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我活着,我的婚姻活着
2016/8/3 16:32:54
读者:4304
■凤兰
生命季刊 总第7期 1998年9月

 
 

1 没妈的孩子

 

33年前,中国东北一座偏远的矿山,一个冰冷漆黑的夜晚。在一间茅草屋里,一对年轻的夫妇在为他们的孩子争吵。他们的孩子,一个不到两岁的女孩正躺在炕上大哭。一会儿,那年轻的妇人便气愤地冲出了茅草屋,扑向茫茫的黑夜。临走前她在窗外呼着女儿的名字:“美灵,美灵,你再也见不到你妈了。” 丈夫以为她是在讲气话,不加理会。她走了,再也没有回来。在冰天雪地中哭干了眼泪,无奈地结束了生命。第二天人们发现她吊死在野外。死时她才二十三岁,腹中还怀着另一个一胎儿。

 

那夜在炕上大哭的女孩就是我,那妇人就是我妈妈。从此我成了没妈的孩子。

 

童年时无论我走到哪里,人们谈论我时,总要加上一句她妈是吊死的。连养育我成人的奶奶向人介绍我时,总要强调:这是个没妈的孩子。直到我17岁考进大学,离开我长大的地方,我总算逃避了这让我心酸的没妈的阴影。从此我不向人提起我从小没妈和我妈吊死这件事。直到我心灵的这段创伤被主耶稣的爱医治抚平,我才能坦然地面对我的身世,不再自怜,不再遗憾。

 

今天当我回首时,神让我看到,虽然我从小没妈,可神从未离弃我,他的慈爱一直环绕着我,尽管那时我对他一无所知。他藉着我的爷爷奶奶爱我,他藉着我的亲戚、邻居、老师和同学爱我,他甚至藉着山中的每朵野花,藉着清清的河水,藉着蓝天白云来爱我抚慰我。他在我身上所行的正如他在圣经中所说的:“妇人焉能忘记她吃奶的婴孩,不怜恤她所生的儿子,即或有忘记的,我却不忘记你。”(以赛亚书4915)。

 

2 迷失的人生

 

81年我入读天津大学化机专业,而我的整个心思却都在寻找人生的意义。我找了许多文学名著来读,读得我头脑大大,心却依然空空。19岁时我开始寻找爱我又值得我爱的人。我忙于参加学校里的各种舞会和联欢会,观察寻找我的终身伴侣。我自认为自己集聪明美貌于一身,我不要象其他女生一样,她们因胆怯怕羞而象呆鸟一样等着男生来追,使自己的选择范围仅在追求者中。我要自己来选择并吸引他来追求我。

 

在一次研究生的舞会上,天刚微笑着向我走来,那年我20岁,正在读大三。在我眼中他是那么与众不同,我惊异天大研究生中还有这么一位。那个晚上我就由他拉着我的手,一直跳到舞会结束。这就是我与我先生的相识。

 

他是第一个让我多一层了解、多一层喜悦的人。他是我接触过男生中唯一能谈论自己缺点的人。他沉稳,不渲染自已,接触许久我才知他是研究生班干部,是天大学生十面红旗之一。他象师长一样,提议并辅导我准备本科毕业后报考研究生。他让我感到可靠。他也是我认识的男生中唯一会亲手烧美味的菜给我吃的人。虽然当时我认为他就是我要选择的可依托的人,但我对我们恋情的将来心中依然忧虑;即使我心不变,却无法保证多年后的他依然眷恋多年后的我。所以,在我们相识半年后,于84年的夏天私定终身时,我对他说:“我不求你永远爱我,但求你在不爱我的时候告诉我。”他回答:“我对你的要求也是一样。”

 

当时我得意的人生信条是: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在不损害他人利益的前提下,为所欲为。可是圣经上说:“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加拉太书67b- 8a)这是我多年后才知道的。

 

3 苦涩的欲望之果

 

在我们私定终身不久,我们就开始偷偷同居。未婚同居在当时虽是勇敢的事,却不是光彩的事。学校若知道,我们便会失去学籍。我们非常小心,表面上看来我们是在热恋,其实自同居后,我们的关系便开始在热恋与分离之间摇摆不定,相互吸引又相互埋怨、相互戒备。

 

85年初冬的一个傍晚,我读到一个杭州女生写给他的信,发现他们在恋爱,这对我来说是睛天霹雳。我哭着质问他:为什么?我算什么?任他如何解释,如何恳求,我破碎的心无法面对这种污辱,我要逃到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去,忘掉这段屈辱的经历,几次这样的努力都以被他追回而告失败。

 

我开始以死来逃避,我从两家不同的药店买够了足以致命的安眠药剂量,然后一口气吞下。机警的他及时发现了我的不妥,我睡眼蒙胧,他不由分说立即把手插入我喉中,安眠药被全部呕出。那夜我睡得好沉,第二日下午才醒来。

 

此后尽管我心依旧苦涩,我没有再作这样努力。因为那时离我毕业还有半年,我们各奔东西的日子近了,我想不如把和他关系的句号画得优美些。

 

从此我对他尽量温柔和顺从,不再追究他和那杭州女生的事,不再动不动闹分手。我心中无法原谅他对我不忠,对他不寄任何希望。但我眷恋他,珍惜他和他对我的眷恋。在我完成了我的毕业设计,等候离校时,我怀孕了。

 

天刚和我都非常珍惜这个孩子,我们认为这孩子是我们爱情的结晶。天刚立刻决定我们马上结婚,我心中犹豫,但我不能反对。虽我心里曾暗暗发誓不嫁给这个伤害过我心的人,但我不能只要孩子而不要孩子的父亲。

 

天刚匆忙写信回家申请结婚,他爸妈回信态度坚决明朗:不同意。因我毕业分回我父家所在地黑龙江大庆,父催我尽快回去上班。天刚随我回到我父家。父和继母随即简单地为我们办了婚礼。婚礼结束的当晚,我父坚决地对我们说: “孩子不可以要,因为人可以算出这孩子是婚前怀上的,太丢人!”天刚默然无语,我只会哭。天刚还在读书,我则刚开始工作,没有父母的支持,我们看不到自己有什么办法带这个孩子,面对这种情形我们的无奈实在是刻骨的。

 

858月我们结婚,婚后天刚马上赶回学校继续学业,我则由我继母陪着去坠胎。

 

那个4个月大的胎儿,在他毫无反抗能力,完全依附于我的时候,被我们借着医生的手杀害了!

 

当时我不知道失去这可爱的孩子,是我们未婚同居之罪的结果。人的性行为唯有在婚姻之内才蒙神祝福。一切婚外婚前的性接触,都是神所禁止的,是罪;罪的代价就是死。我们的婚姻只能在人前掩盖我们未婚同居之过,可无法涂抹我们未婚同居之罪。

 

 

当时因为失去孩子,我对天刚的爱变成了恨,恨天刚不坚持保留这孩子,恨他不向我父乞求;同时我也恨天刚的父母和我的父亲。

 

出于对天刚的恨,我同一个有着3个孩子的有妇之夫有了越轨行为,我贪恋上了别人的丈夫,还贪恋上了人家的3个孩子。虽然这事从发生到我提出中止,前后不到一个月,我却居然把这和这件事当成了美好的回忆存在了心里,一直到我信耶稣重生后,才把这桩罪恶向神交出,让神从我心中将毒害我生命和我婚姻的罪洗净。

 

当我回到天刚身边时,我把这件事当作对天刚恨的发泄,对他如实相告。天刚表面上原谅了我,心中却在暗暗地恨自己无能。他发誓要做人上人,让身边所有人都来求他。

 

4 内心幽暗的日子

 

为了图谋事业上更大更快的发展,天刚88年底带我去了深圳蛇口工业区。在深圳我们俩成了不同企业的负责人,工作赚钱成了最重要的事。我们忙得无暇顾及彼此,甚至无暇顾及女儿百合。天刚开始倦于过哄着我的生活。在深圳美女如云,我不再出众。天刚身边的女职员和他以往的女校友,对这位作老板的常是柔情似水。他开始嫌我不温柔,气愤我对他颐指气使。他对我不再有激情和热情。

 

这时台湾作家张爱玲的一段话刺我的心。她说,每个男人心中都有两朵玖瑰,一朵是白玫瑰,一朵是红玖瑰。若是娶了白玖瑰,那红玖瑰就成了他的太阳,而白玖瑰则成了他领带上的米饭粒;若娶了红玖瑰,那白玖瑰就成了他的窗前明月光,而红玖瑰就成了墙上的蚊子血。

 

成了米饭粒或蚊子血的我不甘心,我气愤,我伤心,这常会使我在外同其他追求者有越轨行为。我不知道当我有婚外情时,我是在行耶和华眼中的恶,我是在犯罪。耶和华断不以有罪的为无罪。

 

我们那时的日子,在人看起来或许是辉煌的;我们的收入是普通深圳人的几倍甚至几十倍,我们有名有利。人们常会看到我们夫妇带着女儿出入深圳五星级宾馆吃饭喝茶。可是那时我的心已不会笑了,我不相信世上还有什么事能让我开心。我的心完全迷失了。我当时的日记中写道:“天啊,我在寻找什么?……我的人生进入了最幽暗的时期。没有方向,没有盼望,我也不知我在等待什么……”

 

5 罪的枷锁与信仰路上的微光

 

91年初我的身体垮了,胃炎和胆襄炎使我住进了医院一个月之久,就此我停下所有的工作。安歇下来后,我的心总算安静下来,终于翻开了在我床头已放了许久的圣经。圣经的第一篇创世记,便使我的心怦然跳动,我仿佛找到了失散多年的亲人,从此我明确地知道我是从何处来,我明确地知道我有一位全能的父在天上,他是创造天地万物的主宰,他藉着圣经向我启示他自己。

 

出院后我开始知道关于耶稣基督的福音。耶稣说:“我来了,是要叫人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为了尝到那丰盛的生命的滋味,我承认自己亏缺了神的荣耀,承认自己是个罪人,接受耶稣作我的救主。

 

可惜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在具体事情上我拒不认罪。尽管我偶尔读经,偶尔祷告,偶尔也参加聚会,我也向人传耶稣的福音,但我信归信,行归行,生活上依然故我。

 

925月,天刚那接近尾声的外遇,竟被我知道了。我的精神被这事击垮了。何不藉此摆脱这种婚姻?离婚。可离婚后又能怎样呢?世上还有我要选的好男人吗?正如天刚对我说的:“哪个男人不是这样?!除非他是没权,没钱,没胆,没能力,没条件,男人都是这个德性!”这时死对我来说有莫大的吸引力,这时我明白了,我妈妈为什么选择死亡,而不选择离婚。可是,转念想到自己小时候没妈的可怜,觉得绝不能再让女儿成为同我一样没妈的孩子。

 

我已看不到我的出路。我决定朝着离婚的方向闯。我认识一位基督徒,她和我年龄及经历差不多,我知道她是离婚的。我很少参加基督徒聚会,与她不熟,但我感到她可信靠,就想找她谈谈,希望从她那里得到支持和鼓励。来到她的办公室,我开口就说:“黄姐,我也要离婚!”我哭了,我第一次向人讲出了我对丈夫的不满和失望。听完我的倾诉,她说她的丈夫,同我的丈夫比,所行的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她和我一样无法容忍,她就和她丈夫离了婚。那时她尚不认识耶稣,她是离婚后才信耶稣的。信主后,她才知道当初不该离婚。她讲出了她离婚后所遇到的种种困境和苦楚。她劝我绝不可离婚,她说她若早认识耶稣,她绝不离婚。她的坦诚使我震惊了。

 

那时我尚不知道圣经中神明确反对人离婚。但感谢神籍着圣经箴言141节对我说:“智慧的妇人,建立家室;愚妄的妇人,亲手拆毁。”这段话挡住了我心中任何要拆毁我婚姻的企图。尽管我的婚姻成了我不堪忍受的重担,但我知道我不能离婚,不可以去拆毁。

 

但因为天刚的那桩行为,我常对天刚有发不完的怨恨,以至于天刚对我大吼: “你干吗抓住我那件事不放?你做了多少件?”我争辨道:“每次我都是被动的,我是尽量避免,可你是主动的!”他说:“那是因为我是男的,你是女的。”我们常常争吵,但没有任何结果,我们的关系越来越糟。

 

不久黄姐带着一位牧师来到我们家。他们没讲什么就打开圣经读神的话给我们,当天刚听到圣经中说男人是头时,他很愿意接受圣经中神的话,尤其是这句话让他高兴万分。天刚和我都能感受到李牧师心中的平安,他的目光宁静如水,似乎可映出人的灵魂;他和黄姐有从里向外发出的圣洁。我们知道我们遇见与众不同的人类了!那时天刚称他们为“圣人”。我们重生得救后,知道他们是圣徒,是因耶稣的宝血而成为圣洁的基督徒。当时我们无法想像日后我们也能成为“圣人”。

 

为了解决我们婚姻中的问题,我和天刚坦诚相对,我们向彼此都提出了三条要求。我们都愿接受彼此的要求并遵行。天刚要求我:一、要尊重他,不可当众指责他,要在私下提醒他的错误;二、要尊重并孝敬他的父母,当时他们和我们同住;三、不可再追究过往的事。我对天刚的要求是,第一他必须成为基督徒,那时我自认为自己是基督徒;第二他每天必须至少向我说一次“他爱我”,对他的第三条要求我已经记不得。

 

为着我对他的第一条要求,我感谢神,他以怜悯和恩典,使我和天刚后来成了重生的基督徒。这不是靠我们自己能做到的,因为立志行善由得我们,行出来却由不得我们。随着后来我们的重生和在主里的成长,我对他的第二条要求渐渐变成了希望他爱我们的恩主耶稣基督,并爱他的教会。

 

7 圣灵光照下的认罪悔改

 

那时天刚对神没多少认识,信神只是为了应付我。但为了女儿,他愿付出努力维持我们的婚姻。尽管那时他说他爱我,可我心里已认定他不再爱我。

 

我一向认为自己聪明有魅力,认为我自己值得人爱,居然必须要同一个不再爱我的人继续生活下去,这对我来说是莫大的屈辱。这种屈辱让我心中充满了苦楚。这苦楚让我开始常常一个人暗暗地跪在卧室里,向神诉苦。

 

一日,像往常一样我跪在窗前,在向神抱怨天刚,一道温柔又严厉的声音划过我的心头,“你是怎么对待我儿子的?”当时我一怔,随即我做过的恶事尽浮眼前。其实这些恶,神曾在我读圣经时,对我一再提醒;但我争辩我在外越轨是因天刚待我不好,不是我愿意作的;我拒不认罪,还把我犯罪的责任推到天刚的身上。那道声音过后,我似乎是被暴露在光中了,我的罪都在我眼前,罪就是罪,无论我有多少犯罪的藉口。我终于因看见了自己的罪恶而战兢,跑在神面前认罪求赦免。这是我有生以来笫一次从心里知道自己做了那么多那么可恶的事,我才发现自己是多么败坏。

 

过去那么久我居然不承认自己是罪人,竟不知自己在何事上要悔改,我竟认为自己已是基督徒,回想起来那段时间,我时常还在行有辱主名的事。若不是神那次光照,我实在无法看到自己的真正面目。

 

自那次认罪后,我不再随着自己的喜好单独出去同其他异性跳舞,我开始中断同他人的暗昧关系,不再以在外越轨行为来报复天刚。

 

两个月后,也就是92720日,那位给我们圣经又向天刚传耶稣的美国弟兄John Nellessen在为我施浸前,问我为什么要受洗时,我的回答是:我要悔改!他向我解释道你要受的洗是信耶稣的洗,不是约翰的悔改的洗。在我受了信耶稣的洗,从海中上来时,天刚也接受了信耶稣的洗。尽管那天早上他仍在挣扎,对我说:“你不要逼着让我也受洗。”日后我知道那一刻他要受洗的决定实在是圣灵的工作。

 

8 神的手所托住的婚姻

 

虽然那时我和天刚都受了洗,但我们的婚姻状况并未立时改变。不同的是,每次和天刚发生争吵后我都以祷告来到耶稣面前。每次来到耶稣面前都使我主动向天刚道歉。那时,甚至现在还有许多人认为在家做家庭妇女好没出息。在许多人看来都不可思议,大学毕业的我,在外面工作得蛮有成效的时候,居然痛苦地选择了顺服丈夫,在家相夫教女,作家庭主妇。神是信实的,明天在他手中。那时我虽然不情愿,心里觉得委屈,但因着神的话我顺服了。五年后的今天再来看时,我要说,神籍着我这勉强的顺服所倾注给我的祝福实在是无法数箅。

 

在我和天刚一次严重争执后,天刚以离婚远走威胁,我当时诚恳地问他,我要怎样做他才肯留下,他回答:“除非你给我跪下。”出乎他的意料,也让我自己吃惊,我给他跪下了!他马上扶起委屈得哇哇大哭的我,安慰我:“对不起,这真难为你了。”在我跪下的那一刻,他见到了神的作为,神使我这家中的女王从宝座上走下来了。神恢复了他在我们家所设立的正常秩序。我顺服天刚。他坚持错误己见也罢,他蚀钱也罢,他对我的要求无理也罢,我都顺服他。只有两件事上我要坚持,不能妥协:一件是关于罪,一件是关于聚会。

 

他所经营的公司,要扩大发展需要向银行贷款。为了能得到银行的贷款,他用深圳企业常用的办法,请银行负责信贷的有关人员去卡拉OK嫖娼,这件事因被我发现而被阻止,他非常生气,因使得他公司需要的贷款不能拿到。我坚持他要在这件事认罪悔改,以至于他认为我成了他事业的绊脚石。那时对他来说,他的事业就是他的生命,为此他要离开我。我决意,此等不信之人要去,就由他去吧。分手前他要请我和女儿一起出去吃晚饭,我因心情沉重,拒绝同他们一道去,他带着女儿走了。令我吃惊的是,他和女儿在外吃过饭,又回到了家里。原来他当时未和我离婚分手,就是因为他听到了神说要给他一个儿子。

 

尽管因着耶稣基督对我的赦免,我已原谅过去天刚对我的一切伤害,对他我心中已无怨恨和苦毒,但那时的他常常以种种理由流连于歌舞厅,深夜不归。我凝望着夜色,无可奈何。我以为我要忍受这爱情消失的婚姻,一直到见主面。那时我常在心里暗叫:主啊,我和死人有什么区别!

 

常常在我早上酲来时,我的心是冷冷的,沉沉的。我要面对的生活不再是有乐趣的,而是沉重的、无望的。当我一转念想到,我在地上的这种日子中少了一天,我见我救赎主的日子又近了一天,我的心就喜乐了。那支歌,因他活着,我能面对明天,给了我莫大安慰。我唱着那支歌从那些日子走出来了。

 

那时我明白了,我的妈妈当时为什么选择上吊自杀,而不选择在婚姻中忍耐。人们都说因她性格太刚烈,可我知道是因她不认识耶稣,没有耶稣的人生是没有盼望的人生。她看透了她的生命中没有盼望,谁会选择没有盼望的忍耐呢?我能忍耐是因我的主耶稣是我的盼望。

 

我的主知道我是软弱的,我有灰心的时候,他为我预备了那位黄姐妹,鼓励我走耶稣的十架窄路。一次我在电话里哭着冲她大叫:“黄姐,我不行了,我再也忍受不了!”她带着另外一位姐妹马上赶来了。她们带着我以祷告来到神面前,我平静了。

 

随着我和女儿参加基督徒聚会的增多,我不能再由着天刚一人在家,看电视而不去聚会。那时虽然他偶尔也读经祷告,偶尔也参加聚会,名义上他也是基督徒。日后我们知道那时的他还未重生。

 

记得那日我要去聚会,他却坚持让我自己去,他要在家看电视。我难过得坐在他身旁不停地流泪,他总算被我哭得不耐烦了,好不情愿地说:“好吧!我和你一起去。”我们一起去了。那日聚会的形式,尽管天刚不太习惯,但他很喜乐。那次聚会是那个聚会点的最后一次,聚会结束后大家商议,下次聚会在谁家时,天刚说:“聚会可以移到我们家去。”

 

两个月后,949月,聚会在我们家开始了,最初是每二周一次,由一位澳洲弟兄道格带领着天刚、我和另外几位姐妹,主日下午在一起唱诗赞美神。不久我们的聚会便改为每周一次,由道格和天刚轮流带领。当聚会在我们家开始的时候,我已怀孕。在我怀孕20周的时候,知道是个男孩。

 

天刚开始对神有了真正敬畏的心。在此之前,天刚知道神不要人犯罪,罪的代价就是死。但他就是死,也不能放弃罪中之乐。此时不同了,他有儿子了,这儿子是他自开始读圣经时,就向神求而求来的。因为他知道神对罪的追讨,是自父及子三至四代,为着他儿子的平安,他虽欲火攻心,但还是强忍着不敢再去故意犯罪。他开始呼求神救他脱离罪的诱惑。渐渐地他发现自己对罪,由不敢变成不想了,再后来变成恨恶了。这是神的拯救。

 

他在外应酬的时间少了,在家陪我的时间多了。他和我在家常唱诗赞美神,读圣经。他也常用神的话来提醒我,鼓励我,他对我多了温柔和忍耐。后来他分享说,那时的他仅是开始敬畏神了,还未将他生命的主权交给神。尤其是他公司的经营管理,他不但不许我插手,他也不让神插手。他要赚钱,他唯恐神不让他赚钱,唯恐神的办法不赚钱。

 

9 因他活着,我和我的婚姻活着

 

在我怀孕9个多月时,神把我从深圳带来了美国,避开了中国大陆的一胎化政策。我9557日到达美国,524日我们的儿子一雄出生。7个月后,天刚来美。在此期间,我饱享教会中主内弟兄姐妹,对我们的关心和照顾。天刚来美的 3个月后,我们的女儿也来了。

 

天刚来美不久,他那在大陆讴心历血,苦心经营的事业,很快就化为乌有了。至此,天刚才承认自己的有限,服在全能的主脚前,交出生命的主权。当我们将我们生命的主权交给神掌管后,神让我们经历到了他的慈爱、怜悯和信实。我们真正享受到“耶和华所赐的福,使人富足,并不加上忧虑”(箴言1022 )。

 

在美国加州美丽的橙县,我们安居快3年了。天刚的工作稳定,一天8小时,一周5天,好过在深圳做老板。除此之外,他的时间都是属于家人的,或是用于服事神的。大女儿百合10岁半,今年上六年级了,儿子一雄3岁,二女儿百惠1岁。天刚和我,望着彼此,望着我们3个可爱的孩子,望着这里的碧云天,绿草地,我们除了要感谢赞美神之外,还是要感谢赞美神。

 

耶稣基督不但涂抹我一切的罪恶,他也擦干了我每一滴伤心的眼泪;他不但拯救了我,也拯救了我的一家。他更新了我们的婚姻,使天刚和我对彼此的承诺,变成了“无论你怎样我都不离开你”。他成了我们婚姻的磐石,我们的婚姻才不至动摇。

 

今天当我们回首时,看到在我们不认识神的时候的婚恋之路是那么的弯曲的,我们惊讶神为我们洗去了那么多罪污。像我们这样的罪人居然配他拯救!

 

若不是恩主耶稣的怜悯和奇妙救赎,我至今还是活在黑暗中,不知是在第几次婚姻中,不知是在与谁同居,或者早已象我妈妈一样,已不在人世。

 

我如今活着,是因信神的儿子而活,他是爱我,为我舍己。

 

 

 

凤兰  来自中国大陆,现居美国加州。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 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