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科学、信仰与生命之本源
2016/9/12 10:14:50
读者:10007
■毕成鹏

生命与信仰 总第25期  2013年9月

 

 

一、信仰与科学

 

圣经开篇《创世记》第一章告诉我们:起初,神创造天地万物。神说有就有,并且被造之生物都是各从其类。神看一切所造的都是好的,事就这样成了。(参创世记1:1-31)被造的天地万物,奇妙无穷,向人心显明,此乃神的普遍启示。“诸天述说神的荣耀;穹苍传扬他的手段。”(诗篇19:1)当人感叹造物主的奇妙和宇宙之恢宏时,这人便有敬畏的心。基督徒的信仰完全基于圣经。圣经的话就是神的话,乃是神在古时借着众先知多次多方地晓谕世人,末了,又借着主耶稣和使徒晓谕我们,这是神向人的特殊启示。(参希伯来书1:1)使徒保罗也说:“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叫属神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提摩太后书3:16-17)

科学是对神的造物之工,即被造世界的观察、分析和推理,是对神的普遍启示之回应。基督信仰是对神的话语,即特殊启示的回应。所以,科学和信仰都是对神的回应,但层次和范围不同。科学属物质界,是低级的观察和思考;而信仰属灵界,是高层次的,因为神的话语(道)远超被造的物质世界。科学在神的道之下。显然,基督徒不反对真正的科学。相反,许多杰出的科学家是敬畏神的,是基督徒。量子力学奠基人、诺贝尔物理学获奖者普兰克曾在演讲中说:宗教和科学都必须相信有一位创造的主,就是上帝(注1)。“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认识至圣者便是聪明。”(箴言9:10)这位“至圣者”就是道成肉身的神,即耶稣基督。基督不仅是创造的主,而且用他全能的命令托住万有。(参希伯来书1:3)许多人以为达尔文的进化论是一门科学,其实是误解,它最多算为一种假说。它先假定不同物种来自于共同祖先,然后自圆其说。达尔文的跟随者进一步推出:生命由无生命的无机物产生。(注2) 这与圣经的启示相违背:一切属地的生命皆是由无限永恒之生命的主来创造的,绝不可能是凭空随机而来。基督耶稣是生命的本体,生命在他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约翰福音1:4)

 

要晓得,有些科学家支持进化论,不是基于科学证据,乃是他们相信达尔文的假说而已。一般人认为,相信进化论就是相信科学。进化论的本质已经不是科学,它只是无神论信仰的代名词而已。进化论和基督信仰的冲突,不是科学和信仰的冲突,乃是两种不同信仰的较量。(同注2)另一方面,信仰与科学有着本质的不同。信仰是属灵的,引导我们认识那位独一的真神、创造天地万物的主,就是绝对的、不变的真理。科学是研究被造的、暂存的物质世界,科学是有限的,其观察和理论都是相对的、可变的。所以,信仰和科学的地位不可交换,也不可相比,因为他们属不同的范畴。千万不要用科学标准来衡量宗教信仰,因为科学是低层次的。真正的科学需要强有力的证据来支持其理论。真正的信仰需要开启人里面的属灵的眼睛。信仰和科学虽然有本质和层次的不同,但二者并不矛盾。许多杰出的科学家有好的信仰支柱,乃是关乎宇宙的绝对真理和生命之永恒。他们不但是基督徒,有求真求实的精神和卓越的科学成就,而且对圣经有相当的兴趣和研究。例如:牛顿既是科学家,又是神学家(详见注3),还有天文学家哥白尼和伽利略(注4),实验遗传学先驱孟德尔(注5),和诺贝尔物理学获奖者普兰克(同注1)。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有人对历史上300位著名科学家进行信仰调查发现:他们中有绝大多数是相信有神的。(注6)

 

二、进化论无法用科学证明

 

首先,进化论只是假设进化为真,而不是事实。并且,这种假设的现象和过程也是已经过去的未知物,不可能观察,更不可能重复实验。有限的古生物化石也不支持进化之假说。(详见注2)进化论不可能解释一个细胞的起源,更不可能解释人类的起源。(注6)理论上,靠随机自然选择,生命从简单无机分子进化到复杂的生命体,这不仅违反了宇宙的熵增原理,而且违反了生命必须源于生命的巴斯德原理。即使在一个开放系统中,自然选择也绝对不可能有导致从无序到有序的力量,即熵减的能量。而且,在整个封闭的宇宙中,也找不到这种能量可以让进化有丝毫发生的可能。况且,整个宇宙系统正走向衰亡。试想:如此精密、有序和复杂的生命结构和功能如细胞,若是没有特殊外部超然力量的介入,绝不可能凭空、随机进化而来。就连一个简单、无生命的生日蛋糕,若不经过面包师的手工,绝不会凭空、随机进化而来。基督徒相信:全能的神就是那超然的手,因为他是创造天地万物的主。不但如此,这恢宏的宇宙如何运转井然有序,哪里来的如此巨大的能量支撑这浩瀚无边的星系呢?显然,宇宙不可能从进化而来。科学家公认:宇宙是从无开始的(即它有被创造的时刻),而且它也有终结、瓦解的一天。科学的发现印证了神向人的启示,如圣经上说:“神啊,你起初立了地的根基;天也是你手所造的。天地都要灭没,你却要长存。唯有你永不改变;你的年数没有穷尽。”(诗篇102:25-27)天地都会过去,唯有神的话永远长存。(马太福音24:35)

 

达尔文自己也不相信他的理论,并且一直担心他的理论站不住脚,因为那时还没有科学证据支持他的理论。到如今,不是找不到科学证据支持进化论,相反是从根本上否定了达尔文的理论。现代分子生物学研究证实了达尔文的进化论之空想与荒谬。从一开始,组成生命的大分子如DNA,蛋白质(组蛋白和聚合酶等)必须同时存在,否则,生命不会产生。因为DNA和蛋白质是互为依存的,缺一不可。分子进化论者必须假设先有DNA,然后才有蛋白质,这种假设就不攻自破了。说白了,分子进化不可能,生命也就不可能由进化产生。生物分子序列、基因组分析、基因调控和网络研究,越搞越复杂。科学家明白,基因组及其解码生命之奥秘的研究,就如人在黑夜中爬山,摸到一座山峰,就知道前面还有更高的山峦,而且似乎永无止境。知道的越多,就知道有更多的还不知道。在一个简单的细胞里,各种信号调控系统之精密和复杂程度远超人所能想象的,生命的复杂度似乎是无限的。(注7)这意味着:测不透的复杂之生命只能起源于那无限全能之创造生命的主宰,我们的上帝。狂傲的人啊,请听神对约伯说:“我立大地根基的时候,你在哪里?你若有聪明,只管说吧!”(约伯记38:4)

 

作为一名多年从事基因序列分析的研究人员,我深信有良知的生命科学和生物信息学家会赞同这样的事实:进化概率在生命形成的每一个层次都是零。因为生命体之每一层次(例如,原子、分子、细胞、组织、器官等)的复杂度是不可简化的,即不可能由简单、低级的状态进化而来。其实,达尔文在他年老时曾说:“我年轻时建立了进化论;年老时,我惊奇于人们将它当作宗教看待。如今进化论的思想遍及全地,如同野火一般。”一八五九年他写信给牛津大学一位教授,信上说到:“这个理论直到今天,我没有找到真正的证据,所以应该暂搁下来。”(注8)现代分子生物学与基因组学的大量数据证明生物进化假说不可能,也绝不成立。即或是最顽固的进化论支持者,如今他们也信心不足,几乎垂头丧气。阿尔贝茨是美国国家科学院院长,美国《科学》杂志现任主编,也是一位进化论相信者。最近,在谈到癌症研究进展时,他不得不承认,要搞清癌症病理的分子机制是极端复杂的,而且复杂得让人灰心丧胆。(注9)事实上,从科学的角度看达尔文的进化理论,它根本就不成立。为什么创造与进化之争还是永无休止呢?因为创造与进化的争论,就其本质,是两种不同信仰的争论。

 

三、科学不能判断信仰

 

常见人们错误地把科学和信仰放在同一水平线上,甚至用科学来评判信仰或视信仰为迷信。事实上,科学不能作为判断信仰的标准,因为科学被限制在物质世界的有限知识和观察推理之内,不可能对超自然和灵界有任何帮助。科学和信仰是两个不同的范畴。企图用科学判断信仰,乃是缘木求鱼。如果用科学去证明信仰的合理性,那么就必须假设宗教信仰属科学范畴。此乃自相矛盾。反之,需要科学证明的信仰,压根儿就不算信仰。正如人的情感不能用科学来分析判断。有谁能分析人眼泪的化学成份,从而证明这人的眼泪是出自忧伤或喜乐呢?人的道德和伦理如何产生,这也是科学无法解释的。因此,若有人用科学去证明神的存在或传福音,那就搞错了方向。

 

另一方面,人们容易忽略一个事实,就是进化论的本质不是属科学范畴的,它是哲学或宗教信仰问题。相信进化论的人,是因为他的无神信仰使然。搞清了科学和进化论的本质,人就不会用科学的美名往进化论者的脸上贴金,更不会讽刺有神论的信徒为迷信或愚昧无知。

 

四、进化论的陷阱与迷惑

 

固然人可以基于进化的前设,做各种推理和研究,甚至发表好的学术论文。这是人堕落后的权力和自由:(故意)假定没有神和他的创造。然而,进化论是不可能被科学证实的假说。就其本质,进化论属于哲学理念或更准确地说属于宗教信仰范畴。长期以来,进化论被披上了科学的外衣,迷惑了许多人,特别是害了年轻一代。二次世界大战时,进化论为希特勒的大屠杀提供了理论依据。当然,你可以相信进化论,但不要自欺欺人,认定它是科学和事实。人相信达尔文的进化论,这就是理由的本身。进化论显明人心的狂妄和骄傲,是人之罪性的彰显。进化论企图否定神的存在和创造,是无神论信仰的代名词。神不会强迫人信他,对那些抵挡神、故意不信神的人,神就任凭他们存邪僻的心。保罗说:“神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原显明在人心里,因为神已经向他们显明。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借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因为,他们虽然知道神,却不当作神荣耀他,也不感谢他。他们的思念变为虚妄,无知的心就昏暗了。”(罗马书1:19-21)

 

有些基督徒科学家也许出于好心,但灵里却十分糊涂,他们赞成所谓的神导进化论。(参注2)这是妄图用进化论解释神的创造之工,似乎要讨好一些无神论科学家。然而,在比较不同物种之基因组时,那些基因的特定顺序和差异乃是上帝的杰作,是神所造、所定的。而且,不同个体的DNA序列之间,神也容许有些许差异。生物有某些可变的基因调控机制,是生物对环境变化适应的内在之本能,绝不是所谓的微进化。当晓得,提倡或相信神导进化论和微进化论的基督徒是中了魔鬼设下的陷阱,给进化论之无神论信仰在教会留下传播和泛滥的机会。事实上,在美国的公立中学容许教导荒谬的进化论,却禁止学生祷告和读圣经。这已经搞垮了美国年轻一代的信仰生活。基督徒的信仰是本于圣经。在真理上故意让步,就是纵容罪,是得罪神。范泰尔博士曾说:“基督徒在研究自然的时候,双脚必须牢牢地站立在特殊启示(圣经)的盘石上。”(注10)用属世的自然科学理论修改圣经的启示,这就是明显的背离神,此乃灭亡之路。(参启示录22:18-19)

 

我们不应该在真理上向世俗妥协,更不该传以人为本、讨好人的假福音。保罗说:“你们既然接受了主基督耶稣,就当遵他而行。在他里面生根建造,信心坚固,正如你们所领的教训,感谢的心也更增长了。你们要谨慎,恐怕有人用他的理学和虚空的妄言,不照着基督,乃照人间的遗传和世上的小学就把你们掳去。”(歌罗西书2:6-8)

 

五、圣经启示生命的本源和意义

 

无神论信仰认为生命是随机偶然的,人死如灯灭;人活着就要及时行乐,因为生命没有永恒的价值和目标。不信的人临终时,充满恐惧和害怕,因为不知道死后要往哪里去。基督徒相信有一位生命的主,人活着是为了荣耀神并且享受他的同在,将来还要与神永远同住。基督徒知道将往哪里去:离世与主同在,好得无比,充满平安喜乐。(参约翰福音14:1-3)无神论对生命起源的认识是荒谬、可怜和无助的。

 

唯有圣经启示了万物的起头和生命的本源:“起初,神创造天地。”(创世记1:1)这是神向人类宣告:他是造物主和生命的主。使徒约翰说:“万物是借着他造的;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借着他造的。生命在他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约翰福音1:3-4)在这黑暗的世界中,神不撇弃他的儿女。“我虽坐在黑暗里,耶和华却作我的光。”(弥迦书7:8)

 

这里“万物是借着他造的”,说到耶稣是宇宙万物的缔造者。(参希伯来书1:2)显然,耶稣基督不是被造的,因为“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借着他(耶稣)造的”。不仅如此,他用权能的命令托住万有。耶稣基督就是道成肉身的神,他成为神的羔羊,代替人的罪,要将他的百姓从罪恶中拯救出来,赐他们新生命,因为“生命在他里头”。当人愿意接纳耶稣基督,信靠他,这人便有神所赐的新生命在里头,他就能看见那真光。因为,“这生命就是人的光”。如经上说:“因我们神怜悯的心肠,叫清晨的日光从高天临到我们,要照亮坐在黑暗中死荫里的人。把我们的脚引到平安的路上。”(路加福音1:78-79)所以,属灵的生命在万事万物产生以先就永恒存在;并且是属灵的生命之主创造了一切物质的世界、各种活物和人类,包括可见的和不可见的,以及各样灵体如天使等。(参歌罗西书1:16)显然,神的生命属乎灵,是永恒存在,并且在各层次上,远超暂存的物质世界和属地的生命。无神论者是灵里瞎眼的,因为他们认为肉眼看不见神,看不见灵,就否定神的创造和主宰。进化论实质是无神论信仰,是魔鬼的工具,它以科学的美名迷惑众人,拦阻人认识神,抵挡神的真道。神是个灵,他无处不在。看见神要靠心灵的眼睛和对真理的诚心追求。“神是个灵,所以拜他的必须用心灵和诚实拜他。”(约翰福音4:24)

 

巴斯德原理否定了生命从无生命的物质产生的自生说,证明活的生命只能由活的生命体产生。不但如此,圣经启示,所有属地的生命都起源于属灵的生命。属灵的或神的生命是永恒存在的,一切物质与地上的生命都是借着属灵的生命从无中生有的,这就是“创造”的本意。唯物主义的物质本源论,认为物质是第一的,由它派生出人的意识和精神。唯物主义和进化论的思想如出一辙,不能解释宇宙的起源和生命的本源。奇妙的神是永活的生命之主,他说有就有,命立就立。(诗篇33:9)神造人很特别,乃是按照他自己的形象(品格)造男造女。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并向人的鼻孔吹一口生气,就成为有灵的活人。(创世记2:7)人的身体来自地上的尘土,要一天天朽坏;但人的灵被造后,就永远不死。如经上说:“尘土仍归于地,灵仍归于赐灵的神。”(传道书12:7)在伊甸园中,神要与人永久同住,这就是生命的意义:永生之道。所以,人天然地有追求良善和永生的盼望,如圣经所说:“神造万物,各按其时成为美好,又将永生安置在世人心里。然而神从始至终的作为,人不能参透。”(传道书3:11)

 

自古以来,贤人哲士百思不得其解:那就是人有追求永生的本能,但却死无例外。不但如此,圣经还告诉我们:并非人死如灯灭,死后且有审判。(希伯来书9:27) 显然,“死”是通往永生的拦阻。“死”的毒钩就是“罪”。“罪”的来源是因为魔鬼引诱人类的始祖犯罪,违背神的命令。在伊甸园中,有一天神对亚当说:“园中各样树上的果子,你可以随意吃,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创世记2:16-17)这里“死”是指灵死,即与神隔绝。亚当吃了,“罪”就从一人入了万世,于是死就临到众人,因为众人都犯了罪。(参罗马书5:12)为何吃这果子就犯罪呢?这里不是“吃”和“果子”本身的问题,乃是动机的问题:人要自己作主,要离弃神,不听他,要当自己是神。(参创世记3:5)罪既入了世界,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罗马书3:23)

 

因为人背离神,听从撒但的谎言,就堕落了。然而,神满有恩典,他对堕落的人类有一个永恒的救赎计划。神要与人和好,作恢复的工作,乃是差他的儿子耶稣基督到世上来,与人同住,并且替人的罪死在十字架上。叫凡信耶稣的都有永生。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翰福音14:6)耶稣基督就是通往永生之唯一的道路:愿人谦卑悔改,信耶稣蒙救赎,归向真神。主耶稣应许还要再来,那时,一切睡了的信徒都将从死里复活,得到永不衰残、无比荣耀的身体,将永远与主同在,一同作王。(参启示录21章)主耶稣,愿你快来!

 

【注释】

 

注1:普兰克 (Max Planck,1858-1947) 生于德国,获1918诺贝尔物理学奖,他是量子力学奠基人,也是教会的长老。1937年,他在题为“宗教与自然科学”的演讲中强调宗教和科学都必须相信有神。

 

注2:里程在他的文章“信仰之争:关于创造论与进化论的一些思考”中对进化论的思想和假说有详细论述,包括化石问题,即寒武纪生物物种大爆炸,包括云南澄江化石群,是对进化论的有力否定。文中也简述了权威创造论,神导进化论和微进化论。引自:《海外校园》第13期。

 

注3:牛顿(Isaac Newton,1643-1727)生于英国,被公认为是历史上最伟大的科学家和数学家。他研究圣经和早期教父的著作。特别对但以理书和启示录有研究。牛顿的神学论著:Observations upon the Prophecies of Daniel,and the Apocalypse of St. John,by Isaac Newton.

 

注4:哥伯尼(Nicolaus Copernicus,1473-1543)是波兰数学家和天文学家,他提出日心说。伽利略(Galileo Galilei,1564-1642)是意大利物理、数学、天文和哲学家,他实验观察支持日心说。他们的理论和实验反对当时罗马教庭的关于地心说的错误解释。

 

注5:孟德尔(Gregor Mendel,1822-1884)生于奥地利,天主教修士。他是遗传学之父。他利用豌豆(pea plants)杂交试验来证明生物性状的遗传规律,俗称孟德尔遗传规律。

 

注6:任运生“圣经与科学”(生命与信仰总第24期)作者列举了历史上一些著名的基督徒科学家。同时也简述了进化论的荒谬所在。又参:张纪德关于“虚假的进化论”的论述,生命与信仰总第23期。

 

注7:内容来自2010年英国《自然》杂志:Life is Complicated,published in Nature Vol. 464 (April1, 2010)

 

注8:引自网络文字“人生的写照”(唐崇荣牧师)

 

注9:阿尔贝茨(Bruce Alberts)是美国国家科学院现任院长,美国《科学》杂志主编。内容引自2011年美国《科学》杂志:The Challenge of Cancer by Bruce Alberts, published in Science,Vol.33 (25 March,2011)

 

注10:范泰尔(Cornelius Van Til,1895年5月3日-1987年4月17日)生于荷兰,前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神学院教授,威斯敏斯特神学院创始人之一。他是著名的基督徒哲学家,改革宗神学家和护教学家。(内容来自网络)

 

毕成鹏  来自中国大陆,现住美国中西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计算机工程硕士及昆虫学博士。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