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cclife
殉道者之歌续篇
2016/8/2 12:21:32
读者:9629
■聆松

生命季刊 总64期 2012年12月

 

 

  今年(2012)12月8日,是内地会美国宣教士师达能夫妇在安徽旌德县庙首镇殉道78周年。

 

  早在1997年6月,《生命季刊》总第二期已经刊登了一篇介绍师达能牧师夫妇的文章“殉道者之歌”(http://www.smyxy.org/View/Article/171)。

 

  师达能牧师(1907-1934)出生于美国新泽西州帕特森(Paterson), 自幼在一个敬虔的基督徒家庭长大,父亲是一位大有能力的牧师,“希望之星”福音机构的创办人。1922年5月28日,15岁的约翰重生得救。1929年9月进入美国慕迪圣经学院学习。

 

  Betty Stam中文名字是史文明(1906-1934)出生于美国密歇根州阿尔宾镇。父母亲是宣教士,她半岁时随父母到中国,在山东济南度过了童年。她17岁返美读高中;1928年,她大学毕业后,又到慕迪圣经学院继续进修。师达能、史文明相遇在慕迪校园,双双同感神的呼召:去中国宣教!

 

  1933年10月25日,师达能、史文明在济南结婚。 11月底,他们一起从颍州回到宣城。1934年初起,他们数次到宣城南边的旌德探访、考察,准备在旌德新开辟的福音站事奉。

 

  1934年12月6日,师达能夫妇和女儿三人均被红军绑架,做为人质,向内地会索要两万美元赎金。12月8日晨,师达能夫妇在庙首北侧的鹰岭山上被杀,双双殉道。

 

  2009年12月26-30日,“中国福音大会”在芝加哥召开。29日晚的宣教之夜,播放了纪念师达能夫妇殉道75周年的短片“殉道者之歌”。相信大部份基督徒对师达能夫妇当年如何到安徽旌德宣教、如何殉道的事迹已经不再陌生了。本文拟简述几则师达能夫妇殉道之后的故事。

 

一、做工的果效

 

  “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

 

  师达能牧师和史文明师母,成为中国内地会第73和74位献身于中国的殉道士。他们的殉道,激起了一代人的献身宣教,也改变了无数人的生命。

 

  史文明师母(Betty Stam)的父母亲当时也是在华宣教士,当他们听到女儿和女婿已经为主殉道的消息后,父亲史盖臣(Dr. Charles Ernest Scott)说:“他们绝不是徒然死了,殉道者的血仍然是教会的种子。由于他们对主的委身,我仿佛听到了我们可爱的孩子正在父神面前赞美主,因为衪看他们是配为主基督的名受害。”(《舍命的爱》,黄锡培着,OMF/中信出版,第443页)。

 

  师达能的父亲Peter Stam回电回给内地会总部:“似乎是很大的牺牲,但还比不上神将衪独生爱子赐给我们的恩典大。我们坚信罗马书8章28节:我们晓得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就是按衪旨意被召的人。......谁可比得上这样的荣耀呢?我们心爱的孩子,达能和文明已经去了主那里。他们爱衪、事奉衪,如今更靠近衪了!"(同上,第443-444页)

 

  师达能夫妇殉道后,师达能家族中,超过12人奉献自己、做宣教士,到世界各地宣教。(资料来源:与师达能家族后人的电子邮件及克莱若大会分享)。

 

  师达能夫妇曾经就读过的慕迪圣经学院有700位同学,威尔逊学院(史文明母校)有二百多位同学,皆立志奉献给主,至死忠心不移。(《舍命的爱》第444页)

 

  师达能夫妇殉道后,仍有宣教士在旌德、泾县、顿溪一代传福音、建教会。1941年3月,师达能夫妇殉道7年后,旌德城里的小教堂中,旌德本地的中国牧师,第一次为5位弟兄姊妹施洗。(见Gospel Fellowship Association 网页:http://www.gfamissions.org/missionary-biographies/stam-john-and-betty.html)

 

  接下来,旌德、庙首地区经历了长达几十年的荒凉。直到1990年代,许多旌德人去上海打工,在上海听信了福音。这批弟兄姊妹从上海回来后,开始在旌德地区传福音、建教会。当地政府对基督信仰的限制和控制很严,旌德县连三自教会也没有,政府机构中没有三自这个设置。庙首镇更是如此。然而,在旌德和庙首,均有我们的弟兄姊妹在那片硬土上开垦,播撒福音的种子。近些年来,也不断有各地弟兄姊妹到师达能夫妇殉道地庙首的鹰岭上,感恩、敬拜、祷告,立志继承殉道士的遗愿,把福音传给自己的同胞。

 

二、中国福音大会与师达能夫妇殉道事件

 

  华人教会从上世纪90年代,又一次开始报导并关注师达能夫妇的殉道事件。2009年的“中国福音大会”是华人教会对师达能夫妇最为隆重的纪念。时值师达能夫妇殉道75周年,大会有以下节目:

 

1.  纪念师达能牧师夫妇75周年的视频

 

  播放短片“殉道士之歌”,详细介绍了师达能夫妇的生平见证。大会之后,该视频上网,很多网站及博客转发,在弟兄姊妹中产生很大的影响。(http://www.smyxy.org/View/Article/1361)

 

2.  献给师达能夫妇的两首诗歌

 

  芝加哥中国基督徒合唱团献诗献诗“不要怕,只要信!”关于这首诗歌的背景是:师达能牧师夫妇为主殉道的消息传到美国的那天,师达能的父亲收到儿子几周以前写的一封家书。在这封信中,师达能谈起在中国面临的危险,然后为父亲抄录了海侔登牧师的诗歌《惧怕什么》来表达自己的心志并安慰家人。

 

  1931年,美国宣教士闻声牧师(Rev.John W. Vinson)在苏北被土匪杀害。海侔登(E. H. Hamilton)牧师得知这个消息后,回到驻地徐州,百感交集,不到十五分钟就写下诗歌《惧怕什么》。在师达能牧师夫妇殉难后,海侔登牧师写下了动人的诗歌《致小海伦》。

 

  黄安伦弟兄在2007年受圣灵感动,为纪念马礼逊来华200周年,为这两首诗歌谱曲。2009年福音大会,他又专程从多伦多飞到芝加哥,指挥诗班献诗。这两首歌词如下:

 

1.致海伦:

啊,小宝贝,安睡在你毛绒绒的睡袋里,

浑然不知妈妈和爸爸已经死去。

死去,却是活着,而且不再有死,

蒙召更美事奉,与主同在天庭。

我们不知为何天父留你为孤儿:

孤儿,却不孤独,他看顾他的儿女。

我们只知道神定意祝福你的小生命,

父神旨意崇高,将在你一生中成就。

 

2.不要怕,只要信

惧怕什么?惧怕什么?

灵魂释放觉着欢然

脱离苦难进入平安

今世忙乱已经过完

亲眼看见耶稣荣面

救主欢迎亲耳听见

并他伤痕满溢恩典

不要怕!只要信!

枪声阵阵身心受伤

出暗入明直升天堂

与主伤痕仿佛一样

不要怕!只要信!

事奉救主在地缺憾

一见主面忽变完全

事奉在天直到永远

不要怕!只要信!

生所未成以死成全

刚硬石地用血浇灌

使灵绽放如花千万

不要怕!只要信!

有何可怕?有何可怕?不要怕只要信!

福音大会中,黄滨、孙锺玲姊妹也演奏了黄安伦编曲的“致海伦”小提琴/钢琴曲。

黄安伦弟兄专程从多伦多飞到芝加哥,在福音大会中指挥诗班献唱这两首诗歌。

 

3. 师达能家族的后裔克莱若姊妹分享

  大会献诗后,师达能牧师的堂曾孙女克莱若(Clara Stam)师达能牧师的第四代后裔,出现在大会主席台上,与大家分享他们家族的见证及她个人作为年轻一代的宣教士事奉神的心志。克莱若当时刚刚从中国回来,她提到:师达能和史文明殉道之后,他们的家族超过12位进入宣道的工场。接着她分享了自己从6岁听到师达能夫妇的见证后,就立志宣教的心志。她的分享更加激发了与会者灵里面要爱主、事奉主的心。克莱若姊妹分享之后,刘传章牧师代表华人教会向克莱若姊妹赠送了一个特别的礼物:在师达能牧师夫妇殉道之地挖出的一块石头,代表着华人教会对殉道士的感谢及纪念。

 

三、93岁的老人董伯伯

 

  2009年9月,生命季刊同工及数位弟兄姊妹亲自到庙首采访了一位93岁的老人,也是当年师达能夫妇殉道的目击者。对他采访的部份内容收进了视频“殉道者之歌”中。就是大家在短片中看到的那位93岁的董伯伯。他所述说的内容,与我们在海外查到的关于师达能的书籍和资料竟然是高度吻合(老人家根本不可能读到这些英文资料的)。他说,师达能是属马的,大他一轮;说:我们在一起玩吶。我们回来后查到,师达能是1907年1月18日出生,按中国农历是1906年12月出生,而1906年就是中国的马年。

 

  不仅如此,在视频背后还有一个神所成就的奇妙故事。在我们采访这位老伯伯时,他还是一个不信的人。采访的那天,我们除了向他询问75年前他亲自目睹的那个骇人事件之外,又花更多的时间向他传福音。感谢主,他就在那天决志信主,我们带他做决志祷告,然后,大家一起为他唱了一首诗歌:耶稣爱你!现在当地的Y弟兄在继续跟进,说老人家身体不错,并且常有祷告。当年师达能牧师与他交朋友、一起玩的时候,一定是满怀着一颗要把福音传给他的心。感谢主,师达能牧师的遗愿,已经在75年之后由中国的肢体完成了。神的旨意崇高,神的恩典奇妙!

 

四、神迹婴儿海伦

 

  另外一个大家都非常关注的人物是师达能夫妇的遗孤海伦 (Helen Priscilla Stam)。她被称作“神迹婴儿”(Miracle Baby)。她的父母殉道后,小海伦被独自弃置在关押他们的房子里。12月9日,红军撤出庙首。本计划要在庙首与师达能同工的卢克洲牧师找到了小海伦,把她放在米筐里,挑着担子,步行北上经过泾县到宣城,沿途寻找年轻健壮的乳母喂哺她,辗转数千里,把她送到了她的外祖父母手中。

 

  海伦5岁回美国,后被母亲史文明(Betty Stam)的妹妹收养。现住在美国东部一老人院中,一生单身。2009年前,我们听说海伦尚未信主,并且不愿意接触外人。因此,许多弟兄姊妹曾为此迫切祷告。后于2010年7月,收到其家人的一个电子邮件,说:数年前,海伦已经在葛佩理的布道会中信主。

 

  12月8日(师达能夫妇殉道78周年纪念日),笔者在网络Youtube中遇到海伦的家人,较为清晰地了解了海伦的生平及现在的情况。与笔者通讯的是海伦的妹妹(血缘上是表妹)Tressa Mahy Mangum,她是与海伦一个家庭中长大的。据她说,收养海伦的George and Helen Mahy,即海伦的姨夫、姨母,是一对非常敬虔、爱主的宣教士,他们先在中国事奉,1949年后到菲律宾宣教。海伦是在菲律宾长大的,他们兄弟姊妹共5人,成长在一个基督化家庭。海伦长大后,回美国读神学院(Union Seminary at Richmond, VA),毕业后曾在一家学校教圣经,并从事校园福音事工多年,后在一家公司工作;退休后,她住在美国东部一间老人院中,一生单身。据Tressa讲,海伦一直持守信仰,现在她身体健康,一切都好,仍然坚持去教会,并参与查经,也参与诗班事奉。海伦自己选择低调生活,不接受任何人的访问;其家人为尊重她的意愿,不透露她的地址及联络方式。至于原来听到的“她在葛培理布道会决志”一说,Tressa说,可能是误传。海伦的外祖父及其后人,均为很虔敬的基督徒,并且有多人做宣教士的。把海伦抚养成人的姨母Helen Mahy一生做宣教士,信心、灵命均为后人榜样,她于2001年才过世。海伦的舅舅(即Betty Stam的弟弟)Ken仍然在世,已经90多岁。

 

  感谢主,看到海伦的一生,真的是如海侔登牧师写的诗歌中所唱:“父神旨意崇高,将在你一生中成就!”神的美意是我们无法猜度的!

 

  海伦的父亲师达能牧师的家族,也更是一个爱主的家庭。师达能牧师的一个哥哥Jacob Stam曾经担任美国著名福音机构“基甸圣经”的董事长,曾资助并参与其他数间福音机构的事奉。他的7个儿子中,有三个是宣教士。另外四个是教授、律师,均是爱主的基督徒。特别令人感动的是,师达能夫妇双方的许多后人,都对中国人特别有负担,他们开放家庭对中国学人传福音,带领他们认识耶稣。

 

  2009年9月,我们在庙首的鹰岭上祷告,数位国内的弟兄姊妹站在那块被鲜血浸透的土地上,对海伦说话,感谢她的父母亲为了向我们传福音而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回美后,我们整理成6分钟的视频,加上英文字母,送给师达能夫妇的后人。2009年大会之后,我们又把大会中所有与师达能夫妇有关的节目挑选出来,内容包括:短片“殉道士之歌”,芝加哥基督徒合唱团献诗,克莱若大会的分享,刘传章牧师代表华人教会赠送克莱若礼物—在师达能被杀之地挖出的一块石头,并带领大家祷告。这些节目仍然是中文的,但每一句话都加上了英文字母。这片光盘做成后,我们寄给了将近十个师达能牧师夫妇的后代家庭。他们收到之后,感到非常宝贵。他们在全家团聚时,在培灵时,常常播放。其中一位说:你们做这个光盘,一定有不少花费,我们要付多少钱才好?我们回答她说:不,你们一分也不需付。因为师达能牧师夫妇已经以生命为代价付过了!

 

  今天(12月8日),Beth再次提到:谢谢你们寄来的视频!你不知道我们是多么受感动!全家人都在流泪!我们无法想象:你们竟然在为你们的祖先所做的(并不是你们的责任)请求宽恕!

 

五、方志敏与师达能

 

  2009年“殉道者之歌”播出后,网络上开始传播这个视频,师达能夫妇的殉道被更多的人知晓。但很多人曲解或夸大了方志敏与师达能夫妇殉道事件的关系,在此我们做一些澄清。

 

  最早报导师达能殉道并提及方志敏的,是发表在生命季刊总第2期(1997年6月)的文章“殉道士之歌”。在那篇文章里,作者第一部份描写了师达能牧师夫妇的殉道;第二部份就写到了方志敏。作者来自中国大陆,在写这篇文章前,做了一些研究,找到了中国官方的一些资料,考证出当年杀害师达能牧师夫妇的是“红军第十军团下属的十九师于1934年12月初一举攻克旌德城,时间、地点均无误,中、英资料是吻合的。中文资料分别为方志敏和粟裕自述,应具相当可靠性。”“红军第十军团领导人为方志敏,十九师领导人为寻淮洲。”(《生命季刊》总第二期)这是华人教会首次对杀害师达能的红军做了一些研究。但是,作者并没有说杀害师达能牧师夫妇到底是谁下的命令,是谁的责任,因为写作该文的目的根本不是为了追究人的责任。作者肯定了方志敏的为人“不能不说方志敏是一个有信仰、有气节、爱祖国、爱人民的人”,但分析了他的思想,指出他与基督救恩失之交臂,对他的命运颇有同情、遗憾之意。文中特别提到方志敏的著名的一首诗:

 

  “敌人只能砍下我们的头颅/决不能动摇我们的信仰/因为我们信仰的主义/乃是宇宙的真理。”作者指出:历史已经证明,方所信仰的,的确不是“宇宙的真理”。这正是他的悲剧所在;也正是因此,我们今天重新面对这位历史人物时,才倍感怜悯与惋惜。该文的最后的一句话:“愿这支愤怒之歌不再回响,愿这部杀戮的历史结束吧”,就是作者在文章提到方志敏的主导思想。

 

  遗憾的是,很多读者在网上很草率地把方志敏列为杀害宣教士的罪魁祸首,这也是不合适的。我们对历史人物,当存慎重态度。尤其是基督徒,更当出言谨慎,“你说是,就是,不是,就是不是。”

 

结语

 

  正如上文已经提及,师达能夫妇殉道后,师达能家族中,超过12位成员成为宣教士,奔赴世界各地宣教。但是这毕竟是上一代的事情。DOTSIE(师达能家族后人之一,她和丈夫都是宣教士)的电邮中提及:在她母亲的那一代人中,有超过12位宣教士;到了她这一代,做宣教士的就很少了。而克莱若是师达能家族的第四代宣教士,第四代宣教的人数是更少了。是不是我们—因着殉道士以鲜血传福音而得听福音而蒙恩的中国基督徒,是我们接过宣教之棒的时候了吗?

 

  本文题目为“殉道士之歌续篇”。但文章中的内容,实在算不上续篇,只是报告给读者一些信息(information)。是的,殉道士之歌的续篇,是需要用生命来谱写的。你,我,—我们这一群被基督十架宝血救赎出来的人,这一群生长在师达能夫妇的热血浇灌过的土地上的人—我们愿意像师达能夫妇那样,背起十字架跟随主耶稣的脚踪,像师达能牧师夫妇一样,用我们的生命,来写这个续篇吗?

 

聆松     来自中国大陆,现全时间事奉神。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