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怀念
2016/8/3 16:38:09
读者:3410
■边云波
生命季刊 总第6期 1998年6月

 

 

编者按:本诗写于1980年。是时,中国教会已经经历了几十年的熬炼,弟兄姊妹们也刚从逼迫、患难中走出来,刚刚开始联络、沟通。中国教会正处在大复兴的前夜。

 

一日,作者在读诗篇55篇时,回顾起自己经过的患难、逼迫,也思念起许多当年与自己一同蒙恩、奉献的弟兄姊妹;他得知有的弟兄作了美好的见证,也听到有的姊妹是何等的忠心,也有的已被主接去了。近四十年过去了,当年一同蒙召的一代青年,现在都已是六、七十岁的老人了。作者遂写此诗,献给与他同龄的弟兄姊妹。

 

作者边云波弟兄,曾写过长诗《献给无名的传道者——我的弟兄》(见本刊总第二期);这首《怀念》可视为《献给无名的传道者——我的弟兄》一诗的姊妹篇。本刊承蒙校园出版社允许,特转载此诗,并将此诗献给无数个正在中国大陆默默无闻地服事主的弟兄姊妹。

 

 

(一)

 

但愿我有翅膀像鸽子,

我就飞去,

看望我怀念的姊妹兄弟。

 

我必远游到伯利恒,

 先去体会那马槽的赛冷。

 再住宿到加利利的旷野,

 向海水去诣问那古老的脚踪。

我要到客西马尼,

 请橄榄树述说那一夜的哀痛。

 再飞到各各他山顶,

 去追思那十字架上的慈容。

我要用自己的泪水

 去亲吻那里的一草一木。

我要用自己的热情

 去拥抱那里的旭日晨风!

但愿我有翅膀像鸽子,

我就飞去,

把主耶稣为我们受苦的一生

告诉我怀念的弟兄。

 

我还要飞到非洲的荒漠甘霖,

 去聆听腓利传下来的福音,

 再沿着罗马和西班牙曲折的海滨,

 去重温保罗经历过的艰辛。

我要到英伦三岛,

 去瞻仰那些远出布道者的旧居。

我要到南北美洲,

 去记念那些当地殉道者的血痕。

我要到澳大利亚的草原,

 去参加那里的祷告聚会。

我要到印尼和菲律宾,

 去默想那里的神学讲论。

然后

 我要飞遍祖国的山山水水

 沃野森林,

   从繁华的闹市,

   到荒僻的农村;

 我要访一访各城各乡一个的教会,

 我要问一问各族各方一片的羊群,

 我要听一听一阵阵无声的赞美圣曲,

 我要看一看一颗颗仍然火热的心。

但愿我有洁白的翅膀像鸽子,

我就高高地飞过层层深云,

穿过雷鸣闪电,

迎着日月星辰,

把福音将要传到地极的喜讯

告诉我怀念的故人!

 

亲爱的弟兄!

尽管几十年的雨露风寒,

早已把我们一脸的皱纹刻满。

任它几十次的霜雪漫漫,

已经染白了我们的两鬓斑斑。

我们度过的岁月虽然像一声长叹,

但是那难忘的怀念啊,

却比蜂房下滴的蜜还要甘甜!

 

你记得吗?

在那清澈见底的汉水两岸

我们诵读过不朽的诗篇。

在那水流湍急的嘉陵江边

我们把自己献上了祭坛。

我们的诗歌

像玉泉山旁的小溪,

涓涓潺潺流遍了华北平原。

我们的祷告

在那清澈见底的汉水两岸

我们诵读过不朽的诗篇。

在那水流湍急的嘉陵江边

我们把自己献上了祭坛。

 

你记得吗?

在那牛头山前的玫瑰花旁,

你放下了自己编织的空想。

在那栖霞山下的小桥头上,

你见到了照耀永世的光芒。

你把手上的名利成就

看成是几十年的一埸幻梦;

你说世上的虚荣享乐

不过是钓饵上可怕的芬芳;

你把自己的灵魂之锚

终于抛到了耶稣基督的救恩上;

你就像飘摇不定的孤舟

从此驶进了永远安息的海港。

 

你记得吗?

在我们大学时代的宿舍里

我们同心祈求过福音的兴旺。

在我们制造帐棚的工作中

我们一起焦虑过禾场的荒凉。

我们都有过自己的软弱,

我们也有过共同的愿望。

有时候我们争论不休

 好几天无言默默;

有时候我们同沐主恩

 又常是笑泪汪汪。

为了坚守我们纯洁的信仰,

你曾招致过雪片般的讥笑诽谤。

但在你走过的地方

 却洒下了一路的歌声

     遍地的馨香!

自从那一年

我们失去了书信来往,

你就像天边上白云的馀波

消逝在茫茫的远方……。

 

我多年不见的弟兄,

──如今你在哪里?

我的心像鸽子般地飞来飞去,

 却看不见你的丝毫踪迹。

 

我的灵在祷告中把你到处寻觅

 却听不到你的一点信息。

莫非你已经踏碎了人世的崎岖

 早就安睡在佳美之地?

还是你的心一直在拔摩海域

 只能单独地与神同居?

也许是你畏惧了窄路上的艰险

 又收回了当年献上的燔祭?

或者是你徘徊在米甸的旷野

 像当年销声匿迹的摩西?

但愿我有翅膀像鸽子,

我就飞去告诉你,

这些年一些弟兄姊妹的经历!

 

 

(二)

 

海中的波涛啊,

 可以翻来又覆去!

大山和小山啊,

 可以挪动而迁移!

天地和万物

 瞬息间千万变化!

唯独那不以的慈爱啊,

 却总不肯把我们丢弃!

 

你知道吗?

有的弟兄

已经过早地归回了天城。

那冷河的滚滚巨浪

并没有触动他静静的心情。

他的脸上散发着感人的光彩,

他的神态流露出动人的安宁。

有些人认为

 “信”和“不信”

 只不过是一个字的差别,

可是我们的弟兄

 却讲得那样坚定,

走得又那样从容!

──好像有圣乐陪伴着他的脚步,

好像有天使搀扶着他在前行。

但后来我听到这件往事,

 却止不住地热泪纵横;

因为他离去的时候

 还是那样地年轻……。

 

你知道吗?

有的姊妹

实在过多的经受了磨炼。

她身上带着各样的病患,

家人又大多已经失散。

一场灾祸她昏迷了几天,

但是她醒来之后,

 仍旧是笑容满面,

    感恩连连!

她对自己经历的危难,

 从来是只字不谈。

在她述说的见证中

 却常是自己的软弱和亏欠。

 

你知道吗?

有的弟兄

 生活上实在有美好的见证。

 口中没有半点的虚谎。

 胸怀却是一腔的真诚。

粗糙的双手上

 常带着助人的香气。

辛劳的两脚下

 尽都是舍己的路程。

他的行为信实公正,

 披戴着基督的美德,

 像一片洁白的花朵。

他的心中柔和谦恭,

 充满了基督的生命,

 像一块透明的水晶。

有些人曾对他恶意地诬害,

 他却为他们恳切地祝福。

有些人来找他巧言盘问,

 他却为他们祈求着永生!

 

你知道吗?

有一些神的仆人和使女

到如今已是七、八十岁的老人。

他们有些人早已是耳聋眼花,

但对神却依旧那样地忠心。

他们的心灵中

 仍然挂念着亚西亚的七个教会。

他们的笔头上

 仍在传道着宝座前的微小声音。

有些人为了看望教会,

 仍要踏上万里征途。

有些人为了抢救灵魂

 仍要奔走于仆仆的风尘。

亲爱的弟兄啊!

我们这一辈的蒙恩者

要早日接过这两千年的福音火把,

好让老一辈的传道者,

更得安慰,

更加宽心。

 

我多年不见的弟兄,

──如今你在哪里?

我的心像鸽子般地飞来飞去,

 却看不见你的丝毫踪迹。

我的灵在祷告中把你到处寻觅

 却听不到你的一点信息。

但愿我有翅膀像鸽子,

 即或飞越悬崖绝壁,

   穿过雾海云霓,

 我也要找到你

 向你倾吐我多年的心意!

 

(三)

 

我亲爱的弟兄,

是不是你已经心灰意冷,

像以利亚躺卧在罗腾树下,

只希望尽快地了此一生?

你咒诅过自己的生辰,

你厌恶过自己的名声,

你曾经抱怨过神

 为什么不折断这压伤的芦苇?

你甚至恳求过主

 为什么不吹灭这将残的小灯?

不久前你还登上过迦密山顶,

 曾被神重重地使用。

而现在为什么这样胆战心惊,

 看不清前面的道路?

你自以为只剩下独自一人,

 已经是孤苦伶仃。

却不料还有七千个弟兄,

 仍在赞美着天父的尊荣!

但愿我有翅膀像鸽子,

 我就要飞到你的山洞,

 请你走向何烈山的顶峰,

 再听一听神更大的托付和命令。

 

我亲爱的弟兄,

是不是你玷污过圣徒的地位,

像当年犯罪的大卫,

影响了基督的教会?

你放声痛哭,

 趟过了汲沦溪水。

你蒙头赤脚

 逃进了橄榄山内。

你时时忍不住地悲泣,

 天天有流不尽的眼泪。

你容忍着示每的漫骂,

 承受着投来的土灰。

但愿我有翅膀像鸽子,

 我就要请你到玛哈念去相会。

──神绝不能轻看

 我们的忧伤和痛悔。

 也一定会抚慰

 我们的哀恸和疲惫。

但愿你早日返回耶路撒冷,

 把叹息变成衷心的赞美,

好让耶和华的圣名

 永远受到称颂和敬畏!

 

我亲爱的弟兄,

是不是你已经产业浩大

甚至伯特利都无法容纳?

于是你像罗得那样挪移帐棚,

渐渐地迁到了所多玛和蛾摩拉……。

你背离了初出哈兰的单纯心志……,

你厌恶了亚伯拉罕的旷野生涯。

你觉得事事要求告主名,

 怎比得现今的为所欲为?

你认为处处要筑坛献祭,

 怎比得当前的奢侈豪华?

你随波逐流

 已经被世人任意戏耍;

你庸俗成习

 甚至连晚辈都把你当成笑话!

九王的纷争

 曾一度荡尽你所有的财富。

前辈的挽救

竟未能阻止你顽梗的步伐。

二十年来:

你耗尽生命

 追求着转眼成空的名利,

你虚度年华

 角逐着硫磺火上的残渣;

你可曾听见

 主耶稣寻找你这只亡羊的呼喊?

你可还记得

 主耶稣拯救你流血舍命的十架?

你可曾思念

 那生你养你的骨肉至亲?

你可曾想过

 将怎样归回你必去的天家?

那无依的故人们

 常坐在孤寂的帐棚门口;

而你却衣冠楚楚

 常坐在热闹的城门之下。

当弟兄们栉风沐雨的年日

 你是否正在欣赏你的高楼大厦?

当弟兄们含辛茹苦的时刻

 你是否正在品尝你的肥羹美茶?

但愿我有翅膀像鸽子,

我就要飞去请你慎重地回答:

──与其拖延地等候着必然的毁灭,

何不早日地逃脱那罪恶的惩罚?

 神应许过万族要因亚伯兰得福。

 为什么你不再归向他──你的父家?

要知道:

 那里的羊群正等着你一起去牧养。

要相信:

 他的后裔必多如天上的繁星,

        海边的积沙!

 

我亲爱的弟兄,

是不是你像彼得一样,

已经在耶稣的背后

对人说放弃了信仰?

你久久地不安,

你悄悄地观望,

你远远地跟随,

你暗暗地思量。

先前是摇橹甚苦,

经常要修船补网。

多少年迎风送浪,

多少次彻夜空忙。

那一天主耶稣把你选召

从此后跟着主福乐亲尝。

你曾经亲蒙恩主

 医治过自己的亲属,

你曾经亲蒙恩主

 把自己拉起在海上。

你曾经亲自看见

 主耶稣让五千人吃饱。

你曾经亲自看见

 主耶稣在高山变像。

主耶稣曾经说要得人如鱼,

 这神迹、这奇事又怎能遗忘。

想从前,曾立志至死不移,

到现在为什么心情惶惶?

希望你想一想

 那晨鸡在昂首高唱。

就应该揭掉你

 心头上昏黑的幔帐。

要思念主耶稣

 正转身深情地将你端详,

多少的恩和爱

 伴随着这亲切的慈祥目光?

主耶稣复活后

 曾提着名字要你前往,

在提比哩亚的海边

 再三地嘱托你喂养他的小羊!

但愿我有翅膀像鸽子,

 我就要飞到你的身旁,

 先和你数一数主耶稣的恩典,

 再和你算一算我们馀下的时光……。

 

我亲爱的弟兄,

 是不是你由保罗又变成了扫罗?

 自以为是心肠火热,

 给肢体却带来了折磨!

 这一天你终于

 走到了大马色,

神的光照

 使得你大为惊愕!

你仆倒在地

 张皇失措,

在天上却有柔声

 呼唤着:「扫罗,扫罗!」

十字架上的耶稣

 又何曾亏负于你?

为什么你对他

 这样苦害逼迫?

基督耶稣降世,

 为的是要拯救你我,

担当了我们的罪恶,

 被钉后三天复活。

你眼见司提反为主舍命,

 信徒们却因此越发地增多!

这时候也许你心情震动,

      心灵迷惑,

      眼目失明,

      矛盾蹉跎。

 ──你想要认罪悔改,

    只怕是弟兄们相信不过;

    如果不投靠基督,

    又怕会落得个犹大的结果。

    永生啊,

     难道竟毫无指望?

    永死啊,

     好像是咫尺相隔!

圣灵在感动启示,

邪灵在恫吓争夺!

多少天 心如海潮时起时落,

多少天 灵内如焚不吃不喝!

但愿我有翅膀像鸽子,

我就飞过草原,

飞过沙漠,

飞过大海,

飞过江河,

我要先找到亚拿尼亚

再共同地去到你的居所。

我要跪在你的床边祷告,

唯顼你眼上的鳞片早日解脱,

我求主让你再经过大数,

      经过以哥念,

      经过路司得,

      经过马其顿,

        哥林多,

        加拉太,

        和以弗所,

把扫罗的名字改成保罗,

还要写出多少属灵的书信,

还要完成多少属灵的工作!

 

 

(四)

 

海中的波涛啊,

 可以翻来又覆去!

大山和小山啊,

 可以挪动而迁移!

天地和万物

 瞬息间千万变化,

唯独那不变的慈爱啊,

 却总不肯把我们丢弃。

 

但愿我有翅膀像鸽子,

我就高高地飞去,

再见一见阔别多年的姊妹弟兄,

我的心就得享安息!

 

亲爱的弟兄们!

几十年的雨露风寒

早已把我们一脸的皱纹刻满,

几十次的霜雪漫漫,

早已染白了我们的两鬓斑斑。

我们度过的岁月,

已经像一声长叹。

所以我们的晚年,

就应当更加敬虔!

 

你们记得吗?

在那清澈见底的汉水两岸

我们诵读过不朽的诗篇。

在那水流湍急的嘉陵江边

我们把自己献上了祭坛。

我们的诗歌

  曾像玉泉山旁的小溪,

  涓涓潺潺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