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五姨的故事
2016/8/12 17:03:12
读者:3114
■方圆

生命季刊 总第67期 2013年9月

 

 

 

  中国八年抗日战争,是一个动荡的时代,我的母亲就是在这战火中长大的,虽然后来逃亡到香港,仍然逃脱离不了日本人带来的灾殃。

 

  我外公英年早逝,剩下外婆和四个女儿。全家人的生活相当清贫。大姨妈生在广州,嫁在广州,也死在广州,一辈子从未离开过广东。外婆跟三个女儿在香港居住,二姨妈和我母亲在那里生儿育女。四姨在出世不久后便去世。只有我五姨从未结婚,一辈子守独身。在我记忆中,她是一位性格坚强、 脾气随和而又蛮有才华的事业性女性。

 

  三十多年前,五姨结束了她在香港的小生意,搬回内地外公的乡下去。她信了佛教,成为带发修行的女居士,再也不常与亲人联络。我也很少从母亲处听到她的消息,偶然回香港探亲,也从没有跟她碰过面。后来外婆、大姨妈、二姨妈都先后去世,只剩下我母亲和五姨姊妹二人,所以我母亲特别挂念这位小妹子。

 

  2009年,母亲告诉我五姨要搬到一个很遥远的地方,要持斋念佛度过余生,打算再也不回广东老家了。母亲很担心五姨年纪老迈,落在陌生的环境里,容易遭人骗财!希望我回家看看能否帮助和说服她,以免她轻率行事,遭人骗财。那时五姨已是八十二高龄了。我按着母亲的心意回到香港。这个奇妙的旅程便是这样开始了……

 

  五姨在家乡有一栋三层楼的房子。地层是门面房商店出租,是她的收入; 二楼空置着,而她单独一人则住在100平方米的三楼。三楼有阳台,不但是她起居饮食的地方,也是她的佛堂,在那里她供奉了几十多尊林林总总大大小小的偶像。

 

  她的生活十分简单朴素,没有把金钱花在自己身上,只是用来作布施,买动物放生,建造寺庙,供养男女僧人,希望可以藉此积功德,最后换取极乐世界的入场券。她准备搬去长住的地方,就是她一手资助建设的寺庙,位于高州海康雷州市,她还一直供养着那里的几位尼姑。那寺庙的主持请五姨搬过去住,但有一个条件,就是要她带一笔可观的现金,作为生活费用及投资扩大寺庙之用,五姨也都答应了。

 

  我们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母亲屡次劝告,都无法改变她的决定。她己择了吉日搬迁,非在某天不行。最后,我们三人(哥哥,丈夫和我)只好准备回乡一趟,帮助她收拾行装,准备送她去高州。但我们有些徨恐不安,因为我们根本不知道高州在什么地方。

 

  回乡下的前一天,我和丈夫前往香港中旅社领取回乡证(同胞通行证)。因为中旅社中午停止办公一小时,我们便在附近的街道上随便走走。路过一间临时书店,我正在随便翻阅一本书的时候,丈夫走过来,微笑着递给我一本火车路线地图—竟然是高州的地图!我二话不说,急急冲到店内唯一的售货员面前,问她有没有任何其他地图出售?她说没有,全店只有两本地图,都是高州的。我作了个深呼吸,直感到事情太微妙了!也深信上帝赐给我们这样的话:“你当刚强壮胆!不要惧怕,也不要惊惶,因为你无论往哪里去,耶和华你的神必与你同在。”

 

  带着神的应许,我们第二天北上了。我哥哥比我们早一天先去帮忙,但连同一位同乡的远房亲戚,也只有四个人替五姨收拾一切的东西。高州主持也派了她的亲妹妹,一位小师傅过来,准备陪伴五姨坐火车过去高州。但是以前常常在她房屋内川流不息的师弟、师妹、苦行僧等人,却不见踪影,没有来帮忙。

 

  五姨随身的行李不多,但旧家俬杂物却不少,因为她什么都舍不得丢。所以租了两部大货车把所有的东西搬走。而最费劲的就是要把几个六尺多高的佛像从三楼阳台悬吊起来,再落到大货车去。在这小村里,吸引了很多人来观看,好像是在众人面前演的一场戏。

 

  两辆卡车在下午六时左右离开。我们浑身大汗,肚子很饿,便去饭店吃饭,留下五姨和小师傅在屋内休息,因为他们吃素,每天中饭后便不再进食了,所以也不跟我们去。我们在饭店吃饭时,忽然五姨来电话,说她跟小师傅吵架了,决定不去高州了。

 

  我简直怀疑是我听错了!太戏剧化了!神从不误事,他太幽默了!我们匆匆回去,看见她们已停止吵架了,小师傅闷坐在客房内,五姨拉长了面孔坐在客厅,说还是留在老家算了,不走了。短短的几小时内,所有的偶像不见了,高州也不见了!就是那么简单利索!神啊!谁能猜透你的作为,谁能度量你的智慧呢?谁能作你的谋士呢?真是奇妙中的奇妙。

 

  小师傅在第二天早上离开了,我们赶快买些床垫和蚊帐,煮食器皿等用品,让五姨可以暂时如常生活,我们便回香港了。

 

  但那些偶像的下场呢?神的工作还在进行中!

 

  两辆大卡车终于抵达海康雷州市了,但那主持师傅因为五姨人不到,钱也不到的原因,拒绝收下全部物件,包括那些旧家具和大偶像。只取去一些用得着的物品,如人参、冬菇等。卡车司机便把车上的东西全部扔在黄土地上,包括那些偶像,它们可怜兮兮地在泥泞中蒙羞了!五姨觉得把佛像扔在尘埃中是一个很大的罪过,便出钱把囚在木架内的偶像运回家来,但把它们放在二楼,而不是在她居住的三楼。

 

  这事情发生后,五姨的老年痴呆症开始愈来愈严重,她又不肯请人照顾,同乡的远房亲戚也拿她没办法。我感到需要把她安顿在香港的养老院了。一方面在香港她还可以有我母亲家人照应,另一方面,我希望她能脱离那些假神和损友的环境,所以我便开始搜索有关资料。

 

  让五姨从老家回香港住进养老院,实在是一件又大又难的事。香港地小人口多,五姨只能住在与她老家相似的环境中,就是比较幽静、有自己空间的地方,而且必须是单人房。我在香港的家人和朋友都说找这样条件的养老院简直是不可能的事。他们说香港人都把老人家送回乡下,我却要走相反的方向。

 

  我唯有再次求告那位信实的神,求他为五姨开路。我亦向阿爸父许愿,要尽力去照顾她的余生,并且承担她的费用。神的供应,实在远超过我们的所想所求。我竟然在网上找到一所安老院,环境清净,亭园阔大,但是单人房已住满,院方建意我先到安老院参观地方,若满意后才填交申请表格,等候将来有住客退出单人房的时候,他们便通知我去办进院手续。我便靠着信心,带着兄弟妹姊们的祷告,再飞回香港,然后从乡下接五姨到香港去参观那所安老院。为了使她放心,便哄她说那所是政府的公立安老院,一切费用全免。她仍然可以保留她的积蓄,她便不反抗地跟我去香港了。

 

  那是一间私立安老院,共有十多栋楼房,每一栋有三层楼的别墅式设计楼宇,园子里绿树成荫,颇有农村风味。在我们去参观时,院长说刚好有一间单人房空置出来,因为是在三楼,不适合行动不方便的老人,但五姨身体健壮,她本来就是住在三楼,所以对她应该是没有大问题的。只要经过清理粉刷后,便可以搬进去了。

 

  五姨看后,也没有反对,说反正不用付钱,试试也无关系。我便立刻替她填报申请表格了。当我嫂嫂带五姨参观其他设施的时侯,院长问我要不要同时申请政府补助金?我对香港条规不太熟悉,原来一切私营安老院的住客,若是符合低收入的,都有资格申请补助,直接由政府支付给院方,而住客或其家人只付费用的差额即可。香港的长者往往为了符合低收入的资格,便不惜把一切资产转到子女的名下;政府有见于此,便要求申请长者补助的子女签署一份证明书,表示他们不愿意在经济上照顾父母亲,才可申请到补贴,所以香港人称之为衰仔纸(广东话:不孝儿)。院长说五姨既是属低收入的长者,又无儿无女,我也不需要签署任何证明书,便可以每月少付3000元港币了。我听后非常高兴,心里感谢上帝额外供应,口里也感谢院方帮忙,便马上签好一切文件,准备在两星期后,把五姨搬到香港安老院去,使她平安度过人生最后的一段路程。

 

  当天晚上,心里没有平安。既然事情办妥了,为什么有说不出的隐忧和闷烦呢?我照常灵修祷告,在圣灵的催迫下,我阅读列王纪上17:7-24节。那是一段我熟悉的经文,其中记载以利亚如何被一寡妇用没有完尽的一点油、一点面来供应他的故事,后来寡妇的儿子生病死了,以利亚求神救回他的性命。我读完一遍后,摸不着头脑,不知道故事与我现在情况有什么关系?父神啊,你要我学什么功课?信心往前迈进?操练信心?

 

  在重读第三、第四遍后,我猛然看到自己就是那寡妇的属灵光境!我当时真是惶恐战惊!我不是像她一样满有信心地把五姨带到香港?如同寡妇用瓶里剩余的一点面、一点油先做饼给以利亚,然后才给自己和儿子吃?在这个过程中我岂不是已经不断经历神诸般的神迹奇事了吗?他也让我找到一所合宜的养老院,是在我经济能力之下可以付担的,如同寡妇经历坛内面不减少,瓶里的油不缺短的供应。圣经上没有记载寡妇犯了什么罪,但她一直没有把罪带到神的面前(王上17:18b)。

 

  这段经文提醒我自己的一个隐而未现的罪。香港的老人家若要申请政府的救济金,必须有两个条件:1,老人的家人决定(或无力负担)不负担老人的费用,这个需要家人签字的,这个文件就被称为“衰仔(不孝儿)纸”,2,老人本身没有财产。而五姨的情况是不符合政府救济的标准的,因为我曾承诺要供养五姨,并且,五姨在老家有一栋房产,虽然现在没有卖掉,但仍然是她的财产啊。

 

  神的恩典让我的信心每天加添,经历他的同在,但在试探来临的时侯,我竟然不知觉之间就跌倒犯罪了:我背弃对神的许愿,背弃我要供养五姨的誓言,骗取政府赒济穷人的资金,在非基督徒面前作了一个坏见证。我以不洁的嘴唇赞美神,心却远离神,我真是得罪天又得罪神啊!我立刻向神认罪,求主耶稣的宝血再次洗净我,宽恕我任意妄为的过犯,求神让我转离贪婪的辖制。祷告之后,我便安然躺下,睡得又香又甜,因为“罪得赦免其过,遮盖其罪的,这人是有福的人”。

 

  次日清晨,我回到安老院取消申请补助的程序。随后,我便带五姨返回老家,收拾简单的行李;两星期后,我送她进香港安老院。

 

  从独立生活到有管辖的安老院里,是一个极大的改变,委实不容易适应,再加上五姨的记忆每况愈下,很多时候她都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幸好在香港我的嫂嫂定期去探访她,才可以让她慢慢地习惯。但每当我打电话给她的时候,她总是嚷着要我带她回老家,让她先把房子卖掉,也把那些她最记挂的偶像送到别的庙宇供奉,否则她没有办法安心地在香港住下去。

 

  其实我们也希望她可以尽早卖掉产业,但是有一个极大的难处。因为她遣失了房屋证,需要补领,才可以办理一切买卖手续。她也曾经申请遗失补发,但房产局到现场作测绘时,发觉有一部份是违法建筑,与原来图纸有出入,便不准补证,除非她先要把楼宇回复原本的样子。既无房屋证,便不能转换新的屋主名字,不能转名字,那当然没有人愿意买这房子了。我们也资询当地的律师,甚至本村的村长,也是不得要领。尽管有不少的买家、中介表示有兴趣,但到最后他们带着那房屋证副本到国土局查询时,都是因为同样理由而不能成交,他们便知难而退。在这情况下又过了一年半的时间。

 

  还有一根刺留在我的心头,就是那些留在屋子里的偶像。但我总是认为应该先把房子卖掉才进行,免得五姨在回家时看见偶像不见了,便会大吵大闹,那一定会给那位替她管理房子的同乡远房亲戚造成很多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我便按兵不动了。

 

  2012年,我计划返香港一次。在离开美国前两天,我祷告求神为五姨在卖房子的事情上开路,那大而可畏的永生神对我说:“你这小信的人呀,我要忍耐你到几时呢?我岂没有吩咐你吗?你要先求我的国和我的义,这一切都将加给你了!”

 

  神真是轻慢不得,我体贴的是人的意思,不是体贴神的意思。我该畏惧的是神的忿怒,但我却没有除掉在他面前视为可憎的偶像;反而只顾虑五姨的忿怒……这些真理,我是明白的,只是行出来却由不得我,我再次求神怜悯我的软弱,求主帮助我信心的不足。于是我马上请生命季刊的同工给我介绍当地的牧师,帮助我清除偶像。然后我和丈夫一同返回香港,数天后,我们北上广东,重返五姨的家乡。我约好那位远房亲戚,让我们可以进去清洁房间。这次当然没有携带五姨同行。那位远房亲戚让我们进屋子后,他说有点感冒,身体不舒服,不能陪我们一同清理。我再次惊讶神奇妙的安排,知道父神让这位亲戚在这时生病,这样更方便我们清理偶像。

 

  我马上打电话给本地的牧师。牧师、师母以及两位同工在五时下班后,抵达房子。经过分享祷告后,我们便很快地将那些有眼不能看、有口不能言、有耳不能听的陶器佛像和画像一一打碎撕破,放进黑色垃圾袋子内。最后还有几座六尺多高的青铜佛像,无法用他们带来的锤子打碎,那该怎么办呢?正没有办法时,一位兄弟说他的父亲是拾荒收买铜铁的,他便立刻联络他的父亲来,把全部当灭之物,一并放在他的三轮车上带走,运到工场那里去处理。事情就是这样成了。

 

  牧师、师母和两位同工在六时左右离开,我们夫妻二人在还来不及感恩祷告时,那位远房亲戚来电话,说有一位买家要和我见面,商讨买卖房子的事情。一个小时后,我们在当地的麦当劳见面,她说她了解五姨遗失房产证的情况,但她说认识房产局的高层人事,可以有办法帮忙五姨补领房屋证,条件当然是要在领回的时候,五姨同意把房子卖给她。在双方同意买价后,我们便握手道别。两个月后,我又一次从美国返回香港,然后带五姨回老乡补领房产证,当天又办理房屋买卖手续。五姨再也没有要求我带她回家看一下剩在屋子中的偶像,从此便安心地住在香港的安老院了。事情也就这样成了。

 

  屋内的偶像可以清除,心中的偶像又怎样呢?每逢有机会跟五姨谈话,我总会把主耶稣的救恩与她分享,她也会小心地聆听。她说她知道信耶稣得永生,信耶稣就会去耶稣的天堂;正如她信她的佛,便会到佛的天堂一样。所以我们每一次都好像在重复同一样的内容,没有什么突破和结果。继续“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但我仍然坚持要向她陈明生死的道。

 

  2013年五月,我们又回香港两星期,我如常去探访五姨。这次父神特别怜悯,为她开了救恩之门,基督的恩惠和慈爱竟临到这位不虔不敬、祭拜假神,又患有老年痴呆症的女居士身上。

 

  那天我探访她时,五姨说安老院提供她一切生活上的需要,并作了很好的安排,几乎一无所缺,叫我别为她担心。我说我只有一件事使我担心和难过,就是她的永生问题,若在她百年归老之后,我永远不能再见她面了,我去的地方她不能去,因为她不信耶稣。五姨听后一言不发,过了几分钟后,她低着头说,“我无儿无女,你是我最亲的,我也想跟你去。”我轻轻地抱抱她,仍然是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便简单地告诉她何为重生,问她是否愿意认罪悔改、接受主耶稣为她唯一的救主?

 

  她说:“我愿意。”

  她便跟我作了决志的祷告。这是第一天。

  五姨的记忆那么差,我担心如此重要的决定并没有真正停留在她脑海里,所以廿四小时后,我请我丈夫再跟她谈,希望她在见证人面前,承认耶稣是唯一真神。她居然还记得昨天决志之事!当我丈夫告诉她在天堂里不再有眼泪、疾病和死亡,她突然眼前一亮,问说:“那我再不需要轮回了?一次便搞掂?”

  “是的!只有一次机会,不是上天堂就是下地狱。”

  “哗!那么好的福份,你干吗不早点告诉我?”

 

  我们无言也无语,却仿佛听到神的雷电之声,绵绵不绝地从西乃山而来。这是第二天。

 

  又过了廿四小时,我们带了一本长者福音小册子送给我们这位新生的主内老姊妹,详尽地跟她再讲解救恩,还要她在小册子的最后一页的”决志空格”上亲自签名。她都乐意地跟着做了。这是第三天。

 

  第四天,我们便踏上美国的归程了!

 

  五姨一辈子没有享受过地上父母的福荫,也没有正常的家庭生活。她终身劳苦,孤孤单单地过了八十多年的寒暑,她的记忆力和判断力也随着老年痴呆症的缘故渐渐消失了!然而天上的父仍然对她不离不弃,赐下救恩,我又怎能不为她感恩呢?在陪伴她走过这段旅程中,圣灵保惠师同时也不放过我隐而未现的过犯,让我一次又一次地把我的老我钉在十字架上,继续奔走各各他的路,我又怎能不用余生去赞美、见证他呢?愿一切荣耀归给三一真神。

 

方圆 来自香港,现居芝加哥;参与教会及福音机构的事奉。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