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满怀感恩忆唐真
2016/8/2 12:31:51
读者:3420
■晓舟

生命季刊 第62期 2012年6月

 

 

    “因我活着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处。”—腓立比书一章21节

    唐真是一团火,第一次见到她,我就被她重重地烫到了!被她爱主的心烫到,被她爱人的心烫到,被她浑身洋溢着的火山一般的激情烫到了。至今我仍清楚地记得当时被她热情的手重重一握时,从她手心中洋溢出来的神的恩典,是那么的真实,且具有极强的感染力。那还是在2006年底生命季刊主办的福音大会上,当时唐真担任大会诗班指挥,我任诗班联络,就这样开始了我们五年零五个月的共同携手的信心服事之旅。

    与唐真,加上锺玲,我们三个一同搭配服事了三届半福音大会(06,07,09年)的诗班。说三届半,是由于最后这半届在我们准备工作进行到一半时,因唐真突如其来被诊断出晚期肺癌而匆匆划上了休止符。但我深信,这只是世上的休止符,今天在永恒的天家,唐真的指挥棒正在划动永远不息的赞美音符!

    记得第一次同唐真合作,面对这位造诣高深的指挥家,我这个仅仅会认五线谱的全然外行加上属灵小辈,完全没有底气,心中十分忐忑。但唐真一见到我,立刻说:“感谢主,我们得着神恩典的姐妹,可以一同来服事主。”二话没说,就从心底接纳了我。并且知道我可以为她服事中作翻译而一次又一次感谢主。从大会开幕前的准备一直到会议闭幕,我已经记不清有多少次她一把抓住我的手,说:“Grace,我们一起来祷告!”或是因为一起斟酌出一句我们都感觉很到位的歌词而赞美主;或是因为我们找不到一个既适合旋律,又忠于原意的用词而祈求,但即使在那样的情况下,唐真的祷告总是从感恩开始。这是我第一次见证一位属灵的主内姐妹如何把祷告融入她的全部生命和日常生活。从那时起,我的信仰旅途当中,唐真就成了不可或缺的属灵长辈。

    我们一起分享各自的过去和现在,一起为彼此祷告感恩和祈求。唐真回到新西兰后,就开始把她的属灵日记不间断地通过email与我分享。我也开始渐渐养成了记属灵心得的习惯,虽然不是天天,但也常常记录,并把其中一些翻译成英文,传给唐真。我们分享各自在身边发生的大事小事,特别是各自的服事。我们常常在电话里为彼此的家庭祷告。她为我在芝加哥大学的学生团契祷告,很多时候,当我分享我们团契中的学生很快就要信主,她立刻要求我们在电话里同声为这位学生祷告,她祷告时常常为上帝恩典临到这位她从未谋面的学生而感恩到泣不成声,这是一种何等爱主爱人的心!她也常常分享她新认识了什么朋友,对什么人特别有负担,要传福音给他们,我们俩就在电话里一起为他们祷告。神借着唐真在我生命成长中给了重重一推。

    每次临近福音大会,我们的越洋电话会更频繁,常常从讨论工作开始,每次都以我们长长的祷告结束,有时干脆整个一个多小时完全就在祷告。很多时候,因着灵里的相通,我们各自跪在电话两端,一直不停地祷告,到一个地步,都忘了原来要讨论的事情是什么,然后我们异口同声地说,那不再重要了,因为上帝太好了。今天,我深深地明白,上帝借着唐真姐妹给我的祝福和激励不是白白的,我祈求上帝,主啊,什么时候,你也可以这样用我,成为别人的激励和祝福?

    唐真说,自从搬到新西兰,上帝好像不再继续用他给唐真的音乐方面的恩赐来服事他了,我常常觉得太可惜,但没想到,唐真说上帝却更多地用她来传福音,来与人分享神的话,这让唐真感到前所未有的欣喜。记得2009年福音大会上,唐真告诉我说她在背诵整本“约翰福音”,然后又是“罗马书”,此外她还在背诵圣经金句,从不间断。她常常向年轻人挑战,说我这个年纪能背,你们就更无可推诿了。参加过福音大会诗班的弟兄姊妹应当记得,当唐真在每次排练之前与大家一起灵修时,她分享的圣经话语往往是脱口而出的,她那种恨不得把神的话语吃进去的心再次成为我的激励。在大会诗班服事过的弟兄姊妹,无一不极大地享受着她的一流的指挥,但这不仅仅因为她精湛的艺术功底,也不单单是她的音乐魅力,人格魅力,更多的是她因着切慕上帝而激发出来的火山一样的爱。她对赞美诗歌的演绎,已经完全不能用音乐本身来诠释了,她用的是生命,是每一个气息,每一个细胞,我自己在排练和献诗的过程中常常产生恍如在天庭赞美的瞬间。用唐真的话来说,我们今天的敬拜,是对在天堂赞美敬拜的预尝(foretaste),而唐真常常把我们带入这种意境。唐真的这些观念,深刻地影响了我,今天,我每一次有机会带领敬拜或诗班,不管下面人多人少,我先确定自己把身心灵放进赞美之中去,眼前不再出现这个人那个人,上帝才是唯一的观众。

    2009年,我最后一次在福音大会上给唐真作助手,尽管我们在会议之前作了很多的准备,也已经是第三次合作了,我以为驾轻就熟了。但以唐真对服事的一贯严格严谨,加上大会场地的变更,她自己身体又很不好,到了临场排练,还是有些状况没有预料到。我又同时作福音布道会的主席,有些分心,唐真看在眼里,一直没有说话,到最后一天晚上,临近上台,因为我在一件小事上的疏忽,唐真狠狠地把我训了一顿,这是她第一次批评我,完全不留情面。当时我眼泪直流,心中万分愧疚。我深深知道唐真在我心中的份量,更知道她为我在服事上没有完全尽心而生气,最后她息了怒,把我抱在怀里,向我道歉,要我原谅她爱心不够。我们抱在一起流泪,但爱主的心却更加贴近。至今想起这事,我仍然满怀愧疚,特别是想到从此以后再也没有机会同唐真一起在地上服事了,更是遗憾。但更重要的却是,从此以后,我常常提醒自己作一个在小事上忠心的人。

    去年11月,唐真从美国回到新西兰,我给她打电话看她是否平安到达,她在电话里说都还不错,只是晚上睡觉喘不过气来,我一听就急了,让她赶紧去看急诊。几个小时以后,唐真打来电话说医生发现她肺里有很多积水,得进一步查原因,我当时一听就懵了,知道情况不好,只能拼命祷告求神。几天后,唐真又打来电话,一听她声音,非常平静,我心中的石头稍稍落地,谁知道,唐真竟说医生的诊断是肺癌四期,我在电话那头完全崩溃了,痛哭失声,只听到唐真在那边焦急地喊:“Grace,Grace,are you OK?“她说:“不要怕,我是去上帝那里,难道不是好得无比吗?”这就是唐真,真如保罗所说的那样,“我活着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处。”在这样的情景之下,她反过来安慰我。她对上帝的眷恋和爱慕远远超过她对世上的留恋。唐真一直有睡眠不好的问题,但那天在Skype上,她告诉我,那天医生很肯定告诉她,她的病已经不可医治后,她竟然安安稳稳地睡了个整觉!唐真的那种面对死亡时的平安,渴慕见到上帝的喜乐是我从未见到过的,她的生命是如此的有见证,有力量,有主的荣光。

    今天,当我在思念唐真的时候,满怀着感恩,满怀着激励,我再次问自己,我什么时候能够成为别人的激励?

 

晓舟  来自中国大陆,现居芝加哥,参与本教会事奉外, 还参与芝加哥大学校园福音事工及历届福音大会的诗班事奉。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