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传道者的忏悔
2016/8/3 16:35:00
读者:4209
■Horatius Bonar著 刘良淑译

生命季刊 总第7期 1998年9月

 

 

传道者的忏悔

 

博纳Horatius Bonar)著 刘良淑译

《生命季刊》第7期

 

让我们诚实地面对自己。我们的忏悔应当既深入又全面。

 

1.我们不够忠心。对人的惧怕、希求人的赞赏,常使我们畏缩。我们对自己的心灵、我们的羊群、我们的弟兄,都有不忠之处;我们在教会的讲台上、探访上、管教上,亦有不忠之处。我们在管家责任的每一方面,都嫌不够尽忠。应当明文指责的罪,却轻描淡写地带过;应当大胆责备,却只略表不赞同;应当坚持过圣洁的生活,抗议世俗的作风,指斥罪恶,但我们日常的操守和言行举止却何等不忠诚;即使我们在主日显出忠心的样子,但平时差劲的表现,却使它起不了任何作用。

 

很少有人像阿尔马(Armagh)的大主教亚瑟(Usher)那样忙碌。他的学问、作事的习惯、地位、朋友,足以让他马不停蹄;但他的心灵却不断听见一个声音:“要爱惜光阴,因为这世代邪恶。”很早,约在十岁的时候,他因聆听一篇信息而归主,那篇信息即是传讲罗马书12章1节:“所以,弟兄们,我以神的慈悲劝你们,把身体献上,当作活祭。”而他正是这样尽心竭力传讲主的道,达五十五年之久。

 

尽管如此摆上一生,但请听他临终之前的话!他单单抓住基督的义,看自己仿佛只是充满罪恶与亏欠。他最后一句话是下午一点左右说的。他大声说:“主啊,求你特别赦免我该作而没有作的罪。”为他写传记的人说,他最后一口气是最热切的祈祷,是求神赦免他没有作的事——这位从不浪费任何一点时间,生平的每一个缝隙都为主所用的仆人,竟如此说!他最后一次生病的那天,还起身写作,并出去探访一位生病的妇人,用亲切的话大大安慰她,听见的人会以为他来之前,刚刚讲过天堂的事。但这样的人却强烈感受到,自己还有该作的事没有作!

 

你对自己有何想法?——多少责任未尽,多少光阴荒废,该祷告却不祷告,逃避不好干的活儿,让别人去作,坐在自己的葡萄树和无花果树下享受,没有尽力去赢取灵魂?哦,该作而没有作的罪!“主啊,求你特别赦免我该作而没有作的罪!”

 

请听爱德华滋(Edwards)的忏悔,他为自己和事奉来认罪:“我对自己的罪恶过犯常有很强的感受;这种感受强到一个地步,让我不能作其他的事,只能把自己禁闭起来。我对自己的败坏、内心的罪恶非常敏锐,比未信主之前敏锐得多。我一向知道,我里面的败坏是无法言喻的,可以吞噬一切的思想和意念。我不知道如何描述我的罪,感觉上就好像无限再加上无限,无限再乘以无限。我观看自己的内心,注目我的败坏,它似乎像深渊一般,比地狱更深、更无限。然而我对罪的承认,似乎极其微少、非常浅薄;我对自己的罪缺乏感觉的程度,让我惊讶。我何等渴慕能常存破碎的心,仆倒在神面前。”

 

2.我们属肉体而不属灵。我们生活的色调既卑劣又世俗化。我们和世界的关连太深、太紧,常随波逐流。我们的品味被污染,良心变迟钝;原本里面的感觉极其敏锐——不怕受苦,却连罪的边都不能沾——然而现在已经腐化;从前我们以为自己绝不会去做的事,现今却已感到麻木。

 

或许我们应当回想,当日我们的目光是怎样定睛在那个超凡的标准上;和现今的情况对照起来,我们不禁惊讶,改变何等巨大。除了与世界亲密接触之外,还有一些因素造成我们心灵的退化。研读真理时,只看重如何教导人,却不注意自己的灵修,结果变得枯燥无味;每时每刻光想到事奉的例行事件,造成只重形式、缺乏热情;不断执行最严肃的职责,如个别教导人永生的事,引领会众崇拜亲近神,或奉行圣礼,但却很少以祷告的心进行,也很少存着信心;结果,我们原本应有的深度虔诚和敬畏之情,竟致失丧殆尽。我们实在应当再三强调:“我是属肉体的,是已经卖给罪了。”(罗马书7:14)世界向我们并没有钉死,我们也没有向它钉死;肉体和它的肢体并没有死去。这一切不单影响我们内心的平安,拦阻我们在恩典中的长进,也大大妨碍了我们的事奉!

 

3.我们自私。我们逃避劳力、困难、坚忍,不但只重视自己,而且只求暂时的安逸。“我们只求自己的喜悦”,却没有“叫邻舍喜悦,使他得益处,建立德行”。我们没有“重担互相担当”,以“完全基督的律法”。我们既世俗化,又贪婪。我们没有将自己献给神作“活祭”,把自己的本人、一生、财富、时间、体力、器官,全都放在祭坛上。我们似乎完全疏忽了这个自我牺牲的原则,但这个原则不仅是基督徒的呼召,更是我们传道人应当身体力行的。我们对什么是牺牲,几乎没有概念。如果有牺牲的要求,我们或许会愿意去,可是到时候我们却会伫足不前,思想这样作有无必要,甚至认为,再进一步就是不够精明、不够聪明。然而,每个基督徒的生命岂不都应该是彻底自我牺牲、自我否定,像那位“不求自己喜悦”的主一样?更何况是传道人!

 

4.我们懒惰。我们很少劳心劳力;我们不像耶稣基督的精兵,能忍受艰难。我们得时的时候或许会趁势而作,但不得时的时候却未能如此;我们也没有善用零碎时间,不让分秒置闲,白白度过。许多宝贵的光阴都消磨在懒散、瞎扯、娱乐、无聊的书籍上,而没有用在内室、研读、讲台或聚会中!懈怠、放纵、浮躁、顺着肉体而行,就像溃疡一样,使我们的事奉发烂,失去祝福,使过去的成功受亏损。“你曾为我的名劳苦,并不乏倦”(启示录2:3),这句话不适用于我们。可叹啊!我们已经无力,至少在行善上已经“丧志”。我们没有本着良心工作。在就任牧职时,我们曾誓言忠诚,但却没有诚实对待教会。我们欺骗神,还自称是祂的仆人。身为牧者,我们应当以爱来照顾所托付我们的群羊;但我们没有显出不倦怠的牺牲之爱,只顾喂养自己,无视羊群的需要。

 

5.我们冷淡。虽然依旧殷勤,但却缺乏热情和光辉!既非全人全心投入职责,便经常流露出因循苟且的冰冷,说话行事都不像出于赤诚。话语虽然正确,却软弱无力;嘴里头头是道,但态度漫不经心;即使话语和容貌尚可遮人眼目,但语气却透露出内心的冷漠。爱心奇缺——那份深刻的爱,胜过死亡的爱,使耶利米暗中为以色列的骄傲流泪的爱,让保罗对基督十架之仇敌“流泪”说话的爱。在讲道、探访、劝勉、责备时,我们是多么正经、多么冷峻、多么缺乏温柔和关爱!希尔(RowlandHill)说:“但愿我能用满心、满灵、满魂的热切,向将亡的千万人传讲基督荣耀的福音!”

 

6.我们胆怯。惧怕常使我们软化或淡化真理,因为如果详细陈明,一定会招人憎恨,引来斥责。因此我们常没有向会众讲明神全备的旨意。我们不敢按照真理,用坚忍的心训诫、谴责、劝勉。我们害怕得罪朋友,惹动仇敌的怒气。因此我们对律法的传讲浅薄、狭隘,我们传讲使人自由的福音,却显得空洞、不扎实、懦弱。我们非常缺乏像路德、加尔文、诺克斯等改教先锋那样庄严神圣的勇气、高贵的精神。有人曾说,路德“字字如雷”。

 

7.我们不够庄重。豪威(Howe)、巴克斯特(Baxter)、布莱纳(Brainerd)、爱德华滋(Edwards)的传记,让人感受到他们操守的严谨、举止的肃穆,不愧为使徒的门生。我们觉得这些人所言、所行,必定满有份量。我们也看出自己和他们成为对比,无法令别人感受到与神同行的那份庄重。我们应当何等自惭形秽,痛悔自己的草率、轻浮、妄言、虚空的欢笑、愚昧的闲谈和戏语;这些深深伤害人的心灵,阻碍圣徒的长进,却让世界为邪恶的浮华展颜。

 

8.我们传讲自己,没有传讲基督。我们寻求赞赏、荣誉,贪求名声,在意好评。我们讲道,经常是高抬自己,而非高举基督;让人注目自己,而非注目于基督和祂的十字架。我们在传讲基督的时候,岂不是常在为自己赢得光采?基督第一次来是要受苦,第二次来是要得荣耀,但在我们的讲道中,祂却不是阿拉法与俄梅戛——那首先的与末后的。

 

9.我们讲属人智慧的话。我们忘了保罗的决心,不用属人的智慧之言来诱导,免得基督的十字架落了空。我们将他的理由和决心都翻转过来,以为凭着满腹经纶、优美词藻、充份推理的讲论,就可以将十字架镀金、美化,让人不再生反感,使肉体的眼目大受吸引!因此会众散去时,常沾沾自喜,认为自己颇具宗教情操,因为我们的雄辩让他们倾心,我们的呼吁让他们感动,我们的辩证让他们深思。这样,我们使得基督的十字架毫无功效,并让那些灵魂手持谎言、直落地狱。若想避免十字架对人的冒犯,不愿传讲看似愚拙的讲道,我们必会徒劳无功,到时必要为事奉没有果效、不蒙祝福而哀泣。

 

10.我们没有传讲让人自由的全备福音。我们害怕讲得太自由,人就会放肆;我们以为会把福音讲得过份自由,或以为它的自由会领人犯罪。唯有让人自由的福音才能带给人平安,唯有让人自由的福音才能使人圣洁。路德的讲道可以总结为两点:“我们唯独因信称义;我们必须证实自己已经称义。”因此,他要求他的兄弟伯忍修(Brentius)传讲“持守公义”。他自由、全备、大胆地宣讲荣耀的福音,不受行为、德性、条件、状况的束缚,不容幻想的怀疑、惧怕和摇摆不定投下阴影。这样的努力带来极大的祝福。让我们也照样而行。同时,我们也必须强调,罪人要立时归向神;我们要奉主的名,命令罪人立时全心顺服基督。真是奇怪,有些传道人很不喜欢人即刻信主。其实这才是最合乎圣经的信主模式。

 

11.我们对神的话研读不足、推崇不够。我们很看重人的作品、人的意见、人的系统,却不够重视研读神的话。我们的汲取,多来自人的水池,少来自神的泉源。我们与人沟通过于与神沟通。因此,我们的灵命、生活、言语多出于人,少出于神。我们必须更多研读圣经,让自己的灵魂沉浸在其中。不但要将神的话存积在头脑中,也要使它渗入心灵的每一个层面。

 

12.我们没有成为祷告的人。祷告的灵在我们当中沉睡。内室少有人造访,少有人眷爱。我们容许事务、研究或操劳打断内室的时间。这些年来,充斥教会和国家的热闹气氛何等容易进到内室,搅扰那甘甜、蒙福的静谧。可以用来祷告的时间,常被睡眠、朋友、无聊的造访、愚昧的谈话和戏语、闲书的阅读、无味的事剥夺。为什么没有迫切想找时间祷告的心?为什么在规划时间和工作的时候,不安排一大段时间来祷告?为什么多谈论、少祷告?为什么多奔波、少祷告?为什么多作事、少祷告?为什么开会频繁,与神相会短促?为什么独处的时间这么少?神和祂的孩子相交,是那样平静、甜美、不止息,仿佛永远不会分离,而我们的心灵为何缺乏向往之情?

 

独处的祷告匮乏,损及我们在恩典中的成长,使我们在基督的教会中成为无益的肢体,生命一无用处。为要在恩典中成长,我们必须多花时间独处。灵魂增长最快、最有力的环境,不是社会,也不是基督徒团体;用一个小时安静祷告,带来的长进,比几天和人相处更多。在沙漠中降下的甘露最新鲜,空气也最纯净。灵魂亦是如此。当不见一人,只见神临近,与祂单独同在之时,就像沙漠的空气,没有人间污浊的气息;祂完全包围我们,充满我们的心灵,那时我们的眼目才能清楚看明永恒的境界,灵魂才能得着奇妙的更新,得着能力和动力。

 

如此,我们才能有益于人。与神沟通之后,我们才能有效地作成祂的事工。在内室里,我们这器皿添满了祝福;出来的时候,我们不会将祝福留在自己身上,必定会倾倒在所到之处,这是蒙福的定律。“我们白天没有站定在望楼,晚上没有守候在岗哨。”我们的生命并不是等候神声音的生命。“请说,仆人静听”,还没有成为我们灵魂的态度和生活的准则。靠近神、与神相交、等候神、安息在神里面,不是我们自己生活的特色,也不是我们事奉的特征。因此我们的榜样苍白无力,我们的努力不见成效,我们的讲道空泛贫瘠,我们的事工果实酸涩。

 

13.我们没有尊崇神的灵。或许在口头上我们承认祂的作为,但是却没有常将这点放在我们眼前,或放在会众眼前。我们没有将祂的名当得的荣耀归给祂;没有寻求祂的教导,“祂的恩膏”,“那圣者的恩膏,让我们能认识一切真理”。在研读神话语的时候,在向别人传讲的时候,我们都不够承认祂的功能——祂是人心窍的光照者,真理的启示者,基督的见证者、荣耀者。我们让祂担忧,因为没有尊崇祂为荣耀三一神中的第三位;我们让祂担忧,因为蔑视祂的职事,不以祂为教师、使人归信者、安慰者、使人成圣者。因此祂几乎离我们而去,让我们自尝背弃和不信的苦果。

 

此外,还有让祂担忧的事,因为我们言行不一、不够慎重、心思世俗化、不圣洁、缺乏祷告、不忠心、不庄重、言行举止不合乎门徒的样式,不像基督的使者。

 

14.我们缺乏基督的心。我们远远不及使徒的榜样,更遑论基督了;我们连仆人都跟不上,何况主人。我们少有神永恒圣子的恩典、怜悯、柔和、谦卑和爱。祂为耶路撒冷哭泣的情感,我们体会得太少。祂“寻找失丧的人”,我们却常视若无睹。祂“教训众人”不嫌疲惫,我们却畏缩不前,认为血肉之躯担代不了。祂多日禁食,长夜守望,我们今日却不视为典范。祂不以自己的性命为宝贵,只以荣耀天父为念,要完成祂的托付,我们却不铭记在心,不起而遵行。可是,我们应当追随祂的脚踪;仆人当走主人行过的路;小牧人应当与大牧者的作法一致。我们所爱的这位主,世界在祂里面毫无所有,我们岂能在世界里企求轻松、寻觅安息?

 

本文摘译自"MinisterialConfession," Words to Winnersof Souls, 作者博纳Horatius Bonar 1808-1889)著名苏格兰牧师,布道家,圣诗作者。译者刘良淑来自台湾,曾为校园团契同工,师母;现与先生陈宗清牧师一同在“恩福基金会”事奉;有翻译作品20余部,其中包括《当代基督教与社会》、《基督教神学手册》、《20世纪神学评论》等。

==================

如果您是在朋友圈中看到这篇文章,请点击手机屏幕的右上角,然后“查看公共帐号”,点击“关注”即可。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公共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

cclife2013gmail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 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