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借着基督的身体向律法死
——罗马书第7章释义(下)
2016/8/2 12:12:15
读者:9945
■李信源

生命季刊 总64期 2012年12月

 

    罗马书第7章14-25节是该章的第三大段落。这段经文要说的是,在我们基督徒“因信得生”的生命中,如果没有“借着基督的身体,在律法上死”,会是一种怎样的光景。

 

   【14 】我们原晓得律法是属乎灵的,但我是属乎肉体的,是已经卖给罪了。

    “我们原晓得”(οἴδαµεν γὰρ):直译作“因为我们已经知道”。“(我们)知道”(οἴδαµεν)是第7章所使用的6个第一人称复数动词之一。  这些第一人称复数动词,出现在第7章中,其意义常被解经家所忽略。保罗以复数与单数的第一人称动词交替使用,很可能有一种以个体视角表达群体生命状况之普遍性的意图。“我们原晓得”什么呢?“晓晓得”三项内容:

 

    (1)“律法是属乎灵的”(ὅτι ὁ νόµος πνευµατικός ἐστιν):律法来源于神,“是圣洁、公义、良善的”,所以就其本质而言,它是 “属乎灵的”。(2)“但我是属乎肉体的”(ἐγὼ δὲ σάρκινός εἰµι):“属乎肉体”,常和“属灵的”相对使用,此处的意思是,“被限制或常常落入在肉体的软弱中”。保罗在哥林多前书3:1 说,他不能把哥林多教会的信徒当作 “属灵的”(πνευµατικοῖς),而是把他们当作“属肉体的”(σαρκίνοις),在基督里为“婴孩”的(νηπίοις ἐν Χριστῷ)。从地位上说,保罗称哥林多信徒为“圣徒”(林前1:2);但就属灵生命的实际状况说,他们则是“属肉体的”,是“婴孩”。所以,14节这里的“但我是属乎肉体的”,并非是说“我”还是一个不信的人,而是说“我”仍活在软弱的肉体中,受到肉体的各种限制,靠自己无力追求属灵的事。这种软弱、限制和无力的主要原因,是(3)“(我)已经卖给罪了”(πεπραµένος ὑπὸ τὴν ἁµαρτίαν)。这句话最好译作“(我)已经被卖在罪的权势下了”。注意,“卖”(πεπραµένος)是动词πιπράσκω的完成式被动语态分词主格阳性单数形式,表明“(我)被卖在罪的权下”的动作已经完成。虽然这个已经完成的动作,仍持续地产生着影响,但并非意味着“我”还没有被“赎出来”。所以,“(我)已经被卖在罪的权势下了”这句话,不应该解释作“我”尚未得救;而应该解释为,罪的权势对“我”仍产生影响。正因为“我”仍活在肉体的软弱中,受肉体的限制及罪的影响,所以才有了15-23节基督徒生命中的冲突与挣扎。

 

    【15 】因为我所作的,我自己不明白;我所愿意的,我并不作;我所恨恶的,我倒去作。

    “因为”(γὰρ)这个表原因的连词,用在这里的目的,是要把14节“但我是属乎肉体的,是已经卖给罪了”,和15-23节所描述的冲突与挣扎的情景联系起来。和那些在一节甚至几节经文中都没有动词的情况不同,保罗在这一节经文中就用了6个动词(都是现在式第一人称单数),其中翻译成“作”(做)的就有三个不同的词: κατεργάζοµαι,πράσσω,ποιῶ(三个“作”是同义词)。另外还有γινώσκω(知道,明白),及θέλω(愿意)与µισῶ(恨恶)。

 

    “因为我所作的,我自己不明白”(ὃ γὰρ κατεργάζοµαι οὐ γινώσκω):在对“明白”(γινώσκω)一词的解释上,解经家分歧较大。这个动词的意思有“知道”、 “理解”、“觉察到”、“认识到”、“注意到”、“承认”、 “认可”、“选择”,也有关系层面的含义。此处主要是指“我不理解我所作的”—与其说“我”真的不理解“我所作的”,不如说这是一个“属乎肉体”、被罪的权势所影响的人的无奈的叹息(到后面他更是说:“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在不能胜过罪的辖制之无奈及无力感中挣扎,是15-24节的基调。接着,“我”解释其原因:“(因为)我所愿意的,我并不作;我所恨恶的,我倒去作”。

 

    【16】 若我所作的,是我所不愿意的,我就应承律法是善的。

    直译:然而如果我所不愿意(做)的我却做了,我就同意律法是好的。

    “若我所作的,是我所不愿意的”(εἰ δὲ ὃ οὐ θέλω τοῦτο ποιῶ):这是一个由εἰ(如果)引出的第一类条件句(一般说来,第一类条件句所假定的事,是实际上发生的事,但也有例外。参Daniel B. Wallace所举的马太福音12:27-28的例子,p. 691)因为有前面(15节)的“我所愿意的,我并不作;我所恨恶的,我倒去作”的陈述,此处“如果”所带来的假定,一定是真实地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换言之,由于“我”活在肉体的限制和罪的辖制之中,虽然我知道有些事合乎律法良善的本质,但“我”却不做;倒是那些违背律法良善之本质的事,我反而去做了。

 

     “我就应承律法是善的”(σύµφηµι τῷ νόµῳ ὅτι καλός)中的“应承”(σύµφηµι),意思是 “赞成”(concur)或“同意”(agree with)。全句话的意思是,我赞成律法,并愿意为其作见证说,律法是良善的(参BDAG,p. 960)。这里的“我”,根据前述之状况,特别是那些经验性内容,不得不承认律法是良善的,神设立律法的用意是好的。这个结论句,是对12节“律法是圣洁的,诫命也是圣洁,公义,良善的”所做的回应。

 

    【17】 既是这样,就不是我作的,乃是住在我里头的罪作的。

    本节开头的副词短语νυνὶ δὲ,和6节用于时间上的含义不同(那里作“现今”解),此处是用作逻辑推论,即从前面的事实,推出后面的结论。这节经文的意思是,如果前述的情况是真实的,那么,那些“我不愿意的”或“我所恨恶的”事情,就不是这个赞成律法之本质是良善的“我”做的,“乃是住在我里头的罪做的”。“住在我里头的罪”(ἀλλὰ ἡ οἰκοῦσα ἐν ἐµοὶ ἁµαρτία),是“旧人”的本质。是一种与新生命相对立的存在。保罗说“住在我里头的罪”做了那些“我不愿意做的”事情,全然没有为“我”开脱的意思。事实上,“住在我里面的罪”就是“我的罪”。重生之前,我是“罪”的奴仆。重生之后,它成了我新生命的仇敌,常常试图动摇我生命的根基,引诱我去做与律法之良善本质相悖的事情,以夺去我在基督里的自由,使我再带上“奴仆的轭”。而事实上,“我”确实常落入罪之权势的影响之下。

 

这里揭示出基督徒所有的一个真实、深刻、也叫人感到震惊的灵性境况:虽然我们已经被圣灵重生在基督里,且有基督的生命在我们里面,但罪性仍然在我们里面有一席之地。如若不然,基督徒就完全无须走成圣之路了,也无须不断经历十字架钉死“旧人”的能力了。我们是蒙恩的罪人。保罗在说到“在罪人中我是罪魁”(ὧν πρῶτός εἰµι ἐγώ)时,他用了现在式动词εἰµι(是)—他现在是,且持续是“罪人中的罪魁”。在启示之光的照耀下,我们看见保罗对基督徒生命境况之洞察的深刻与冷静。

 

    【18】 我也知道,在我里头,就是我肉体之中,没有良善;因为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

    “我也知道”(οἶδα γὰρ),直译作“因为我知道”。由“因为”所开始的这节经文,目的是要用进一步的解释,来支持17节的内容。“我知道”(οἶδα)表明,“我”对这种状况十分清楚,即,“在我里头,就是我肉体之中,没有良善”(οὐκ οἰκεῖ ἐν ἐµοί, τοῦτ' ἔστιν ἐν τῇ σαρκί µου, ἀγαθόν),直译作:“没有什么好的(东西)住在我里面,就是在我的肉体里面。”为避免人们误以为“在我里面”(ἐν ἐµοί)就是在“我整个人里面”(因为我整个人已经从罪的权下,转移到基督的权下),保罗马上加上一个带限制性的说明:“就是在我肉体里面”(τοῦτ' ἔστιν ἐν τῇ σαρκί µου)。  如此,我们就可以正确地认识到,基督徒虽然是已经有基督生命的人,但在我们里面仍有“肉体”的一席之地。这里的“肉体”就是指着我们的罪性而言,NIV译作“sinful nature”。在这样的“肉体”中,当然“没有良善”。因为“良善”是神的属性,是神所赐律法的本质,而“肉体”中所有的正好相反。

 

    “因为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τὸ γὰρ θέλειν παράκειταί µοι, τὸ δὲ κατεργάζεσθαι τὸ καλὸν οὔ):这句话可理解为,那(行善的)愿望我是有的(好像就在手边一样),但我没有(能力)行出来。“由得”(παράκειταί,现在式中间态陈述语气第三人称单数)的意思是,(某种东西)就在手边,随时都(有)。“立志(为善)”(θέλειν)和“行出(善)来”(κατεργάζεσθαι)都是带冠词的不定词,都可以当名词用。“我”随时都有“立志为善”的愿望,但“我”却没有随时“行出来”善的能力。说到底,这是因为“我肉体之中没有良善”。一旦落入“肉体”的捆绑与限制中,当然得不着行善的能力。

 

    【19】 故此,我所愿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愿意的恶,我倒去作。

    【20】 若我去作所不愿意作的,就不是我作的,乃是住在我里头的罪作的。

    这两节经文是对15节下半节,及16节和17节内容的重述,两部分经文所用的词汇和语法结构大致相同。这个重述是强调性的重述。这两节经文不是简单重复一下前面所说的内容而已;而是在经过对15-16节所陈述之状况的分析(见18节)之后,更确定无疑地揭示出,那个“住在我里头的罪”,是如何使“我”做不出“我所愿意的善”,反倒使“我”做出“我所不愿意的恶”。

 

    【21】我觉得有个律,就是我愿意为善的时候,便有恶与我同在。

    21-24节是为14-20节作结论的段落。

    本节开头的ἄρα(所以、结果是)表明,依照前面的讨论,现在似乎到了讨论的逻辑终点,要有一个结论了。这个结论是什么呢?保罗说,“我觉得有个律”(Εὑρίσκω ἄρα τὸν νόµον )。“我觉得”(Εὑρίσκω)最好译作 “我发现”。这是文中的那个“我”,在经历了诸多的冲突与挣扎后,对其信仰过程中矛盾现象的一个俱有启示性的洞察(虽然是带有主观色彩的“我发现”,但也不能认为这是纯主观的东西)。然而“我发现”的“这个律”是指什么呢?释经学者的意见可分两种:(1)认为仍是指摩西的律法;(2)有别于摩西律法的另一种“律”—一种定律、原则或规律。放在经文上下文看,第(2)种看法比第(1)种看法更有说服力。我们采纳第(2)种看法。

 

    这个“律”,“就是我愿意为善的时候,便有恶与我同在”(τῷ θέλοντι ἐµοὶ ποιεῖν τὸ καλὸν ὅτι ἐµοὶ τὸ κακὸν παράκειται:)。这句话可译作:“有恶与我,就是与立志行善的我同在。”甚至可以理解作:“我思善之时,便想作恶”,或,“我行善之时,却在作恶”。这个“律”何等诡异! “恶”(τὸ κακὸν)带定冠词,指违背神律法的恶行;“行善”(ποιεῖν τὸ καλὸν),就是活出律法圣洁、公义、良善的本质(不是守摩西律法的规条)。对于一个没有“借着基督的身体在律法上死”的人,必然会受制于这样一个诡异之“律”。

 

    【22】 因为按着我里面的意思(原文作“人”)我是喜欢神的律;

    本节开头的“因为”(γὰρ)表明22节及23节都是用来支持21节所提出的“有个律”的真实性。

 

    照原文直译,“按照我里面的意思”应作“按着我里面的人”(κατὰ τὸν ἔσω ἄνθρωπον)。“里面的人”表明在“我”里面还有一个与“肉体”(18节)完全不同的存在。这个“里面的人”也是和6:6中的“旧人”(ὁ παλαιὸς ἄνθρωπος)相对的一个存在。和那个必须被钉死的“旧人”不同,这个“里面的人”俱有新生命的特质。这种新生命的特质,是借着圣灵的重生而有的。和“肉体”中“没有良善”的状况相反,这个“里面的人”的灵性特征是“喜欢神的律”。“我是喜欢神的律”(συνήδοµαι τῷ νόµῳ τοῦ θεοῦ)可译作“我就欣然赞同神的律”,意思与16节所说的“我就应承律法是善的”(σύµφηµι τῷ νόµῳ ὅτι καλός)相同。因此这里的“喜爱神的律”,是指“我”喜爱神律法的圣洁、公义、良善的本质,愿意活出这种本质。

 

    【23】但我觉得肢体中另有个律,和我心中的律交战,把我掳去,叫我附从那肢体中犯罪的律。

    在这一节经文中,出现了三个 “律”:“我肢体中的另一个律”(ἕτερον νόµον ἐν τοῖς µέλεσίν µου)、“我心中的律”(τῷ νόµῳ τοῦ νοός µου)和“我肢体中犯罪的律”(τῷ νόµῳ τῆς ἁµαρτίας τῷ ὄντι ἐν τοῖς µέλεσίν µου)。这三个“律”是指三种不同的规律。“我觉得肢体中另有个律”,是重提21节的“我觉得有个律”;但此处强调这个“律”是“在我肢体中的另一个律”。

  

    “另一个律”(ἕτερον νόµον)的“另”字,表明了此“律”和“我心中的律”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思想与行为的规律。如前所述,这个“律”十分诡异,表现在“我愿意为善的时候,便有恶与我同在”。

 

    此处的“我觉得”(βλέπω)仍以译作“我发现”或“我看见”为好(“觉得”有一种主观上的不确定性)。“肢体”(τοῖς µέλεσίν )和“肉体”(τῇ σαρκί µου), “我的心”(τοῦ νοός µου)和“里面的人”(τὸν ἔσω ἄνθρωπον),在这段经文的背景中,是两对可以互换的概念。

 

    这节经文中有两个分词值得注意:ἀντιστρατευόµενον (交战)和αἰχµαλωτίζοντά (掳去)。“和我心中的律交战”的意思是,那“另一个律”一直处在一种和“我心里的律”战斗争竞的状态中。 “我心中的律”,就是“我里面的人”所喜欢的“神的律”(22节),或说是“我里面的人”对“神的律”喜爱,以及“我”愿意行出神律法的圣洁、公义、良善的愿望。“交战”(ἀντιστρατευόµενον,动词ἀντιστρατεύοµαι的现在式中间态分词直接受格阳性单数):处于交战状态,以武力竞争。这个分词的性数格,都与它所修饰的 νόµον  (律)一致。

 

    “把我掳去,叫我附从那肢体中犯罪的律”(καὶ αἰχµαλωτίζοντά µε ἐν τῷ νόµῳ τῆς ἁµαρτίας τῷ ὄντι ἐν τοῖς µέλεσίν µου):这是用καὶ(并且)连接的第二个分词短语,进一步用来形容“另一个律”,意思是,这个“律”不但与“我心中的律”交战,而且在交战中“我”成了他的俘虏。“掳去”(αἰχµαλωτίζοντά,动词αἰχµαλωτίζω的现在式主动态分词直接受格阳性单数):使……成为俘虏,征服(某人或某物),夺去某人的心。这个分词的性、数、格,也都和它所修饰的νόµον(律)一致。这“另一个律”在与 “我心中的律”交战中,俘虏了“我”,把 “我”带进“犯罪的律”的辖制里面。于是,“我”这本该向罪死的人,却又成了罪的奴仆, “我”的光景就可想而知了。

 

    这“另一个律”以及“罪的律”的存在表明,在“我”的信仰生活中,恶之与善,如影随形,“我”成了善恶交战的战场,“我”成了二律争夺的对象。“我”愿意为善之时,恶的势力就试图瓦解“我”的为善之意;但若让“我”屈服于恶的权势之下,“我”又于心不甘(因“我里面的人是喜欢神的律”)。

 

    【24】 我真是苦啊! 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

    在经过前面所描述的生命与灵性中的深刻而持久的冲突与挣扎之后,“我”发出了这样的呼喊:“我真是苦啊! 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三个常见的英文译本分别译作:(1)O wretched man that I am! who shall deliver me from the body of this death? (KJV)(2) Wretched man that I am! Who will set me free from the body of this death? (NASB)(3)What a wretched man I am! Who will rescue me from this body of death? (NIV)

 

    “我真是苦啊!”(ταλαίπωρος ἐγὼ ἄνθρωπος)可直译作:“我,(真是)一个悲惨的人哪!”“我”没有办法,“我”无力救自己脱离这种光景(如同在沼泽里的人,越挣扎就陷得越深)。 “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τίς µε ῥύσεται ἐκ τοῦ σώµατος τοῦ θανάτου τούτου;): “这死的身体”(直译),显然是指前面提到的“肢体”,也是 18 节所说的“肉体”。“肢体中犯罪的律”和“肉体中没有良善”的状况,都必定导致死亡。活在“肉体”中的人,几乎可以说就是活在死亡中的人。“谁能救我脱离……呢?”(τίς µε ῥύσεται ἐκ…): 这个问题的关键不是谁“能”救我,而是“谁”救我。救我的能力取决于救我者的身份与位格。一个“对”的“谁”才“能”使我得脱痛苦的深渊。这就是为什么主耶稣问门徒:“你们说我是谁?”(太16:15)保罗也说:“因为知道我所信的是谁。”(提后1:12)

 

    有解经家认为24节是“绝望的呼声”,但Cranfield认为,24节是一个深邃的剧烈痛楚,但绝对不是绝望的呼声;而“谁能救我”则表达了“说话之人对于他知道必定要来临的事之热切渴望”(Cranfield,卷上,517页)。的确,这不是绝望的呼喊,因为接下来的答案反而让我们感觉到,“我”对“谁能救我”这个问题的答案是满有把握的。

 

    【25】 感谢神,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就能脱离了。这样看来,我以内心顺服神的律;我肉体却顺服罪的律了。

    “感谢神,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就能脱离了”(χάρις δὲ τῷ θεῷ διὰ Ἰησοῦ Χριστοῦ τοῦ κυρίου ἡµῶν):这是一切问题的答案,更是第7章的答案,特别是24节问题的答案。谁?—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只要“借着基督的身体在律法上死”(4节),罪,肉体,肢体中犯罪的律,这一切都不能再奴役“我”。

 

    “这样看来,我以内心顺服神的律;我肉体却顺服罪的律了(ἄρα οὖν αὐτὸς ἐγὼ τῷ µὲν νοῒ δουλεύω νόµῳ θεοῦ, τῇ δὲ σαρκὶ νόµῳ ἁµαρτίας.):在上半节的高潮之后,跟着出现的这句话,使解经家颇费脑筋(以至于有人认为它是后人加上的注解,如Bultmann等,参冯荫坤,卷二449)。怎样理解这句话呢?这句话很像是“我”在经过上半节的感恩的欢呼后的“痛定思痛”。从7章14节一直到24节,都在呼唤和走向25节上半节所展示的高潮——“感谢神,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就能脱离了!”而25节下半节这句话则是回望这个高潮时,所发出的一句平静的总结。这个在二律交战中沉浮挣扎的“我”,在主耶稣基督里得着了生命的自由。现在他回顾那个沉浮、挣扎的过程,带着感恩的心得出结论(注意这两个明显用于引出结论的连词(ἄρα οὖν)说:“这样看来,我以内心顺服神的律;我肉体却顺服罪的律了。”这句话让读者感受到“我”的平静与释放,也成为引出第8章之内容的过渡句。第8章1节,是第7章之结论的延续:“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稣里的,就不定罪了”(Οὐδὲν ἄρα νῦν κατάκριµα τοῖς ἐν Χριστῷ Ἰησοῦ)。这节经文也是用ἄρα(因此,如此看来)带出的结论句。借着这个延续的或纵深的结论,“我”将从沉浮挣扎以至被释放,进入靠圣灵而有的得胜。

 

注释:

1.  其他5个是4节的“(我们)结果子”(καρποφορήσωµεν),和5节的“(我们)属”(ἦµεν),6节2个(脱离:κατηργήθηµεν;捆:κατειχόµεθα),7节1个(说:ἐροῦµεν)。

2.  Cranfield认为,τοῦτ' ἔστιν ἐν τῇ σαρκί µου对ἐν ἐµοί来说是一个必要的限定(参氏着《罗马书注释》卷上,509页,英文版p. 361)。

3.  关于24节的“呼喊”,Cranfield评论道: “凡无法认出这个呼喊所反映出的痛苦乃是基督徒存在的特色,也就完全无法明白基督徒借着生命的顺服,向神表达感恩之情的责任是多么的严肃。在基督徒生命中越长进、操练的越成熟的人,对于神所召他们达到的崇高标准有越清楚的概念,对于他们应该要、而且也想要达到的光景,与他们实际的光景间遥远的距离,也有越尖锐的痛苦意识。若断言这个呼喊只能发自尚未悔改归正的心,而使徒所表达的一定不是他写信时的感受,而是栩栩如生地回忆起尚未悔改归正之人的经历,我们确信这种说法是全然不真实的。”(氏着《罗马书注释》卷上516-517页)

 

参考书目

1.  《活泉新约希腊文解经》卷五,詹正义编译,美国活泉出版社,1990.

2.  C. E. B. Cranfield,《罗马书注释》(上),潘秋松译,华神出版社,2006.

3.  冯荫坤《罗马书注释》卷二,校园书房出版社,2003.

4.  BDAG,   A Greek-English Lexicon of the New Testament and the Other Early Christian Literature(Third Edition).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2000.

5. B-D-F,   Greek Grammar of the New Testament and the Other Early Christian Literature,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61.

6.  J. H. Thayer,  Greek-English Lexicon of the New Testament.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76.

 

李信源  来自中国大陆,从事圣经与神学研究。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