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cclife
生命的遗漏与完满
2016/10/26 16:18:36
读者:11811
■任运生

生命与信仰 总第21期 2011年10月  

 

 

2011年10月5日,苹果公司的创始人,前首席执行官乔布斯(Steve Jobs)去世。乔布斯被称为American Genius,有媒体称他是自爱迪生(Thomas Edison)之后最伟大的发明家。乔布斯的确改变了这个时代,改变许多人的生活,然而死亡还是无情地将他夺去。

 

乔布斯留下的苹果系列产品遍布世界,但他留下的著述和文字却不多见,2005年在斯坦福大学毕业典礼上的演讲—Stay Hungry, Stay Foolish!(若饥,若愚)—几乎是他留下的唯一可查阅的文稿。

 

在这篇演讲中,乔布斯简略概括了自己的一生,你可以认为那是他自传的一个缩略本。文中有一段论及死亡,颇为精彩。但遗憾的是,受自身的限制,他不能给出解开这个死结的答案。

 

论及死亡,乔布斯提到:旧的要给新的让路!“让路”是一个耐人寻味的字眼!

 

吉卜林的小说《丛林之书》中有一段对话大意是:丛林中什么动物最可怕?答:从来不让路的那一个。死亡的可怕就在于它从来不给人让路,无论是富人穷人,好人坏人,贵人贱人,伟人凡人。乔布斯的死让人再一次看到死亡的狰狞和恐怖。

 

但是,死亡必须向一个人让路:他就是耶稣!路加福音第八章,耶稣使睚鲁的女儿复活,让我们看见,死亡必须服从耶稣的命令—离开!

 

路加福音记载了主耶稣的匆匆行程:在对众人长篇讲论之后,吩咐门徒夜间启程,经历海上风暴,过到加利利对岸,医治格拉森一个被鬼附的人;然后在众人的迎接中回来迦百农,还没有片刻歇息,管会堂的睚鲁来俯伏在他脚前,求主去医治他十二岁快要死的女儿;在半路上又医治一个患十二年血漏的女人。

 

“有一个管会堂的,名叫睚鲁,来俯伏在耶稣脚前,求耶稣到他家里去。因他有一个独生女儿,约有十二岁,快要死了。”(路加福音8:41-42)

 

睚鲁大约十二岁的独生女儿患病快要死了。父爱的驱使,让睚鲁顾不得体面,来俯伏在耶稣脚前求耶稣医治他的女儿。要知道睚鲁来求耶稣,不是件容易的事,他要克服许多的障碍。

 

他是管会堂的官,是个体面的人,有地位的人,富有的人,也应该是一个法利赛人,众人都认识他,他来找耶稣,等于和法利赛人作对。而且他来找耶稣是在白天,在大庭广众之下,不像尼哥底母是在夜间来见耶稣。他又是亲自来,没有打发一个仆人,也没有打发他的家人,而是自己亲自来俯伏在耶稣脚前,这需要极大的谦卑和勇气。

 

“耶稣去的时候,……”(路加福音8:42)很显然,主耶稣没有丝毫的犹豫耽延,立刻随同睚鲁去医治他的女儿。但在半途中还是被耽延了。

 

“有一个女人,患了十二年的血漏,在医生手里花尽了她一切养生的,并没有一人能医好她。他来到耶稣背后,摸他的衣裳穗子,血漏立刻就止住了。”(路加福音8:43-44)

 

这是一个凄苦的女人,她患血漏,即今日医学上所说的子宫出血。“血漏”这个词很形象,因为太逼真,所以更让人恐惧。“血”代表生命,“漏”即是遗漏,流失。这个女人患血漏已经十二年,血流不止,生命就这样在一点一点的消耗,她在恐惧,痛苦和自卑中度日如年地熬了十二个春秋,并在医生手中花尽了她一切养生的。根据马可福音的记载,不仅没有好,反而更重了。除了身体的折磨,生命的消耗,她还要承受着被排斥,被拒绝,被歧视的巨大心理压力,因为血漏的患者,根据旧约的律法,被视为不洁,凡摸到她的,也被视为不洁,因此,她必须远离人群,被排斥于主流社会之外。

 

所以这个女人拖着病体,满心自卑,一贫如洗,孤苦伶仃,她已经山穷水尽。

 

当她听闻耶稣医病的神迹,便来夹在人群,她知道耶稣是她最后的指望了。

 

但求耶稣,在她心里有很长的路要走:十二年都已经过去了,何不就此了却残生呢?人群这么拥挤,我能挤到耶稣跟前吗?众人若发现我,他们会咒骂我吗?我将耶稣当做最后的救命稻草,他会生气吗?耶稣此刻正在匆忙赶路,我会耽误他的行程吗?我是个卑微不洁的女人,耶稣会接纳我吗?

 

这个胆怯的女人不敢公开来到耶稣面前祈求,但她知道,如果错过这个机会,她最后的指望也将破灭了。于是,她想了一个万全之策,心里说,“我只摸他的衣裳,就必痊愈。”(马可福音5:28)没想到,她这一摸,竟真的好了。

 

“他来到耶稣背后,摸他的衣裳穗子,血漏立刻就止住了。”(路加福音8:44)

 

我知道一个姐妹,患子宫出血十几年(血漏),读到这一段圣经,凭信心向主祈求,蒙主怜悯,她竟奇迹般地痊愈了。

 

亲爱的弟兄姐妹朋友们,若你长期被慢性疾病折磨,或被心里的难处所困,你何不也像这个困苦的患十二年血漏的女人一样,凭信心来到主耶稣面前祈求呢?主耶稣啊,求你施恩怜悯每一个到你面前来的人,像你当年怜悯这个患血漏的女人一样!

 

我有一个亲人,在做博士论文时因长时间在冷库的超低温下工作,落下个风湿性疾病,像这个女人一样,在医生手中用尽了所有办法,也不见好。我多么盼望她能读到这一段圣经,也凭信心向主耶稣祈求,得到主完全的医治。主啊,求你怜悯医治!

 

“耶稣说,摸我的是谁?”(路加福音8:45)

耶稣问:谁摸我?(Who touched Me?)

耶稣知道有人摸他。

 

很显然,拥挤(看热闹)和触摸(凭信心)是不同的。今天,也有不少人是怀着看热闹的心态到教会去看看耶稣的,但那与凭信心将自己交托给耶稣是截然不同的。耶稣没有在意那些拥挤的群众,但他关心的是那个凭信心触摸他的患血漏的女人。

 

Who touched me?

英文的touch可以指“触摸,”也可以是“感动。”

因此,耶稣的问题“Who touched me,”可以是:

“是谁凭信心触摸了我?”或,“是谁用信心感动了我?”

“彼得和同行的人都说:夫子,众人拥拥挤挤紧靠着你。你还问摸我的是谁吗?”(路加福音8:45)

彼得的意思是,耶稣啊,你的问题太幼稚了,这么多人拥挤你,你还问,摸我的是谁?

“耶稣说,总有人摸我。因我觉得有能力从我身上出去。”(路加福音8:46)

 

这能力是神的能力,有医治疾病的权柄,有更新生命的大能。他平息风浪是靠这能力;他接下来使睚鲁的女儿从死里复活也是靠这能力。任何凭信心到耶稣面前来的人,都必得着这奇妙的能力。

 

“那女人知道不能隐藏,就战战兢兢地来俯伏在耶稣脚前,把摸他的缘故,和怎样立刻得好了,当着众人都说出来。耶稣对她说,女儿,你的信救了你,平平安安地去吧。”(路加福音8:47-48)

 

女人本想悄无声息地摸一下耶稣的衣裳穗子,然后再悄无声息地从人群中消失,但主耶稣却定意要找到她,她知道不能隐藏,就战战兢兢地出来,将刚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当众讲了一遍。

主耶稣的声音是那样的温柔,亲切,慈祥,“女儿,你的信救了你,平平安安地去吧。”(路加福音8:48)

主耶稣难道不知道谁摸了他吗?为什么要女人公开地站出来?—乃是为这女人的益处:

主亲切的话语安慰她释放她内心的重担;主耶稣赐给她身体得医治灵魂得拯救的确据;主耶稣要她建立信心,恢复正常的家庭和社会生活;女人的公开见证是对那些看热闹人们的无声责备;在女人身上所发生的神迹,同时坚定睚鲁的信心;当然女人病得医治的见证,归根结底是神的荣耀!

 

“还说话的时候,有人从管会堂的家里来说,你的女儿死了,不要劳动夫子。”(路加福音8:50)

耶稣还正在对那女人说话的时候,有人来告诉睚鲁,你的女儿已经死了,何必还劳驾夫子呢?

 

可以想像睚鲁此刻的心情:悲伤,痛苦,失望,女儿已经死了,任凭谁也无力回天了!他心中甚至有几分恼怒,埋怨那女人不该拖延耶稣。

 

患血漏女人的出现,似乎是纯属偶然,但在耶稣那里,从来就没有出乎他意料的偶然。患血漏女人的拖延,正如患病而死的拉撒路的情形一样(约翰福音11)。

 

“耶稣听见就对他说,不要怕,只要信,你的女儿就必得救。”(路加福音8:50)

 

这是主对睚鲁的安慰,鼓励,也是对他的应许。睚鲁以为女儿已死,无力回天,但主对他说,“不要怕,只要信,你的女儿就必得救!”

 

耶稣到了睚鲁的家,对那些哀哭捶胸的人说,“不要哭,她不是死了,是睡着了。”(路加福音8:52)

 

“睡”是新约圣经多次重复的对在基督里去世之人的描绘(约翰福音11;使徒行传 7;哥林多前书15;帖撒罗尼迦前书4),这是多么美丽的图画啊。

 

众人都知道女儿已经死了,所以就嗤笑耶稣,但耶稣却拉着女儿的手,以他权能的命令,呼叫说,“孩子,起来!”那女儿就起来了。

 

今天,你如果告诉别人,人可以不死,到最后都要复活,有复活在天堂与主同在得永生的;也有复活被定罪在地狱中受刑罚的,许多人会嗤笑你,正像当年众人嗤笑耶稣一样。但当他们有一天发现这竟然是真的,那时候可能已经为时太晚。

 

耶稣吩咐人给她东西吃。女儿不是仅仅醒过来仍然拖着病体;她活过来,而且完全健康。她复活而且健康的标志是,她可以吃东西。

 

最后,让我们注意一下这段经文两个神迹的环套结构:

 

睚鲁的女儿快要死了,耶稣去医治她;中间插叙一个患血漏的女人的出现,因为这样的耽延,睚鲁的女儿死了;耶稣去到睚鲁家,发出他权能的命令,女儿复活了。

 

这样一个结构安排多么像人生的轨迹和模式:

 

人从出生以后,就不可阻挡地开始那向死亡迈进的旅程;在这中间,我们的生命如同那患了血漏的女人一样,一点一滴地消耗,直到耗尽,至终走到死亡的尽头。这样的绝望让人看不到一丝的曙光。但主耶稣进入我们的生命,我们那生命的遗漏终止了,从此开始一种崭新的生命,丰盛的生命,直到永远!因此,无尽的绝望转变成为荣耀的盼望!

 

如果将二者简化一下,排列在一起,可能看得更清楚一些:

 

生—将死—血漏—死—复活(路加福音第八章)

生—将死—遗漏—死—复活(人生轨迹的模式)

 

九月份回乡探亲,我和两个美国弟兄一起旅行到一个城市,去看望我一个学生和一些主内弟兄姐妹。约好我的学生和一个姐妹来接,但我们在不同的出站口错开了,于是打电话联系。不一会儿,我看见一个女生,急匆匆地向我们的方向走过来,我赶快走上前去迎接,并呼叫她的名字。但她竟不理会我,从我旁边走开了。我仔细一看,原来是我认错了人。又过不久,我听见有人呼唤我,站在眼前的才真正是我的学生。但岁月的无情,在我们彼此的身上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迹,她因疾病身体消瘦虚弱,我心中一下子涌出一阵感伤和心疼。原来,我内心深处所储存的记忆中,是二十年前她的青春焕发花枝招展,酷似刚才那个年轻的女孩。

 

当我们童年还没有玩够的时候,一转眼进入青少年(今日的孩子,连童年的乐趣也被剥夺了);在繁忙的学业里还没有透口气要休息一下的时候,就转眼进入不得不打拼的青壮年,还没有足够时间品尝青春浪漫的滋味,或享受一下劳动的成果,一下子又进入了养老顾小危机四伏的中年。就这样十年十年地数,人一辈子能数几次呢?乔布斯也就数了五次而已。

 

听起来很有些悲观,然而感谢神,“我的肉体和我的心肠衰残;但神是我心里的力量,又是我的福分,直到永远。”(诗篇73:26)“外体虽然毁坏,内心却一天新似一天。”(哥林多后书4:16)因着主耶稣进入我们的生活,我们生命中那如计时的沙漏不再继续漏下去,如同那患了十二年血漏的女人一样,被医治得痊愈,从此,遗漏的生命变得完满,并且持续丰满直到永永远远!

 

这是蒙受耶稣基督恩典之人生命的实际,也是他们荣耀的盼望!主使睚鲁的女儿从死里复活只是一个预表性的前奏而已!但你要得着这荣耀的盼望,必须用信心去触摸他(主耶稣),而不能挤在人群中凑热闹!

 

愿你我能够像睚鲁和那患血漏的女人一样,克服重重障碍,来到耶稣跟前,用信心去触摸他,好得着他那美好丰盛的生命,直涌流到永生!哈利路亚!

 

任运生  来自中国大陆,现为传道人。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