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巴基斯坦的福音事工
2015/7/20 11:58:12
读者:1424
■刘振东

生命季刊 总第66期 2013年6月

 

三年前,那是2009年一月份,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旅行到了巴基斯坦。我一路从美国纽约出发,在芝加哥申请巴基斯坦的入境签证,经停香港和曼谷,最后飞到巴基斯坦最大的城市卡拉奇。卡拉奇是巴基斯坦唯一的海港城市,和寒冷的芝加哥相比,可谓炎热。我一下飞机,就被卡拉奇国际机场内的紧张气氛所震慑。虽然已过深夜,机场内随处可见武装人员,几乎每隔10米,就有一个蓝色着装警察和一个深绿色着装的特种部队士兵(Ranger)共同站岗。他们都配备冲锋枪和机枪。过了海关、取到行李、走出了机场,我发现更是不得了,出口大厅门口停了一卡车又一卡车的特种部队。原来还有点睡意朦胧的我,一下子就被彻底“震”醒了。活了大半辈子,从来没有近距离见过这么多枪支。我才认识到,我已经到了一个世界最动荡的国度,世界第二大穆斯林国家。自2001年911以来,巴基斯坦一直是西方(美国)与恐怖分子战争的最前沿国家。

 

一出机场大厅,就马上被朋友派来的两个亲戚所认出,因为我是从机场走出来唯一的中国人。紧接着我被他们和他们的司机拥护着走到汽车场,再被他们用汽车送到机场旁预订好的一家酒店。这是一家英国殖民时代所留下来的从英国医院改建的酒店。给我的房间是个小房间,简陋又骯脏,在房间正中放张小床,被套和枕头都是旧的, 加上潮湿显得有点脏。房间里头有个厕所,瓷砖和洁具是英国时代留下的,大概用了60-70年,很是陈旧,看似从没有被维修过。一夜不能安静,房间外,不是人走动的声音就是人说话的声音。我躺在床上多时,努力去适应被单和枕头,加上时差的缘故,幷不怎么睡得着。好不容易到凌晨时快睡着了,却突然被房间外的高音喇叭所吵醒,那是悠扬、似哭似哀的歌声,我后来才知道那是穆斯林的晨祷。

 

这是伊斯兰给我所上的第一课,巴基斯坦是个恐怖与悲哀共存的国家。

 

第二天一早吃完早点,我就坐酒店的班车到了机场。在登机口等航班的时候,和在旁边上网的一位来自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巴基斯坦青年人攀谈起来,知道他是奉父母之命回巴基斯坦来体验父母的出生之地和文化。短短三个月的巴基斯坦生活经历,没有让他感受到作为一个穆斯林、一个巴基斯坦人的荣耀,反让他去思考巴基斯坦伊斯兰社会和美国基督教社会的巨大反差,这刚好让我有机会来向他解释宗教和文化的关系,以及一个以“上帝爱世人”为宗旨的基督教文明对人类和社会所带来正面的、革命性的影响。上帝的灵感动我,让我和这个年轻人在穆斯林的土地上,一起以耶稣的名做祷告,求圣灵帮助他去相信和追随耶稣。

 

这是我进入巴基斯坦所结的第一个福音果子,让我相信福音的大能。

 

之后,飞机把我带到巴基斯坦的第二大城市拉赫尔,一个历史名城,巴基斯坦最大省份旁遮省的首府。一出拉赫尔机场我就被眼前一片黄色所震慑,心也被黄色笼罩。那是一片黄土和沙尘,到处是垃圾。朋友派他的车和司机来接我,路经警亭和哨卡,及一条条警察持枪守卫的马路,车把我送到了旁遮省府的警察厅,一个完全被沙包和岗亭和机枪所包围的院子。我被直接带进了省警督(即省警察厅副厅长)的办公室。这个省警督是我朋友的朋友。在办公室里,因为我是个中国人,我被友好地接待、祝福,并给予茶和饼干的招待。大家如果读过Greg Mortenson的 “三杯茶的故事”,就知道茶文化在巴基斯坦与在中国同样重要。我和省警督一起聊起耶稣,讲到基督教文化和穆斯林文化。彼此有些了解,我才告诉他我其实是个美国人,读过基督教的神学院,来巴基斯坦的目的之一也想知道,耶稣是否能像改变美国和西方社会一样改变巴基斯坦的现状。他对我表达了他对耶稣的尊敬,说一个穆斯林如果不爱耶稣就不是个真穆斯林。真难以想象这么一个奇怪、但又非常真实的场景,一个中国的美国人、一个基督徒,在一个穆斯林的省警察厅,和一个巴基斯坦穆斯林、一个当权者谈耶稣。刚好到了穆斯林晚祷的时间,他向我道歉说他要祷告,我说我是否可以也为他向耶稣祷告,他说可以。所以,他向他的麦加祷告,我为他向耶稣祷告。

 

这是我第一次在别人(穆斯林)的国土上,大胆地与穆斯林的掌权者进行信仰对话。

 

两天后,我到了巴基斯坦的工业城市费尔斯拉巴德。这是一个以棉纺为主的工业城市,城市骯脏破落,到处是一两层、盖了一半却没有钱装修的土楼,看不出城市中心。我的朋友邀请我参观,据说是他公司的办公楼。当我站在办公楼的楼顶,眺望远处,我的心又被一片的黄色所笼罩。那是一种悲哀,一种凄凉,一种绝望。这时又到了他们晚祷的时候,全城的高音喇叭都在凄切地恳请人到没有色彩、昏暗的Mosgue(回堂)去祷告。我突然看到这么一幅图像,一群无知被蒙蔽的虔诚人,被这凄苦的声音像鞭子一样抽打着,赶进一个令人绝望的建筑里,一个坟墓里,那是进入到地狱的通道。突然间,我的眼泪流了下来。我真是个有福的人,因为我有耶稣,而他们没有。

 

就在那天、那个楼顶上,我就决志要为这群丢失的人做点什么,就是要把耶稣的福音带给他们。

 

一年后,我和两位在温州非常有实力和影响力的弟兄一起开始在巴基斯坦投资。这两年投资经历就是我们与被魔鬼权势控制的人和伊斯兰社会的争战经历。

 

当我们的投资受到阻隔的时候,上帝把巴基斯坦的福音之门向我打开。上帝让我和我的同工在短短的一个月内就走遍巴基斯坦的许多教会,见证了上帝在巴基斯坦全地奇妙的福音工作。以下是我在2012年11月份所经历的福音周记:

 

11月11日,文化古城 拉赫尔

 

这星期天,上帝开福音之门,让我在古城拉赫尔市,紧靠FC基督教学院一个400人的“联合教会”讲道。我的讲道题目是,“靠神我们能得胜”。我用英文讲道,牧师译为当地乌尔都语。之后,我为超过100位生病和需要的弟兄姐妹祷告求神医治供应。神特别地开路,下星期和下下星期,我被邀请,将有机会到首都伊斯兰堡和大城市卡拉奇讲道,以及向主内的专业人士做分享。

 

11月17-20日,首都 伊斯兰堡

 

我们今早开车4-5小时北上首都伊斯兰堡。晚上我的讲道题目是“像大卫王一样做生意”,大概会有40个巴基斯坦的基督徒生意人参加。明天早上在教会参加崇拜,我的讲道题目是“困苦中的感恩”。

 

(1)星期六晚,有超过100名跨教会的同工和专业人士和商人参加聚会。我的主题是,“像大卫王一样做生意”。然而,邪灵攻击了。我的讲章存放在ipad上却无法打开,只能靠记忆讲道。而且讲道是晚上7点开始,我已经开始疲倦了。我是凌晨3点起床赶写讲章的,直到6点才写完,又加上5个小时长途跋涉和长时间的午餐,显得相当疲倦。感谢神,参加我们中国人商务团队,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来自中国的贺先生和陈女士,在崇拜后祷告决志要成为基督徒。来自温州的李弟兄做了相当好的分享,神的灵大大兴旺他,让他开口演讲神的大爱,他愿意摆上,为巴基斯坦的基督徒来连接温州的基督徒企业家。当场更有4位巴基斯坦基督徒企业家表示要和温州做生意。罗宾逊牧师表示今后要和中国基督徒更多更好地连接。

 

(2)当晚我住到牧师美丽的家,一人独享大房和大床。几个星期来第一次吃到美好的早餐,幷能干净地洗澡,有很好的休息。我一大早就到教会,参加音乐敬拜。巴基斯坦的敬拜音乐非常大声,非常属灵。我刚开始不习惯,但后来也适应了幷且喜欢了。我今天的讲道的主题是,“在困苦中心存感恩”。敬拜有近200人参加。聚会完许多弟兄和姐妹要我单独为他们祷告。会众中生病和软弱的非常多。讲道信息非常被接纳,翻译的同工要我给他讲稿,这样他可以在其他教会讲。牧师邀请我今后到更多的伊斯兰堡的教会讲道分享。

 

(3)我应牧师要求在伊斯兰堡多住两天,彼此讨论巴基斯坦教会的事工和异象,同时介绍牧师认识了些巴基斯坦的上层人士。我们巴基斯坦的弟兄作为少数族裔实在被逼迫太厉害了。我们中国人的到来,对他们是何等的鼓励和激励。我们也讨论了明年在巴基斯坦组织超十万人的奋兴会,牧师培训等事工,同时决定马上筹备成立巴基斯坦基督徒商人全国委员会。

 

(4)这星期天,我们被邀请到费尔斯拉巴德的一家乡村教会讲道。这教会非常贫穷,都是劳工,请为我们和这个教会的巴基斯坦扎法牧师祷告。

 

11月20日 拉赫尔

 

和拉赫尔一位牧师一起,请他到一家好餐馆。不要他付钱能请他美美地享用晚餐真是我的幸福之一。巴基斯坦的基督徒绝大部分都是社会的底层,那些皮肤黝黑、大眼睛的,在扫地洗厕所的,就是我们的弟兄姐妹。在巴基斯坦,政府和军队是最大的雇主,但这些工作之门对巴基斯坦基督徒是永远关闭的。能够、愿意来服事这些被人所瞧不起的人,这样的牧师值得我们学习。

 

11月25日、26日,工业城市 费尔斯拉巴德

 

上个周末是穆斯林什叶派的节日,阿苏拉节。什叶派穆斯林和逊尼穆斯林之间发生大规模的武装冲突。巴基斯坦各大城市主要干道关闭、全国通信中断,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信号,就像死城一样。但据报道,仍有上百人被枪杀。少数什叶派和多数逊尼派的冲突历史悠久,有上千年的历史。最为典型的是什叶派的伊朗和逊尼派的伊拉克长达八年(1980-88)的武装冲突,造成上百万人口丧生(伊朗1百多万人,伊拉克50万人) 。

 

靠上帝的恩典,我们的福音团队还是出发。我星期天早上和星期一晚在费尔斯巴德市基督徒居住区的一家教会讲道。题目和我在伊斯兰堡讲道的题目一样。出席者约200多人,大多数是劳工,属下层民众。

 

这星期天,我将要在卡拉奇的一家教会讲道,题目是“在十一奉献中体会神的祝福”。卡拉奇大概是世界最危险的城市了。每天都有15-20名百姓被枪杀。据说,塔利班的目的是要把城市变成一个死城。由于明年是竞选年,各政治党派也参与了城市的屠杀。城里到处是警察和宪兵。为卡拉奇祷告、为巴基斯坦祷告。愿上帝祝福大家。

 

12月1日,海港城市 卡拉奇

 

巴基斯坦真是个坚硬、难于生存的国家。90%穆斯林,70%文盲,远比老挝还落后,很快要比非洲的卢旺达还落后。城市到处是垃圾,非常骯脏,没有干净的饮水和污水处理。电力严重缺乏。巴基斯坦民族是个非常情绪化的民族。今天早上和一个穆斯林的上层交流,他说,穆斯林一生气就爱把自己的家园烧掉。(这让我想起我曾住过的纽约曼哈顿的哈莱姆区。)这里的生活和工作节奏如此慢好像感觉时间停滞了。我可以再多列些抱怨。这个国家真是腐败透顶,两位数的通货膨胀。3年前1美金换76巴基斯坦卢比,现在1美金可换近100卢比。在巴基斯坦投资,不损失掉你的本金就是挣钱。到处有骗子。在伊斯兰堡,一个主内弟兄告诉我,巴基斯坦社会已成了一个人骗人(人吃人)的社会。更糟糕的是,这国家成了个杀人的战场,到处都充满了无所谓的杀戮。这个国家被一黑暗的灵(和混沌的灵)所控制。几天前,三个来自英国的年轻人来巴基斯坦传讲伊斯兰教,我挑战他们:对一个1500年历史的宗教(伊斯兰教),到底它给人类带来什么正面的东西呢?我们看到是无知、贫瘠、社会不公义,压抑。我在巴基斯坦这段时间,压抑是一个经常听到的词汇。

 

今晚,我在卡拉奇最好的一家酒店的饭馆吃饭。我问一个穆斯林的侍者什么是巴基斯坦最需要的,他说:“和平和爱”。我说:“只有耶稣能给您和巴基斯坦带来真正的和平和爱。”在过去的讲道中,我常说巴基斯坦是个混乱的国家,希伯来语说魔鬼就是混乱、就是伊甸园的那条蛇。明天早上,我要到卡拉奇一个教会讲道,请您祷告我们的救主耶稣能尽快临到巴基斯坦。

 

12月2日,3日 卡拉奇、伊斯兰堡、拉赫尔

 

我星期五一早就飞到海港城市卡拉奇。卡拉奇是巴基斯坦最大的城市,人口近2000万。这个城市现在已经成为一个屠城,每天有20多人被枪杀。不光是巴基斯坦的塔利班,据说政党也参与了屠杀。(因为明年是竞选年。)不光国际社会正在抛弃卡拉奇,巴基斯坦人也不理卡拉奇了。星期天我去教会的路上,整条街道静悄悄的,没有人迹。商店也关门了,大街都是垃圾。看不到警察和野战部队,因为他们也成了被攻击的目标,自身难保。我感到非常的孤独,也恐惧。太太打电话给我,给我鼓励和祷告。但我知道你们在为我祷告,上帝与我同在,我有一首祷告的歌给这个受苦的城市,求耶稣能快来,赐给和平与平安,不再被黑暗的权势所左右。

 

 我去的教会是在非常贫穷的基督徒社区里面,就如当年的犹太人贫民窟。教会是一栋社区的“高档”建筑,有3层楼,十字架高高地竖立,教会和神学院连在一起。我的讲道题目是“在十一奉献中体验上帝的祝福”。有近300人来听,大部分是姐妹(据说弟兄们喜欢在家里打游戏)。教会会众大部分没有文化,为社会最底层的劳工。礼拜后,我和教会同工和“商人”有短暂的鼓励和交通。

 

 星期一,我被邀请到历史名城拉赫尔,给超过4000人的一个聚会讲道,来听道的有一部分是穆斯林。这是我来巴基斯坦一个月旅程的最后一天。在过去一个月里,我是又孤单又疲惫又恐惧,周日生意、周末服事,体力绝对透支,但神的恩典就在这个晚上让我复苏,圣灵给我浇灌。我实在幸运能够在这个非常特别的国家来服事我们的上帝。能够服事耶稣真好!

 

 两则不幸的消息:(1)星期天一位从瑞典来巴基斯坦在教会和社团服事30年的宣教士姐妹在拉赫尔被枪击;(2)我一个合伙人的朋友,巴基斯坦陆军的一个将军星期一被枪击,他的司机被开枪打死。看到死亡已经临到我的周围了。

 

 请继续为我、为巴基斯坦基督徒祷告。等我星期四回到芝加哥后,再把照片分享给大家。愿上帝祝福您们。

 

 

刘振东  来自中国大陆,现居美国。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