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cclife
异端暗访手记
2016/8/2 12:45:54
读者:13926
■唯恩

生命季刊 第59期 2011年9月

 

 

 

“北京基督教神学院”(原“北京望京和平神学院”/“感恩神学院”)真相揭秘

 

关键链接﹕

异端“北京基督教神学院”新博客:http://blog.sina.com.cn/u/2284214772 

异端“新天地耶稣教证据帐幕圣殿”博客﹕http://blog.sina.com.cn/shinchonji

本文作者开设的驳斥该异端博客﹕警惕异端新天地耶稣教http://blog.sina.com.cn/u/2307366845

韩国异端大全中对该异端简介(第9位)﹕

http://www.inbora.com/gnuboard/bbs/board.php?bo_table=board2&wr_id=428&page=13

 

初识新弟兄

2011年5月的一天清晨,我经过小区门口时,意外发现一名新来的小保安在大声朗读圣经。我非常惊讶,便主动上前去询问,得知小保安叫小田(这里为保护其人身安全,采用化名),才19岁,刚信主3个月。第一次相见,他便告诉我朗读圣经是为了吸引更多进出往来的人了解信仰,还说自己下班后就会到大街上传福音,救灵魂,为主做工。我很是被这单纯小弟兄的火热心志感动,便相互留了联系方式。

此后,我每天都能见到小田,也几乎每天都要和他聊上几句。我发现,从个体认信角度而言,这个90后的小弟兄真是格外勤奋专研,只要有空,就拿着一本圣经看,或用一架破旧的单放机放赞美诗听;而从教会委身角度而言,小田会花很多时间去教会学习圣经。据他透露,该教会有韩国背景,每周两次礼拜,每次又分韩语堂和汉语堂,大约一两百人。每天都有学习,随时都可以一对一进行辅导。我听了很是惊讶,觉得该教会带领人真了不起,对平信徒的造就如此肯花精力、付代价。小田也邀请我去他们教会看一看。其实,他们教会就在望京的星源国际B座,离我家走路也就10多分钟。但我觉得望京教会云集,也没什么观摩的必要,便推辞了。

倒是小田如此渴慕神,我很是感动,他还写了不少的信主心得。对我说,主极大地改变了他的人生观和价值观,让他每天都有平安喜乐……和这个小弟兄谈话,我常常被他这种宝贵的单纯感动,虽然我和他年龄、文化背景、生活经历完全不同,但在神的爱里,却真是亲如一家。

 

神秘神学院

过了些日子,大约是6月的某一天,我在家附近的公交车站等车时,看到一位中年妇女特别热情地在发传单。她也递给我一份,接过来一看,上面赫然写着“和平神学院招生”的字样,而地址正是位于望京星源国际附近。我很自然将该神学院与小田所在的教会联系起来,回去一问小田,还真是如此。出于好奇,我便给该神学院打了一个电话,问学校怎么招生怎么上课都学习哪些课程,而对方只是含混地回答﹕“你过来吧,过来就知道了。”我不太满意其回答,还特意在网上搜索了一下该神学院,也无任何信息,我便没有再追究下去。

再过了些日子,我丈夫也收到了同样的传单,回来便对我说,现在Buzz上有几个弟兄姐妹反映,你提到的那个望京和平神学院可能是异端。异端?不会吧!一想起小田那张单纯真诚的笑脸,我便断然摇头。“说别人是异端,总要有证据吧!”我调出丈夫的Buzz查记录,虽然的确有几位肢体因为收到传单而怀疑之,但都空口无凭,没有说出其究竟“异”在哪里。

我琢磨着,小田可一点不像异端教会培养出来的孩子,但为防微杜渐,我还特意跑到小区门口问小田﹕“你们教会在教导上有没有偏差?”他憨厚地摇头﹕“没有啊,句句都考察圣经经文的!”于是,我拿起他的讲道笔记随便翻了翻,也看不出什么。我才松了口气,不过依然谆谆告诫小田﹕现在异端很多,像什么东方闪电,还有上帝母亲(我和丈夫在望京都碰到过),遇到问题要多祷告,求神赐给他分辨的智慧。然后,又借给他一本防备异端的《大使命》杂志,他也很认真地答应了。

但多少还是有些不放心,便主动对小田提出要去他们教会参加一次聚会,小田欣然同意。亏欠的是,一星期,两星期,小田邀请我,我因为忙都没有去成,足见我当时何等麻痹大意。我天真地以为,好歹望京也是一个宣教重镇,异端怎么可能大行其道呢?

直到7月初,又一个周三中午,在望京地区上班的丈夫回家吃饭,开门便说,那个和平神学院又在马路上招生了,只不过这次改名叫感恩神学院了,并再度怀疑该神学院类似韩国的东方闪电。

我则怀疑他的怀疑,还批评他凡事都要讲证据,摆事实,不能先入为主乱扣异端帽子,应该像家庭教会历史学家张弟兄一样,深入实地求证考察。说到这里我内心便感亏欠—可我到现在也还没有实事求是去考察呀!正巧这时,小田给我打来电话,说下午他们有聚会。我立刻答应,这次说什么也要去“卧底”了。不过,直觉丈夫肯定不会让我去,因为我做事一向傻大胆,他会担心我万一被异端组织扣押了怎么办。于是,等丈夫吃完饭去上班离开家,我才默默祷告后离开了家。

 

暗访查异端

一见小田,我就直言不讳告诉他﹕“我今天就是去看看,帮你把把关,看看你们教会是不是异端,如不是,自然好,如真是,你可要格外小心了!”小田严肃地点点头,并大有把握地说,“我们教会严格忠于圣经,没有什么问题!”

很快,我们就坐车到了星源国际4楼。这是一间很普通的写字楼。一位年轻女子笑容可掬地欢迎我们进去,还让我在他们的笔记本上写下名字和联系方式。由于主堂(类似客厅)已经人满为患,只能进到副堂(类似卧室)席地而坐,由于我们去的晚,敬拜已经结束,讲道刚刚开始。会众都聚精会神地看着前方大液晶电视上牧师的视频。

我先环顾四周的环境,看到墙壁侧面的大黑板上写着敬拜的歌词,大意是﹕“我是黑暗世界中的光与盐,要效法耶稣做见证,广传福音救灵魂……”云云,挺不错的赞美诗;再环顾身边的信徒,也都是面容和善的平头老百姓,而且,大多都是年轻人。我的警惕稍微放松了一下。

然而,等我转头仔细端详视频上的这位牧师时,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其实,我见过的牧师也不少了,有的长相平凡,穿着落伍,但都透着一种柔和谦卑的正气,而这位牧师,虽然长得不难看,穿的也是很正式的衬衫领带,可为何眉宇间一股粗俗之气扑面而来?

我忙提醒自己,千万不要先入为主,偏见待人,一定要好好听听他所传的道再做客观评价,于是,拿出纸笔认真地听起来。

这不听不要紧,一听吓一跳,10多分钟后,我能肯定他解经极为片面;20多分钟后,我能肯定他真理上有偏差;而一个小时的听道后,我能肯定他是非常偏狭的异端。我听的实在心痛和心烦,然而,为了找更多的证据和破绽,我还是耐着性子拼命做笔记,只后悔当初没有买个录音笔。

 

谬论面面观

这里,我从圣经论、救恩论、圣灵论、教会论等角度将该牧师所讲之谬论揭示如下﹕

一、割裂圣经。他将整本圣经很简单地划分为“亚当时代,挪亚时代、摩西时代、耶稣初临时代,耶稣再临时代”五个时代(理由是每个时代都有一个神所约定的牧者),并强调每个时代交替兴衰,每个时代都有该时代的得救之法,不能古为今用。(可笑的是他居然拿毛泽东时代和邓小平时代来打比喻。)

二、贬低十架。他说,既然每个时代救法不同,亚当时代是信“不吃善恶树”,挪亚时代是信“进方舟”,摩西时代是信“进迦南”,耶稣初临时代是靠“信耶稣”,所以,如今的耶稣再临时代不能靠旧法,他说﹕“十字架的救恩已经过时了”,要“迎接再临耶稣”。如何迎接再临耶稣呢?只能靠“再临耶稣的使者”,也就是神所约定的牧者,又名“得胜者”。

三、自创救恩。他说,既然如今我们正处在“再临耶稣”时代,得救必须靠“再临耶稣差来的使者”。那怎么才能认识这位使者呢?我当天下午没有机会听到,但根据小田在该教会这几个月详细的《创世记》和《启示录》听道笔记,我归纳出,这位使者在《创世记》中就已经设立,他就是被造的“光”,是约定的牧者,是真理话语的拥有者,是和亚当、挪亚、摩西、耶稣等量齐观的伟大人物。因为按其教会的“寓意解经法”,神创造光、日、月、星等都不是具体的物质,牧师居然认为这种物质创造论不符合科学逻辑!所以只是属灵比喻!同样,这位使者在《启示录》也反复强调,就是第1章1节中“耶稣基督……就差遣使者晓谕他的仆人约翰”和22章6节中“主……差遣他的使者,将那必要快成的事指示他仆人”所提到的“使者”。而圣经其他经卷也被大量来证明这位“使者”的合法性。此外,这使者是在圣经中有名有姓的。没有姓名的,都是假使者,假先知。而这位才是真使者真先知,据小田告知,该使者是一名韩国人     (后来才知道叫李万熙)。事实上,稍微了解圣经并懂英文的人都知道,《启示录》中的“使者”英文是“Angel”,意为天使,怎么会是一个人呢?就光凭这最根本的一点谬论,该异端所有其他的立论都如同纸老虎。

四、偷换圣灵。据小田告知,这位使者也是“保惠师”(该牧师将这个词解释为保护我们平安的一个师傅!)。保惠师的希腊文是     "Paravklhto",意为帮助者、训诲者、辩护者、安慰者等等多重意思,众所周知,保惠师就是圣灵,怎么会是这位韩国人呢?好笑的是,异端“上帝母亲教”的安商洪不也称自己是保惠师吗?如今李万熙也称自己是保惠师,怎么会跑出这么多人为的保惠师呢?!我当天虽然没听到这样的胡说八道,但确实亲耳听到该牧师说出如下的荒唐之言﹕“什么三位一体!”“圣父和圣子(父亲和儿子)怎么可能是一体呢?妈妈和儿子是一体还差不多!”

五、诋毁教会。他认为,只有进入得胜者所创立的教会(后来才知名为新天地耶稣教,又名为圣殿帐幕),并在他们的档案册上进行登记(他们教会是不受洗,不掰饼的,觉得都是比喻象征),才能得救成为“十四万四千人”中的一员。而其他教会(大约就是那些只夸耶稣基督并他钉十架的正统教会)由于没有真正传扬神的道,没有解开圣经中这一极大的奇特属灵奥秘,都是巴比伦,都是大淫妇,都是兽,都是异端。颇反讽的是,这位异端牧师再三告诫会众要小心异端。他贼喊捉贼式地提出,圣经上预言真假基督会同时来,既然现今时代假基督已经来了,真基督也来了,真假并存的时代,信徒要格外小心,不要随便找教会,否则就会失去救恩。让会众对正统教会失去信任,可谓用心良苦。

然而,最让我震惊的,还不是其观点之荒谬,而是其语气之专横,素养之低劣。他动不动就骂骂咧咧地说﹕“咳,你们这帮人,都信的是什么呀!”“我看死了算了!”一副对前来接受“洗脑”的信徒不屑一顾,颐指气使的派头。

但可悲的是,下面的信徒却毕恭毕敬,这牧师每说几句,他们必要真诚而激动地大声“阿们”一句。

印象最深的是,这牧师反复强调,耶稣生了,又死了,升天了,现在还未再来,所以,宣传耶稣已经来了,并住在我们心里(他巧妙地将心改换为肚子)的人就是撒但的使者。为了洗脑,他还声色俱厉地问信徒﹕“你们说耶稣有没有来,有没有住在你肚子里面?”大部分人回答﹕“没有”,只有几个异议的声音说﹕“有”,这牧师便当头棒喝一声﹕“谁说耶稣已经来了,就住在你里面,谁就是魔鬼!”然后几乎歇斯底里地大声问﹕“再问一遍,真正的神有没有来?!”就在大家异口同声回答“没有”的声音如潮水般涌起时,我几乎感到毛骨悚然的恐怖,赶紧闭上眼睛拼命祷告,求主驱赶这里的邪恶力量。

 

盗贼“牵羊”法

好容易,该牧师终于结束了他的谬论,接下来,就是介绍新人的时间了。教会规定新人们必须站到主堂前台上并谈一谈学习心得,于是,视频上很快出现了七八张单纯的面孔,大多很年轻。副堂的招待姊妹一定要邀请我也上去,我断然拒绝—我担心自己上去后,如果直言我的学习心得就是该牧师为异端后,被群起而攻之。但我还盼望继续查访一段时间呢。

只听得这些信徒纷纷介绍他们自己以前也信主,但都信得稀里糊涂。大多都是在马路上大街上遇到该教会某信徒发传单,说他们信得不对,于是便跟着到这里接受改造来了;一位大姐说﹕“我以前就只是信就是祷告,神就听我,今天才知道信错了,原来圣经这么奥秘呀,以后一定多来学习!”底下掌声雷动;一个男孩居然说﹕“我感到这里有圣灵的同在!”底下又是掌声雷动。令我啼笑皆非。

然后,该教会会众一起为这些新人唱了一首欢迎歌,居然还是小敏的《带着你的微笑》,这首赞美诗里再次提到“快把福音传,快把福音听”的字句,联想到该教会敬拜的赞美诗也强调传福音,我不得不惊骇于异端教会向会众传递其假福音的使命感何等高昂,何等迫切!可我们这些受纯正真理教导的教会,似乎很少唱传真福音的歌曲,也很少有宣教的激励啊!

 

面对面交锋

散会后,我主动提出要到主堂看看。小田带我进去,主堂仅仅摆着《新编赞美诗》和《迦南诗选》,还有和合本圣经,没有发现任何他们自己的教材。倒是天花板下挂着一副巨大的横幅﹕“感谢神,感谢党,感谢人民……”显然,这是闭人眼目,投其所好的策略。正在这时,一位中年姊妹热情地向我走来,问我今天听课有何启发。我淡淡地说﹕“先了解了解吧。”估计她就是这里的主要负责人,便问﹕“你们怎么改名了?”她笑说﹕“和平和感恩都一样,都是好名字呀。”但见我半信半疑,只好坦言是因为有城管抓才改的。

然后,她一把拉住我的手说要聊一聊。因为该教会散会前特别强调第一次来的新人需要留下来,我还以为是一起聊,类似其他教会新生命小组的模式,没想到,居然是一对一的单独面谈。我便起意要离开,但该姊妹不肯,开门见山就问﹕“姊妹你是哪个教会的?信主几年了?圣经看了几遍了?”(我发现,碰到的异端,比如母亲上帝,第一次见面也是如此发问,似乎有一致性。)又咄咄逼人地问﹕     “你说你看了好几遍圣经,那我问你,末世时,太阳月亮都要落下,这指的是什么?”我回答﹕“就指真实的太阳月亮,末世时,世界会有大灾难。”她便摇头﹕“你还说你懂圣经呢!哪能这么字面解释圣经,按你这么说,世界要毁灭啦,上帝爱世界,怎么忍心让世界毁灭呢?”我立刻回应﹕“上帝是慈爱的,但也是公义的,世人犯了罪,当然会有死亡和审判,所以,我们才需要靠耶稣基督的十架宝血来脱离罪和死,还有审判!”

见我有意将话题引向救恩论,她开始生气了,口口声声说我信得不对,然后东一处经文西一处经文地指给我看,而我则针锋相对指出她解经的错谬,并且尽量和颜悦色,因为还不忍心宣布她受异端的迷惑太深,也希望借此机会在真道上挽回一个肢体。谁知,她听了我的解释,更生气了,不许我跟她辩驳,要我单单听她讲论。到了最后,她居然恼羞成怒地大喊出一句﹕“你给我闭嘴!”

一听到这样直接具有攻击性的话,我就知道挽回她已经不可能,而且,我感觉这句话似乎不是出自于她,而是她背后某种幽暗的力量,这其中有很深的属灵争战,我未必能抵挡。于是,我借机站起来,当着小田的面冷静地说﹕“姊妹,你居然说让我闭嘴,这样不尊重我,这是基督徒所说的话吗?我们不必再多聊了。”然后疾步向门口走去,该姊妹连忙跑过来说﹕“别走别走,还没讲完呢!”又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楼上装修吵……”我礼貌地回答﹕“我原谅你了,但我无法认同你的观点,我还有事要走了。”谁知她一把紧紧抓住我的手,抓得如此之紧,我竟然松不开。便立刻求告主让我安全离开。推搡之下,我终于把手抽了出来,赶紧离开了,后面还跟着迷迷瞪瞪的小田。

 

追踪与真相

一到楼下,我便情急意切地向小田陈明了我之所以断定其异端的依据,就这样一直走到了望京六佰本中间的十字路口。他才告诉我书包落到该教会了,还得回去拿。我担心他安危,便提议就在这里做个结束祷告。两人扶着路边的围墙,我开始为他也为该教会祷告。祷告中,我想到异端传假福音的步伐如此迫切,而我们传真福音的脚踪却如此温吞,又想到北京的家庭教会外临逼迫,内临异端,工人稀少,信徒冷淡,我自己也是多顾自家的温馨安逸,少顾神家的福音事工……不由得失声痛哭。

祷告完后,我再次语重心长地提醒小田一定要警醒分辨,迫切祷告,然而,他似乎仍不觉得该教会有多大问题,还认为大家都是在积极做神的工—看来,这异端的教义已经在逐渐渗透他单纯的思想了。

回家后,心情实在沉重,好在当天晚上教会有祷告会,便恳请大家要为小田弟兄切切代祷,让他尽快从这异端邪说中脱离出来。

然后,我上网用google搜“和平神学院”,惊讶地发现,已经不再像上个月那样是一片空白了,他们已经开始悄悄行动了,且在百姓网等几家网站做了招生广告,而广告语非常纯正,看不出任何蛛丝马迹。让我悲哀的是,搜索中还发现有一则“求助信”—是一名在该教会听了较长时间讲道的肢体的困惑。全文如下﹕

北京和平神学院位于﹕侯庄路口南(望京附近),星源国际B座4楼。它主要是由朝鲜族人建立的!它们教会认为这是一个迎接耶稣再临的时代,在这个时代里我们应该做好迎接耶稣的准备。所以我们应当学习圣经中的比喻,通过学习圣经中的比喻来打开启示录中的真理。而且这个教会会给在这个教会参加学习的人建立一个档案,建立档案后我们就等于受印了,我们的名字就会被写在生命册上!从而我们才能成为144000中的一员。才能唱新歌迎接耶稣。这教会是以经译经的讲解!但总感觉在它们教会心里不平安,而且他们说现在的所有大教堂讲的道都是耶稣初临时代的道,已经过时了,过时的道是不能得救的!请各位弟兄姊妹帮帮忙分析一下。再次感谢!

可惜下面没有任何回答……我发觉的已经太晚了。真是亏欠!

然而,这个神学院究竟是何背景?有何居心?教主是谁?分布在哪?我仍然在网上看不到任何端倪,最后,我只好借来小田的讲道笔记本,我这次才发现,小田笔记本有许多错谬,而我上次怎么没发现?我已经信主8年,真是眼睛昏花被蒙蔽啊!当我一字一句查找,终于发现里面有提到“新天地耶稣教”的字样。我再次上网搜查词条,出人意外地找到了其韩语的博客,更让我惊讶的是他们在国内还有很周密的新浪博客(见文首的关键链接),里面有大量该教会的错谬言论。我就不一一指出了,特别盼望在异端问题上有恩赐有负担的肢体能全面系统的进行正本清源!

后来我还是想进一步刨根问底,经过很长时间的跟踪搜索,我好不容易才在一个韩国的网站上发现了韩国基督教联合总会罗列的一个《韩国异端或似而非教》的异端大全,而新天地耶稣教也在其中第九位。该网站比较简单的介绍了该教会总会长的背景﹕一个叫李万熙的韩国人,自幼就是追随其他异端又脱离的,此人没有受过任何正规的神学训练,居然就在本国创办了什么锡安神学院,自诩为基督的使者!全文如下﹕

 

9、李万熙(锡安基督教神学院)

曾以“免费圣经神学院”的名义开始活动的李万熙(李熙在),后以“锡安基督教神学院”的名称在韩国设立16个分部,1995年的《教会和信仰》月刊在4-5期上登出李氏自称是“唯一拥有神的话语的人”,“只有我们才能得救恩”,“耶稣再临时通过我们的教会才完成”等极端的主张引起了基督教耶稣长老会的关注,在1995年80届总会上定为异端。

李万熙的个人简历﹕李氏在1931年9月15日京北清道郡出生,17岁那一年在汉城的哥哥家里寄宿,从事建筑工作。偶然的机会在昌京源附近的帐篷教会里接受了浸礼,后来读过《朴君的心灵》、《学生之窗读本》等,之后参加了风角教会。有一天,体会了某种神秘的经验之后疯狂地追随柳在烈,到了80年代与他脱离了关系,建立自己的免费圣经神学院。李氏在学业方面没有接受过正规的神学课程,他全部的圣经学习深受柳在烈的影响。

 

对教材中反映的异端分析﹕

在李万熙派的高等教材中有一段“启示录的真相”(《天国的奥秘实相》—1986年)。自称自己是在耶稣那里得到了启示,具有与圣经的作者同等或更高的存在价值和理由,是个否认圣经完美性的人。

“这本书并不是人为的想法研究出来的,也不是从人的那里学来的,是活着的主、圣灵和天使看到的、听到的,并按他们的指示见证出来的,这些见证是又真实又可信的,是笔者在主那里看到和听到的最好的见证。圣经66位先知和笔者都在记录从神那里所看到和听到的,笔者所见证的是圣经上记载的神的预言和神所立的约中关于道成肉身的事情。一切都是神的指示和为神所作的见证。

“圣经该记住的是七印打开之前这个世界没有出现过真正的真理。这封印书打开时,拥有本书的牧人才能倾听神的话语。神的封印启开之前,很多牧师以以赛亚书29章的内容和诫命为主要的研究和注解,要站在圣经权威之上,可如今封印开启时,一切注解和似而非教都失去了原有的权威和光彩。其它人所研究的注解圣经是没有生命的似而非教的异端邪理。”

结论﹕

李万熙是对圣经单纯意义上的解释者,是无视传统圣经解释原理的狂徒。李氏一帮对圣经的简单比喻方式解释是无知的表现。李氏与其他教牧人员没有学过正常的神学课程,没有神学基础,担任教牧人的职务实在是让人担心受怕的事。达到他们所要求的一定标准的人才能加入他们的教会或参与他们的团体,他们是以秘密协会的方式运营的,强调与现存教会相违背的“末世论”怪理,以此来引诱现存的信徒,伪装成虔诚的基督教团体来引诱别人接受他们的思想观点,已证明他们是没有多大神学价值和信仰的团体。

耶稣统一联合会研究报告如下﹕

李万熙所强调的启示论、神论、基督论、救恩论以及大部分教理是属于柳在烈派系,根本谈不上是基督教理论,其主张属于异端,所以李氏所经营的“新天地教会”和“免费圣经神学院”,凡学习、参加其集会者,应予以杜绝。

从韩基总的分析来看,该异端在韩国不是特别大的异端,连电视台也曝出其异端真面目(韩国MBC电视台时事节目《PD手册》曾播放了主题为《新天地不可告人的秘密》的节目),照说应该没有什么市场了,却不知为何今年却开始全面登陆中国,且死灰复燃,声势浩大?几天前有很多弟兄姊妹告诉我,这个新天地耶稣教、和平(感恩)神学院最近已经开始走出望京,在天通苑一带大肆出击了,让我日益感到这一争战的严峻。

而就在我发稿前夕,我又意外搜到一篇文章﹕是长春某教会写的《揭露异端“新天地”的真面目》,这应该是目前国内唯一一篇洞察并揭露真相的文章。该文章写的非常深入细致,我已经整理为《异端“新天地耶稣教”具体剖析》一文,并放到我专门为驳斥该异端而开设的新浪博客上(见文首的关键链接)。从此文中,我发现,该异端(这回又改名为锡安神学院了)可能已经在东北一带活动了,甚至,从文章分析,其教主之居心,教义之诡异,其方式之机密,其组织之森严,“新天地耶稣教”已经不是一般的异端,而是潜伏的邪教了!

由于我半个月前专门开设驳斥该异端博客博文,又有很多肢体通过微博帮助推广,该组织已经盯上我,且马上销毁以前的传单,并第三度改名换姓—已经不再叫感恩神学院了,而是叫北京神学院了!2011年8月,他们又在新浪新开设了一个新博客,居然叫北京基督教神学院(见文首的关键链接),博客上详细留下了手机号和QQ号和邮箱,还有我见过的那位牧师的视频,以及其他谬论。9月,他们开始在北京各地铁口和交通要道广泛发派“北京神学院招生”的传单。

非常值得警惕的是,取这个“大手笔”的博客名非常高明也非常可怕,任何想了解基督教的慕道友或初信者一旦用网络查“北京基督教神学院”的字样,第一条显示的就是此博客,却极有可能以为这就是纯正的神学信仰,如果再和他们取得线下联系,肯定会误入歧途。该博目前点击量并不小,而且,我相信本文刊发后,该异端为避风头肯定会第四度、第五度改名换姓,偷梁换柱,所以盼望有心的肢体继续追踪其蛛丝马迹,警而醒之,广而告之!

 

求助与代祷

以前,我听说过异端,也遇到过异端,也阅读过不少关于剖析异端的书籍和光碟,但内心仍然有“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淡漠和闲适,然而,当我真正身临其境到异端聚会卧底,当我真正对一个很关心的小弟兄的属灵生命感到担心,当我看到那么多单纯无知的信徒因为没有纯正的牧养就被他们顺手牵羊误入歧途,我岂能再坐而论道、袖手旁观?

但是,我发现我除了费尽心血写这篇长长的文章,让众教会和众肢体保持警醒外,其他能做的很少很少。

起初,我对小田能够脱离异端还是比较有信心的。虽然他信主年日短,真理根基浅,但非常愿意祷告和读经、为人正直真诚,且有一颗开放的心来认真阅读我提供的属灵解经书籍,我和丈夫这段日子也花了很多时间给他分析那些谬论,给他讲解两千年来的教会传统和信仰告白,给他看网上那些证据确凿的搜索结果,甚至提出帮他介绍望京地区真理纯正的教会。然而遗憾的是,由于他没有受过正规的系统神学训练,又受了仇敌蒙蔽的灵,直到今天,他依然稀里糊涂,依然继续去该教会听道,依然没觉得该教会是异端,理由也让人啼笑皆非﹕“我们教会句句都是忠于圣经啊!”我简直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了!

小田尚且如此,我真不知其他那些被掳去的信徒会怎样被迷惑呢?求神怜悯他们!也请众肢体群策群力,集思广益!身在中国,身在北京,身在望京,我们还可以为像小田这样的年轻孩子做什么?

救救孩子!

 

 

唯恩       中国大陆基督徒。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