗劣的斑点和黑块;一具雕刻,既不整齐,又不光滑;如果看剑的利锋,好像和锯齿一样,人的艺术品不过这样罢了。如果用最高度的显微镜去看神的作品,树叶花草动物的任何组织和器官,你就会看到它们是多么的精美,找不出一点毛病。一只黄蜂的钩放在显微镜下来看,像玻璃一样光滑;有些微小的贝壳,像针尖那么小,夹在海底泥沙之中,你如果把它放在显微镜下观看,你会惊奇:它像画着五彩艺术图案的美丽花瓶一样。比针尖还小的贝壳,神却用他的巧工装饰它们。神更为着自己造出亿万颗金光灿烂的星辰,悬绕在伟大奥妙的宇宙之中,以显示他的艺术大能。为什么你不信呢?
(本文转载自《认识真理》一书,台湾福音书房出版,作者张郁岚弟兄。蒙允转载,特此致谢)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