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探望生病的母亲
2015/5/28 17:08:37
读者:3846
■马刻

生命季刊 总第9期 1999年3月

 

1998年感恩节长周末的一个晚上,我突然接到中国打来的长途电话,得知母亲病危。其实,母亲在半年前就已被诊断患了胰腺癌,因此,我们全家已经买好12月中旬的飞机票,准备回去看望母亲。却没有想到她的病恶化得如此快。我只好改变原计划,提前行动。

 

自从十几岁离开家读大学,后来远渡重洋来美国,尽管偶而回家探望父母,但大部分时间是和同学、朋友们在一起,和妈妈谈话的时间并不多。每次离开家时,母亲都很不情愿看着我离开。我懊悔当初没有理解母亲眷恋儿女的心情,希望在她最后的日子里我有机会尽一点孝心。

 

11月末的东北已是冰天雪地。母亲发着高烧,甚至时而失去知觉。由于多日没有进食,而且由于癌症肿瘤的猛长而迅速消耗体内的养分,她脸色蜡黄,瘦得皮包骨头。回到家的第二天,我和当地了解她病情的医生们见了面。他们建议为了减少痛苦,可用大剂量的止痛剂来维持。母亲从医院回到家里,每天静脉注射杜冷丁。母亲只有68周岁,病前身体一直很好。看到她的病情,我们作儿女的都面对一个痛苦的现实,母亲的生命只剩下几个星期了。当时我心里只有一个盼望,虽然母亲世上的生命不长了,盼望她有永远的在天上的生命。

 

在此之前我曾向母亲传过福音,而且她也表示愿意接受耶稣基督为她的救主。由于没有跟进,我并不清楚她的信仰状况。因此,我一有时间,就向她讲新约圣经上的故事,耶稣的诞生,他所行的神迹,他的教导,如何为世人的罪被钉死,又怎样三日复活……她听了都欣然领会,并对我说,她每天晚上都梦见信主的事,而且感到与主在一起的甜美。听了她的话,我心里立刻非常踏实,充满了对主的感恩;深信母亲即使离开人世,将与主在一起。于是我白天就参与当地一个化工企业的活动,晚上除了一些应酬外,就给母亲讲解圣经。

 

虽然母亲没有读过一天书,但对圣经的话很快就理解,明白每一个故事中的道理。所以每一天我们都过得非常愉快。我们一起祷告,求神给她在世上更多的时间。在我回家的第四个星期,也就是圣诞节前夕,她的病突然好转。母亲告诉我,一天晚上,她梦见一白发老人给她看病。由于不认识这个人,她觉得不知所措。看完病之后那人没有说什么。但她觉得有个沉重的东西在肚子里下沉,第二天早晨,母亲腹中又大又硬的肿瘤就消失了。她身体状况慢慢好了起来。后来,止痛剂的注射也停止了。一直到我待满五个星期离开她的时候,母亲几乎可以完全自理了。她感激地对我说:“你这次回来,我的病才可能好过来,我才有可能活过来。不然,我肯定是没救了。”我的几位亲戚也都信了主。我妹妹说:“我今天特别相信神。如果不是妈妈的信,不祷告,她的病不会好。”

 

感谢主让我们看到他的大能和怜悯。

 

在我的家乡,HG公司是亚洲目前规模最大的粮食化工企业。由于我的专业是化学,在几年前回家期间与该企业建立了联系。我被聘为该公司的技术顾问,偶尔帮助他们解决一点技术问题。两年来,在一个香港投资公司的支持下,HG公司一跃在其行业中成为规模最大的企业。这次一个月的时间,我参加了许多该公司的业务活动,从中对HG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在一切向钱看的今天,当企业家们手中拥有大笔款项的支配权时(不管是谁的钱),“有钱能使鬼推磨”便成为现实。虽然工人已经四个月没发工资了,但总经理们仍然开着豪华的奔驰,BMW出入于高级宾馆、酒店中。当看到大多数人仍然为温饱挣扎时,这种特权生活显得与社会现实很不谐调。

 

在总经理的带领下,整个公司从领导到员工,职业道德低下,企业文化腐败,公司管理混乱。一位副总经理偷偷摸摸养小老婆,总经理对他说:“干吗偷偷摸摸的,你看我!”当我听到这样的谈话时,心里更加不安。今天的国人不仅在做不该做的事,而且他们完全失去了对道德的敏感,毫无顾忌。人们对于淫乱、欺骗已习以为常;敲诈勒索比比皆是。我为家乡的经济发展担心,更为这些企业家的灵魂着急。我也曾对他们提出质疑,在许多企业管理的理念上有过争论。但这些都无济于事,反而可能得罪了他们。我心里充满了对这些人的怜悯。他们不认识耶稣,心灵被世上的金钱、地位、肉欲享受所缠绕。我似乎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在通向地狱的路上快跑,然而,他们却乐在其中。

 

一个多月中,我认识了许多人。其中有两位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像。一位是市委外事办公室的主任并负责宗教管理的S夫人。她的丈夫是市委常委委员。她虽然自己官位不高,但依靠丈夫的势力,在地方也是左右亨通。在与她的一次交谈中,令我吃惊的是她大谈宗教信仰的可贵和她本人对信仰的渴望(她这样谈论时,并不知道我是基督徒)。另一位是省电视台的记者,当时才23岁。他聪明能干,为人正直,对新闻工作十分热爱。十几年前他母亲过世后,继母对他十分刻薄,给他的心灵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在事业上的初步成功和对未来成就的追求,并没有弥补和满足他心灵上的创伤和需求。他对我说,他非常喜欢去寺庙。在那里似乎可以得到心灵上的安慰。从这两个人身上我看到自己同胞的心灵的饥渴。

 

从故乡返回美国已经两个多月了,家乡的人和事一直在我脑海中萦绕。这可能是我有生以来最难忘的经历。母亲获得了新的生命。这明显是主的大能和大爱。同时,主也把中国——我们所有华人的母亲,放在了我心里。

 

不同的人对中国有不同的评论。但我们必须亲自去和她生活在一起,才会产生属于我们自己的感受。如果你认真地了解一下中国的社会现状,你也很快发现许多严重的社会问题。在我接触的范围内,所看到的是人心灵的麻木和道德标准的倒退。欺骗已被视为正常行为,是达到目的的重要手段;淫乱已经不再是羞愧的事;被掠的不敢去求救;含冤的却无处去投诉。腐败如同癌症一样在折磨着我们的祖国。在一片似乎繁荣的背后,人们心灵却是一片迷茫!在太平洋的这一边,我们却生活在另一种迷茫中。在追求美国梦的前前后后,我们享受着异国多年建立起来的社会文明和民主体制,充分利用了上帝赋予我们的聪明才智,在物质上从无到有,由有到富。但是我们曾否想过我们的灵魂是否已经得救;如果我们已经得救,我们是否记得主赋予我们的使命;我们是否已经忘记了自己还是中国人。

 

我在反省和祷告中,感到十分惭愧。让我们彼此提醒:别忘了回去看望病重的母亲。

 

 

 

马刻  来自中国大陆,现在美国中西部工作。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 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