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两个罪人的爱情
2016/8/2 12:44:49
读者:7324
■李约伯/马丽

生命季刊 第59期 2011年9月

 

 

马丽﹕

 

因为父母的婚姻不幸,我信主前觉得婚姻是一片没有人可以走出来的沼泽地,很悲观、“恐婚”。但矛盾的是,我同时又对爱情非常理想主义,觉得爱情应该是最纯净的。直到在美国读博士的第二年,我才开始谈恋爱,但心里对父亲的不饶恕,让我不能建立一个正常的交往关系,经历了几次短暂的感情上的痛苦。一段时间的挣扎之后,上帝让我看到自己是个有限的罪人,但他是创造并救赎我的天父。一信主,我就非常愿意把生命的主权交给他,因为我们的呼吸存留本来就在他手中。之后神很奇妙地开始医治我里面对婚姻的恐惧。

首先,他让我知道婚姻的意义始于上帝,如果离开了这个活水的泉源,两个罪人的爱情再炽烈也会渐渐枯干。在一个离婚率高过结婚率的时代,人的誓言可以用什么做根基呢?其次,他让我操练在祷告中,把婚姻这个人一生最大的决定的选择权交给全知的上帝。如果耶稣是我决心委身跟随的主,那他也必定是我婚姻的主。

我和约伯在相遇之前,都各自在恋爱的路上吃了一些苦头,都是神在管教我们,要我们知道,只有他的安排才是最好的。当神把我们带到彼此面前的时候,再回头看,才惊叹他的奇妙和耐心管教,过去一些当时好像过不去的坎儿,后来都成了祝福。我们是在2007年底去香港参加福音大会的火车上(上海到九龙)认识的。当时的我正回国做调研,就和几个姐妹去参加大会。我心里虽然知道,如果神愿意,他可以任何时候,给我“空降”一个弟兄,但却也没有想到,神让我在这样一个不经意的场合遇见我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人。当时我们没有太多交流,只留了彼此的联系方式。

在那同时,我经历了一次深刻的管教。简单说就是出现了另外一个弟兄,自称是全职服事的,但后来发现他的信仰走到了异端里面。总之那一次让我真实看见自己灵里面的破口—就是不知不觉把婚姻当作偶像,灵里的不警惕使得我没有躲避试探。这件事是个转折点,让我在神面前认罪,再次把“选择权”交给了神,承认自己的“眼光”或感觉原来是非常不可靠。我当时的祷告是,求主下一次一定不要再让我遇到同样的试探。

当我心里有了这样一个变化之后,神让我听到看到好几个在婚恋上寻求神旨意的见证。有一对弟兄姐妹在团契一同服事很久才有了好感,姐妹对神默默地求一句话作为印证,让那个弟兄对他说出一句经文,就是﹕“你是我的骨中骨,你是我的肉中肉。”而后来事情果然也这样成就了。我听了以后很感动,也向神祷告说,我也希望有这句话的印证,好让我知道是明显出于你,而不是自己的私意。

那时,我和约伯刚恢复了联系,交流仅限于一些学术话题。发现他读了很多的书,而且兴趣方向和我很接近。再有一次偶尔聊起来,发现我们在成长背景、对信仰的委身上,也有很多相同的观点。我在为周围的人代祷的时候,也都会记得为他祷告,求神恩待这个当时还处在失恋的阴影中的弟兄,为他预备一个好伴侣。因为我比他大几岁的缘故,也没有多想与他交往的可能性。但必须要承认的是,在一次和很多朋友聚集吃饭将离席时,我旁观他与一位朋友谈到信仰的时候,坦然承认自己是个“罪人”。这一幕让我觉得这个弟兄的可贵,他不但有和人分享重生之道的热心,也显出对神真实的敬畏。

2008年2月13号即情人节前的晚上,约伯弟兄做了一件不寻常的事,他的博客上出现了一篇题目叫“致我的姊妹”的文章,是写给他还未谋面的主里姊妹的。我在读的时候,发现原来他不是我印象中腼腆羞赧的样子,他对感情是很诚挚执着的。但说实话,基于我那时对他的有限的认识,我也觉得一般人不会写这封没有收件人的情书,他的这个举动多少有些怪怪的。而当我读到文章最后一句的时候,那句正是我祷告求神印证的经文,我突然心里一惊,马上就跪下来祷告,还求神拿去我里面不属他的意思。为了不给自己心理暗示,他的那篇博客,我直到我们关系明确之后,才敢再读第二遍。以下摘抄李约伯弟兄的博文﹕

 

致我的姊妹via约伯记 2/13/08

亲爱的姊妹﹕

在寒夜里突然想到明天就是情人节,有种不可言说的感动想要给你写这封信,也许我至今都没有见过你的面,也许你一直就在我身边,但是真很想把这封信写出来,告诉这个世界我的幸福。世上的幸福总是很短暂,甚至有时我们都感受不到,脉脉的,像流水,又像春天的风轻轻地抚过你的脸庞,只是感到很温暖。记得,我很喜欢用“记得”两个字开头,好像自己一直是个回忆过去的老人,好像经历了很多的沧桑,今夜突然想起要给你写信,不知道你在这个夜晚是否也是在静静地思想,心里平静如水。

突然想起圣经上的那句话,“我在苹果树下叫醒你,你母亲在那里为你劬劳;生养你的在那里为你劬劳。求你将我放在心上如印记,带在你臂上如戳记,因为爱情如死之坚强,嫉恨如阴间之残忍;所发的电光,是火焰的电光,是耶和华的烈焰。爱情,众水不能息灭,大水也不能淹没;若有人拿家中所有的财宝要换爱情,就全被藐视。”想想人世间的故事,好像只是多了很多的童话,这些童话没有结尾,也许那个带公主回家的王子从来没有找到回家的路。

好像有好多好多的话要讲给你听,又想两个人在一起的时日一定是永恒的,等你到了再也听不见声音的时候,我们也可以拿着这些信,用心和心交流。

也许我讲话是有时结结巴巴,就把想说的写给你,告诉你我的幸福。

我不是讲童话,只是想讲一讲这世上的爱,童话没有结尾,但这世上的爱却是永恒的。

有两个人,男人曾经从纳粹的集中营里逃出,在匈牙利当上了大学讲师。当时二战后匈牙利属于苏联的领域,他因为写了一篇批判马克思的论文而受到批判,两个人一直流亡,后来辗转到了澳大利亚。男人晚上上夜校,白天干苦力,每次干不到一天就被辞退。女人慢慢有了自己的事业,可是两个人一直相濡以沫,男人36岁去了美国读书,他就是Harsanyi。很喜欢他们的故事,彼此穿越生命的沼泽。并不再于Harsanyi后来做了那么了不起的贡献,而是两个为自由、爱能彼此相守的人。

世界上许多的爱没有那么轰轰烈烈,而是一种默默的付出,没有什么高言大志。一直很喜欢杨小凯,觉得他的生命一直激励着我。他的回忆里,还有他妻子在他去世后的回忆中,只是简简单单的叙述,但是却有着很深的爱。每每看到时就会感动……殷海光先生临终前说,我觉得很是对不起我的太太,她是很好家庭出身的,她的身世和相貌,大可不必和我这样一个人在一起。我经历穷困,有时连买菜的钱都没有,我的脾气又大,十几年来经历这么多艰险,受过那么多人的攻击构陷,她受尽委屈,但无半点怨言。那时读到这里常常叹息。

想想自己为什么能愿意认识上帝,愿意接受他的爱。记得刚刚上大学二年级,坐火车回家时,心里很想读一读圣经,可是四处没有买到,只买到一本圣经故事。在火车上自己身边的一个老太太送给我一本圣经,只是觉得她很慈祥。在火车上聊天时,她告诉我她的经历,少年时的坎坷,青年时的不易,到中年时唯一依靠的丈夫竟有外遇抛弃了她,那时她说她甚至都想杀了自己曾经的丈夫。可是她感谢上帝,在她最绝望的时候,告诉她世界上任何的情爱若没有上帝的大爱,就是短暂的,甚至暗藏着伤害与罪。那时我很惊讶她的平静和乐观,这是我生命中第一次知道有种爱是可以超过这世上的一切,是永恒的。现在想想,只有我们自己经历了那种爱,才能明白。

也曾经经历过世上的引诱,曾经有过初恋的美好,也有被伤害的苦毒,被背叛时的孤独。只有明白那在客西马尼园中默默的祷告,是为你我钉死在十字架上的大爱时,才知道我们这个时代的爱是多么的脆弱不堪。真的现在自己都不好意思再说曾经分手是因为自己不愿意放弃自己的信仰,人真的有这么高尚吗?如果不是在受到伤害和背叛时的祷告,受到那极大的爱、安慰和怜悯,我们真的能不离弃那至真至美的爱吗?

常常有人告诉我说,太书生气,不圆滑,理想主义。但我知道,上帝总有他的美意。很想知道现在的时候,当我默默想起你的时候,你在做什么,是在幸福的微笑吗?在这个世界上,人们离爱已经越来越远,只是一味地想要得到。我有时也常常是这样,有时自己软弱得真的怕自己跌倒,圣经上说﹕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好,因为二人劳碌同得美好的果效。希望真的有一天自己的生命能够成熟,不是这个世界上所谓的圆滑,而是真的懂得付出、舍己,知道我们彼此需要默默的等待。

有时想到能和一个和自己默契、心灵相通的姊妹在一起,和你在一起,是何等幸福的一件事情啊。如羚羊或小鹿在香草山上,是何等的幸福。

可是,有时自己也会想,如果我们彼此之间的爱不能传递给更多的人,只是我们两个人的爱,大概这种爱也会很快的枯竭。如果我说我爱你,却对这世上的苦难,对周围行乞的弱者,对在寒夜中挣扎的人,视而不见时,我想也许我依旧是爱的自己。希望我们能彼此分享对方那特殊的爱。但是我们不是自私的,爱永远不是靠占有获得,而是靠给予。也许我们曾经受到过伤害,但是我相信上帝让我们彼此在一起承担,就是让我们把两个人的幸福传递给更多的人。

晚上突然想起你,甚至不知道你的容貌,但我知道,你总是最美的。像沙仑的玫瑰,像美丽的鸽子。

希望我们自由,也希望彼此知道,我们之间的爱是那么的宝贵,但是世上还有更美好的爱能把我们的心和灵魂相联。也许一切都会老去,也许我们或贫穷或富裕,希望不要羞辱他的名;也许生活中有很多摩擦,希望彼此学会谦卑。

也许明天依旧有玫瑰送到你手中,但我知道,我们有更美的约,当你老的时候我们依旧相守,走完一条充满荆棘却通向自由和荣耀的路。默默地为彼此等待,想起好久以前的诗﹕

当你老了头白了睡思昏沉

炉火旁打盹请取下这部诗歌

慢慢读回想你过去眼神的柔和

回想它们昔日浓重的阴影

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

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

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

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

垂下头来在红光闪耀的炉子旁

凄然地轻轻诉说那爱情的消逝

在头顶的山上它缓缓踱着步子

在一群星星中间隐藏着脸庞

祝你像我一样感受到那爱,彼此相守那恒久忍耐的爱,并且知道还有许多在苦难中的人们,也为他们默默的相守。突然也想到在十二月党人被流放时,那些贵族妇人毅然地追随他们的丈夫的感动。也许现在依旧是冰天雪地,但是只是感到温暖。默默为对方持守,等待﹕你就是我的骨中骨,肉中肉。(博文完)

此后,约伯完全遵照教会对弟兄的教导﹕即在群体中观察接触,不能擅自单独约会。我们就在很多人的簇拥下有了更多的接触的机会,学术场合或聚会场合。约伯很积极地把他的各界朋友、老师都介绍给我认识。后来很多朋友都笑我们这种约会方式,约伯却说自己期望的爱情不只是两个人的,因为那样会越来越狭隘,他希望爱是可以传递出去的。回头看觉得很为他这样做感恩,这样也是对姐妹的情感的一种保护。

过了一段时间,我们的关系还没有明朗,约伯的好朋友开始询问我怎么看与他的可能性,我只是说需要祷告,并为了解神的心意,祷告了三个月。神很怜悯我,乐意几次显明他的意思。当约伯和我心意相通的时候,都非常感恩,明白是神的手清楚带领我们到一起。第一次约会的时候,约伯就提出要和我结婚,他很清楚我是神为他预备的。我还记得这之后有天早上,我灵修时读到一节经文﹕“你们中间作父亲的,谁有儿子求饼,反给他石头呢?求鱼,反拿蛇当鱼给他呢?”我为天父在我身上显明的慈爱,感到极其羞愧和感恩﹕一是向神悔改,说我之前并没有从心里相信他在婚姻上会给我开路,曾经有过很多不信,很多次抱怨。二是感恩,真实经历到“以前我风闻有你,今日我亲眼见你。”那个早晨是我信心的一块里程碑,真实地体会神作为慈父的心肠,我对自己说,这块碑是要记住﹕不能再怀疑上帝是否爱你。“神既不爱惜自己的儿子为我们众人舍了,岂不也把万物和他一同白白地赐给我们吗?”

那天早上的感动,到现在也一直还在。有时在我们的关系出现摩擦时,神就让我想起那天,是他的手把我们带到一起。我们在很多方面非常相投﹕信仰、价值观、志向、兴趣。我那时想到一句话﹕“就像是用一块泥巴捏出来的。”约伯一开始也对我说,希望能够彼此提醒,神有多爱我们。而且他很郑重地说,不能把两个人的爱情当作上帝,要把上帝当上帝。

我和约伯从第一天开始谈恋爱就是把结婚当作目标的,也更是把结婚的时间放在神的手里。因为有这样的祷告,当一年多后约伯父母提出反对时,虽然痛苦了一阵子,但知道是出于神,他让这样的困难出现,一定有让我们学习的功课。神也一直在我们恋爱的过程中管教。相处中才真的认识到为什么爱必须首先是能“恒久忍耐”。两个罪人的爱情,是跌跌撞撞走过来的,有过炽烈的相许、痛苦的伤害和真实的饶恕。这一切,都指向那唯一一位有赦罪之恩和复活之能的主。

 

李约伯:

 

人生最重要的事情有﹕生,死,婚姻,因为只有这三件切实关乎我们的生命,也是对于一切信心和人生哲学的试金石。我们尽管有不同的生死观,却没有人能够把握自己的生与死,唯一看似可以把握的爱情婚姻却又需要信心去接受未来的不确定。所以有房有车远远比这个人让我们更有安全感。爱情如果是随机事件,那么就没有永恒。

作家沈从文写过“我一辈子走过许多地方的路,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这个世界上有太多不幸的婚姻,所以我们才会更渴望那爱情的甜蜜,从海枯石烂到天长地久。如果没有永恒,我们也期待那种爱的感觉比我们的生命更为长久。可惜我们长大后发现童话中的公主和王子原来还会长成那位懦弱的国王和狠心的继母,为什么呢?哪一国的城可以大过思念?哪一个思念不会被现实轻易击碎呢?如果爱情不是随机,就像基督徒相信这世界的每一件事如果不是上帝的许可,不可能发生时,给我们是怎样的一种震撼呢?

因为在迦拿的婚宴主人的酒不够,耶稣所行的第一个神迹是水变成美酒。赴宴的人问主人说,人家都是把上好的酒先拿出来,而你们怎么后面的酒更好呢?为什么世间那么多的婚宴在热闹之后就成了那爱情落幕的开始呢?

我很感恩的是,马丽从出生到现在的一切,无论是困难还是祝福都不是白白的,都有上帝的祝福,就如同我的经历一样,为要我们得着基督。无论我们是分离还是相聚,我们灵魂的距离比我们身体的距离要近很多。相处两年多来,我知道姊妹的善良及很多的优点,也知道她很多的缺点。我们在彼此相识之前有着那么多的相同,也有着同样多的不同。走过这两年多不容易的路,才知道今天该是何等的珍惜。当我挫折困苦的时候,姊妹默默为我守望祷告;我高言大志希望改变这个世界时,她没有让我的骄傲无限制的放纵,而是让我知道自己是谁;碰见我的桀骜不驯时,她对我包容;我痴迷读书时,她并不抱怨;我批评她时,她的谦卑—这些都是上帝给我的最宝贵的礼物。

我们自己的生命中也有很多的不好,我想不只是因为她的好我和她在一起,也是因为我知道她的不足,才知道我们在一起时应更加弥足珍贵。我时常问自己,这样一个人,在上帝视为宝贵的人,她的一生托付给你的时候,你有信心负担起这份爱情吗?我知道她就是神所赐给我的那个人,就如箴言所说,“房屋钱财是祖宗所遗留的,唯有贤慧的妻是耶和华所赐的。”我只能在这里说,我愿意。可我信心不足,唯有神来帮助。因为雅各书中写到“我亲爱的弟兄们,不要看错了。各样美善的恩赐和各样全备的赏赐都是从上头来的,从众光之父那里降下来的;在他并没有改变,也没有转动的影儿。”神就是这样一位神,赏赐在他,他的良善和信实远远大于我自己的承诺。

这个世界上的婚姻是那么的不完美,我们还有什么盼望呢?即使圣经中的许多婚姻也不完全是完美的。亚当把责任推给夏娃;亚伯拉罕也有懦弱的时候。我也是个爱逃避责任的人一样,期待姊妹把所有问题担起来。可是圣经中也有一个最美丽最为圣洁的婚姻,是羔羊和新妇的婚姻,每每读起来都令我感动﹕“他们不再饥,不再渴;日头和炎热也必不伤害他们。因为宝座中的羔羊必牧养他们,领他们到生命水的泉源;神也必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启7﹕16-17)“弟兄胜过他,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见证的道。他们虽至于死,也不爱惜性命。”这种舍己的爱只有上帝才有。

神的名在全地是何等的美,我感恩能和姊妹一同奔跑那摆在前面的路程。我想十字架的道路是个奥秘却又浅显易懂,爱情也是一样,充满艰辛却通向荣耀,任凭个人做多少努力也换不来长阔高深的恩典。这也是一条牺牲的道路,失去生命却得着生命。即便最终将来有一天,死亡使我们暂时分离,但我们却不会失去盼望,因为知道如果神给我们的爱情和祝福如此美好,想想那赐礼物的上帝在他里面的爱岂不比这个世界更多更好!

 

马丽、约伯  中国大陆基督徒。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