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漫漫秦国道
2016/8/3 11:22:04
读者:3781
■主仆
生命季刊 总第9期 1999年3月

 

 
 

一位在中国大陆服事的传道人,最近给海外的一位弟兄寄来了这封信。收信人将它转寄本刊,并盼望能发表出来,以便让更多的弟兄姊妹读到它。——编者

 

 

亲爱的弟兄:

 

刚刚送你上了火车,回到接待的家庭中;离别时的情景,仍历历在目,真高兴你回来。虽然时间那么短暂,心中却受了很大激励。在感谢主之余,还觉得有好多话未对你说。

 

诚如你所说的,我们已经尽了我们最大的能力来招待你。北方春天的菜蔬还没有长成,些许白菜、菠菜已来得不易了;那些鸡蛋和肥猪肉,更是平常不舍得吃的。弟兄,我们实在愿意好好招待你,但我心里明白,我们的生活条件与你那里相差太远了啊!我们中间受训的同工,每天吃两餐,两个馒头,一碗粥,加上些豆芽菜,填饱了肚子就算了。你说要注重营养,我们当然知道,但是在内地的农村中,能有多少拣选呢?同工们没有人介意这些,而以圣灵供应为满足,主也真的满足了我们。

 

弟兄,容我不忌讳地告诉你吧!现在生活条件较好了,我们不致挨饿受冻了,但在你面前看见自己的简陋,心里仍不免自卑。不久前为了工作的需要,想买一套呢料的中山装,才发现现在竟涨了六十多块钱,距离我们一般一个月的收入不远了,只好挑件十多块钱仿造的军服穿。前些日子,我们的姊妹到东北传福音,就是因为寒冷而几乎病死了呀!感谢神终究拯救了她,但这事叫我们深深愧疚,我们对福音使者的照顾能力还是很有限啊!

 

弟兄,你曾问起受训同工居住的问题,这的确是个大问题。平常一个短训班,四、五十人也算不多,一住就是四十天,挤在一间窑洞里,没有桌椅,只好席地而坐,这就是我们“神学生”的生活了。在受训期间,每天五点起床,祷告到八点,接着上四堂课,每堂上三小时,加上吃饭等等,就已经到晚上十点了。我们亏欠学生们,不能给他们更好的环境,甚至有一次,因窑洞不通风,又点着煤气灯,致使十位学生集体中毒。弟兄,你想想看,我们这样的训练一被查获,多少奉献的肢体就要因此坐监,我们为了守秘密,连邻居也不让知道,这情形要维持几十天,又是几十个人,谈何容易!白天上课的地方就是姊妹的卧房。弟兄较少,所以到较小的地方去睡;人多时,被褥就不够了。这在冬天是很麻烦的事,但主总算带领过来了。

 

至于打发出去的福音使者,多半有家庭愿意接待,但也有少数不被接待的例子。他们没有地方住,就在山上整夜祷告;没有东西吃,就持续禁食,直到福音传开、有人接待为止。谢谢你留下胃药,这正是我们需要的,我们不是不懂得营养身体,可是争战这么大,常常是身不由己啊!

 

你在此时期,也尝过住接待家庭的滋味,不知感觉如何?他们当然很愿意接待,只是多少会带给他们不方便。记得吗?当你想上院中的厕所,却因大厅里有客人,不能出去;当你从外地回来,却因家中有客人而进不了门。凡此种种,都是常遇见的,为了主,大家都得付代价,一旦公安局查获,连接待的家庭都要判刑的。

 

为了不被发现,我们通常都在晚上串门,先由接待的弟兄出去看看,在没有人的时候,赶紧出去,要到一个家庭去,常常也等到晚上才方便进去。弟兄,有时我们深夜的交通打扰了你,这一点请你原谅。我们作息时间无法固定,有时为了赶路,整夜不得休息,白天才用了一些零星时间打了一盹;主给我们这样的环境,我们能说什么,感谢主吧!

 

我们听说海外有个传闻,说我们不再受到逼迫,这实在令人费解。上百位肢体现在狱中,许多位小肢体们,以未满十八岁法定年龄的身份,遭到公安局各样的磨难;又有些肢体刚得释放,说起关押时的经历:有扔在地牢(大小便均在此)中受炼者,有以电棒触禁者,有些弟兄被打得站不起来,爬着去厕所;有少数肢体受不了,把同工和工作地点透露了些,结果反被判刑;不讲的却因罪证不足而得释放。逼迫对我们来说,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被抓了通常送回个人家乡,经过连日的审讯,多半也就释放了。释放了之后,再回原地去传福音。我们不会责怪公安人员,他们是奉命行事,但最令人心痛的是“三自会”的“同工”,公安局通常不会主动找我们,却是“三自”的人去控告,他们不得不受理。他们这样地卖主卖友,叫我们怀疑他们是否重生得救。求主赦免他们,

 

给他们悔改的机会,否则他们如何站立在主的面前?

 

主毕竟有他的美意,每次的复兴虽然带来逼迫,但每次的逼迫都带来更大的复兴。海外的印像是八○年到八二年有复兴,其实除了八三年大逼迫使教会经历试炼外,直到如今,教会都在复兴着。在晋北、安徽、豫西,主大大祝福传福音者。有时预定传三天福音,传了一天就全体信主了,而且痛哭流涕悔改。有时光是祷告就有人悔改,在秦岭地区,就在今年初,人们一村一村的信主,不是因见神迹而是被主十架的大爱所折服。圣经怎么送都不够,在豫西一些十多岁、刚信主的孩子们,哭着要奉献,怎么赶都不肯回家,情愿一生过漂泊危险的生活。看到这种情形,我们自己感到战兢,生怕我们传福音给他们,自己反被弃绝了。

 

弟兄啊,我不是为自己辩解什么,但容我在主里坦诚地与你交通。海外肢体以为内地的福音好传,是因人对马列主义失去信心,因物质生活缺乏,这固然是原因,但我深切地盼望肢体们晓得,我们为福音付了多大的代价。多少滴血、多少滴汗、多少滴眼泪、多少人的性命、多少人餐风露宿,才换来福音在大陆的广传。当我自豪地提起我们有中文打字机和油印机时,你却拿出你个人电脑所打出的资料。弟兄啊,当你们在享用高科技的成果时,请不要忘记在内地有无数弟兄姊妹正在一笔一笔的抄神的话!因缺乏灵粮(有些地区,一个月内有好几百人信主,圣经一个月内又进来几本呢?),同工们便一笔一笔地刻钢板,用打字机打在蜡纸上,已经是我们最高科技了。由于兴安岭火灾,纸价格外昂贵,买多会被人怀疑,请不要忘记福音是这样传出去的。到现在教会的根基立定了,我们不断差人去远方传福音,已遍及二十二个省及自治区,使者们昼伏夜行、用假名、居无定所,难道是他们喜欢这样的吗?为了福音,我们甘心这样做,我们不传福音就有祸了,但我希望你们能用祷告帮助我们,不要让我们孤守内地属灵阵地,这争战实在是过于我们的力量所能胜得了啊!

 

过两天我要去新疆看望传福音的姊妹了,她们刚去时,有半年毫无音讯,后来才知道她们已经建立了教会,因为路途遥远、工作忙碌、经费短缺,以致无法联络,姊妹们多半不到廿岁,信主也不到一、两年,因着主爱的激励,撇下了自己的家庭、亲友,受了短期的训练,就启程远征了。她们会孤单,她们也有婚姻的需要啊!可是,这种传福音的方式,怎能容许过正常的家庭生活呢?要什么方式才算“爱主过于爱父母、妻子、儿女”?让我们个人向神交账吧!

 

写到这里我想起那首“十字架归去路”。这首诗歌深深地打动了我的心,其中说:“我宁拣选十架苦,不愿拣选平安路,我愿流血秦国道,不愿偷生在斯土。”弟兄,为了你有那样自由的环境,我深深感谢主,也愿你们好好把握。我们只有忠心地走这条十字架之路,直到主来(或到我们为主流血秦国道的日子)。请海外肢体为我们祷告。

 

弟兄,为了主,为了主对中国的心意,还请你多多保重,你苦难中的肢体会常在祷告中记念你的。

 

 

你主内的弟兄敬上

 

 

 

主仆  现居中国大陆。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 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