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神的话语激励你成长
2016/8/2 12:25:41
读者:4201
■张玉婷

生命季刊 第63期 2012年9月      

 

 

   “你要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神。”

    当我发现服事人、参与事工有时感觉并不快乐的时候,我要用什么心态去承担呢?就是要回到圣经,听神的话。

    当神对我说“你要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神”时我的心才豁然开朗。这是在我跌到深渊时神给我的亮光。一路走来,在服事中的心境有过许多变化,回头看从前的张皇失措,患得患失,真像个在迷雾中的孩子,横冲直撞,随手抓住什么就当作救命稻草一般,不禁感叹成长的不易,也让我真正知道上帝的话语是多么有力量,多么可以激励你我。

 

一、尝鲜之心的激励?

 

    来到大学团契以前,我当过最大的班干部是文艺委员,不管人,也不管事儿……。第一次在团契里参与事工是在大一上,和一位成熟稳重的弟兄配搭带敬拜。我被告知,只要抬头微笑就好。

 

    但我相信,那时我的微笑是僵硬、不安的。仿佛有一个游离之外的我在前面发言,唱诗。真正的自己甚至没有进入到敬拜,便堂而皇之的宣布“诗歌敬拜结束。”

 

    现在想起来,那是多么讽刺,多么不虔诚的带领啊。

    不论好或不好,我属灵的生命的成长,就存在于那每一个第一次的慌张当中。感谢神让它如此特别。

    第一次带祷告会,第一次策划,主持活动。那种被肯定、信任、使用的欣喜充满我。那时的自己像找到一片萝卜地的兔子,总是一蹦一跳,像有用不完的能量。然而甚至不知道这能量出自什么?

 

    出自弟兄姊妹的期待?出自实现自我价值的自豪感?还是出自上帝的委任?我知道只是尝新的快乐在激励我。我知道这样不对,但我的理智做不了主,新奇之心压倒了一切。有的时候我也怀念当时在新鲜动力之下活泼的自己,因为对于服事的新奇感很快就过去……

 

二、他人期许的激励?

 

    转眼到了大二,我已经是学生同工团队的中坚力量了,更是下一届的准核心同工。这时肩上的担子也在逐渐加重,我的成长受到更多人的关注。

 

    当时的我偶尔会疲惫,曾在懊悔中沮丧不已,在懊恼时想放弃,在危机中怀疑自己,在质疑前退缩。但每一次,看到他人对我无限的期许,我便告诉自己要坚持。

 

    记得第一次在100多人的营会中带领敬拜,我准备了许多过于花哨的台词与形式,拒绝了老师们的意见。带领了那场所谓“属于我”的敬拜。然而,短暂的快乐之后,我的心里并未存留喜乐,只有懊丧。

 

    跟姐姐说“我想先停下事工。”

    我知道自己是“骄傲”了。我的服事总是风光无限,然而那些是服事还是表演?我需要思考,更需要更正。

    这一次反省的空间并不大,营会之后,许多的事工还是排山倒海地压向我。

    但,我总说还好,当我看到神的祝福与预备时,我坚信自己能在弟兄姊妹的期许中走得更远。

    然而现在回头看才知道,那时我的背上已经长出重重的壳,似蜗牛在埋头苦干中浑然不觉。

    一直到2011年的圣诞节。

    我做得很不好。其实是极其糟糕。

    曾经人人称许的那个我,那个被寄予厚望的我让人失望了。我心灰意冷了。

 

    第一次知道,服事中不仅有得到认可的快乐,还有这般的无奈与辛酸。我调整了一个寒假,仍然无法振作,难道是背上的壳真的已经压得我的身子酸软无力寸步难行了?

 

    所以,在大二下学期的刚开始我便感到力不从心了。

    即便是一次敬拜,在当时的我看来也是沉重不已的活。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但好强不愿轻言软弱的我无视自己内心的疲惫选择硬扛着。

    但硬撑怎能长久,一个人的时候,我似乎听得到自己的心在沉重的喘息。

 

    我终于知道,别人的期许也不能支持我的服事。活在别人的目光中,虚荣心极度的膨胀,总是像一个害怕做错事的小孩,患得患失,真真是累啊。我再一次想休息,其实是想逃避,逃离别人的目光,好好调整自己。

 

三、 团契危机的激励?

 

    但放手是否意味着不负责任呢?我还在犹豫。

    在犹豫中,我的疲惫已在服事中显露无疑了。我开始有厌倦的情绪,拖拉,马虎,不再精益求精。我为此到姐姐那里好好退修了一番。

 

    我对姐姐说: “好喜欢身在异地,什么都不用管、不用问的感觉啊。嘻嘻,真轻松。”

    那次退修回来,我看似好些了。实则是对事工更加逃避而贪恋轻松自在的生活。

 

    可不久,团契里却出现了危机。弟兄姊妹间的嫌隙很深。看到我们这群曾因着爱聚集的人,现在彼此之间却有许多的抱怨,责怪,嫉妒,我真的是又担忧又心痛。无法置之度外。

 

    一时,顾不得调整自己的计划,对团契的负担完全占据我的心,虽然累,但我决定坚持。带领团契的敬拜祷告和许多活动时总是以“彼此相爱”、“合而为一”做主题,盼望大家凝聚起来。就这样也振作了一阵子。但刚一振作便叫苦不迭起来。我想自己真是像个走不动的老人,老态龙钟了。

   “我真的是老了,老了。我该真么办?”手头的事工仍旧沉甸甸的,我却无心应付。

   “我懒惰,却又羞于将这马虎了事的成果拿到团契,我该怎么办?”我陷在了焦虑中,讨厌自己的现状,可每次触碰事工,心又如被一双利爪抓住了。“我的出路在哪里?”

 

    团契的危机没有解决,也不是凭我就能化解。团契的危机不仅不能激励我,反倒使我更累。可知,我只看到团契病了,却未看到自己病的有多重。

 

四、神话语的激励!

 

    那天,我想自己已经到了服事最低谷的时候了,本该很忙的我却无所事事,但无所事事的我并不心安理得,而是眼看自己沦落而无法自救。

    对,我无法自救,唯有神可以!

    “你要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神!”

    这是神给我的话语。当时我正在上英语课,抑郁的心情使我连课都听不进。想着被我耽搁的事工,我又是急又是自责。

    但当神说“你要尽心尽意爱主你的神”时,神的话就像慈爱的手抚平我的不安与自责,又如此有力地唤醒我那颗昏沉入睡的心,告诉我“应当尽心尽性尽意。”

 

    这句话我从前听过说过许多次,但此时才在我的心中活了起来。以前的我可曾是因着爱主的缘故去服事的?我深知自己的私心,深知自己曾经的动机的不单纯。

    原来,压伤我的不是那些事工,而是别人的目光和期许。

 

    初出牛犊的好尝新之心,他人的期许,团契的危机给我的激励都是短暂而微弱的,只有当神的话语进入我的心时,才使我化软弱为刚强。

 

    现在每当想到要为神作工时,总是有一股甘甜在我的心中。学会计算代价,知道一切,为神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因为在主里的劳苦不是徒然。

 

    亲爱的弟兄姊妹,你是不是因着爱去服事?倘若你还在徘徊,请一定记得神说“你要尽心尽意尽性爱主你的神。”神的话语必定激励你。

 

张玉婷    90后基督徒,参与大学团契事奉。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