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cclife
认清“张大卫共同体”真相
2017/3/24 11:53:17
读者:13971
■林新生

生命季刊 总64期 2012年12月

 

 

 

认清“张大卫共同体”真相

 

/林新生

《生命季刊 》第64期

 

在见证我的经历和感想之前,先介绍一下自己和张大卫共同体(在华人教会常被统称为耶稣青年会,以下简称共同体)的关系。我2005年8月末到山东泰安上大学,2006年3月左右首次在校园里接触张大卫共同体。2006年5月27日填写肢体卡,正式成为其肢体。2006年6月期间参加共同体在山东省的五旬节聚会,在一名引导人的按手祷告下,学会所谓的“方言”祷告。并在聚会期间听到了共同体相对核心的几篇“历史道”,了解共同体的一些情况。2007年初左右,看到网上《警惕一个新异端》的文章,对我产生了巨大的冲击,但是仍然坚信共同体是正确的。经过接近一年的挣扎和思考,在2008年初渐渐远离共同体,最后正式反对共同体。其中经历了许多的事情,感想也非常多,2008年我曾经用“慕道友弟兄”的昵称写过一些见证,但是如今看来当时对共同体的思考和认识还远远不够深入。如今的我非常确信,张大卫共同体是一个国际化大规模的邪教组织。我这篇见证的内容,简要的介绍我在2006-2008年期间共同体中的情况,因为共同体非常善于伪装变化,可能现在的情况和我当初经历的略有不同。

 

一、共同体的生活

 

和不了解张大卫共同体的人介绍,我觉得能够最快速让他们认识到这个组织对于在校学生的危害的就是学业问题。我本人在加入共同体之前的一个学期考试只有马克思主义和英语两门课程不及格,我的英语从初中开始就不好,而马克思主义我又非常排斥,所以都没有取得通过。但是自从2006年加入共同体之后学习成绩一跌到底,几乎没有必修课程及格过。为此我不幸降级,大学读了5年。我父母因此受到很大的伤害,对我的信仰深深的失望,如今他们迟迟不能够接受福音,和我因为所谓的“信仰”而荒废学业有着很大的关系。可能有人会说我自己不努力学习,这是在推卸责任,可是我08年离开共同体之后,功课就再也没有不及格过,而且还两次拿到了奖学金。

 

之所以影响学业,是源于共同体中在价值观的教导上走了极端。和主耶稣的救恩、顺服神的带领来比,一个人的学业、事业、财富、名誉确实是微不足道,一个基督徒应该愿意为主摆上这一切。但是共同体在这方面的强调是做足了功夫,他们的讲道中的大意是:

  

亚伯拉罕献上以撒,我们也要将自己的以撒献上给神。我们的以撒就是我们最爱的最重视的,可能是我们的异性朋友,可能是我们的学业,可能是我们的父母。和建设神的国度相比,我们舍弃的多么少,神给我们的是多么好。在这种极端的委身挑战中,很多深入共同体的人都放弃了自己的学业。我身边当时在共同体中的人退学休学的有好几个,听说有人因此还和家里吵翻了。我自己也曾经去找辅导员去谈休学的事情,万分感谢上帝的是辅导员当时没有答应我的要求,而只是让我降级。在没有退学的人中,绝大部份的学习都受到巨大的影响,成绩全面下降、考试不及格、降级的都有出现。我印象中,仅有一个姊妹学习不错,考研得了高分。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姊妹在准备考研的期间淡出了共同体,最多只是听道。而她在考研结束之后,一个引导人曾经劝说她放弃读研的机会,欺骗家人,就说自己去读研,实际上全时间的投入共同体的服事中。而且这位引导人还说,共同体中有许多前辈都是这样做的,隐瞒着家人。而这位引导人毕业之后也走上了欺骗家人的路,她谎称自己去读研,这样便可以向家人索取学费和生活费。这是我亲口听她说的。

 

说到钱和说谎的问题,也非常值得一提。我不是很准确的统计,我在共同体期间奉献的钱应该在一万以上。一万这个数目在通货膨胀的今天,可能很多人没有什么概念,其实当时我每年在学校里的住宿费是375-500元,我一年的学费是3960元,每个月的生活费大概是300-500元。我还清楚的记得,我降级的那个学期,开学时我从家里拿了大概有2000多元的生活费,降级的时候我父亲本来准备了5000元想要贿赂一下学校领导,但是后来行贿没能成功,就又做了我的生活费。可7000多元钱很快就没有了。跟家人解释这一切,我只好编造各种的谎言来面对家人。买液晶显示器、网购被人骗了、生病吃药等等等等,很多借口我自己都不记得了,每次通电话都是许多的谎言。而这样说谎向家人要钱的人绝不止我一个,我也不是骗钱最多的。我记得有一个姊妹,把自己的学费奉献了,一次就是9000元。而据我所知,奉献学费的又绝不仅仅是她一个人。共同体想在一个新的城市、新的学校建立据点,都需要许多的钱,这些钱都要靠下面的人想尽办法拼命凑,不能指望腰缠万贯钱多的天天和别人打官司的张大卫先生能够给予帮助,他只会给许多传教和建立据点的指标压力。骗家人钱、拖欠学校学费、借同学钱不还,这些都发生在我共同体生活的附近。

 

在共同体中,说谎,也绝对不止在骗钱这一方面。对上层毫无保留的坦诚,对下层和对外的说谎是共同体成员的必备技能。对外人,不能透露共同体的来源、人数、讲道内容,尽量把自己掩饰成一个完全自发的圣经学习小组。对新人,要看他对共同体的信任程度,才逐渐的透露一些信息。在共同体中,说谎和自欺欺人成为了一种习惯。对于负面信息,在组织高层尽可能的扣住信息,只留下经过层层过滤和美化之后的版本。对于正面信息,就要夸张极力的宣传,只有一分的事情都能说成十分。对外说谎和自欺欺人,这两点也是他们在讲道中灌输的内容。他们认为,为了福音的缘故说谎,其实是主耶稣所说的“灵巧如蛇”,就像妓女喇合救以色列人、摩西出埃及、撒母耳膏立大卫一样。他们认为美化负面信息或者干脆扣住负面信息,将正面信息夸张放大,是一种“福音的视角”。这些都是我当时在听道中常听到的信息。

 

我自己当时也不知不觉染上说谎的毛病,假期参加共同体聚会长时间不回家,就说是参加学校的培训。去外地聚会夜不归宿,就说是去探访同学。别人问起我们的起源,就说自己是自发组织的圣经学习小组,又或者是美国富勒神学院的神学生来组建的。问起讲道内容的来源,就说是自己和一些师哥师姐整理的。我还记得一次当地家庭教会一位叔叔打探我们的信仰,问起当时共同体山东省的负责人讲道的来源,这位负责人她当时的回答是,“我们听的道都是自己在网上整理的,有‘基督徒家园’上的,有唐崇荣牧师的。”或许她真的看过几次基督徒家园,也真听过几次唐牧师的讲道,但是我们日复一日听的从张大卫牧师传下来的讲道却丝毫不提。只有任何一点点的借口,共同体的人就可以随意的说谎,而自己良心不受到任何谴责。

 

所以不难理解如今,基督日报、基督时报、福音时报、耶稣青年会这些媒体和机构即使已经铁证如山,也可以信誓旦旦的宣称自己和张大卫没有一点儿关系。而他们的媒体也充满了自欺欺人,有一点好消息就夸张的报导出来。尤其是在拉拢一些名人并对他们进行报导的时候,一定是极力的吹捧。这样的糖衣炮弹一旦中了,不知道有多少人能够抵挡得住。也或许如何面对这些异端媒体的糖衣炮弹,是查验一个基督徒属灵生命很好的参考。

 

我离开共同体里面的生活之后,看了许多其他邪教的案例,才发现这种群体生活是邪教精神控制的典型方式。在共同体里,无论是聚会、祷告、吃饭、睡觉等等,组织都尽可能让你把最多的时间留在这里。我刚刚加入共同体不久,就进入了这种生活方式。早晨6点前后会有“早礼拜”聚会,小声的唱诗、祷告、听道。如果是住在教会中的人,早晨可能会5点爬起来,来一次更早的聚会,顺便准备为6点来聚会的人进行服事。甚至会4点爬起来进行晨祷。白天的生活,有时间会鼓励多听道。我在共同体委身之后,有些时候每天听三篇道。如果赶上培灵会,那么自然就是从早听到晚。共同体中召开培灵会的频率并不低,印象中似乎每个月就要有一个小型的培灵会。在共同体中,全时间奉献的人要过333的生活,就是3小时听道、3小时读经祷告、3小时出去传福音。每天的晚上,有时是分享一天的生活,有时是祷告或者听道的活动。除去正常这些事情以外,一般委身的人还会有一些的职务,包括新闻职务、祷告职务、赞美职务。这些职务也有自己的工作要做,比如新闻的职务总要写所在教会的新闻,发表在内部很隐秘的网站上,每周都是有数量和质量指标的,如果遇到有培灵会,那新闻的数量就更是多了。这三种职务我都做过,印象中自己还曾经同时身兼三职,就因为我做过一段时间内部新闻的工作,所以对共同体新闻那种夸张吹捧的新闻风格非常了解。

 

共同体这种高强度的生活并不够吸引人,而共同体又愿意开拓新的据点,所以一个据点深度委身的肢体可能只有一两个,这些职务又不能有空缺,就出现了一人身兼数职的情况。这些职务除了本身的工作之外,每周都还有特定的会议。会议一般都是通过共同体内部的一款类似MSN的软件进行联系,建立一个会议室,由会议发起人主讲,其他人也可以打字回应。一般一个会议是2小时左右,而会议的类型也是不少,有新闻代表会议、赞美代表会议、区域代表会议、省内会议、中层肢体会议等等。总的来说在共同体,一旦委身,每天大量的听道、祷告、传道、服事、开会、分享,个人的私人时间是极少的,这也是邪教常见的一个显著的特点。

 

我深刻的记得有一年大家寒假不回家,在开培灵会。那里租的房子没有暖气,冬天零下十几度的房间里,几十个人男女两个屋子打地铺睡觉。我早上四点被冻醒了,眼前黑蒙蒙的一片,我感到痛苦和压抑;疲惫和寒冷的身体,困倦的精神让我怀疑自己。我这是在干什么?我也没有答案,然后硬着头皮继续熬着培灵会。共同体的生活,虽然有些时候被煽动的热血沸腾,精神亢奋,但是似乎更多时候是软弱和压抑的。疲惫、自责、压抑等等负面情绪似乎是我和大多数人常有的状态,然后在难过中不断的寻求自我感动,有时靠着所谓的方言祷告发泄着压抑的情绪。不是我有意要把责任推在共同体身上,但是确实我的咽炎、鼻炎和腰疼都是在共同体生活中得的疾病。希望其他人不要像我这样身体有恙吧。

 

再说一些关于恋爱和打工的问题。尽管耶稣青年会官方极力的否认他们有这样的制度,但是我亲眼所见的是,当时他们强烈的反对私自谈恋爱。一个人加入共同体之后,如果他在此之前有谈恋爱的朋友,那么在我所在的省内是一律是强劝分手的。这样的证人我至少能找到三个。有组织外的恋爱对象,是邪教组织的一个大忌,我后来看过美国一些极端的邪教案例才发现这一点。邪教组织尽可能的希望成员断绝他曾经的人际交往圈子,甚至包括父母、夫妻关系。在共同体中的生活占据了个人大量的时间,而且又非常神秘和经常说谎,原本的同学朋友圈子自然而然就逐渐断开了。但是恋人关系是轻易扯不断的,容易对成员委身造成影响,所以共同体自然希望他们断开。在共同体中,他们称这种恋爱关系为“爱的试探”,如果能够狠心分手从此不再来往,那么就成为“得胜了爱的试探”。我当初还幼稚地为某某姊妹能够得胜爱的试探而不断地祷告,现在想想自己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在共同体的时候,私自打工也是不被允许的,我自己只有一份勤工助学的工作后来也被劝辞退了。他们的理由是,先求神的国和神的义,这一切所需的都会加给我们。所以无需为经济问题担忧,要过有信心的生活。我的猜测是,私自打工增加了外界接触的机会,减少了在组织内部的时间,不利于对成员进行控制,有碍于成员委身,所以尽量减少这种活动。当然,如果是共同体内部组织开公司或者集体出去做买卖,那就换一套说法了。当然有时候他们下层经济实在无法得到保障,也就被迫不得不去打工了。

 

二、共同体的错误教导

 

在共同体中要敬畏顺从引导人、要分别为圣。这方面的见证我在2008年已经写过,就不再赘述了。只是如今,我更加明白这种教导和行为背后的意义。对于上层的绝对尊重和顺从、对于组织教义绝对的接受、放弃自己的怀疑和理性、极高的行为标准、强烈压抑的负罪感,这些都是邪教精神控制的必要手段。除了这些以外,我更加关注的,还是张大卫是否教导过他是再来基督的事情。

 

离开共同体之后,我没停止对共同体的关注。张大卫到底有没有暗示别人他自己是再来的基督,是我当时一直想要知道答案的事情。后来我在网上联系前成员,也亲自拜访过一些早期加入共同体的人,想要确认许许多多我当时还不清楚的事情。我当年确实没有接受过张大卫就是再临基督的教导,但是如今我确信在这个共同体中有过这样的教导,而且如今在张大卫共同体的高层中有一大批告白过张大卫是再临基督的人。我当初没听过,是他们不敢贸然的讲了,但是结合我听过的一些核心道,和一些引导人耐人寻味的讲话,我确信他们有这样的教导。

 

我在2008年曾经见证过共同体内部的保密性,因为很多核心的信息,新人或者低层次的人是不可能轻易听到的。共同体内部有多个网站,每天听的道就来自其中的一个网站。这些网站想要登录要经过复杂的程序,不但要用户名密码,还有安全证书才可以。安全证书、密码,甚至网站的域名都是定期更换的。入门的讲道内容差不多每个人都有一些文字稿,甚至有自己整理的手写稿来给别人讲。但是每天听的道,和核心的“历史道”则不是这样的待遇。我在共同体的两年时间里,大部份时间成员的笔记本是不准外带的,印象中有些离开的人,甚至还会被索要回笔记本和讲稿。对于他们机密的讲道信息,就是之前提到称为“历史道”的信息,无论是笔记、感想还是讲稿都是在聚会结束后收上去销毁。

 

我记得我在06年参加的那次陪灵会,聚会前在屋里贴了“圣灵啊,降临这地”几个字,聚会结束后就拿下来,非常神秘地给撕成碎片。对于在电脑上的讲道文本稿,甚至网站访问记录,都要彻底清理。还用一种功能非常强大、可以反复刷硬盘的工具来清理,达到根本不可能恢复的效果。所以想要搞到大量的机密讲道信息还是不容易的,甚至很多新人连听都没听过。好在共同体组织很庞大,成员分布广,有些地方有些人的保密机制没有做得很绝对,所以仍然有少部份笔记和讲稿泄露出来。我自己就珍藏了一些当年的笔记,我认识的一些前成员也都保留了部份笔记。包括从日本通过网络传来的笔记,当时我认为对我帮助很大,让我确信他们这样的教导绝对是全球性的。

 

简单概括张大卫的核心教义:

 

上帝因为爱造人,但是人因为骄傲犯罪堕落。人的生命空虚又要面对死亡。上帝预备救恩,要拯救人类,并且恢复起初神的国度。(共同体的“四灵理”信息,分别是创造、堕落、拯救、神的国度。这一部份是共同体的入门课程,和传统基督教信息差不多。因为是针对大学生的心理状况,有时更加能够打动学生。)

 

神预备了独生子耶稣基督来到世界,要恢复神的国度。但是由于选民以色列人认不出耶稣是基督,施洗约翰又参与政治,没能把人带到耶稣这里,耶稣的门徒最后在客西马尼睡着了,最后四散,最终导致耶稣来到世界做王恢复神的国度的计划没能完成。反而耶稣被上帝的选民以色列人钉死在十字架上。耶稣也就甘心死在十字架上,代赎了人类的罪孽。(共同体的核心历史道之一,曾经的题目为《宝血十架》,我听到这篇信息的时候题目略有不同。)

 

基督还要再来,恢复地上的天国。经过但以理书启示录等复杂的日期推算,基督再来的日期就是现在这个时候。(历史道,题目为《时候与时期》,日本的K笔记中也有记录。)

 

基督再来不是世界末日,也不会有世界末日。所谓的世界的终末,是人的观念改变,最后世界变美好,成为了地上的天国。(历史道,题目为《终末论》,我听过全部内容,并且保留有笔记。)

 

基督第一次来做一个个人行为的典范,基督第二次来则要成为一个团体的模板从而建立地上的天国。建立地上的天国要分为灵魂体三个层次,也就是教会、文化(新闻、音乐、媒体、大学)、经济公司三方面。(题目为《诺亚的路》,2006年我填写共同体的肢体卡之前和另一个弟兄一起的听的信息,这也一直是共同体不断提到和实践的发展方向。)

 

首先建立这个地上天国模板的就是启示录的新以色列人,他们跟随着“道”建立地上的天国。(历史道《新以色列人》。我曾经听过全部内容,并且保留笔记。)

 

这“道”就是启示录中天使在说的预言,是启示录中提到的“永远的福音”。(讲道稿《时候与时期》中提到)

 

张大卫牧师给我们讲了这建立地上天国的道,又带领我们建立地上的天国,那么你说张大卫牧师是谁?(讲道信息为《彼得的告白》,提到耶稣问门徒,你们说我是谁?彼得告白“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以此暗示张大卫的身份。)

 

这一套改良自统一教的教导,除了最后的暗示和复杂的日期推算之外,其他我都是亲耳听过的。在2008年之前,共同体内部和其他的邪教组织一样,都认为自己掌握了真正的真理,是最好的教会,是世界未来真正的拯救和出路。我记得加入共同体不久的时候,就曾听到几个人在讨论张大卫牧师是谁的问题。我记得一个人说:“大卫牧师是以利亚吗?”我听到这句话后感到非常有兴趣,就凑过去询问:“大卫牧师是以利亚!?”可能我当时的委身程度还不够听这个信息,我印象中他们用模糊的话敷衍我之后就结束了这个话题,因为在共同体里面高层经常用模糊的话敷衍下层,我也习惯了,并没有再追问。如今再想起,才知道他们讨论内容的根源在哪里。我还记得,有一段时间我离开宿舍,住在共同体的据点里,和另一位住在里面的引导人有一些私人聊天的时间。一次讨论到耶稣再来的问题,她说:“耶稣死了就是死了,不会再来了,再来的是基督不是耶稣。”当时我觉得我接受不了这个结论,就和她讨论了许多。由于她是引导人,我并没有敢直接和她辩论,但是这个疑问深深地留在了我的心里。后来遇到另一位引导人,我私下和他询问这个耶稣再来的问题,他给我的回答是:“你觉得基督再来,名字还会叫耶稣吗?”同样是这样一位引导人,在一次以题目为《变形》讲道时,说过这样一段话,其大意让我记忆犹新。他说:“门徒和耶稣生活在一起,耶稣也有常人的一面,也会累,也需要休息,这和我们都一样。但是耶稣在变相山上荣耀的样子,彼得三个门徒看见。如果我们和耶稣生活在一起,可能发现耶稣也会累,也需要休息,我们能不能像三个门徒一样看出耶稣荣耀的样子?我们不要像当时的犹太人一样,主来了认不出主来。”

 

除了这些教导,还有很多奇奇怪怪我当时无法理解的话语,如今都已经想通了。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张大卫确实教导暗示过,他就是再来的基督。整个共同体将他的话当作最高的权威,是启示录中提到的“永远的福音”。而这句话,我恰好在一本笔记中找到了印证。

 

上图是2006年培灵会《时候与时期》这篇信息的笔记,是当时其他人所记录的,如今在我手中保留。我当时听的这篇信息是删减版,没有提到基督再來时间推算的部份。不过裡面仍然包含了“永远的福音"、“新以色列人"以及暗示基督再來是建立地上的天国的模板。图片中的文字内容:

 

旧约的预言是对一个人的预言,基督的预言。要成为像耶稣一样的人,我们要跟从耶稣。新约的预言是天国的比喻。耶稣打开了一个人的样本,现在需要一个样本不再是一人,而是一个共同体,就是这144000。样本建造的过程是最难的,如同因耶稣一人打开了整个世界基督教的历史,一个样本的共同体也会打开整个神国的历史。做这个模板的就是新以色列,虽然这个过程是漫长艰难的,但却是最有价值的。永远的福音,天国的律法,也就是我们所听的道……

 

这篇信息提到了共同体的核心教义。其中提到了,耶稣是个人的典范,是我们基督徒学习效法的对象。而建立地上的天国恢复神的国度,现在需要的是一个共同体做世界典范。做这个共同体的人就是启示录中预言的144,000人,就是新以色列人,第三代以色列人。共同体相信犹太人是第一代以色列人,基督徒是第二代以色列人,而建设地上天国模板共同体的就是第三代以色列人。共同体的讲道就是带领这些人共同建设地上的天国,这篇讲道的信息也就是启示录中提到的“永远的福音”。在当时整个共同体都相信,他们的道是高于外面一切教会的,是“永远的福音”。共同体在08年初为了应对外界质疑而制定的《肢体安全手册》中提到:“永远的福音虽然跟福音不是完全一样的,但是本质还是福音。所以我们教的不是别的,只是福音,只是圣经。”(肢体安全手册:http://blog.sina.com.cn/s/链接)

 

很显然,听完这篇信息,如果有人在这个时候问我,带领我们建造共同体又讲给我们“永远的福音”的人张大卫牧师是谁?我不知道我会怎样回答。所以我如今完全的相信,张大卫真真实实地犯了这样的罪,他在暗示别人:他自己是再来的基督。

 

三、我的离开

 

离开共同体真的让我挣扎了好久。我无法忘记,第一次看到网上对于共同体负面消息的我,当时彻底崩溃的心情。天旋地转,一直以来我委身投入,想要奉献终生的共同体,如今居然被人说成了异端邪教。我难道之前所做的都是错误的?我无法接受,也不愿意面对。我变得不知道该相信谁,不知道这世界上到底有没有真理,上帝为什么要我经历这些。

 

不想面对,也必须要面对。我开始不断地找各种理由说服自己,共同体不是异端,网上那些攻击都是魔鬼撒但的工作,我渐渐相信这些人都是嫉妒共同体而在恶意地攻击我们。不过从那以后,我也不自觉地开始小心谨慎起来。我不敢参与传道,我怕我把人带来之后,他抛弃了学业家庭,过着和我一样辛苦又清贫的生活,反而到最后是一个彻底错误的路。我承担不起这个责任,在我不能确信一条道路的时候,我不能这么做。之后我给人讲道,也不敢像其他人一样照着打印好的稿子念,而是自己真的相信什么就给人分享些什么。我夜里开始自己拿MP3偷偷地听别人的讲道,听唐崇荣等华人教会其他牧师的讲道。半年的时间我渐渐在思想中建立了一些主流的基督教思想。为了弄清楚共同体到底是不是异端,我开始看一些警惕异端的电子书。慢慢的,我不再相信张大卫讲道的权威,虽然我还不敢有任何质疑。

 

感谢上帝的怜悯,给我勇气让我渐渐在思想上远离了共同体,曾经被洗脑的部份也被恢复了过来。直到2007年底,共同体因为香港调查团的事情被大量质疑,我也下了决心。如果我真的犯了错,我愿意随时随地改正,放弃从前的一切想法。我不敢随便说共同体是异端,但是也不再相信他们。我和另一位弟兄在家庭教会的帮助下,远离了共同体,有了新的聚会。也是上帝的恩典,在共同体的另一个聚会点来了一位家庭教会在真理上有根基的弟兄,他发觉共同体讲道有严重问题,确信是异端后,他带领走了一大批新加入不久的弟兄姐妹。

 

离开共同体之后,我仍然不敢说他们是异端,每天关注着网上的动向。共同体在网上不断的声明,赤裸裸的谎言让我无法接受,对质疑者恶意的攻击甚至法律的诉讼让我感到气愤。我和另一个弟兄整理曾经听道的内容,结合网上不断出现的新证据和联系的见证人,最后我确信张大卫共同体是异端。

 

共同体给我带来的伤害和影响很大,我在很长一段时间无法正常的融入聚会的生活。之前被洗脑的经历让人难忘,我变得不敢轻易委身教会,不敢轻易相信教会的牧者。甚至许多赞美诗,我不愿意轻易的唱,更不愿意真正委身到教会的服事中。四年多的时间过去,上帝的恩典让我慢慢的恢复过来,渐渐有了相对正常的聚会和灵修生活,也渐渐地参与一些服事之中。张大卫共同体在中国的学校中,不知这样伤害了多少人。我知道每一个碰到这种高强度的洗脑生活之后,恐惧而离开共同体的人,心中是怎样的压抑和痛苦。我无法估量,共同体在家长、同学、学校师长中间,不知道多少次的羞辱主名。

 

关于共同体,能说的实在太多了。如今我离开了共同体,渐渐有了正常的基督徒生活,真是上帝莫大的怜悯。我也有负担和义务帮助更多人认清真相,走出邪教。我以上所说的每一句话我都可以找到证人为我做证,我也可以为这些话负责。如果您有任何关于张大卫共同体的疑问,我愿意尽我所能帮你解答,帮你了解事情的真相。希望那些还在被张大卫所欺骗,为这个本质是罪恶的组织而辛劳的人,能够尽早认清事实,走出邪教。愿上帝怜悯帮助你们。(写于2012年12月12日)

 

林新生  中国大陆基督徒。

 

=================

如果您是在朋友圈中看到这篇文章,请点击手机屏幕的右上角,然后“查看公众帐号”,点击“关注”即可。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公众号:cclife2013gmail

生命季刊网页:https://www.cclifefl.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