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婆媳情
2016/8/2 12:44:58
读者:2957
■季忆

生命季刊 第59期 2011年9月

 

 

婆媳关系是老生常谈。在我小儿子结婚前,我断言婆媳不和的事在我家不可能出现。因为第一,我们不需要儿子养活;第二,我们也不需要儿媳伺候。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不要他养活,他倒要我养活;在家白吃白住不交一分钱,连小孙女的奶粉还得我买。我不要她伺候,她倒要我伺候;早晨不起床,吃完晚饭把碗一推就跑,下班不回家,先去打麻将。儿子开小店挣的钱媳妇都拿走,她的逻辑是“男人有钱就变坏”,而她在家不交钱的理由是“不吃白不吃”,嘴里那脏话、粗话随口就来。老伴不让我多说,说在大院“要注意影响”。我足足忍了七年,暗自不知流了多少泪,得了“甲亢”,人都快要发疯了。

 

老伴病重,我忍无可忍终于把他们都请出了家门。老伴去世时,我当着众人的面,哭喊着骂儿子“窝囊废”,骂他俩口子“不孝”。追悼会后,儿子提出搬回来陪我住,我拒绝说“你们气死了老爹,还想回来气死我啊?”之后我要来美国看女儿,儿媳又提出搬回来替我看家,我一口拒绝,把大门的钥匙交给了干休所。

 

2001年我来到美国看女儿,这是我人生的转折点,在这里我认识了主。那时我在加州的尔湾,教会中弟兄姐妹的热情,牧师的讲道,查经班的分享都让我着迷。我如饥似渴地捧着圣经读,一年我就读完了整本的圣经,虽然有很多的地方我读不懂,但我却能从中深深地体会到神的大爱。我相信神爱我,是人不能给予的永恒的爱。我承认耶稣是我的救主,他在十字架上担当了我们的罪,用生命赎买了我们。2003年5月16日我决志信主,并受洗成为基督徒。

 

这之后圣灵就常常用神的话光照我、提醒我,“你们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又要“爱人如己”。爱神不是一句空话,遵守神的诫命才是爱神。我是基督徒,与儿媳之间的关系不仅是婆媳问题,而是能不能遵守神爱人如己的诫命问题。我连眼前的儿媳都不爱,怎么能说自己爱神呢?这件事在我脑子里翻来覆去的斗争思索。原来婆媳关系这么糟,是因为我总是站在婆婆的角度看问题,从来没有从她的角度去思想。她的父亲是工人,母亲不识字,做工的收入也很低,两人要养四个孩子,生活的艰辛可想而知。儿媳在家里最小,不大会干家务。她从小没受过好的教育,脏话、粗话对于一群常在街上玩耍的孩子来说,应该不是奇怪的事。是我没有同情的心,没有包容的心,在我面前她得不到接纳、得不到关爱。而我却一直认为自己不错,工作几十年奖状一大迭,骄傲、愤怒和苦毒就在我心里生根滋长。我看不惯儿媳的作为,或用指责的眼神,质问的态度,或是不理不睬,弄得家里人人紧张,谁也高兴不起来。我活到六、七十岁才明白自己是一个罪人!我在主面前忏悔,求主赦免我的罪,求圣灵帮助我悔改,让我成为新造的人,神就把悔改的心和赦罪的恩都赐给了我。在神的恩典中,我同意儿子一家重新搬进我的房子。当知道我要回国时,儿媳把房子收拾得干干净净,并做了一桌丰盛的饭菜欢迎我。

 

回家后圣灵引导我走每一步路,提醒我要恒久忍耐。那段时间说话办事我都特别小心,但还是矛盾不断,因为她还是她,而我则是天天犯罪又天天悔改,天天悔改又天天犯罪。终于有一天,我从外面回到家,看见地下桌上到处都是瓜子壳、橘子皮,厨房也尽都乱七八糟。我火了,拿起电话直问儿媳怎么回事?谁知又恰恰听见她正在牌桌上。我愤怒极了,在电话里把她这一年干的错事、坏事全数落了一遍。我训完了她,自己也气哭了,浑身发抖。我对主说﹕“主啊!你要我爱不可爱的人,爱敌人,我真爱不上来啊!”这时我一抬头就看见一年前挂在墙上的十字架,不知怎的今天这十字架特别扎眼。我楞住了,主耶稣背着十字架,头戴荆棘冠冕,浑身是血的画面开始在我脑中浮现。主耶稣没有罪,他为罪人舍命,而我却为一点点小事继续犯罪。我恳求主怜悯我,不要丢弃我,我承认自己是罪的奴仆,仍然生活在黑暗里。我对主说,我愿意与他同钉十字架,求主赐给我战胜老我的勇气和力量,赐给我治理这个家的智慧和能力。

 

到了傍晚我主动打电话给儿媳,叫她早点回来吃饭。我给她做了她最喜爱吃的红烧肘子,饭后我又心平气和地向她认错,我说﹕“你妈把你们四个孩子带大不容易,你进我们家什么都不适应,我没耐心教你,那是我的错,尤其是今天不应对你发脾气。”—这是她进我家十四年,我第一次推心置腹地和她说话,也是我第一次向她认错。她很感动(她原来心想要回家挨训的),她开始检讨自己的不对,承认自己有很多不好的习惯,要我容她慢慢改正,并保证以后不惹妈生气。我就对她说,“你以后要少打麻将,看好店,别让丈夫一人受累。我已经退休,干家务是我的本分,我就全包了。”此后,我就甘心情愿去买菜、做饭、收拾屋子。我每天赞美主的大爱,感谢他赐给我一个好的身体,让我能为孩子服务。我说﹕“主啊,一人信主,全家蒙福。我把自己交给你,也把我的家恭恭敬敬地交托在你的手里。你在我家作主,家就能像个家。”

 

那一年我重病,儿媳整夜守候在我的病床前,医护人员以为她是我的女儿,当知道是我儿媳时,医生就说﹕“老太太你真有福气,哪儿讨来这么孝顺的儿媳啊?”我说﹕“是上帝分配来的!”儿媳为这事也特别自豪,多次向来看望我的朋友们说,“大夫说我是我妈的闺女,我妈说是上帝给她的。”

 

我每年都到美国看女儿,儿媳她就常来电话催我回家,说我不在家她没有主心骨。最近她来电话,却说暂时别回家,说家里换了门窗,还要接着铺厨房和卫生间的地砖,等我收拾妥了你再回来。感谢主!跟着主我在变,她也在变。

 

是的,我的儿媳是神赐给我的一块磨石,神很幽默竟借着她来造就我,用它磨掉了我身上许多不合主心意的东西,让我能够更多地来认识神,也认识自己。荣耀归主!

 

季忆   中国大陆基督徒。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