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锁链的故事(二)
——时间与启示》之二
2015/5/28 15:40:50
读者:3403
■木公
生命季刊 总第6期 1998年6月

 
 

 

 

约瑟在下埃及的骆驼上,不住地回望父亲的家园。他真想穿过命运与记忆的缝隙,再看一眼父亲,看一看父亲脸上的忧伤与微笑;他想把驼蹄声和米甸商人的说笑声从耳朵中清理出来,再听一听父亲扯得悠长的歌谣……但这一切似乎都不可能了。在父亲翅膀下生活过的十七年自由的日子已经结束,他就要被卖到埃及为奴。一想到埃及这个神秘的名字,他的心就开始收紧。这个名字使他联想到一条困绑奴隶的锁链;而他,似乎已经被这条锁链困得死死的。

 

埃及河的水声使骆驼们加快了步伐。约瑟的眼睛完全被泪水遮盖住了……

 

当约瑟第一次感受到将被困锁的恐惧时,人类实际上已经被一条无形的锁链困锁了很久,并将继续被困锁很久,只是人类从来没有去认真研究锁链的历史,以及自己与锁链的关系罢了。

 

锁链的历史是罪恶的历史。

 

约瑟和要把约瑟卖到埃及为奴的米甸商人,还要走一段日子才能到达目的地。我们不妨用这段时间,来看一看人类自己是怎样走进被锁链所困绑的历史的。

 

 

 

人类历史的开头,记载在圣经中。

 

起初,神创造天地。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

 

神说:“要有光。”

 

神说:“诸水之间要有空气。”

 

神说:“天下的水要聚在一处。”

 

神说:“地要发生青草和结种子的菜蔬,并结果子的树木,各从其类。”

 

神说:“天上要有光体。”

 

神说:“水要多多滋生有生命的物,要有雀鸟飞在天空。”

 

神说:“地要生出活物来,各从其类。”

 

神说“要有”,于是就有了光,有了天空,有了地和海,有了青草与菜蔬,有了光体与众星,有了飞鸟与游鱼,有了牲畜与昆虫……

 

于是有了时间与空间。

 

上帝必须创造出另外一种造物,才能为以上所造的万物注入意义。

 

那就是人。

 

神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像,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

 

耶和华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名叫亚当。神照着自己的形像造人,照着他的形像造男造女。神就赐福给他们,又对他们说:“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也要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和地上各样行动的活物。”神说:“看哪,我将遍地上一切结种子的菜蔬,和一切树上所结有核的果子,全赐给你们作食物。至于地上的走兽,和空中的飞鸟,并各样爬在地上有生命的物,我将青草赐给他们作食物。”

 

事就这样成了。神看一切所造的都甚好。

 

神在东方的伊甸立了一个园子,把他所造的人安置在那里。园子当中又有生命树和分别善恶的树。有河从伊甸流出来,从那里分为四道。第一道名叫比逊,就是环绕哈腓拉全地的;在那里有金子,并且那地的金子是好的;在那里又有珍珠和红玛瑙。第二道河名叫基训,就是环绕古实全地的。第三道河名叫希底结,流在亚述的东边。第四道河就是伯拉大河。

 

那是一个纯粹的园子。亚当在这个纯粹的园子中工作——他的工作就是享受和维持这个园子的纯粹与美丽。

 

那是一种现代人无法想象的纯粹与美丽。雨水除了滋润青草与菜蔬,还把各种树上的果子涂抹得水晶般鲜亮。阳光在雨林的另一侧照耀,将彩虹构筑在园形的天空上。而园中的空气,一旦现代人知道的它的清新程度,是愿意用呼吸污浊的一生,去换取那瞬间之甜美的。

 

然而在时间的某一时刻,人类始祖亚当却在对着园中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发呆。因为他听见神说:“园中各样树上的果子,你可以随意吃;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

 

“你吃的日子必定死?……”亚当的好奇心被这个“死”激发起来,因为在他的全部智慧里,唯独还没有对“死”的知识。是的,一切都是生……是生命,是美丽;是柔风搓动的林子,是晶莹悦目的果子;是舒缓而清澈的河流,是岸边闪烁的金子珍珠红玛瑙;是鸟的欢唱,是动物的跃动;是耶和华神在园中走动的踪影,是亚当看见神时如子见父似的惊喜与欢欣……

 

那么,甚么是“死”呢?亚当想。

 

 

 

当亚当的智慧,多得足以为所有的走兽与飞鸟命名,而对“死”却一无所知时,另有一只耳朵倒比亚当更明白地听见了耶和华的声音。它知道甚么是“死”,因为那是它的归宿。这只耳朵是撒但的耳朵。它开始盘算着怎样掀起一场更大的反叛。

 

“地狱是孤独的……”撒但想。

 

于是它阴森的目光落到亚当和亚当的女人夏娃身上。这夏娃是耶和华神使亚当沉睡时,从他身上取出一根肋骨造成的。亚当称她为“女人”,因为她是他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女人帮男人管理园子。二人赤身露体,并不羞耻,反倒显得和园子一样的纯粹与美丽。

 

二人在园中劳作与采摘,总是绕过那棵分别善恶的树。实际上他们连甚么是善恶也还弄不明白,但那树上枝叶婆娑间的果子,却亮丽得让他们怦然心动。

 

撒但想,时候到了。

 

“神岂是真说,不许你们吃园中所有树上的果子吗?”一个声音从女人的背后传过来。

 

女人吃惊地回过头,看见一条蛇盘在树上,正用洞穴般幽暗的眼睛看着她,便问:

 

“刚才说话的是你吗?”

 

蛇点了点头。就听见女人说:

 

“园中树上的果子我们可以吃,惟有园当中那棵树上的果子,神曾说:你们不可吃,也不可摸,免得你们死。”

 

蛇的目光变得温柔而迷人,然后说:

 

“你们不一定死。神不让你们吃这果子,是因为他知道,你们吃的日子眼睛就亮了,便和神一样能知道善恶。”

 

说完,它把眼睛转向那树上的果子,作出一付自己忍不住要吃的样子;然后又用鼓励的目光看着女人。

 

女人和男人对视了片刻。

 

亚当因心里仍存着一个关于“死”的疑问,并不敢就去摘那树上的果子。但他不打算制止女人,他想在女人吃了果子后,看看“死”是怎么回事。

 

于是,女人见那棵树的果子好作食物,也悦人的眼目,且是可喜爱的,能使人有智慧,就摘下果子来吃了。

 

亚当看见自己的女人将一颗果子吃下去以后,眼睛比先前更明亮了,就伸手去接女人递给他的果子,且把它吃下去了。

 

撒但见事情成了,就发出一丝低沉而古怪的笑声。亚当和他的女人都没有听到这笑声。他们正忙着去采摘无花果树的叶子,为自己编作裙子;因为他们发现自己原是赤身露体的。

 

人类啊!终于因悖逆而吃,因吃而眼睛明亮,因明亮而看见肉体的世界,因看见肉体的世界而生出无休无止贪欲和诡诈……堕落完成了。人类从纯粹与美丽中落入污浊与丑恶。于是,上帝的声音开始使人类感到惊恐……

 

 

 

天起了凉风,耶和华神在园中行走。那人和他妻子听见神的声音,就藏入园中的树林,躲避神。

 

“你在哪里?”神呼唤那人。

 

“我在园中听见你的声音,我就害怕;因为我赤身露体,我便藏了。”

 

“谁告诉你,你是赤身露体的呢?莫非你吃了我吩咐你不可吃的那树上的果子吗?”

 

“你所赐给我、与我同居的女人,他把那树上的果子给我,我就吃了。”

 

女人听了丈夫的话,神色就变得格外慌乱,她想,“岂是我自己要吃的呢?”于是指着那盘绕在树上的诱惑者,委曲地说:

 

“那蛇引诱我,我就吃了。”

 

在男人、女人和诱惑者中间,惟有那诱惑者知道,神审判他们的时候到了。

 

果然,他们听见神对蛇说:

 

  “你既作了这事,就必受咒诅,比一切的牲畜野兽更甚;你必用肚子行走,终身吃土……”

 

撒但听到神只是对它所取之蛇的形体下了判决,正想松口气,没料到神又说:

 

  “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为仇,你的后裔和女人的后裔也彼此为仇。女人的后裔要伤你的头,你要伤他的脚跟。”

 

这最后一句话叫撒但备感惊恐。

 

“女人的后裔?”它咀嚼着这几个字,身体开始不住地颤抖。它的目光由绝望转为忿怒,恨不得用它巨大的尾巴在天地之间搅动起一场风暴,以宣泄它的怒气。但耶和华神威严的目光,使它畏缩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若干年后,它用一种比引诱亚当夏娃更诡诈的办法,去试探那“女人的后裔”。因为它知道惟有把“女人的后裔”同样地引入堕落,它才不至于被“伤着头”。这引诱当然没有成功也不可能成功。但自此之后,它便下决心去伤他的脚跟了——它的这个目的后来的确达到了,地点是在加略山头。

 

那下体遮盖着无花果树叶的男人和女人,猜想“死”也许就要临到他们了。那必定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因为神曾说“你吃的日子就必死”。两人不由自主地抖动着身体,身上的树叶被一片片抖下来。

 

他们听见神对女人说:

 

“我必多多加增你怀胎的苦楚,你生产儿女必多受苦楚。你必恋慕你丈夫,你丈夫必管辖你。”

 

接着,神又对男人说:

 

“你既听从妻子的话,吃了我所吩咐你不可吃的那树上的果子,地必为你的缘故受咒诅;你必终身劳苦,才能从地里得吃的。地必给你长出荆棘和蒺藜来……你必汗流满面才得糊口,直到你归了土,因为你是从土而出的;你本是尘土,仍要归于尘土。”

 

神的声音刚落,一只羔羊由林间踱出来,从男人女人并耶和华神的身旁,走向近处的溪流……但羔羊突然如同遭击打似地哀鸣了一声,晃动着身子向前挪了几步,就到在草地上。亚当和夏娃看见有血从羔羊体内流出来,把绿草染成嫣红……男人和女人被眼前的情形吓呆了。当他们看见羔羊慢慢闭上两只纯净的眼睛时,突然明白了“死”的意思。

 

此刻,他们意识到自己正站在“死”和上帝之间,等待着同样的命运临到他们。他们看见神威严的目光里开始浮现出无尽的忧伤,男人和女人的眼睛也开始有泪水涌动。他们为自己编织的树叶衣裙早已枯萎脱落,在神面前又归于赤裸。于是,神用那羔羊的皮子为他们作成衣服,就离他们而去了。

 

男人和女人第一次感到了孤独。耶和华神在园中行走的声音,乃至神呼唤“你在哪里”的声音,都似乎不复再有。他们突然想到另一棵同善恶树并立的生命树。举目望去,发现树和树上果子已经遥不可及。男人拉着女人的手,要离开他们所站立之处,脚下的土地却刹那间长出了荆棘与蒺藜。

 

当亚当用石片艰难地砍出一条道路时,夜幕降临了。

 

 

 

木公  来自大陆,现全时间服事。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 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