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高山上的教堂
——回国传福音见闻
2015/5/28 16:50:27
读者:3563
■龚明鹏
生命季刊 总第8期 1998年12月
 

 

蒙神的恩典,今年夏天又得以再一次回到国内,去传扬主耶稣基督的福音。神实实在在开了我的眼界。这里所记的便是这次回国之行的几个片段。愿一切的荣耀归给神。

 

 

高山上的教堂

 

在乡下传福音,常常腿发酸,手下垂,声音也发哑。有时不免向主说,“主啊,这传福音的事何时是个尽头?”

 

主怜悯我,知道我是小信,于是有一次便带我到一个很偏僻的山村里,在一座只有几户人家的高山上,见着了一个可以容纳300多人的教堂。信徒来这里聚会,平均要走一个多钟头的路。

 

20多年前,有几位弟兄来这里传福音,当时有三、四位朋友接受了。这些弟兄从那时开始便时常来此地扶持他们,每次来回要走八个钟头的路:每个主日凌晨三点从家里出发,走四个钟头来到此地,经过一天的聚会(当地信徒每主日都是聚会一天),傍晚再走四个钟头的路回家。他们就这样风里来,雨里去,走了将近20年。如今这个教会已有200多弟兄姐妹,也有了自己的传道人。

 

主耶稣说天国的福音要传遍天下,而后末期才来到。那一天我站在那高高的山顶上,实在感受到了,也看见了,这日子真的是快到了。

 

 

感恩的功课

 

国内农村弟兄姐妹的那种纯朴、直接、乾脆的信心,许多时候都使我羞愧不已。在他们身上的生命的流露及为主而活的心志,在当今的北美,实为鲜见。

 

这些弟兄姐妹无论是进教堂,上公共汽车,出外传福音,或者是拿起一杯水,什至是一粒葡萄,他们都要低下头,先祷告感谢。刚开始时我颇有点不以为然,觉得他们未免有点走极端,后来慢慢地才体会到,他们这种在一切事上分别为圣的作法实在是更蒙神悦纳的。

 

有一次出外传福音,连着三、四天我都在拉肚子,有时一个钟头要上好几次厕所,人非常虚脱,自己祷告似乎也不管用。

 

恰好当时有一位弟兄告诉我一个发生在他们教会里的见证:一个老弟兄传福音回家肚子饿了,见桌上有一碗米饭,就热过吃了。等他的外甥回来,看米饭不在了,又知是老弟兄吃下时,便非常着急。因为这是他准备用来毒老鼠用的,而且里面加进砒霜了。可老弟兄却不慌不忙地说,不要担心,因为他是感谢主吃的。结果什么事情没有发生。

 

我听见这个见证时,心里一阵激动。当时就拿起一个梨子,低下头祷告说,“ 主啊,我亏欠你了。我感恩的心实在太少了,求主开恩怜悯。”神施恩的手即刻显在我的身上,梨子一下肚,腹泻便止住了。“凡事谢恩”,神的话没有一句不带能力。

 

又真又活的神

 

这次经过福州时,还见到我的大弟和他一家人。感谢神,他们都已信了主。

 

我这个弟弟大学毕业之后,分配在福建工作。几年前有劳务输出的机会,借了一大笔款,去了新加坡,想着能挣一把大钱。但后来梦想破灭,不足一年,便回了国,在福州工作。

 

去年(97)夏天我回国传福音,路过他家。才进他的家门,我的心就凉了:在他家客厅的桌子上,供着一尊泥塑的菩萨,并点着三支香。当时我一阵难过,心想这弟弟真可怜,出国钱没有赚到,倒抱了一个菩萨回来!但还是与他传福音,并留下一本圣经,劝他也上教堂去看看。

 

待我回加拿大之后,他来信时有提起他开始读圣经了,也有上教堂。而且说圣经很有道理,弟兄姐妹也很热心,只是不知神在哪里,所以无法相信。

 

神怜悯他。有一个晚上他作了一个梦,见自己带他六岁的女儿出去玩,而且开始时玩得很开心。但过了一会他发现女儿不见了,这可把他急怀了,因他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女儿。他想尽办法,到处去找,都未能找到。正当走投无路,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他遇见一位信主的弟兄。这弟兄了解情形之后,便邀他一起跪下祷告,求告主耶稣的名。他们正祷告的时候,我弟弟便听见女儿哭的声音,于是就从梦中惊醒过来,真看见女儿在大哭。他摇醒女儿,问她发生了什么事。他女儿说,她作了一个梦。梦中自己与爸爸一起出去玩,玩来玩去,走丢了,到了一个又黑又暗的地方,心里非常害怕。正在这时,她看见在我弟弟梦中显现的那一位弟兄向她走来,要带她离开那个地方,于是她才哭出声来。

 

因着这个梦,我弟弟和他一家人都信了主。

 

在基督里的自由

 

神实在是恩待我。在我准备回加拿大的前一天,最后一次在老家传福音。那天下午有一家人接受主,这家人原来事奉魔鬼非常起劲。

 

当天晚上我们到这家里去清理各种拜魔鬼的东西。当我们一起祷告、唱诗,奉主名洁净他们房子的时候,这家的大人和小孩都极为动情,都是又哭又唱又跳。后来我才了解到这个家里所发生的事情:大慨在那一个月前,他们家去找一个交鬼的作迷信。结果那污鬼什至连他们的梦都能说得出来,并且指出他们烧火的灶后有一个洞,而这一点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那交鬼的还说这家里有好几个人今年“运道”不好,都要出大事,而且还有一只鬼住在他们家里!有好长的一段时间,这家人睡觉都不安稳,深更半夜常有惊醒过来喊叫哭闹的。所以当他们受圣灵光照,明白耶稣基督可以叫他们脱离那恶者得真自由时,便欣然接受主了。

 

那天晚上回到家里,我俯伏在神的面前,不住地感谢神:主啊,若是我回国四个半月,单单是为了今天晚上,单单是为见这一家人脱离魔鬼的辖制,而得真正的释放,我也实在够本了。

 

“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这话是真的。

 

 

几则趣事

 

鉴于目前国内的环境,在传福音时不免会遇上各种各样的情形。有时提心吊胆,有时轰轰烈烈,也有时啼笑皆非。

 

有一阵子,我在浙江泰兴县一带传福音,前后大概有一个月。后来引起当地公安局和宗教局的注意,他们便开始追查我。但因为我一般只在一个地方躲一个晚上,所以每次他们得到消息,第二天赶来时,我已经走了。这样几次之后,他们非常气愤。当最后一个晚上在泰兴县的一个乡里传福音时,终于被他们撞上。他们记下我一切的情况,并翻开宗教管理规章,一条一条读给我听,告诉我触犯了哪一些条例。并严厉警告我,第二天必须离开泰兴县,否则后果自负。

 

神保守我,因那本是我们在泰兴县最后的一场福音会,所以第二天我们离开时,丝毫没有影响原定的计划。

 

过了几天,我又去到浙江苍南县一个乡里传福音。刚到车站时见到有十多人排成两队,穿着绿色的制服,头上戴着红五星的帽子,手里拿着不同的乐器,站着非常整齐,俨然是一个军乐队。我一下车,就见他们敲锣打鼓吹起号来,着实吓我一跳。心想他们肯定是在这里接什么大人物,搞不好是公安局的。当时有点担心,想与来接我的弟兄悄悄地走开。但弟兄偏偏不走,反倒等乐队奏起乐之后,拉着我跟在乐队的后头,好一阵子,我大气都不敢出。直等到我看出这支乐队是在前头给我们开路时,才轻声地问弟兄,“你们怎么把警察请来接我?”弟兄才告诉我,这是当地教会的乐队,制服是订做的。虽然很像警察的服装,但并不是,只不过外行人看不太出来。这时我才舒了一口气。当我们沿街走过的时候,我注意到在街道两旁到处都贴着当天布道会的消息。神的恩确实临到了这个地方。

 

还有一次去我老家附近一个很偏僻的乡下传福音。弟兄领我到他家里休息。当他整理床铺时,顺口说被子有点湿,因为头一天晚上他的小孙子尿床了。当时我没有太在意。可我一躺下,闻到那扑鼻而来的尿腥味时,心里颇有点怨气,想起来跺跺脚上的灰尘,离开此地。但神怜悯我,使我不至于得罪他。主耶稣出生后被放在马槽里,我毕竟还睡在人的床上,并且还有很好的枕头。“仆人不能大于主人”,我还有什么委屈的呢?感谢神,后来我休息的很好。那次传福音时,有不少朋友悔改接受主。

 

 

龚明鹏  来自中国大陆,获华铁卢大学数学博士,现居加拿大。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 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