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我愿顺服
2015/7/16 11:08:32
读者:3578
■杜嘉

我愿顺服

                                                                                                                 

                                                              生命季刊 总第8期 1998年12月

杜嘉

 

 

我从小生长在一个极贫穷的家庭,爸爸一个人工作,要负担妈妈和我们姐妹四人的生活。母亲长年体弱多病,使我长期处在忧郁紧张的情绪当中,觉得人生毫无意义。

 

1976年,与我朝夕相处,亲密无间的妹妹因意外突然离世,使我对生命的短暂与无奈更觉恐惧。她去世后发生了一些奇异的事情,使我们这家一直受无神论影响的人,对地狱有了可怕的认识。

 

我们收到一封原来不认识的妇女的信,说她早已过世的哥哥在梦中告诉她,要娶我那刚去世的妹妹,问我们是否同意。这事让我们不知所措。妈妈千辛万苦终于在很偏僻的农村找到一个交鬼的人(当时在中国极左时期,所有迷信活动都停止了),让人惊奇的是,这交鬼的人在没有任何资料的情况下,说出许多只有我妹妹才会说出的话,并且说她确实要跟那个人成为鬼夫妻,要我们多烧衣服给她,因她现在只是穿着泳衣。后来去烧衣的事是我作的,那晚的伤心情景实在刻骨铭心。人生的终结就是无可选择的下地狱吗?活着的人若不烧东西给死者,死者就永远赤身和挨饿吗?从此各种因死亡带来的忧郁与迷茫一直困扰我,使我如同生活在黑暗中。

 

1979年,当时我正就读师范学校,中国青年报以一年的时间公开讨论人生的意义,我每期必读,但却大为失望,当中没有一篇文章使我满意。

 

感谢神,他亲自来寻找我。一天,我无意中收听到福音电台。虽然现在完全忘记了当时所讲的是什么内容,但那种光明与喜乐一下子充满了我的心。原来这就是我生命唯一的需要和盼望!以后我如饥似渴地收听广播有大半年之久。当时极希望有一本圣经和与基督徒来往,就为此事向神祷告。结果,又是偶然在朋友的聚会中认识了一个基督徒,由她带领我参加广州的一个家庭聚会,后来我在这个聚会中清楚重生,受洗。

 

83年接受洗礼,同年因风湿关节炎,心肌劳累住院治疗四个月之久,后来诚心向神祷告,相信造生命的主必会为我换一颗完全健康有活力的心脏,结果神奇妙的医治,完全脱离药物治疗而恢复健康。神赐给我一个健康的心脏和身体,直到如今也未曾因其他的疾病而入院医治。这件事使我对神的慈爱和全能有更真切的认识。

 

 

当我终于找到了人生终极的意义——神的时候,心中就渴望能事奉他,觉得这才是最有意义和价值的事。

 

之后,虽然一直未有机会到神学院就读,但事奉的心志却没有改变,从信主几乎没有间断教会里的所有聚会,基本上保持良好的灵修习惯,持续的研读圣经,直到87年教会因某种原因解散,我转到广州大马站教会。

 

89年初,我离开国营单位,做自己的生意。那时我生命很软弱,花了许多时间和精力去赚钱。89113早上,我独自驾车出去,正调头的时侯,突然发现后面一辆载重货车正以高速向我撞来,当时情况紧急,我只能从心里喊叫:“主啊,救我!”便听得一声巨响,我的小车被撞,车门断为两截,且是在我的座位方向。按当时的情形,我是必死无疑,但神奇妙地保守我,我几乎没有受伤,真实的经历了:“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当时神同在的感觉是如此的清晰,心里享受着从未有过的平静安稳,就如躺卧在神的怀抱中一般。

 

打电话去交通局报告后,警察竟然三个小时后才来处理事故,在人看是让人生气的事,但原来确是神的精心安排。我坐在马路边,圣灵在我的里面感动很清楚:

 

“今天你若死了,去哪里?”

 

我说:“我去天堂。”突然觉得生和死的界线是那样的接近,生命是如此的脆弱,不堪一击,心中为自己有永生的把握而深深的感恩。圣灵又问:“若你到天堂,拿什么来见我?”我才发现,我将两手空空去见主。这一年为生意奔忙,对主的事工越来越冷淡,什至去教会也只成了例行公事。圣灵的提醒,使我顿时感到对神的亏欠,不禁痛哭起来……圣灵的感动仍在继续:“若今天我收回你的生命,你赚的钱要来何用?”

 

哦,这时我才真正明白那节经文的意义:“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性命,有什么益处呢?”我为何这样无知,竟定睛在这些必会朽坏的钱财上呢?在那三个小时里,神让我清楚的记起我曾作过有关奉献的所有祷告,什至在什么地方,说什么样的话,什么样的祷告姿势,都完全浮现脑海里。随着年日的消逝,我已经把这些祷告淡忘了;但神告诉我,他没有忘记,都收纳了。我再次为神的爱,宽恕和接纳而感恩。

 

回到家里,很意外地收到由别人转来的一老姐妹的卡片,她是原北京香山恩典院的负责人。我们以前只有一面之交,后来才知道她有感动为我祷告四年之久。卡片上只写了一段经文,那经文深深地刺透我心:

 

耶稣对西门彼得说:“约翰的儿子西门,你爱我比这些更深么?……你喂养我的小羊。”

 

当读到前面一句时,我为自己爱主不够而深深的痛苦:“主啊,你知道我爱你,可是我是多么软弱,行出来的是爱自己,爱钱更多,求主赦免我。”我在神面前痛哭流泪,但却不敢承认后面一句经文是主对我说的。可是,连续三天,“你喂养我的小羊”的话一直不断的在心中涌现,使我觉得极为难受,我认为现在自己就如一只迷途的羊,且是这么污秽可鄙,完全没有资格服事主。但主仍对我柔声说:“你什么时侯是完全的?在你比现在更坏的时侯,我已经爱你,为你死,你所有的义都只能是因为我。”

 

我再也无法拒绝主的呼召,跪下对主说:“若你原意使用如此卑微的器皿,我甘愿顺服。”一祷告完,全身感到轻松舒畅,但内心似乎还在说:“哪里有羊呢?我还可以懒一段时间吧!”

 

我早上10点多作这样的祷告,中午午饭后就有人来敲门,开门一看,心中立时清楚是羊来了。来人是我原来的学生,也是我第一个带信主的人,她一来就说要与我商量聚会的事。原因是她在中学时带了五个人信主,这五个人现在都分别考入了五所大学,不知怎样联络他们聚会,我就知道不能再推却神了。于是我们一同求神显明这件事,神马上就预备一所房子用作周末同学回家时聚会之用,从那时我们开始聚会到现在,没有一周停下来过。

 

后来神带领我们在五所大学建立学生团契。因为是89年开始的,正值学生运动以后,校园气氛相当紧张,所以,我的事奉比一般家庭聚会更加隐藏,有时也感到相当孤单。

 

随着聚会的扩大,工作也愈加繁忙,要完全放下属世工作的感动也越来越强烈。由于没有长者具体的指导,也没有教会对我的支持,我就向神要清楚的凭据,神都极为清楚的回答我。于是924月正式放下属世的工作,专心事主,直到如今。

 

这些年来,在经济上我完全仰望神。记得开始时,我觉得与家人分开住较为合适,但怎么负担房租呢?向神祷告后,不到两星期,有一老肢体问我可否为一已出国的肢体照看房子。神真是奇妙,不但解决了我的住处,而且可以多开一个聚会点。类似这样的见证实在很多,感谢神的恩典。

 

数年的服事中,我感到我们年轻一代工人最需要纯正的神学训练。中国家庭聚会中许许多多的带领人没有机会接受正规的神学训练。我深知那种求知渴望得不到满足的痛苦,况且广阔的工场需要更多训练有素的工人。目前年轻一代的工人,从属灵长者那里接受生命上的供应比较多,而在圣经知识方面,却因条件限制而无法有系统地学习。开放一些的城市,有时有国外同工来作短期培训,但因无一套完整的计划和对国情的缺乏了解而效果未尽人意,更多地方是连这种机会都没有。所以我盼望国内的政治环境更开放时,能有机会开设小型的圣经学院,栽培更多在本土服事的工人。巴不得神看这个计划为美好而成全。

 

 

 

杜嘉  中国大陆传道人,现居大陆。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