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新疆行
2015/5/28 16:35:29
读者:3400
■陈琳

生命季刊 总第7期 1998年9月

 

 

中学时学地理知道,新疆在中国遥远的西北方,那里有天山山脉,吐鲁番盆地,及一望无际的大沙漠。离开地理课教室后,新疆也从我的记忆中消失了。

 

来美二十多年,每当为中国祷告时,那片像蚕叶形状的中国地图,就出现在我的脑海中。今年年初被通知去新疆培训,我相当愕然:新疆!新疆在哪里呢?打开地图,原来西北边疆那片广大的土地,就是新疆。打听一下那里的气候,得知正是早春时节。因此把我最厚的毛衣塞在行装中,最厚的袜子也一并带着,临行前又借了双靴子,踏上了行程。

 

飞机夜间抵达大城市,休息一晚,准备第二天搭机到新疆。第二天一早赶到机场,柜台张贴着大字通告,“因飞机故障,不能准时起飞”。我只好夹在一群无奈又无助的人群中捱时间。等了好几个小时,终于有消息传出来:“去乌鲁木齐的旅客,请跟随服务人员下榻旅馆。”至于飞机什么时候可启程,各说各的,没人知道。我们一群人被车子送到旅馆休息,等待一个不知道的时刻。吃过晚餐,看看手表已晚上十点了,既作不了什么,就对自己说:“安心睡吧!”

 

半夜电话铃声大作,接着服务生大敲其门,连喊带叫地说:“飞机要飞了!赶快到楼下,上车去机场!”那种半夜突然被惊动的响声,令人心惊肉跳。很小很小的时候,逃空袭警报的那种味道又涌上心头。抓着行李包,跳上了车,半夜登上了去乌鲁木齐的飞机。那机仓黄昏昏的灯光,暗色的壁纸,衬托着人们困倦的面容,真像是一群被俘虏到边疆的囚徒。突然扩音机播放“奇异恩典” 的曲子,我对自己笑出来了,我说:“主啊!你好幽默,这两天你好像未露面,我正需要你恩典时,你就回应我奇异恩典,否则我真不知此行将会如何。”

 

抵达乌鲁木齐时大地仍然一片漆黑。走出门外,吸了一口气,顿时被干冷的空气刺痛,鼻涕不断。早上八点,天开始亮了,才见到来接的同工,接下来又是一段好长的车程,终于来到要去的地方;一晚没睡,整天颠簸,又寒又饿,真恨不得有什么吞什么。接待家庭用最好的食物款待我们:一盘花椒大料炒羊肉。我向来是不敢吃羊肉的人,此时也开始尝试,这一段培训的时光,是我一生吃羊肉、喝羊奶最多的日子。

 

第二天培训开始,早上两小时的晨更,我仍然是鼻涕不断。我对主说:“临行前该想到的问题都祷告过,独独鼻子过敏没料到,晨更之后我要教课,主啊,你不是在飞机上先告诉我有奇异恩典吗?就让我经历这恩典吧。”

 

奇妙的事发生了。我站在台前,一开始讲课,鼻涕就停止了,干燥的空气似乎不那麽刺鼻了;一连四个小时的课程下来,我不再需要大把大把的卫生纸,虽然煤烟飞绕课室,我极度过敏的鼻子,竟然能如鱼得水过了十数天。

 

参加培训的年轻人真是年轻,正如我儿子、女儿的年龄。看见他们就想起自己的两个孩子,看见他们就像看见自己的孩子。第一堂上课时心中真是作难,如何对那麽年轻的孩子们谈约伯的苦难呢!真舍不得,又不得不。既然临行前为要讲的经文祷告、寻求过好多次,只好凭信心传讲神的话。没料到这班年轻人虽然年纪轻,但已经经历了许多挣扎与挫折了,眼前正是他们举步艰难的时刻。看到他们的挣扎,我静思默想:岂不正是神的手,把他们放在熬炼的炉中吗?主将会用这些年轻人作特别的工作。

 

一天晨祷中,他们为宣教的异象大声祷告。满怀着对少数民族同胞的爱,他们曾经历尽艰辛,去南疆传福音。此时他们为维吾尔族人和回族人痛哭祷告。我看到他们的眼泪,听到他们向神的呼求,突然圣灵在我心中揭示:这一班青年人是主所预备的要进入少数民族传福音的使者。

 

我记得当我在学校读宣教学时,曾写了一篇关于“如何向少数民族传福音”的文章。我的策略之一是先向汉族人传福音,然后由当地的汉族再向当地的少数民族传福音。真没有料到当日的灯下冥想和纸上谈兵,竟然是可以实现的。主啊!可见你的作为何等奇妙,你对我的引领是超出我所想的。这一群年轻人,我看见不是他们抓着主,而是主抓住他们。他们的父辈、祖父辈移民到新疆不是偶然的,神带领他们移民,原有他的美意。

 

早春的新疆,依旧是天寒地冻、白雪皑皑。但严寒却锁不住一颗颗火热爱主的心。是谁在这冰天冻地的新土里撒下了爱的种子?是谁能叫这些种子在这寒冷的天气中生长?是谁把他们放在寒风中吹打而使之不气馁呢?难道不是主那不能抗拒的爱,永远不改变的爱,牢牢地系住了他们吗?

 

下午,天气更寒,雪花随着西北风飘荡,教室内不时传出来歌声——

 

主啊,我赞美你,因为你拣选了我;

 

在这茫茫的人海中,是你把我找索。

 

主啊,我赞美你,因为你爱了我;

 

你的爱充满了宇宙,充满整个山河……

 

阵阵歌声与炊烟冉冉上升,飘呀飘的,那一群唱歌的孩子们围着火炉,挤在空间不大的房子中,齐声专注地唱着圣诗,真是一幅刻骨难忘的画面。

 

临别的那一晚,青年人抓住我们为他们祷告,那些孩子们哭得好痛,盼望能再见,又不知何日。一位年轻的姐妹对我说:“老师,当你看到雪的时候,请不要忘了我,我的名字正像雪……”

 

培训的日子结束了。清晨计程车把我们带往机场。飞机通过长长的跑道,开始离地起飞。当飞机飞离地面时,我的心向神大声呼叫说:“主啊!再带我回到这地吧!”飞机上升的十分钟里,我望着窗外一片山连天、天连山的高山白雪,我竟然禁不住放声哭泣。覆盖着皑皑白雪的天山渐渐消失了,更广更厚的云层遮敝了它,但那些年轻人的眼泪,他们心灵中所发出的“老师!请为我代祷!”的呼喊,我岂能忘怀呢?我能忘掉他们对神奉献的心志吗?我能不为他们内心的挣扎而落泪吗?我能忘掉他们眼神中对主话语的渴慕和期盼吗?

 

主啊,是你把我带到遥远的西北大地,把我带到这群年轻人中间。我感受他们的挣扎、痛苦,他们要事奉神,当前又有那麽多艰难,对世界的憧憬放不下,神的呼召又忘不了。主啊,当日我蒙召时,矛盾的心境又涌在眼前,年轻人的心摇摆不定。主啊!唯有你能使一颗摇摆不定的心变成坚崖,正如你曾在我身上作的。主啊!愿这群年轻人被你抓住,一个也不失落。在我有生之年,愿我能看到新疆的复兴,也盼望能与他们同在复兴的行列中……

 

 

 

陈琳  来自台湾,现全时间事奉。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 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