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回国后的属灵争战
2015/5/28 17:07:27
读者:4147
■易鸿
生命季刊 总第9期 1999年3月

 

 

季刊弟兄姊妹:

 

一直想与你们谈谈自己回国后的经历,今天终于拿起了笔。此时,我的心情是沉重的。相信您读完后会理解。

 

一年前,当我决定从美国返回时,似乎有一点预感,老家会有什么麻烦事等着我。一下飞机,我弟弟就告诉我,我外甥出事了。

 

我外甥很像我,又是我们家兄弟姐妹中的第一个小孩,我非常喜欢。他天资很好,考大学没有问题。我出国时他是小学生,回国时已是高中生了。他的考分是前几名的,老师也比较器重。可谁也没想到,他偷了同学的钱被发现了。其实是老师骗供出来的,说交代了没有关系,会保密。但他承认后,老师便把事情扩大了。他无脸见人,便跑回家,不肯上学了。我是学心理学的,家里人等着我回家做工作。

 

回家后,外甥被说通了,第二天就去见了校长。校长自然高兴,答应不公开处分,并毕业时不记入档案。班主任也欢迎外甥回学校。

 

(而在这之前,有一天,外甥正在家门口听音乐,一个陌生的和尚走到他面前,说他今年运气不好,告诉他买一条银项链戴,一年就会时来运转,并且要在去学校的那天中午十二点钟。他那天去学校时就戴上了一条银项链。)

 

 

我回到本单位后一直不放心。过了一周后回家时,外甥又逃回家了。因为政治教育主任大骂我外甥是畜生,并打了他。还有英语老师当著全班同学的面羞辱他。他自尊心受到极大的伤害,半夜里逃回家来。

 

后来又通过关系,外甥去一所初中重读初三。学校八月份就提前开学了,外甥被安排在尖子班。

 

上学第一天,外甥去买饭菜票,拿回寝室一点,发现少了七元钱。去问时反而被骂了,说他想赖钱。没有当面点清是不对的,但学校工作人员随便骂人也是错误的。第四天晚上,外甥起来上厕所,刚好寝室里的同学讲话被值老师发现,老师认为是外甥在起来闹,就把他从三楼押到操场上,在黑暗处罚站三小时,两腿被蚊子咬得发肿了。他一夜没有睡,四点钟离开学校,到城里买了安眠药,回家自杀。后被母亲发现,送入医院抢救。

 

外甥自杀后的第四天我出差回本单位时,我老家就来电话,说外甥在医院里出现了灵魂附体现象。早已去世的亲人(他的小外婆即我的婶婶)附在他的身上,并说出他人不知道的事情。主持医生和护士都亲眼目睹,认为只能用迷信方法赶鬼。亲戚们就用了迷信方法。他们花钱请了能与鬼通话的老太婆,老太婆说这不是小外婆,而是一个被汽车压死的鬼,只要买些供物到一个山脚下说说好话就行。我听说后便拿了圣经回老家了,因为我认为这是撒但在作祟。

 

我中午回到老家,外甥也于这天在家里午睡,我也回自己家午睡。起来后我母亲说外甥在睡梦中又被死去的爷爷附身了,非常可怕。说爷爷十五岁时在山上砍柴时压死了一个人,这个人现在要外甥的命。如果要保命,必须送红包和金项链等等。我母亲本来也有点相信老太婆的说法,但已经赶鬼了,现在又附身了,并且是别的鬼,也就再也不迷信了。

 

我就去外甥家,他已恢复了知觉,对刚才的事没有记忆。我让他谈了学校里所受的种种委屈后,他心情有所好转。最后,我讲了我信耶稣。他也对我说要信耶稣。那天晚上他很平静地睡了一夜。因而我姐姐和母亲当场决志信耶稣。(我姐姐原来信耶稣,后来不信了,这次是重信;我母亲是第一次信。)但我心里很清楚,事情不会这么简单了结,撒但不会如此轻易地放过我们。

 

果然,第二天半夜,外甥被撒但附身了,说自己是魔鬼的儿子,并非常凶地咬他父母。

 

我知道后,认为是撒但显原形了。以前是冒充死去的人,现在直接显示自己。因为根据圣经,人死后灵魂已经不在世界上,要等到大审判时才会被允许出来。世界上一切鬼魂现象都出自撒但的活动,是撒但迷惑世人的伎俩。

 

那天中午我就与外甥一起午睡。外甥刚入睡不久,我姐夫说外甥的附体现象又开始了。他在梦中念念有词,我就把圣经打开,“外甥”(即魔鬼)开始反抗,用手抓圣经,并凶恶地说:“小小的圣经算什么,我是魔鬼的儿子。”并用英文对我说:I am SatanI love XX(我外甥)。”我马上祷告,并打开圣经面对撒但。撒但非常害怕。我用耶稣的名赶撒但,但撒但非常凶恶,不肯离开。撒但的面目十分狰狞可怖,我以前只在电影里看到过,心里有几分害怕,但我已经没有退路,必须勇敢面对它。这时,其他亲戚也都来了,还有本地教会的姐妹们也来祷告。经过一个下午的搏斗,撒但终于答应离开外甥,但离开前用英文说:I will come back。”

 

第二天晚上,撒但又来了。我和姐姐,姐夫马上用耶稣之名赶撒但。撒但立刻便走了。

 

后来,撒但没有再来。但我认为撒但会用更隐蔽的方式来迷惑。外甥毕竟生活在一个无神论国家,不可能一下子就坚定不移地信耶稣。过了几天,他就说不信了。

 

撒但暂时被赶跑了,外甥也恢复了正常的理智。但他对学校老师已经产生强烈的仇恨情绪。他不愿再上学。我想慢慢地让他恢复情绪。

 

外甥在家里一个人,没有朋友,非常孤单。我鼓励他读书,去亲戚家玩,他也这样做了。几个月过去了,他开始慢慢遗忘那些事情,有了学习兴趣。

 

然后,就在这个时候,没有料到的是那个不速之客——和尚又出现了。有一天,外甥一个人在家时,和尚又来了。他告诉外甥说,他已经料到外甥会吃安眠药和魔鬼附体的事情。并告诉外甥,三年后会有大难,如要活命,必须留长发一尺,和尚并在外甥手臂上画了六星咒符。外甥被和尚迷住了,因为和尚什么都知道。(在中国,行骗的和尚很多,他们通过私下打听人家的情况,然后去迷惑人,诈骗钱财;也有的和尚只是为了显示自己的“神通”,满足一种“证明自我”的心理需要,填补灵魂的空虚。)

 

我听说以后,心里非常紧张。撒但又开始进攻了。外甥的心又被它迷惑了。怎么办?这些和尚的目的是骗钱财或破坏他人家庭,等到外甥已经走火入魔时就向他要钱要人命。我已经与我姐姐说了,发现和尚就送他去乡派出所。但姐姐、姐夫要上班,他们家又在公路边上,没有邻居照应,很难逮住和尚。再说,外甥非常信和尚,不信耶稣了,并与父母签了协议,叫父母不要干涉他的发型和与和尚的交往。他的性格也已经越来越逆反、古怪。姐姐和姐夫也有很深的矛盾。这个家庭已经处在危机之中。怎么办?由于我是舅舅,外甥对我也有反抗性,我不能有效地进行心理辅导。我国也没有很好的心理医生。我是我省唯一的一个经过美国心理辅导训练的人。但问题发生在自己的外甥身上,就很为难。

 

我已经给外甥写了一信,告诉他佛教的本义和邪教的本质,开导他不要信歪门邪道。但不知效果如何。

 

眼看着外甥一步步往下走,走向毁灭,心里真不是个味。我如何才能把自己沉重的负担交给耶稣,从而获得心灵的平安呢?

 

我也真有些动摇了。我一下飞机就求上帝救外甥,帮助外甥去上学,可为什么上帝会允许撒但一步步毁灭外甥呢?第一次重返高中失败了,我又求上帝给外甥一个重读初三的机会。为什么重读初三第二天又出事了呢?并且在情况有所好转时,又出现个和尚呢?按照目前的情况看来,外甥已经不再有求学的机会了。而一个十六岁的人不上学将来会有好的前途吗?他的家庭也面临危机。我已经感到走上了绝路。难道上帝非要通过毁灭我外甥来考验我们的信心不成?上帝不是要拯救所有的人吗?为什么不救我的外甥呢?

 

一回国就遇到这种事情,我的信仰与在美国时的情况有了很大的区别。在美国时,我的信仰更多的是思辨性的,浪漫的,就像有的牧师的演讲一样,不着边际。而现在,灵界的争战对于我是实实在在的。我在顽强地抵抗撒但,但面对现实时,也常常觉得困惑。我坚持去教堂,读圣经,祷告,可为什么上帝不听呢?

 

虽然我也从理论上同意下面的话,但要在实践中发自内心地做到谈何容易:

 

“信心不是感觉,不是眼见,不是理由,乃是在神的话上抓住神。”——Evans

 

“焦急的开始是信心的结束,信心的开始是焦急的结束。”——Geo Muller

 

“如果这里有一件事需要专一的祷告,就该祷告直到你能信神,直到你能发出无伪的赞美来感谢神的答应。如果神的答应一时还在途中,切勿重新求神答应你的祈求,因为这表示你没有信神。”——《荒漠甘泉》

 

我迫切需要弟兄姐妹的代祷,坚固我的信心。

 

 

 

易鸿  现居中国大陆。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 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