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何等奇妙
2016/8/3 11:22:23
读者:6386
■汪纯懿

生命季刊 总第9期 1999年3月

 

 

(上图为汪纯懿老姊妹在“海外基督徒跨世纪聚会”中分享,摄于2000年1月1日。

 

何等奇妙

 

/汪纯懿

《生命季刊》第9期

 

编者按:汪纯懿老姊妹1913-2006称自己为“比灰尘还微小的人”,而神就是在这个“微小”的人身上彰显出了祂的伟大。汪纯懿姊妹青年时代献身事主,1948年回国服事。1949年,在“走”与“留”的问题上,她决意:“只要主愿意,我留在国内,即使能领一个人归主也好;只要祂欢喜,我完全顺服。”之后,她一生中最宝贵的岁月,是在逼迫和患难中度过的。十年监狱、七年劳改农场的囚犯生活中,她坚守自己的信仰,为主作了美好见证。她是慕安德烈“祷告的生命”一书的翻译者,她自己的生命,就是一个祷告的生命。本文节选自《何等奇妙》(晨星出版社,1994年)一书,记述的是1968年她在狱中如何靠着祷告与主保持亲密的关系,在火一样的试炼中得胜的见证。

 

1968年12月我听见楼下的人,一天两次在毛泽东像前低头弯腰,读他的语录,唱颂赞他的歌《东方红》,最后大家呼喊口号。一面喊叫,一面举手。我想,向“像”低头弯腰请罪,就是拜偶像,我却不能这样做。这种一天两次的崇拜毛泽东的像是每个犯人所必须履行的。我看出这是持久的属灵交战,我必须从神那里得到力量才能应付。

 

要得着从上面来的能力,我只有祷告主,除此以外没有别的办法了。于是我在神面前祷告说:“主啊,求你为你自己的名的缘故,使我刚强。我宁可为你死,可是绝对不要让我向‘像’低头弯腰,向他请罪。求天父一定要加给我力量,使我能站立得住。”那时我才懂得诗篇23篇3节所说的“为自己的名”的意义。我觉得自己在神面前没有功劳,只有两手空空朝见主。求主为祂“自己的名”行事,因为我是称为祂名下的儿女;如果我不能荣耀祂,祂的名要受到多么大的亏损呢?那时,我想到自己在神面前毫无义行,我只能像税吏那样祷告说:“神啊,求你开恩可怜我!”

 

我在棉被里祷告了一个整夜,后来神用祂的话嘱咐我说:“唯独认识神的子民,必刚强行事。”果然到了12月25日早晨,我们三楼的人全部都要在“像”前请罪了。这一层楼的人,一般都是被判为“反革命”、“地主”或“杀人犯”等罪的重刑犯,只有几个外役是投机倒把的刑事犯。她们要在监房外劳动、洗衣服、提便桶到楼下去倒在便池里,每日三次要将几百只饭菜盒从一楼背到三楼,分发到各个监房的门口。然而在“像”前请罪是任何人也不能逃避的。我起先想挤在众人后面,不给人看见就算了,那知不可能。第二天要排高矮了。那时,神使我想到但以理的三个朋友——当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制造了金像,吩咐众人跪拜时,犹太人中的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却没有在像前跪拜;于是我就靠着主的力量站在“像”前,却不唱歌也不低头弯腰,只有在呼喊万岁时我举了手。

 

崇拜结束时,他们就将我的棉裤脱去,全组的人就用尽全力来鞭打我。有人将鞋子脱下来,用塑料鞋底毒打我,有人将我的头发一簇一簇地揪下来。过了几天,他们又把我的头发东剪一块,西剪一块,剪得不男不女。监狱里没有镜子,我反正也看不见自己的模样。奇妙的是:在他们来剪我的头发之前的一个礼拜天,我看见别人做了帽子,我里面有感动,也用一条破裤,请人做了一顶帽子。想不到在他们要将我的头发剪掉之前,主已提醒我预备好一顶帽子,可以戴上了,主奇妙的作为实在不是人所能测度的。

 

他们剪了我的头发还不满意,每天(假日也是如此)叫我去站在“像”前低头。别人在监房里还没有出工,我先要去站在“像”前低头了。但是我只站在“像”前,要低头我坚决不服从。有时同组的犯人为要讨好队长,走过来用手揿我的头,一定要我低头。但揿到后来,他们怕自己劳动的功效要受损失,也就让我一个人昂首站着。

 

是否我一个人站着呢?不,不是我一个人,而是有我最亲爱、最慈祥、又曾为我的罪被压伤受过鞭打、被钉十字架,又从死复活的主耶稣与我同在。祂也曾被列在罪犯之中。我一直在很亲密地与我的主耶稣交通,继续不断地品尝与祂同在的甘甜。当我站着的时候,主又使我想到冯氏女中(Mary Vaughan High School)的校歌:“事主基督为真自由……以柔克刚”的诗词。

 

一天早晨,监长跑到我面前,将我戴的一副眼镜拿掉。她问我:“你为什么闭着眼睛?”说了这话,她将我的眼镜放在工场板上就走了。我仍旧去将眼镜戴上,继续不断地与我心所爱的主耶稣谈话。另有一次队长过来用开监门的大钥匙,痛击我的后脑,并要我低头。我仍然不肯低头。这不是我有什么能力,我生来是个胆小如鼠的人,这完全是主的能力托住了我。有时小组长拿了拖畚柄来打我的头,神还是保护了我,使我没有受伤。

 

自从1968年12月26日站起,一直站到1969年5月。由于政策的改变,小组长通知我不必去站了。他们又把挂在墙上的“像”也拿走了。主耶稣说:“你们若有信心像一粒芥菜种,就是对这座山说:你从这边挪到那边,它也必挪去;并且你们没有一件不能作的事了。”这样的信心完全是从神那里来的,没有我自己一点的成分。

 

这次属灵交战,虽然持续了几个月,终于神得胜了。当众人向“像”弯腰时,有一个原来相信耶稣的护士,她的先父是圣公会的牧师,她为了计划生育,写匿名信而被判刑。其实她自己没有结婚,这计划生育的事与她毫无关系。她起先被划为右派,后来因为写了匿名信就犯法了。她进监时,看到基督徒为了闭着眼睛祷告被众人批斗,因此她在人前就不闭眼睛,也不祷告。当众人向“像”低头弯腰时,她可能也想到这是不对的行动,可是她又不敢不这样作。当她低头时眼睛就闭了起来。哪知她这样的行动被人从“像”的玻璃框上看出了。当别人毒打我时,她也想混在别人中一起来打我,队长立刻制止了她。队长的意思是她自己的立场还没有转变,就没有资格来打我。过了不久,小组里因着她在低头弯腰时闭了眼睛就批斗她;同时又因她平时说话太随便,无意中给人拿了她许多话柄。例如她经常看见病房的太平间内,死人两个两个被抬到车上,送出大门时,她就引证一句毛泽东的话:“风景这边独好。”为了她很喜欢说话,说那话又有讽刺性,于是小组就用了十多天时间来批斗了她。

 

主保守我,使我在学习或总结时一般都闭口不言,极少开口。她们问我为什么不开口呢?我的回答是,“三句不离本行,我要说的就是我的信仰;我讲信仰,你们又说我放毒。除此以外,我没有别的要说。”从此,她们就不要求我说什么了。除非年终总结时,有人受到不公平的评论时,如果主感动我要为那遭受屈辱的人说几句公正话,我才讲几句;因为这是年终总结,有关别人一年改造的成果。

 

这样,她们就给我一个“死人”的称号。我听到这个称号觉得它很好,我应当与主同死,又应当以死来对待世界。我每次听到这个称呼时,就从内心对主说:“主啊,我死得还不够,求主使我死透吧!”有时她们称呼我“死人”时,我就笑口嘻嘻地回答说:“我是天宝。”她们虽然经常辱骂我,而我心里却充满了喜乐。我没有流过一滴眼泪。必要时就讲一、二句话,没有必要时,我从早到晚一句话也不说。然而我的内心却一直不停地以主为乐。我从心里尊崇祂,称赞祂的名,因为祂以忠信诚实待祂的子民,又行奇妙的事,成就祂古时所定的。由于我平时无论学习、劳动或在监房内都不说什么话,所以被批斗时,除了因我祷告这件事以外,没有什么可以批判的。

 

一天下午,那个青年会的人在学习会上大大反对神。她听到新来的囚犯说到监外的情形:所有礼拜堂已改为工厂或食堂,而且圣经与诗歌都被烧掉,她就在小组里说:“教堂没有了,圣经被烧了,哪里还有神?可是现在还有人死死地抱住祂不放呢!”我心里想她靠着基督教拿了几十年的高工资,享受了这许多年的优越待遇,现在碰到了难处,竟说出这样的话来,太使人难受了。我不得不开口答道:“教堂没有了,圣经被烧了,神还在!”于是小组长就将我从坐位上拉到台前,对我进行批斗。

 

与我同监房的无期犯,走过来狠狠地打我左边的头部。她们又叫我低头(这是承认自己犯了错误的表示),我不服从。她们就用手揿我的头,强制我低头,我坚决拒绝。后来我就睡在地上,于是大众就锋拥而上,狠狠地打我,问我还要祷告么?

 

我的回答是:“要祷告。”

 

她们继续一面打,一面问。

 

我又一次回答:“要祷告。”

 

结果大腿被打得发紫了,她们继续问我要祷告么?

 

我还是要靠主的力量回答:“要祷告!”

 

发晚饭的时间快到了,一位队长从楼下办公室走了上来,大家才停手不打。我就从地上爬起来,对队长说:“为了主耶稣的缘故,我饶恕她们。”说完了话,就进了监房。

 

当我走进监房时,我就从无期犯的饭匣上跨过去。圣灵在我内心说:“我喜爱怜恤,不喜爱祭祀。”我就在主面前认罪。我刚坐下时,就有一个已硬了的血块从左耳掉了出来。这是因为在沐浴时,许多人紧紧挤在一起抢用热水冲洗身体,以致污水流入耳内,患了中耳炎,流血与脓。医生诊治后,除了搽一些红药水外,也没有其他治疗。日子久了,耳内的血与脓结了一个小块,我自己还不知道。这次被无期犯狠狠地打了一下,就跌落了出来。我一见这血块,就感谢父神。若不是那无期犯狠狠地痛打我的头部,在我耳中那已干了的血块,就不可能掉出来。这血块一直塞在耳中,岂不是要影响我的听觉么?罗马书8章28节说:“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这句话完全可以兑现的。

 

从此以后,每天下午学习就开会批斗我,一共有一周之久。在批斗会中,L.(她原为某教会机构的文字同工)问我:“你说毛主席是什么人?”我回答道:“他是我们国家的领导人。”她接着又问:“他是不是救星?”我不理她。于是她又问:“你说我们这个社会主义国家好不好?”我说:“有好有坏!”她接着又问我什么是坏的。我说:“你们这样打我是坏的。”后来那曾经在青年会工作过的人找到一张报纸,讲到太阳的学说,她读了很久,读完问我:“你怎样想法?”我说:“学说要改变,定律不会改变。你现在读的是学说,不是定律。”后来我就讲到发明电灯,电器、电报等的科学家爱迪生,就是一个虔诚信仰耶稣的人。当许多人庆贺他成功时,他很虚心地回答道:“发明这些东西的是神,我不过将神所发明的东西搬出来而已。”

 

我又将读高中时在家中遇到鬼怪一事证明了出来。事情是这样的:有一个礼拜六半夜间,鬼怪将我床前放着火油灯的椅子拖来拖去,直到把我拖醒。我那时不知道赶鬼,只知道在被单里祷告。一个多小时以后,听见拖鞋声音出去了。第二天一切正常。L.却说这是老鼠偷油吃。我接着问她:“老鼠能偷吃火油么?”她们想从问题上找出我的话柄,但始终找不到什么。最后她们想用毛泽东写的语录来压服我。她们读语录:“要接受新事物,研究新问题。”我的回答是:“好的可以接受,坏的就不接受;至于‘研究新问题’这是我本来研究的。”她们辩论不出什么结果,只能宣告结束。

 

想不到这个批斗会,竟成了我的见证会。这都是因为藉着这位死在十字架上,又从死里复活之主的权能,使人的恶意成就了神的美意。

 

汪纯懿(1913-2006)中国大陆老传道人。

==================

如果您是在朋友圈中看到这篇文章,请点击手机屏幕的右上角,然后“查看公共帐号”,点击“关注”即可。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公共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

cclife2013gmail

生命季刊网页:

www.cclifefl.org

击点左下角“阅读原文”,即可读到生命季刊创刊以来所有文章。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 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