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爱的召唤
2016/8/3 16:28:28
读者:3380
■宗捷

生命季刊 总第8期 1998年12月

 

 

得  救

 

956月,北京美国使馆门外的长龙在初夏的日头下缓慢地向前扭动着。妈妈时而向旁边经验丰富的排队者打听消息,时而回头对我说几句打气的话。说实在的,我并不想出国。放弃眼前的高薪工作和舒适的生活,背井离乡地去过苦日子,这与我的人生哲学完全相悖。无奈家母望女成凤,而自己也有虚荣心,眼看着别人一个个飞走了,也不肯再安分守己,于是半推半就地考了托福、GRE,成绩也不突出,奖学金自然是争取不到的。姐姐尽全力为我办了担保,但我自己也没抱什么希望。心想试一试也好,试了不成,对家人也有个交待,然后便可安心过我的安稳日子了。谁知“命运”偏偏跟我开了个玩笑,签证官只随便问了我两个问题,就微笑着对我说:“Good Luck”(好运气)。我一时还没反应过来,直等到接过了那张“黄条”,才明白这回是非走不可了。

 

出国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朋友们纷纷为我摆酒送行。独有一位特别的女孩,带着一件特别的礼物来看我。那是一本红色的小册子,她邀我和她一起读,我才知道,她是一个基督徒。我当时没信,她有点儿失望,但她还是鼓励我出国后多接触基督徒。她还说,她会为我祷告。

 

事也“凑巧”,我一到美国就结识了一群中国基督徒。他们人很好,常常帮我忙,也邀我去教会。不久,我就成了华人教会忠实的“福音朋友”,小组查经的“积极分子”。记得有一次家庭聚会中,一位基督徒分享他的经历。他讲的是一个爱的故事:他所信的神爱他,他也爱这位神。我被这个见证深深地感动了。我暗暗对自己说:“我要认识这位神。或许有一天,我能像这些基督徒一样,完全享受这位神的爱,也全心地去爱这位神。”

 

这一天真的来了,而且是来的那么快,完全出于我的意料之外。951230日,牧师的声音好清楚:“奉主耶稣基督的名,我呼召你……”我第一次听到了“呼召”这个词。呼召!他在叫我呢!我的心哭了。

 

从来没有这么真实地面对过我自己。阳光下那个骄傲、快乐的女孩不见了。我看见的是一颗在黑暗里哭泣的心。她又孤独、又恐惧,满身是污秽和伤痛;她像一个没人要的孩子,她想找一个家,一个她所属、也属于她的地方,但她迷路了,她疲惫不堪地倒在路旁,绝望地等着黑暗来吞噬她。正在这时,她听到了呼唤她的声音,那声音竟然是呼唤她回家。她哭了。她看见光明来了,黑暗退去了,神的大爱包围了她,她得救了。那一天,我的心回家了。

 

 

奉  献

 

信主之后,备感天父的慈爱。他的眼目一刻不离地看顾我,他的爱和恩典倾注在我身上。964月我受洗,一个月后,我在一个基督徒退修会上学习如何传福音、带人信主。所用的材料正是那本红色的小册子!那个退修会的最后一天的福音聚会里,我第一次带人信主。那么多弟兄姊妹,那么多福音朋友,主偏偏把这位朋友带到我面前,让我和她分享。她说,她早就想信了,只是不知道怎么个信法。主知道我没有信心,却偏偏拣选我,让我摘下这个成熟的果子,这样来坚固我的信心。我真是幸福、真是感恩。

 

从退修会回来后,奇妙的事接二连三地发生:我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地信了主。我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改变,看着神在他们的生命中作工,真让我体验了与神同工的幸福与喜乐。我也更喜欢传福音了,我想,这也许是我一生所能作的最有意义、最有价值的事了。

 

9711,我第一次听到神呼召我奉献一生给他。我毫不犹豫地回答说:“主,我愿意。”我站在他面前,泪流满面,心里被自己的“义举”感动得一塌糊涂。我好像彼得一样发誓赌咒地说:“主啊,我就是必须与你同死,也总不能不认你。”现在回想起来,自己实在不知道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所说的意味着什么。然而,感谢我的神,因他看重的不是“我能”,而是“我愿意”。

 

对我来说,放弃专业并不是一件痛苦的事,反倒觉得很幸福,很解脱。我原本就没有什么雄心大志,信主后就更觉得“五子登科、功成名就”没有什么吸引力。毕业前,我觉得无论是去工作还是继续读书,都不是我心里真正想作的。倒是传福音、全身心服事是又有意义、又有乐趣。所以,神一开路,我没有什么挣扎就走上来了。弟兄姊妹们和属灵长辈们也认同支持。更让我吃惊的是,家人竟没有强烈反对,只是说:“你高兴就好了。”就这么简单。开始我还觉得不过隐。人人都有感人的见证,舍己奉献。我怎么好像是“白糖水”——甜是甜,可一点颜色都没有。如今真为此感谢神,多亏当初他没给我那样的经历,否则,我早就骄傲跌倒了。

 

 

锤  炼

 

奉献后一年多的时间里,神开始精心修理和打磨我这个交在他手中的不合用的器皿。他教我的第一课就是洁净自己。刚开始的时候,我想,神对我这么好,我决不能给他抹黑,决不能让他失望。我拼命挣扎,想过一个圣洁的生活来讨神的喜悦,可没坚持多久,就筋疲力尽、败下阵来。每天晚上祷告,就看见自己数不清的罪,旧的还没对付,新的就来了。我心里非常痛苦,觉得犯罪对不起神,还不如死了算了。那时读罗马书7章,真不由得像保罗一样喊:“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当时我还不太明白如何靠着主耶稣基督来脱离罪的捆绑,所以常常是每天早上祈求,每天晚上认罪;兴冲冲地出去,却总是垂头丧气回来。后来,我决定要跟神“谈判”。晚上10点多,我把车开到停车场的最顶层,一路上祷告说:主啊,我要跟你好好谈一谈,请你不要让人打搅我们。可我刚刚停好车,正要开口向神申诉时,一辆警车就开上来了,他们纠缠了半天,大概是怕我自杀什么的,还抄了我的身份证号码。好不容易把他们打发走,我关上车门,大哭起来,对神说:“我诚心诚意要跟你谈,你为什么让他们来打搅我?”这时,听到一个声音说:我在这里,你还谈不谈了?我一下子呆住了,望了望旁边空空的座位,一句话也不敢说。停了几秒钟后,心中一阵感动,我终于低下头,哭着跟神认罪,承认我自己不行,求他救我脱离罪的捆绑。

 

这次与神“摔交”之后,他借着弟兄姊妹推荐给我两本倪柝声弟兄的书。读后,我得出一个结论:这个“我”必须死!“我”已经死了!与基督同钉十字架了!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直到此时,我才看见我已经“在基督里”这个事实,也明白战胜罪、洁净自己只有靠主的怜悯和主的保守。天父真是怜悯我,对我这样一个不知轻重、莽撞无知的说大话的孩子,他没有责备,反而加倍地呵护、保守。他没有用大试炼、大苦难来催促我,而是用他的爱来浇灌、培育。他不断加深我心中的感动,确定他的呼召,同时也开始为我预备一颗准备付代价的心。

 

最近半年来,神不断借着许多人和事提醒我一件事:背十字架。这信息是一点点向我解明的,也一次次加强。起初我很害怕。我的头脑很清楚,背十字架是每一个得胜的基督徒的必由之路。我也很羡慕哪些经过水火、被带入丰盛之地的圣徒们。可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试炼会临到我、又会以什么方式临到我。我能经得起吗?头脑里也知道神必不叫我承受过重的,可心里还是有些怕。

 

98525,我和一位在主里很亲近的姊妹分享。我回顾了信主两年多来神的恩典与祝福,我不禁再一次俯伏在他面前说:主啊,你是我的神,我的好处不在你以外!我又展望未来,我看到了十字架。如果!如果有一天为了主的缘故,我必须舍弃自己的荣耀、尊贵,或者要舍弃我所追求的爱情、婚姻,什至是爱我、抚育我的亲人,我能舍下吗?

 

我的泪静静地流了下来。我知道主在问我:“你爱我比这些更深吗?”他的声音是那么温和,那么慈爱!然而,我听到时,心却被恐惧和痛苦刺穿了。我呻吟着,我觉得我的心要碎了:“不行啊,主!这些比我的生命还宝贵,我放不下啊……”然而就在我被这巨大的痛苦撕扯得几乎要倒下时,一股巨大的力量从我内心深处涌了出来,这力量竟然使我说出:我好感恩!感谢神给我这个选择的机会!身旁的姊妹流泪问道:“你心里知道,你会选择他,对吗?”

 

是的。我悚立在他面前,默然无语。痛苦并没有挪去,但爱升了起来,高高地升了起来。是的!他的爱胜过了一切,他完完全全地得着了我!噢!这是怎样的恩典呢?除了他的爱我别无选择。然而,这一刹那,我才明白是他选择了我,不是我选择了他!奉献,多么圣洁的权柄!我深知不是我奉献给他,而是他奉献给了我;不是我爱他,而是他爱了我!

 

神的恩典就是这样不断地临到我。我白白地领受,心里觉得不安,恨不得自己找点苦吃,好让心里舒服一些。可神的恩典不是我挣得的,我无论为他吃什么苦、受什么罪,都不能回报万一。我曾担心自己的信心没有经过锤炼,好像浅土石头地上的种子,发芽虽快,太阳一晒就枯干了,可神给我的话是:“你不要害怕!因为我救赎了你。我曾提你的名呼召你,你是属我的。”(以赛亚书 431)。我纵然失信,但他是可信的。

 

主啊,求你那爱的召唤不要停止,求你紧抓住我不放!求你领我经过水火、进入丰盛之地!阿们!

 

 

 

宗捷  来自大陆,现在美国读神学。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