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耶稣同在就是天堂(曾约安生平见证片段)
2016/9/9 10:00:06
读者:10802
■曾约安

生命季刊 第61期 2012年3月

 

 

 

(请击点图片上方蓝色的“生命季刊”,选择“关注”,您就会每天收到生命季刊播发的文章)

 

生命见证:耶稣同在就是天堂

 

/曾约安

《生命季刊》第61期

 

编者按:本文作者曾约安长老于1958年9月因“反对三自”罪名而被捕入狱,判刑12年,管制7年,在劳改队劳改以及就业23年。本文为作者婚姻的见证。

 

一九七零年九月二十一日,笔者十二年刑期到期,但是,必须留场就业。因为笔者还被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且还戴着反革命分子帽子,是专政对象,没有公民权,还是受管制身份。因此,生活、劳动还是跟过去一样,所不同的是可以领工资(生活费)每月18元;一年可以请假半个月;休假日可以上街购物。

 

笔者刑满后面临的第一个问题是,如何跟邱姐妹生活一起,几时结婚?为此,刑满后不久,笔者特向队部提出结婚假期申请。

 

笔者的婚姻是神在非常时期所行的非常事。在人看来完全不可能,但是,出于神的,由神自己来引导、安排,不可能的事也成全了。我是深感不配。人人说我是门不当,户不对,我自己更认为是门户不对称:女方是上海的名医邱少陵医生的二闺女,男方却是默默无闻的穷传道,劳改队的刑满就业人员。但是整个的婚事,由神自己主导、设计、安排且成全的。我在劳改队什么都不能作,就是作了也无济于事。

 

经上说:敬畏你投靠你的人,你为他们所积存的,在世人面前所施行的恩惠是何等大呢?(诗31:19)。经上又说:我拿什么报答耶和华向我所赐的一切厚恩?我要举起救恩的杯,称扬耶和华的名。(诗116:12-13)主恩何等大,主恩何其厚!不配的我,只有感谢,还是感谢。但愿我们的婚姻生活能照主心意,满足主的心。

 

四十年来的婚姻生活,我们学习很多。天父是我们婚姻生活的坚固保障!感谢神。在我的一生中,对于我有决定性影响的有两位,第一位是主耶稣,他拯救我,改变我的生命,改变我的人生。第二位是我的妻子邱姐妹,她在我的生命道路中帮助我、支持我、保护我,若没有她,就没有今日的我。

 

刑满就业后,如何跟邱姐妹结婚,几时结婚,成了我的大问题。虽然我已向队部提出结婚申请,但过了数月仍无回音。

 

邱姐妹来访。这是她第二次来访,也是我刑满就业后,她第一次来访。

 

一九七一年元月的一天下午,我们在公路上抬土修路,我在坝上负责平土,远远望见有一女子走过来,很像是邱姐妹,又怕是自己的心理作用。等她走近,我看到果然是邱姐妹。我感到很意外,因为她事先没有通知我。她告诉我,接到上海家中电报:祖母病重速回,她要回上海,所以顺路来看我。我就把她带至接待室(草房),告诉她假条尚未批下来。就在此时,我看见管教干部程干事走过来,就大声向他喊:报告......”想报告他邱姐妹来的事情。其实,他已经知道邱姐妹来了,他打断我的报告,也大声地说:你的假条批下来了,明天走;来办公室拿假条。我就跟他去了办公室,他把半个月假期的证明给了我。这一切何等顺利、奇妙,是超过我们所想、所求的,谢谢主。

 

拿到假条,姐妹想到祖母病危,虽然归心如箭,但那时因为我的假条是回公社结婚,如果没有回沪假条,在当时严谨的户口制度之下,我是不可以回上海的。另外也考虑到如果我们没有办理结婚手续,生活上会多有不便,因此,我们决定还是先回去石婆公社办理结婚手续。

 

第二天,我们乘小轮船到了枞阳县。第三天上午,我们乘汽车到其林区石婆公社乐阳大队。大队社员听说我们是回来结婚的,都为我们高兴。当天下午,我们去了公社办公室,顺利地办妥结婚登记手续,领取了结婚证。返路上,我们买了些饼干,准备了简单的茶点。邱姐妹是大队的赤脚医生,因此,我们就住在大队的卫生室。到了晚上,大队的方书记招聚了其他两位大队干部,和我们居住地的小队长并一些社员来卫生室,吃了些简单的茶点、糖果,祝贺我们结婚,我们谢谢方书记的安排。

 

在新婚之夜,我们一面向天父献上感谢,让我们生活在一起;另一面,把我们婚后的共同生活恭敬地奉献给父神,愿我们一生生活在他心意中。

 

第四天上午,我们乘长途汽车到合肥,途中在舒城停车吃中饭,乘客们都下车挤在饭店里买包子,笔者也挤在人群中,后来发现皮夹子被偷走,内有现钞之外,还有假条、结婚证书,车票等,给了我很大打击。邱姐妹从旁安慰我,实在谢谢她。

 

我们下午到达合肥,当晚乘夜车,第五天清晨到达上海。

 

敬爱的祖母敬畏主、爱主,是邱家属灵的柱子,一直关心着我们的婚姻。我们来到她的身旁,原已昏迷的她,神智清楚了一下,邱姐妹对祖母说:弟兄回来了,我们结婚了。她点点头,说了一声:噢!次日晚间,她老人家安睡主怀中,享年八十三岁。

 

那时正逢文革时期,邱家遭造反派批斗,邱老医生还被关过牛棚,全家扫地出门。因此,家中的生活、经济相当困难。三天后,我们借了韶华殡仪馆最小的礼堂,为祖母举行了简单的家庭式送别聚会,参加者有全家人以及数位弟兄姐妹。火葬后骨灰箱安放在家中数年。八一年,我们陪着姑姑把她带回福州故乡与祖父安葬一起。然而在九十年代,我们把祖父、祖母骨灰箱一起带来美国,迁葬于南加州千橡城墓园,与父亲、母亲、姑妈安葬一起。

 

我们结婚时没有举行婚礼。在那文革的非常特别时期,我们既没有条件举行婚礼,我们也不在乎婚礼。但是,我们有父亲(邱医生)在父神前为我们祝福与祷告。把祖母的后事料理完毕后的一天,父亲把全家人聚在一起,叫笔者和道芳跪在主前,他就按手在我们头上,为我们祝福、祷告;并且求父神悦纳、印证我们的婚姻。会后,母亲为我们预备了一桌饭菜,让全家人欢欢喜喜地一起聚餐。

 

假期满了,我们就回安徽,姐妹也就跟着我去农场住些日子。到了农场,队长问我:老婆也带来?答:是的。他就说:去找一间空房子住住。所谓空房子就是草房。我找到了一间堆放工具的草房,就把工具整理堆放一边让出空间;地上长满了杂草,就用锄头把它铲净,然后去稻场挑一担干稻草铺在地上,就是我们的睡床。床上放了我使用多年的旧棉被,为了夜间照明,用了一只小墨水瓶作了一只小煤油灯,总算有了临时的安身之处。

 

到了晚上,我点上小煤油灯,对姐妹说:这就是我们的临时新房。你嫁给我,没有婚礼,没有红地毯,没有新房,没有新棉被,没有台灯,什么都没有。只有旧草房,旧棉被,小煤油灯,你不怨我吗?姐妹回答:没有。感谢神,耶稣同在就是天堂!我听了顿时热泪盈眶。感谢主,有主同在比一切更好。

 

曾约安1931-2012),传道人,回音团契负责人。于2012110日安息主怀。

=================

如果您是在朋友圈中看到这篇文章,请点击手机屏幕的右上角,然后“查看公共帐号”,点击“关注”即可。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公共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cclife2013gmail

生命季刊网页:www.cclifefl.org

击点左下角“阅读原文”,即可看到生命季刊的视频短片及文章。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